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論與小世界網絡DT特戰旅

金融課堂第四課

點擊加入: DT特戰旅金融講堂

作者:長工Satoshi|文章整理:西川Stanly

今天的課題是小世界網絡。小世界這個課題比較新,比較時髦,但是不是那麼好理解。要理解小世界,必須先說博弈論。

博弈論,大家多少都知道。就算不知道博弈論,你也聽過囚徒困境。兩個囚犯被抓住後,分開審訊。你丫招還是不招。招,或者不招,或者沉默,最後判罰的刑期不同。這個時候就涉及到如何才有最佳策略。利益最大化,或者傷害最小化,是衡量的標準。

人生有沒有最佳策略呢?智者告訴我說是有的,我直接說結論:1.守規則;2.你對我好, 我就對你好;3.你坑我, 我肯定坑回你,就這麼簡單。你這個策略,會鼓勵你身邊的人都對你好,和你合作。

具體到執行層面: 你傷害我之後我有沒有能力傷害你, 那是能力問題,和策略無關。

傷害你的人都付出代價, 其他人想要傷害你, 他們就要多想一想;反過來,對你好的人都得到回報,那周邊的人會因為這個激勵模式對你好,你一定會蒸蒸日上。

這個致勝策略有一個名詞,叫做針鋒相對。在上面的囚徒困境裡面,已經被計算機無數模擬,挑戰,最後證明了這是最佳策略,非常簡單,沒有花哨的東西。我說的被挑戰:是公開這個策略, 然後接受挑戰, 最後還是這個策略贏。所以,老子的以德報怨這個做法,人生會很悲慘。每個坑你的人你都賦予回報, 那肯定所有人都來坑你了。孔子說的,不因人廢言,不因言廢人,就高明了。

文貴先生前幾天說了一句話, 大家可能沒有註意。在說到王丹之流參加那個什麼會議,坐下面的時候,說了一句“仰人鼻息”。大家注意沒有,仰人鼻息!大家聽出這什麼意思麼?我坐那裡, 就只有聽你的份,你說多少錢就多少錢,連討價還價的機會都沒有!我問戰友們一個問題,戰友們也可以自己想一想: 大家覺得美國人會不會為中國免費滅共?會不會為全世界“打折滅共”?美國人不欠中國人一分錢,收費滅共是大概率。我們今天站出來,說到底還是自私, 因為想過得更好。我認為只有一種可能美國人會主動滅共!美國人如果不不滅共自己馬上就要完蛋!而文貴先生在等待這一個時機!

你坐檯下, 那叫去聽訓話。你坐對面, 那叫談判。前一段時間DT戰友說了要披露中共150個紅色家族的吸血史之後,我們發現DT現在就基本不提這件事。難道是DT 忘記了這件事,還是本來就是詐唬共匪?我蒙一下,DT忘記是不大可能的,手上沒材料也不可能。以美女洛陽鏟的威力,想挖什麼挖不到呢?

我們也需要考慮這場世紀大戰的成本和收益問題,這些錢全讓美國人弄走,然後川普算盤打一打,說病毒造成我100萬億美元損失,扣掉共匪家族的資產20萬億美元,Miles, 你們還欠我80萬億!你們新中國聯邦不錯哈,我看你們很順眼,要不我今天承認你地位,80萬億的鍋你背上!就這麼定了啊!要這局面,七哥估計臉都綠了。

共產黨必須死在共產黨手上,對大家來說,成本才是最低的。 DT挖掘機現在引而不發,是在給這些家族機會和時間: 如果你們不動手,我們就動手,我們來爆你的資產,我們一個月爆一家,慢慢爆,鈍刀割肉。爆完至少30%在我口袋裡。總比在別人那裡好,對吧。比如啊,比如我是共匪栗戰書的某個大親信,那我爆包子家啊,包子家錢多,而且包子家情況我熟悉啊!包子上廁所, 擀麵杖抖幾下栗戰書都知道啊!栗戰書拿下包子家30%,自己那份都可以不要了,對不對? 30%那份夠大了。偽類五毛國寶你們看到傳個話,這裡沒有栗戰書家人啊?栗戰書你小子你可千萬別當真啊,我就說瞎話!包子是最大號戰友。

回到我們的課題。上週我佈置了一個題目:以比特幣礦工挖塊打包為例,分析各種不同情況下礦池(礦工) 之間的對記賬權的競爭和博弈!

