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正面臨著集體訴訟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坐看雲起時

校對:HUH

Senate bill seeks to ban Chinese app TikTok from government work ...
圖片來源:Techchurch

繼華為5G之後,TikTok成為新的焦點。自上週五川普總統宣布將考慮禁用TikTok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再次以“不要打開潘多拉的盒子”相威脅。微軟對抖音收購的一波三折反映了美國當前內部各種勢力的激烈角斗。正當此刻,抖音又面臨著一項集體訴訟。

據NPR電台八月四日的報導,TikTok因竊取兒童數據並發送到中共國面臨著集體訴訟,而此項訴訟已成為聯邦法院的一項重大法律行動。

數十名未成年人通過他們的父母,指控這款視頻分享應用收集了他們的面部特徵、位置和聯繫人的信息,並將這些數據偷偷地發送到中共國的服務器。

在過去的一年裡,TikTok的用戶分別在加州(該公司在加州設有辦事處)和伊利諾伊州(伊利諾伊州要求科技公司在收集個人身份數據之前必須獲得書面同意)提起了20起獨立但類似的聯邦訴訟。

現在,這些訴訟已經合併成為集體訴訟。

週二,聯邦法官小組裁定,此案將在美國伊利諾伊州北區地方法院進行審理。法官John Z. Lee被任命為主審法官。

原告律師要求法官把此案擴大為全國范圍的集體訴訟,這將影響到數千萬美國用戶。

TikTok斷然否認指控,並儘一切努力避免捲入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戰。川普政府認為母公司在中共國的TikTok是一種國家安全威脅。川普總統週一表示,TikTok必須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給美國的購買者,否則將在美國”關門大吉”。微軟公司則承認,它正在試圖收購。

TikTok正在爭取駁回此項隱私訴訟。但如果訴訟成立,該公司將面臨數億美元的賠償。

最近,根據伊利諾伊州同一法律對Facebook使用面部識別技術提起的訴訟,以創紀錄的6.5億美元的數據隱私賠償和解。法律專家表示,如果法院批准TikTok訴訟為全國性案件,那麼和解金額可能會超過Facebook的賠付金額。

伊利諾伊州的這項法律被稱為《生物識別信息隱私法》,該法案”一直令美國許多公司恐懼,擔心會有人提出類似的隱私索賠。”參與起訴TikTok的33名原告律師之一Lesley Weaver說。

TikTok的律師表示,該應用既沒有採集用戶的生物識別信息,也沒有向中共國發送任何數據。但同時也爭辯說,即使該公司將數據傳輸到北京,也並不違反任何法律。

“本應用的隱私政策裡標明,用戶數據將與TikTok的企業關聯公司和第三方商業夥伴及服務提供商共享,這也是以廣告為商業模式的免費社交網絡App的標準。”TikTok律師Tony Weibell在提交給法院的材料中寫道。

TikTok是否把數據送回中共國?

關於TikTok的國家安全爭論的焦點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提供直接證據證明Tiktok將美國公民的信息發送到中共國,或準確地說,給中共。

TikTok表示,其美國用戶的主要服務器在弗吉尼亞州,備份服務器在新加坡。該公司表示,收集到的美國數據從未送給在中共國的服務器或中共當局。

但這說辭與原告律師聘請的技術專家的調查結果相矛盾。技術專家研究了TikTok數據的收集和歷程,根據訴訟書,他們聲稱大量信息被發送到中共國的服務器,“由與中共國政府合作的第三方控制”。

“這些信息包括了TikTok用戶的精確物理位置,甚至在建築物裡的室內位置。根據TikTok用戶的使用情況,信息還可能包含了精神或身體健康、宗教觀點、政治觀點和性取向,”用戶的律師在法律文件中寫道。

原告律師們拒絕為此文件發表評論,不願向NPR透露他們的專家信息及專家所採用的調查方法。

訴訟書中提到,TikTok一經下載,無須用戶註冊開通,立即開始收集數據信息。用戶錄製的視頻,即便自己沒有保存,TikTok後台卻仍有該視頻存儲。僅僅下載了TikTok卻未曾打開使用,它也在手機中不斷地偷盜大量的個人數據。訴訟認為,這是一種未經用戶同意的嚴重違法行為。

