中共與世衛組織在病毒初期的行徑——閆麗夢博士真相公佈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薇文

校對:熊媽媽

閆麗夢博士,一位中共國研究冠狀病毒的病毒學專家,曾在香港大學公共健康學院P3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員,該實驗室是世衛組織(WHO)重要的參比實驗室。她在《自然》、《柳葉刀》等專業期刊發表多篇論文。在2019年12月獲悉中共國武漢出現新冠病毒後,作為全球最早介入新冠病毒研究的專業人員之一,她按照導師、WHO專家Dr. Leo Poon 的指示,開始在中共國大陸醫院做秘密調查,獲得了當地醫院有關受病毒感染病人真實而詳細的第一手資料。但是,由於中共政府打壓和迫害揭示真相的醫生和研究人員,同時WHO也受控於中共而對疫情隱瞞拖延,致使病毒在全球迅速擴散,最後導致全球性大瘟疫。為讓病毒真相盡快公之於眾,使人類免於滅頂之災,閆博士不畏“被消失”的生命危險,毅然逃離香港來到美國,她提供的各項證據已由美國政府進行嚴格核實予以驗證。

閆麗夢於7月10日、7月13日兩次接受美國FoxNews(FN) 採訪,近日又連續在班農戰斗室(WR)進行直播,不斷揭露中共編輯病毒,掩蓋病毒擴散真相,打壓揭示和傳播真相人士,以及WHO受中共控制,助紂為虐的事實。中共和WHO從這場災難一開始,就沆瀣一氣,不斷隱瞞、造假、撒謊、拖延、甩鍋。這場人類有史以來遭受最大的“瘟疫”的真相,通過閆麗夢思路清晰,邏輯縝密,證據充足的敘述逐漸清晰。閆麗夢揭示的每個事件的時間,猶如一把萬能鑰匙,頂開復雜錯落的鎖芯,打開重重罪惡之門,最終找到所有真相的來龍去脈。

本文在“哈德遜研究所:中共新冠病毒時間線”(Hudson)基礎上,增加了閆麗夢博士近三週在媒體和直播中提供的重要信息,以及WHO時間線的部分內容。著重列舉疫情初期2019年12月-2020年1月期間,中共和WHO的所作所為,通過這些事件,試圖展示出病毒起源的真相。

由於WHO於2020年6月30更新過時間線,因此內容可能與哈德遜研究所的時間線有出入。

2019年11月-12月

11月17日:

  • 據《南華早報》報導,一名55歲的湖北居民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這可能是首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

12月1日:

  • 首例冠狀病毒病例在武漢一家醫院發現(《柳葉刀》披露)。患者被懷疑是在華南海鮮市場被動物(可能是蝙蝠)感染的,隨著研究人員提出其他來源,這一說法現在有爭議。

12月8日:

  • 武漢醫生記錄了首例人傳人的疑似病例。一名患者感染了該病毒,但他否認曾去過海鮮市場。

12月25日:

  • 武漢醫生懷疑疾病從患者傳播到醫護人員,這是人傳人的進一步證據。 (Hudson)

12月27日:

  • 一家位於廣州的基因組公司對大部分病毒進行了測序,結果顯示“警告其與… SARS相似”。該病毒的樣本已分發給至少六個其他基因組公司以進行測試。 (Hudson)

12月31日:

  • 閆麗夢博士受導師指派,對武漢類似SARS的新型肺炎進行秘密研究;閆博士調查武漢病例已超過40且人傳人,報告給導師、WHO。 (WR0728)
  • 台灣公共衛生官員警告WHO,該病毒正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但世衛組織從未公開警告。
  • 武漢衛健委稱沒有人傳人的證據;並將疫情通知世衛組織;官方公佈27例病例;與冠狀病毒相關的術語,包括“武漢未知肺炎”和“未知SARS”,在社交媒體被審查,阻止在線討論。
  • WHO6月30日將這一天信息更新為(節選):“WHO駐中共國辦事處從武漢市衛健委網站上獲取(picked up)了中共國武漢’病毒性肺炎’病例的媒體聲明;世衛組織情報平台在ProMED上接收到媒體關於武漢市同一群”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報導;世界各地一些衛生當局與世衛組織聯繫,要求提供更多信息。”

2020年1月

1月1日:

  • 閆麗夢博士繼續調查武漢肺炎。
  • 武漢市公安局傳喚李文亮等八名醫生,指控他們傳播“謠言”;湖北省衛健委命令一家基因組公司停止“測試來自武漢的樣品,並銷毀所有現存樣品”。該公司在12月對病毒基因序列測序結果表明,該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類似於SARS。
  • WHO要求中共提供武漢肺炎病例群報告資料;啟動管理支助小組,WHO協調機制三個層面(總部、區域、國家)的活動和應對公共衛生緊急情況。