我快快說一遍,不熟悉的可能會難理解。假如當時的情況是這樣: 礦池A 有全網32%算力, 礦池B 全網28%算力, 礦池C 全網30%算力, 其他10%。那麼他們挖礦來爭奪這個記賬權,賺取區塊獎勵和交易手續費。

情況一: 比如此時此刻,當下的區塊高度70578,A比B快10毫秒挖出,然後向全網廣播,A和B廣播的速度一樣,都用了5毫秒同步了99%的網絡。這個時候C 的選擇就很簡單,直接在A的上面繼續挖下一個,1毫秒都不耽誤,B的就作廢了[孤块],誰讓你慢呢?你看算力多,還是有好處的!這個都能理解的!礦工增加算力投入, 互相競爭!競爭這個記賬權。

情況二: 比如此時此刻,當下的區塊70579,C比B快3毫秒挖出,然後向全網廣播,B的廣播速度比C快4毫秒,同步全網。你發現,不光算力大小重要,你同步廣播全網速度一樣重要。這個時候對於A和其他礦工來說,他們並不在乎誰比誰先挖出這個區塊(解題), 對於他們來說就是B比C早1毫秒挖出70579。那麼這樣的話,這個70579到底是屬於B還是C呢?

我本來想舉一個極端例子,不同時間先後出塊,但是由於網絡同步,結果兩家礦池在同一毫秒完成全網廣播。這個時候,就看其他礦工們在誰的塊上面挖下一個(他們自己肯定都選擇在自己的塊上面挖下一個)。所以,最短時間內廣播到全網出塊,這背後的目的,就是讓別人在你的塊上面挖下一個區塊。也就是承認你的塊是合法的。所以,有協作,有競爭,還有互相挖坑。一切盡在其中。所以,你發現光算力多還不夠,你還要加快廣播速度:換句話說,你要增加和其他礦工的連接性!礦工之間要緊密相連才能廣播的快!

礦工是不會等,你猶豫1秒鐘,就是比別人慢一秒鐘,就是爭分奪秒幹下一個。可是這明明是對手啊,都是來搶飯吃的。所以,大家看,比特幣的算力節點,礦工為了增加出塊的機率,需要更多算力,需要好的礦機,需要效能比更好的礦機;礦工要加快同步廣播,需要好的帶寬,需要做好的碼農寫效力高的礦池軟件,還需要增加彼此的互連, 還得同時提防對手下黑手Ddos癱瘓你……..

整個系統, 整個網絡, 因為人的貪婪和追逐利潤, 他在自我強化。現在比特幣網絡的強壯程度, 是令人乍舌的。我經常聽見推特被黑, 從沒有聽過比特幣網絡被黑。世界上有葫蘆島美金, 但是沒有葫蘆島比特幣。這是一個帶有生命屬性的,會自我強壯的系統。你的記賬權來自於你的擀麵杖PoW (Proof of Work),而不是你爹是誰(Proof of Stake)。

股權制很大的問題是還不在於拼爹,是可以被完全扭曲地操縱。上一堂課我說了一句, 股權制度有一個BUG,就有推友問, 到底是什麼BUG。這個BUG 很大,可以說是今日亂象的根源。

只要設計得當,我可以用1%的股權碾壓那個40%股權的人,你們信不信?

如果你們不會, 我今天可以教一下,暫時不收費。假如我是一個心機婊:我有1%的股權,我找來王老大,老王有0.9%的股份。我和老王說,你看我們倆單打獨鬥勢單力薄,還不如聯合起來。我們用自己的股份組成一個公司,這樣我們的分量1.9%,別人看我們,也會重視一些。老王一拍大腿,這尼瑪對啊!這新公司我妥妥大股東,我這個時候妥妥控制了1.9%。

1.9%到手,我這個時候就去找王老二,王老二有1.8%,我依葫蘆畫瓢,妥妥第搞定3.7%。以此類推,這叫套路。連這點套路都不會怎麼配做心機婊呢,對吧!最後我弄了50+%, 那個40%的見了我,還得叫我大哥!沒準還會把女祕書借我幾天。這個時候我控制了公司,但我真正投入是1%,難道你們還真會認為我會公司利益著想嘛?肯定不會!最好把東西全部出賣, 利益到我一個人口袋!

