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中共國 老父幼子雙雙患癌 80後男子不堪壓力深夜街頭痛哭!

作者:小妍說

34歲的薛垂斌是河南省焦作市修武縣五裏源鄉李固村人,薛垂斌是一位煤礦工人。2016年其父親被查出口腔癌,經過三年治療,後于去年12月在鄭州做了下颚切除手術,病情也稍稍好轉。但不幸卻再一次降臨,今年2月,3歲的兒子薛玿琪被確診爲急性淋巴細胞B型白血病。父親和兒子相繼患癌讓薛垂斌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壓力,債台高築之下,薛垂斌只有拼命的幹活,爲了多掙錢,除了正常10個小時的班外,只要有加班任務,薛垂斌搶著上,每周要加3到4個班,多數時候,疲憊不堪的薛垂斌一坐下來便倒頭就睡。現在的他既思念兒子又惦記父親的病情,昏黃的街頭薛垂斌再也難掩內心的苦澀,蹲在街頭痛哭流淚。

這就是中共國老百姓生活的現狀,窮人真的看不起病,不是不孝,很多時候掙的錢根本跟不上花出去的錢,而且醫院就是一個無底洞,一個是父親一個是兒子,不救哪個都不行。在中共國一場大病就能擊垮一個中産家庭,而窮人在疾病的面前連掙紮的權利都沒有。治家破,不治就是人亡。無數的家庭因病致貧,無數的人因貧無法醫治,只是絕望的等待死亡。如果一個大病需要幾十萬元現金,有85%的家庭根本拿不出來,14%的家庭拿出會也會影響到其他財務,只有1%的家庭不會受到影響。中共國的醫院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中共用房子養老醫療教育掏空了所有老百姓,國家每年用人民的錢全世界大撒幣,本國人民卻看不起病,讀不起書,住不起房。還天天給老百姓洗腦說:美國人看不起病,而中共國人,人人都看得起病”?如果真的人人都看得起病,爲什麽有“水滴籌”這種企業?人人都看得起病,醫院收費處會強制每個住院病人預先繳納住院押金,醫院在擔心什麽?所以說在中共國活著,人一出生就是冒險和探險,不能指望政府,只看命大命小。這就是這個流氓國家的現實。

近些年,發現很多九零年以後出生的孩子被中共洗腦洗的大部分都認爲西方國家的生活質量不如中共國,在她們眼裏中共國什麽都是好的,覺得中共國什麽都是第一,中共國是有很多第一,這一點我不否認,老百姓有病沒錢看世界第一;非法人體器官活摘世界第一;禁止新聞自由報道世界第一;制造有毒有害食品世界第一;工業排汙環境汙染世界第一;國家維穩監控經費世界第一;糧食依靠進口總數世界第一;到今天,一個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家,仍然還有很多人看不起病,政府在最應該讓醫療免費的地方狂賺老百姓的錢!這難道不是一種恥辱嗎?這就是所有中共國人的恥辱。爲什麽中共不敢讓老百姓擁有選票和槍支?爲什麽中共的維穩經費高于軍費?這就是原因。

我想問問這些90後,你們還覺得你們所謂的國家很厲害嗎?還覺得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嗎?逼我們吃地溝油的是美國嗎?奶粉裏加三聚氰胺是美國嗎?高醫療費,激化醫患矛盾的是美國嗎?盜國賊家族千億財富轉移海外是美國幹的嗎?毒食品,毒蔬菜,假酒,假藥,是美國造的嗎?擺地攤被城管暴打致死是美國幹的嗎?全世界最高的過橋費是美國收的嗎?高稅收,高物價,低工資,低福利,老百姓越來越窮是美國幹的嗎?霧霾汙染,水源汙染,土壤汙染是美國幹的嗎?中共多麽無恥的謊言也無法將這些推卸到美國頭上吧!那麽我們憑什麽要仇美呢?希望你們明白的時候一切還沒晚!

GNEWS之前文章:
早已准備生物戰 病毒戰 攻擊全世界!https://gnews.org/zh-hans/284918/
中共發文宣稱:國外世界末日 https://gnews.org/zh-hans/283979/
中共大規模征兵到底是招炮灰還是人質?https://gnews.org/zh-hans/283406/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oveHK
6 月 前

小妍姐,我一直喜欢你的作品,即使油管被全封了我也一直等待,终于又在Gnews看到了你的精彩文章👍🏻🌹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