用戶的律師表示,這款應用隱藏偷盜行踪,在手機中”秘密竊取”信息。

“他們通過混淆源代碼的手法,從用戶的移動設備中獲取的私人和個人身份的用戶數據和內容,”訴訟書上說。

TikTok否認在用戶同意其服務條款之前就開始收集任何數據。但對從用戶那裡收集數據則毫不諱言。專家聲稱,大多數智能手機應用收集和存儲的數據和TikTok一樣多—–或甚至更多。

TikTok的法律團隊表示,這起訴訟是基於對該應用如何收集數據以及如何處理數據的”完全背離事實”的分析。 TikTok律師魏貝爾認為,這起訴訟如同許多美國政客和矽谷科技巨頭一樣,表達了一種強烈的所謂恐華情緒。

“這起訴訟是基於(並引用)與這些反華政客和公司競爭對手們對TikTok的攻擊、猜測、假設和暗示的種種說辭,”Weibell在一份文件中說。

魏貝爾拒絕向記者評論該訴訟。

TikTok稱應基於用戶協議撤銷該案

TikTok的服務條款中包含了所謂的仲裁條款,該條款使得用戶同意任何對該公司的投訴永遠不能成為集體訴訟的一部分。

但根據加州法律,仲裁條款不適用於未成年人。如果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了傷害,仍然可以提起訴訟。原告律師也表示,由於數據收集發生在任何服務條款被同意之前,因此應該適用於任何年齡的用戶。

不過TikTok強烈要求駁回該案件,理由是用戶首先沒有權利提起訴訟,因為仲裁條款強制要求在法庭之外解決糾紛。

如果監督此案的法官評委會站在TikTok一邊,該案件就可能面臨分崩離析。但如果評委會同意原告的意見,雙方將開始商議誰能加入集體訴訟,以及將涉及多少錢的問題。

根據伊利諾伊州的生物識別法,在未經某人同意的情況下採集身份數據,每次盜取最低處罰為1000美元。如果證明該秘密竊取屬於惡意竊取,每次盜取的處罰可高達5,000美元。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數據,TikTok在美國的下載量已經超過1.8億次。該訴訟給微軟對抖音的收購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未決訴訟帶來的風險很可能會成為微軟這家軟件巨頭在正式提出收購TikTok之前的審查內容之一。但參與此案的律師表示,這起訴訟不可能讓微軟這家估值1.5萬億美元的公司打消念頭。

一些參與訴訟的律師預測,TikTok會盡力在出售前達成和解,以使自己”更有賣點”。但如果這起訴訟成為全國性的集體訴訟,可能會導致TikTok在未來數年深陷法律訴訟並花費龐大的法律開支。

微軟在一份公開聲明中許諾,如果它買下TikTok,美國公民的所有數據都將留在美國境內。目前已在境外存儲或備份的信息,微軟將確保這些數據在轉移後從境外服務器上刪除。

評:抖音和所有中共國的手機應用程序對用戶信息的採集分析是中共超限戰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共正千方百計地利用自己在美國的代言人試圖阻擾或挽回中共軟件應用在美國被禁用的命運。霍利議員在八月五日的福克斯採訪中明確表示,TikTok是中共安置在美國的特洛伊木馬,並對微軟的收購是否能完全保障TikTok用戶信息安全表示了疑問。令大家欣喜的是,彭佩奧國務卿八月五日發表的清潔網絡五大措施,從軟件,硬件到實體各方面徹底地與中共脫鉤,保障了美國下一步行動的大後方安全。正如路德社所分析的,鬧得沸沸揚揚的TikTok收購看似往後退了0.1步,但清潔網絡五大政策在實質上卻是往前進了10步。這說明了此屆美國政府對中共有深刻的認識,並且對中共的各項追責都按照美國的法律程序,一步一步堅實地在向前推進。

霍利議員談微軟收購:https://gnews.org/zh-hans/287283/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