今天這個世界很多亂像,可以說都是上面這個的翻版和變種!所以大家記住:記賬權是神的權力,必須通過競爭而來,而且最好每一筆的記賬權都需要通過競爭!絕對不是我昨天記賬了,今天還是我記賬。你要記賬,對不起,掏出你的擀麵杖來比劃一下。博弈論和PoS 的BUG解說完畢。

小世界網絡最早是在1998年提出的。大家聽過6度空間這個理論,多數有一點關係,但是這個不是我要說的。我還是說一下區塊鏈比特幣, 小世界網絡。這個是理解比特幣, 記賬權, 一切的核心鑰匙。

微軟的區塊鏈工程師多年前發表了一個論文, 大致意思就是比特幣網絡到一定程度會崩,網絡會crash,每一筆交易會超過3跳(hogs)。但現實是比特幣的鏈交易,平均兩跳, 大約1.87 的樣子,並沒有到3跳。微軟工程師錯的離譜,他們現在要收購抖音了,真是為抖音擔心呢。

什麼是小世界?簡單來說, 就是你我很遠,但是距離很近。想像一下,一個網格狀的網絡。 10*10. 那從任何一點到任何一點,平均要很多步驟,甚至要走20步。小世界網絡不是這樣,我直接給一個圖

這個圖很好理解:上面有兩個大樞紐,上圖從任何一點到任何一點,你會發現多數兩次就完成了。比特幣的礦工節點,也類似這樣,是強連接。所以,比特幣交易的驗證,是非常高效率的。這一切,回到我們我上週佈置的那個題目,今天說的博弈論,利益最大化,或者傷害最小化。礦工之間不斷的競爭和博弈,讓比特幣的算力網絡逐步強化,越來越接近小世界網絡。這個類似於我們的大腦的神經網絡。上面的圖,樞紐比一般節點大。平均最短距離=1.803。

我們生活的世界,就是一個小世界網絡。每個礦工都有挖礦的權利,就好像美國憲法,每個人都被賦予追求幸福的權利,但是每個人不會一樣幸福。每個礦工也不會得到一樣的回報,一個道理。又是哈耶克先生的那句話:平等待人和讓人得到平等的結果,那完全不是一回事。前者是民主社會, 後者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你不能要求參加跑步比賽的人同時到達終點, 你只能規定他們同時開始跑。

小世界網絡是一門複雜科學,社會科學也是複雜科學… 生孩子是簡單科學,教育孩子是複雜科學。建立合適的記賬權機制是複雜科學。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會追求平等的結果, 比如去所謂的去中心化,每個節點都平等! 比如ETH,Vitalik 一個人說了算, 去了什麼中心化?只有特權和謊言!

我這些年比特幣白皮書看了很多遍,只看到了“分佈式”這個詞,都從沒有看見去中心化。我認為兩者的差距在於: 如果你不服現在那個老大,你可以投入競爭,每個人都有平等參與競爭的權力,而不是每個人都有一樣的記賬權(話語權)。

還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區別,前者符合人性的自私,後者符合蠢貨的烏托邦。在小世界上面, 還有超小世界, 叫做Mandala Network,中文叫曼陀羅網絡。我們可以簡單把七哥幾次深山老林參加的那個會議的圈子,當作Mandala Network的節點。

1998年小世界網絡首次發表論文題目:Collective dynamics of ‘small-world’ networks 論文地址: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30918

曼陀羅網絡:超小世界和高度稀疏圖:Mandala Networks: ultra-small-world and highly sparse graphs 論文地址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09082

我把自然雜誌這兩篇論文發下, 大家有興趣可以研究。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mitofo
6 月 前

有質量,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區別,前者符合人性的自私,後者符合蠢貨的烏托邦。

0
linlucious
6 月 前

很有深度,受教了。谢谢。

0

DT

8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