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支持清華“馬克思主義新聞”

編撰:Cash2019、 文佑(荊棘不鳥)、文錦、Lori文噠

清華大學新聞學院,以培養符合中國共產黨的”馬克思主義新聞”標準的新聞工作者為宗旨,招攬了相當數量的外部支持者,其中不乏國際老牌媒體和資金雄厚的大公司,比如彭博社、路透社等等。社交媒體巨頭臉書(Facebook)也在支持者之列。

吸引眼球的合作資源和就業機會

根據清華大學新聞學院官網的介紹,該院設置的全球財經新聞項目(Global Business Journalism),簡稱GBJ項目,是面向國際學生的英文碩士研究生項目,學制兩年,畢業時除可獲得清華的學位證書外,還可獲得美國國際記者中心頒發的“財經新聞專業證書”。

該項目擁有優渥的合作資源及就業機會,學院由清華大學和美國國際記者協會協辦。同時與彭博社、路透社、《商業周刊》、《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華盛頓郵報》等多家媒體機構合作,美國銀行及奈特基金會也參與其中。院方稱學生畢業後 “大部分可獲得國際主流媒體的工作機會”,包括進入彭博、路透、央視、新華社等。

該項目成立於2007年,至今已培養來自六十多個國家與地區的學生,向國內外媒體輸送了大量的新聞人才。

培養馬克思主義新聞人才

這所總部設在北京的學院,在介紹信中概敘了學院的目標—-完成黨中央提出的”新聞媒體的任務”,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將馬克思主義運用到新聞行業中。

該項目的核心任務是致力於培養”引導輿論”的新聞工作者。中國共產黨將媒體作為黨的宣傳武器,在高墻內哪有真正的新聞自由!所謂的“引導輿論”實際上就是按黨的需要制造假新聞。

該專業的校友經常活躍於中央電視臺、新華社、中國日報和人民日報等黨媒體。

令人遺憾的是,不只墻內中國人無法擺脫共產黨的洗腦,西方的讀者和觀眾也不能幸免於難。因為通過GBJ項目,從清華新聞學院出爐的馬克思主義新聞人已經滲透到彭博社、路透社等眾多西方老牌媒體裏。

邪惡正侵蝕自由思想

瑞克-鄧納姆(Rick Dunham)曾在2005年擔任美國國家新聞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主席,該俱樂部自稱是CNN、《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等機構的”全球領先的記者專業組織”,他現在是清華項目的負責人。

鄧納姆曾任《商業周刊》雜誌白宮記者和《休斯頓紀事報》華盛頓分社社長,他的個人博客中充斥著對該校的贊美,強調”師生素質高”,身為美國公民的鄧納姆宣稱自己”在北京有家的感覺”,並詳細介紹了”在中國生活”如何”讓’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杜漢姆的家庭辦公室甚至出現了一張中國武警守衛紫禁城的照片。

美國企業為了利益不惜出賣國家安全

鑒於學院的屬性是服務於共產黨,學院與西方企業和媒體的合作難掩雙方私下黑暗的利益輸送。

彭博社為GBJ項目提供了10臺著名的電腦終端機,稱”此裝置在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學都是最大的”。終端機在全球共有31.5萬用戶,為彭博創造了高達 100億美元的年收入。

而在2013年彭博社就曾被曝允許記者“有限”接觸敏感數據,關乎客戶怎樣使用彭博社終端機。授權記者接觸一些被視為機密的數據。彭博社為偷窺醜聞道歉,稱這種做法“不可原諒”,聲稱正接受多個美國和國際機構調查。

彭博與清華的合作令人震驚,因為清華對美國政府發動網絡攻擊,按美國務院說法,該校在技術和國家安全問題上與中共有”明顯的聯系”。

編者觀點

共產黨拋出利益的誘餌,對美國企業和媒體機構進行利益輸送,有計劃地在人才和媒體導向方面進行了滲透和融合。美國各家機構被共產黨“潤物細無聲”,不知不覺完全聽從中共引導的方向,拋棄了西方世界的自由價值。

年初病毒在武漢突發,路德社在1月19日第一個站出來報道,病毒來自於實驗室、會人傳人大爆發,全世界媒體似乎忘記了傳遞真相、維護正義的使命,選擇集體失聲。

隨著閆麗夢博士勇敢現身揭露病毒真相,美國儼然警醒。正如美國務卿彭培奧先生說;“如果自由世界不去改變,共產主義中國肯定將會改變我們。保護我們的自由不受中國共產黨的危害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使命。“

原文鏈接: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politics/establishment-media-collaborators/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mzjj/20130515/075415466298.s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