1月2日:

  • 閆麗夢博士繼續調查武漢肺炎。
  • WHO駐中共代表致函衛健委,表示將提供支持,並再次要求中共提供該組病例的進一步信息;向全球疫情警報和反應網絡(GOARN)合作夥伴通報了武漢肺炎病例群。該網絡的合作夥伴包括公共衛生機構、實驗室、聯合國姐妹機構、國際組織和非政府組織。

1月3日:

  • 中共衛健委責令醫療機構“不要發布與未知疾病有關的任何信息”,並責令實驗室“將其必需的任何樣本轉移到指定的檢測機構或銷毀它們”。該命令未指定任何測試機構。
  • 閆麗夢博士被導師要求中止調查武漢肺炎,因為不能讓她知道武漢發生的事,被採訪人已經踩到中共“紅線”。 (WR0730)
  • WHO收到中共提供的武漢”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群的信息。

1月4日:

  • WHO發推文,中共湖北省武漢市出現了一簇肺炎病例–沒有死亡,正在調查原因。

1月5日:

  • 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實驗室張永振團隊發現了病毒全基因組序列,並向國家衛健委報告。這個信息後來通過官方指定的中共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向WHO發出。
  • WHO通過《國際衛生條例》信息系統分享了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詳細信息;發布了第一份疾病爆發新聞報告,報告指出:”WHO關於公共衛生措施和監測流感和嚴重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建議仍然適用”
  • WHO在武漢的中共國區級辦公室被“告知病因不明的肺炎病例”六天后,WHO“根據該事件的有效信息,建議不要在中共國實施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措施。”

1月6日:

  • 湖北省在武漢舉行為期11天年度會議。當地官員因擔心惹怒上級而“阻礙”了北京的調查人員。
  •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提議派遣一個小組協助中共當局;但從未獲得進入許可。

1月7日:

  • 習近平在中共高層領導人一次非公開會議上命令公職人員控制疫情。面對中共國民眾的嚴厲批評,直到2月份,官方媒體才報導會議的存在。
  • 上海張永振團隊把發現的病毒全基因組序列投稿到《自然》雜誌

1月9日:

  • 中共當局公開宣布,病毒性肺炎是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病毒是在武漢肺炎患者身上發現的,對該病毒進行了基因測序;當局說,實驗室檢測排除了SARS-CoV、MERS- CoV、流感、禽流感、腺病毒等常見呼吸道病原體。
  • WHO發布報告說,中共已確定此次疫情是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引起,不容易人傳人;中共有能力、資源應對和管理呼吸道疾病的爆發;不建議對旅客採取任何具體措施,建議不要對中共國實施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

1月10日:

  • WHO總幹事與中共衛健委主任進行交流,並打電話與中共疾控中心主任分享信息;預防和應對流行病的“全球研發協調機制”舉行第一次新型冠狀病毒電話會議;“傳染病戰略和技術諮詢小組”就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舉行了第一次會議。

1月11日:

  • 中共報告了首個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病例。 (Hudson)
  • 上海張永振團隊自1月5日檢測出病毒基因序列後,見中共當局沒有任何行動,決定在virologic.org網站上發布基因序列。
  • WHO表示,收到中共提供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

1月12日:

  • 中共公開新冠病毒RaTG13基因序列,上傳到NIH基因數據庫。 (Hudson)
  • 閆麗夢證實,RaTG13被香港大學P3實驗室資深病毒研究員、WHO顧問發現是錯誤的。 (WR0729)
  • WHO召開第一次“診斷和實驗室全球專家網絡”電話會議。

1月13日:

  • 泰國出現中共國以外首個輸入型病例。

1月14日:

  • 閆麗夢證實,中共用第二版更接近SARSCov-2的病毒ZC-45、ZXC-21基因序列替換兩天前上傳到NIH基因庫的RaTG13基因序列。 (WR0730)
  • 湖北省官員與中共衛健委負責人舉行電話會議,電話會議備忘錄增加了人傳人的可能性的描述;WHO發表聲明,強調中共國當局未記錄到人傳人病例。 (Hudson)
  • WHO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中共國的41例確診病例可能是有限的人傳人;發推文,”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在風險評估中說,”需要進行更多調查,以確定是否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1月15日:

  • 中共疾控中心,在內部啟動了最高級別的緊急響應措施,這些指示“不允許公開披露”。 (Hudson)
  • 日本記錄了第一例輸入性冠狀病毒。 (Hudson)

1月16日:

  • 閆麗夢再次被導師指派調查武漢發生的事;她意識到中共病毒是中共解放軍病毒實驗室人工編輯出來的;中共病毒基因序列就是NIH 基因庫已有的中共國軍方上傳的SARSCoV-2;她把真實情況報告給導師和WHO,但都對此毫無反應,於是決定通過“路德社”揭露病毒真相。 (WR0730)

1月17日:

  • 閆夢麗證實,中共用第三版最接近SARSCoV-2的病毒基因序列上傳到NIH基因庫替換了第二版。 (WR0729)
  • WHO召開了新冠病毒分析和建模工作組第一次會議。

1月18日:

  • 武漢當局允許近40,000人參加農曆新年慶祝活動。 (Hudson)

1月19日:

  • 路德社根據閆麗夢提供信息,全球首次爆出中共病毒五大特徵:人傳人、大爆發、強變異、中共隱瞞疫情、來自中共實驗室。
  • WHO西太平洋區域辦事處(WHO/WPRO)在推特上表示,根據收到的最新信息和WHO的分析,表明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有限。

1月20日:

  • 中共官媒首次報導,習近平下令官員阻止病毒的傳播。在其發表的公開聲明中,沒有提及人傳人;鐘南山博士證實這種疾病人傳人;中共衛健委調查小組證實廣東省的人際傳播病例,暗示疫情在各省之間傳播。
  • 武漢P4實驗室石正麗投稿《自然》雜誌發表病毒RaTG13基因序列論文。

1月21日:

  •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確認了美國第一起輸入型病例。

1月22日:

  • WHO總幹事讚揚中共的“合作”,讚揚習近平對疫情的“領導和乾預”是“非常有效”的;認為該病毒不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1月23日:

  • 中共宣布對武漢市的第一階段封鎖。從武漢到其他國家的旅行仍然不受到限制。

1月27日:

  • 中共暫停組團出國旅遊(個人出國旅遊仍不受限制),此時春節出境游高峰已過去三天,旅行者前往世界各國旅遊。

1月27日至28日:

  • WHO總幹事率隊抵達北京,了解中共的應對措施,並提供技術援助。 1月28日,習近平會見了總幹事。他們一致認為,由頂尖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應前往中共國,以便更好地了解中共國的情況和應對措施,並交流信息和經驗。

1月30日:

  • 一些(中共國)省市將農曆新年假期延長至少到2月13日,以停止商務和旅行。
  • WHO宣布冠狀病毒為全球衛生緊急情況,同時對“中共國控制疫情的能力”充滿信心;建議不要關閉邊境、限制簽證和隔離來自受影響地區的健康遊客。

綜合分析

  • 閆麗夢博士從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3日調查得到中共病毒真實病例和人傳人的第一手資料,作為WHO參比實驗室的報告提交給WHO,WHO非但未給出任何回應,而且於1月5日提出”監測流感和嚴重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建議”,匪夷所思。
  • 中共病毒基因序列早在去年12月27日在廣東某實驗室測出與SARS 相似;上海張永振團隊1月5日測出基因序列後,認為病毒來自舟山蝙蝠,並於1月11日公開發布;中共1月9日公佈病毒基因序列。因此WHO在1月11日應該得到2個以上病毒基因序列,一個源於SARSCoV-2,另一個是RaTG13。但WHO 1月11日隻公布了中共提供的RaTG13基因序列,第二天即被WHO資深病毒專家驗證是錯誤的。由此可見,WHO 認為人傳人證據不足的說法是荒謬的。
  • 閆麗夢特別提到,1月13日泰國出現病例後,第二天(14日)中共立即用基因序列第二版替換了錯誤的RaTG13,是因為海外出現病例出現的太快,中共已沒有找“病毒變異為SARSCoD-2”這樣的藉口的時間,所以不得不為之。
  • 中共1月14日上傳第二版基因序列後,WHO 1月14日-19日,依然繼續發布“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和“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有限。” 等信息,有必要調查其1月12日召開第一次“診斷和實驗室全球專家網絡”電話會議和1月17日召開的“”新冠病毒分析和建模工作組第一次會議” 的開會內容。

在這次大瘟疫中,全球有1800多萬人感染中共病毒,68.87萬人死亡,215個國家和地區受到瘟疫襲擊。中共病毒爆發至今已半年多,全球經濟停擺,無數企業倒閉,民眾大部分處於失業和隔離狀態,人類社會面臨滅頂之災。因此,所有受害者都要問一個問題:中共和WHO 究竟乾了什麼?我們必須找出病毒真相,作惡之人必須受到法律和道義的審判。

參考鏈接:

哈德遜研究所:中共新冠病毒時間線

Timeline: WHO’s COVID-19 response

上海實驗室發表全球首個病毒基因排序翌日突遭當局關閉

柳葉刀披露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發病日期,較官方通報早7天

張永振團隊:新型冠狀病毒更有效地感染人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