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後的美中關係走向以及熱戰的可能性

IMG_256
圖片來源:澳大利亞人報

在剛剛過去的一兩個月裡, 來自北京和華盛頓的戰爭叫囂聲已經鼓樂喧天,美中兩國關係驟然改變,危機重重。從雙方領事館的關閉到近日美國高官的一系列演講和採取的切斷與中共各種關係的各種措施,美中關係高層政治動向的轉變速度之快,令美中關係經驗豐富的觀察家們都難以把握其影響範圍及深遠含義。

美中關係好像一下回到了幾十年前。今天中國的人,就像毛澤東時代經歷了抗美援朝的人們一樣充斥著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而美國的政客們,開始深刻反省當年尼克松總統如何把中國介紹了給全世界,結果事與願違地製造了一個全球的怪物“弗蘭肯斯坦”(來自地獄的科學怪人)。

中共內部和美國面臨的壓力

我們面對的不是一次預期的新冷戰,而是一次預期的新熱戰。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之前,進入8月後接下來幾個月裡升級為戰爭的風險已是一觸即發。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都需要同時面對並且解決國內政治問題以及國際安全和風險管理等錯綜複雜的形勢。而目前這兩個國家,國內的政治空氣也都烏煙瘴氣。政府高層和軍方之間的對話已經停止。兩位國家首腦都面臨著國內政治壓力,隨時可能轉化為國際層面的衝突。

自習總書記2013年執政以來,各種政策不斷地加速雙方不平衡,的確不愧為“總加速師”的稱號。目前中共國的政治經濟政策更加左傾,大力推行民族主義,對內對外採取更加獨斷專行的策略。而美國的國策已經明確表示35年的對華外交策略結束。一場超限戰,包括貿易戰,科技戰,人才戰和金融戰,都在悄悄進行中。在海,空和網絡方面,兩國之間的軍事較量不斷升級。

中共國經濟減速,貿易戰和新冠病毒危機讓中共發展經濟作為所謂執政合法的說法更加搖搖欲墜。在中共黨內,用於清除異己分子的反腐運動,讓許多中共黨員風聲鶴唳,如履薄冰。

美國國內的總統大選,中共準備孤注一擲。在2020年,超過15萬美國人因中共病毒死亡,經濟危機,高達14.7%的失業率,43%的破產,慘不忍睹的負債。

而美國軍事力量,開始佈署在南中國海和台灣海峽,針對中共的軍事行動愈演愈烈。

當兩國關係正處於巨大變化之中,雙方應該仔細考慮在未來幾個月(特別是在香港,台灣和南中國海)可能會發生的危機,其中任何一種危機是否會惡化?北京和華盛頓是否認真準備好升級危機來保護各自在國內的地位?是否意識到需要支付的政治代價?   

香港問題是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塊

7月1日,中共在香港實施了嚴厲的“國家安全法”,將“分裂主義”,“煽動性”和恐怖分子”活動以及“勾結任何境外勢力的活動”定為犯罪。美國國務卿邁開·蓬佩奧根據《香港人權和民主法》認定,香港不再享有“一國兩制”的“高度自治”。川普總統於7月14日簽署了《香港自治法》。在接下來的12個月裡,新法律將針對“中共政府以及與之進行交易的外國金融機構實施重大製裁,以及針對破壞香港自治權的外國人實施制裁。目前有哪些中共高官會在製裁名單裡尚未明了,但是根據國家安全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最高決策人(包含習)極有可能比較危險。同樣,為中共領導人服務的中共金融機構可能被禁止在美國運營或者開展其他相關合作業務。對於被禁止進入以美元主導的國際貿易體系的金融機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風險。 (儘管美國財政部和白宮負債中國)。中共官員現今考慮如何削減過度依賴美鈔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他們開始向外國放話,不要越過“金融紅線”,否則可能陷入突如其來的危機。

台灣是最大的挑戰

台灣一直以來是美中關係的最大挑戰。從中共的立場來看,一直堅守意識形態和民族主義,“台灣回歸祖國懷抱”當作中共黨內政治先驅,從革命成功的1949年以來的重點目標。然而對台灣而言,作為幾百年前就獨立發展的地區,在過去30年裡民主化的進程遍及全島,再加之民進黨接連不斷的選舉勝利使台灣已經成為了一個遠離大陸,和平統一的地方。

在美中關係上,處理台灣問題的根基在於1972年到1982年之間籤的三個聯合公報,以及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案”。該法案表明“在必要的時候,為了保障台灣具備足夠的自衛能力,美國給台灣提供防衛武器。”最近川普政府已經擴大了向台灣出售武器的規模和頻率,並官方承認了蔡英文為總統,強調加強美國與台灣高層的互訪。

中共為報復蔡英文,在經濟方面施壓,減少大陸赴台旅遊,但仍舊小心翼翼避免不必要的政治或策略風險。總而言之,如果發生戰爭,即便獲勝也需要付出極大代價,可能會導致破壞中共的合法性。

南中國海爭端各國正式結盟

南中國海海域過去一直以來成為了中共練手“既成事實”策略的“灰色地帶”:使用海岸護衛隊,開展漁業,把領土搞成既成事實,最後主張領海權。直到2016年,美國對中共在南中國海填海工程所採取的軍事行動顯得微不足道。 (北京在2014年至2015年修建了七個島嶼,隨後將其中一些島嶼軍事化。事實上這樣的行為違背了習對奧巴馬的承諾。)自此以後,美國海軍加強了在該地區的半常規自由航行,從2015年的2架飛機增加到2019年的9架飛機。美國還繼續沿著中國海岸和南中國海空中偵察飛行。

隨著2020年中共冠狀病毒危機的發展,中國和美國都在南中國海的劍拔弩張態勢不斷升級。華盛頓首次正式拒絕所有中共海事請求的國際法律效力。 (十天后澳大利亞跟進,並且向聯合國發表了正式聲明)。美國政策的改變促使了反對中共領海權主張的東南亞各國正式結盟。而中共在7月下旬實施了報復行動:在一項針對運輸法規的行政修正案裡,將南中國海廣大地區名稱從“離案”改為“沿海”,中共空軍開始部署遠程轟炸機,對這些爭議地區的航班進行空中監視。

在北京與華盛頓之間的信任崩潰之前,在奧巴馬政府執政期間,美中就管理和避免空中和海上交通雙方達成了現有的諒解備忘錄。毫無疑問,伴隨該地區空中,海軍和其他軍事資產的增加,這些協議是否仍舊有效?

美中兩國領導人都將面臨的問題是,假如發生了衝突,將會怎麼收場?如果一架飛機被擊落,或者一艘海軍軍艦沉沒或被破壞,為了避免軍事立即升級,雙方是否已經商定好下一步的措施?

歷史是否會重演

我們應該都記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是一件小的事件。 (1914年6月下旬在薩拉熱窩刺殺了奧地利大公),在短短幾週內升級為大國之間的戰爭。軍事不斷升級的原因是在於外交失敗和粗暴的民族主義,再加上民眾與領導人的懷疑。

對於美國而言,來自中共的挑戰是無容置疑的。美國需要在所有政策領域與盟國協調一致,且要構建長期的戰略,還需構建美中關係的新框架。在接下來幾個月該框架需建立在“可管理”的戰略競爭原則基礎上:在政治,經濟,技術和意識形態各方面,盡力避免越過溝通的紅線而意外地升級,導緻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兩國陷入激烈衝突。

今天世界各國的政治家們都應該牢記歷史,在對抗中共的鬥爭中把傷害降到最小,在避免熱戰的情況下美國聯合及其盟友施壓使中共自動解體,讓世界不再受到中共的威脅,大概是最理想的結果。

評論:在波濤洶湧,風雲突變的國際形勢下,很多政治家們從多年與中共交往的經驗,試圖對中共內部體系較為表面化的認知來分析解讀當今形勢。假如歷史是一部在不斷上演的舞台劇,那麼在當今的世界舞台上,美國和中國無疑是絕對的主角。爆料革命的戰友則是最幸運的VIP席觀眾,甚至還是舞台大劇的參演者。郭文貴先生,班弄先生和路德社,閆麗夢博士等重要戰友的出現,隨時給VIP觀眾們劇透,猶如撥開雲霧見了天日。因此,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對當今國際形勢的認知,把握超過了許多政治家。

認清事物的本質,才能真正解讀表象。當下美中關係的急劇惡化,進入隨時兵戎相見的危機。表面上我們所見的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到病毒戰,只不過是中共所採取“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真正企圖的外在表現而已。就其本質上來講是兩種不同意識形態的戰爭,從屬靈層面來講就是善與惡之戰,上帝與魔鬼的戰爭。目前國際形勢已經到了兩種力量勢不兩立,決一死戰的緊要關頭。中共為實現稱霸全球,一統世界的野心,挾持了14億人民,裹挾了極權國家,使用一切卑劣手段,以人類的性命為籌碼,喪盡天良地攻擊摧毀以美國為首的所有民主制度國家。可悲的是,長時間以來民主國家從上到下,居然都懵懂無知。這就是多年前中共開始針對西方社會實施“超限戰”的成功。在美國本土受到了“珍珠港事件”般的病毒襲擊後,在郭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幫助下,沉睡多年美國巨人終於幡然醒悟,川普政權下定決心準備全力反擊。痛定思痛的美國政府終於明白,必須徹底殲滅中共政權,才能維護民主制度的根基。

歷史的英文單詞History,其原意是“上帝”的故事。在人類文明進步發展的歷史進程中,上帝才是真正的編劇和導演。歷史不斷告訴我們,邪惡政權:如德國的納粹,伊拉克的薩達姆,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的最終下場會怎樣。選擇站在上帝這一邊,才是選擇了勝利的這一邊。借用《聖經》撒迦利亞書的經文,“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

綜合報導:阿麗塔Alita,人間四月

新聞鏈接: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8-03/beware-guns-august-asi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