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烏托邦之惡花: 自由民主國家還能繼續容許中共這種全天候監控系統的全球性擴張嗎?

圖片來源: 香港蘋果日報 (中國隨處可見密密麻麻的攝像頭)

近日,福克斯新聞記者霍莉﹒麥凱(Hollie McKay) 發表了一篇名為“反烏托邦立據:中國一流的大規模監視系統如何威脅全球自由”的專欄文章。作者自2007在福克斯任職以來,廣泛報導了來自伊拉克、敘利亞、也門、阿富汗、巴基斯坦、緬甸和拉丁美洲等戰區的情況,並調查了世界各地的全球衝突、反人類罪、恐怖主義和侵犯人權行為。

文章指出,據北京市公安局宣稱,北京的每一毫米都由高清攝像頭監控。如果通過面部識別算法與儲存在秘密數據庫中的圖像匹配,可能會使你因為在自家門口做的事情而面臨法律麻煩;私人聊天中談論政治的消息可能會讓你失去工作。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也是中共及其反烏托邦夢想的開始。正如中共領導層所倡導的那樣,這可能對犯罪起到威懾作用,但同時也意味著其公民隱私和言論自由的喪失。

中共監控技術已成為人權濫用的關鍵工具

文章稱,中共當局幾十年來一直在努力消滅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人口,近年來,中共將成千上萬的新疆人被送到了政府所謂的“再教育”的集中營,而這些行為極度依賴數字化監視技術的創新。

中共開發的名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JOP)的系統,具備審查整個人群的能力。它可以迅速產生被分類為“可疑”人員的名字,這些人可能因此被拘留,而這完全取決於他們出國旅行的方式,安裝的移動應用程序以及私人消息中使用的關鍵詞語,甚至只是問別人在哪裡祈禱。 IJOP可以在幾秒內過濾掉數十億個數據,並展示關於你的一切資料:從照片、家庭住址到身份證號碼,教育程度,互聯網瀏覽歷史記錄和家庭成員信息。

此外,監視措施還包括敦促鄰居告密,將中共官員直接安置在家里以及將QR碼貼在房門,以便警察可以追踪查看所有人的行踪。

然而,不只是少數群體被監控。據安全自由協會(SFS)執行主任約瑟夫·胡米爾(Joseph Humire)指出,中國每六個公民中大約就有一台閉路電視攝像機,這使得中國成為世界上最被監視的國家。

根據微生物學家,活動家/發言人林曉旭(音譯,英文名Sean)表示:“中共的目標人群是任何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面部識別涉及許多技術,包括面部動作單元分析,面部表情識別,深度神經網絡分析,面部肌肉運動識別,地形建模,深度機器學習和超級計算機技術。”

中共國的社會信用系統 反烏托邦之惡行

文章還指出,最近北京集中了其監控工具的“彈藥庫”,創建了社會信用系統,依據該系統的評分,中共政府可以對認為有問題的中國公民的線下或線上活動進行處罰。

美國企業研究院(AEI)的中國政策專家,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 解釋說:“政府可以利用這些社會信用評分對中國公民的旅行,銀行賬戶,獎學金和其他活動施加限制,從而迫使中國公民遵守中共的願望或接受嚴重的個人和職業限制,許多此類活動都是由中國公司根據政府的要求進行的。”

然而,這種社會信用評分模式具有超越國界的廣泛吸引力。

庫珀繼續說道,“一些專制國家將中國視為控制大量人口的典範。另一個優勢是,中共國公司有可能獲得13億個人的記錄,比起人口更少,更關注數據隱私的國家而言,中共可以更容易開發和改進複雜算法。因此,近年來中共國公司在這方面取得了長足的發展。”

專家們還強調,近年來,中共國主要壟斷了人工智能(AI)和麵部識別(FR)市場,藉此機會,中國正在打造監控技術的全球規範並支配了相關的監管環境,主要是為了使其公司可以進入並佔領全球市場。

中共監控技術正在全世界繼續擴展

文章稱,試圖永久掌控權力的獨裁者很歡迎這種大規模監控技術,因此很多國家正在採購中共的監控技術。胡米爾也推測,這項有爭議的技術正在被銷售到拉丁美洲國家,尤其是委內瑞拉。中共控制的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在委內瑞拉開發了一種新的智能身份證。

胡米爾表示,“馬杜羅政權是中共的戰略盟友,因此這是預料之中的事,然而,這在拉丁美洲其他地方也正在發生。在阿根廷北部省份胡胡伊,中興通訊已經出售了帶有600部攝像頭的監視系統,價值約3000萬美元。在鄰國烏拉圭,中興捐贈了2000多部監控攝像頭,用於監視烏拉圭與阿根廷及巴西的邊界。在巴西,華為的設備已嵌入了政府的基礎設施以及巴西中央銀行等一些機構。”

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的一份報告顯示,總體而言,中共已經向全球60多個國家出口了監視技術,其中一些國家人權記錄較差,因此他們無法從發達國家購買這種技術。

文章還援引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於2020年4月的一份分析報告稱:世界各國和城市越來越多地選擇採用中國的公共安全和監視技術平台。這一趨勢的驅動因素是複雜的,儘管人們擔憂安全性和隱私性,但由於中國地緣政治利益的擴大,其技術公司的市場力量不斷增強,以及受援國的狀況使中共技術成為有吸引力的選擇。有些時候,部分國家和中共國簽訂的金融協議中,採購監控技術的條款竟然和中共國為後續技術發展提供融資的條款進行了捆綁。

胡米爾補充說:“中共認為人工智能對其未來的軍事和經濟力量競爭至關重要。一帶一路倡議將由中共國建造光纖網絡上的數字化絲綢之路,將互聯網流量暴露在中共情報機構的監控之下。人們擔心中共國會進行經濟報復,因為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負債於中共國。從中共國進口人工智能或監視技術的國家中有一半是位於一帶一路上,並且依賴於這些基礎設施貸款。”

隨著去年年底起源於中國武漢市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激增,許多專家擔心,已經強大的監視引擎只會以創紀錄的速度得到加強,因為中共以進入了緊急狀態為由向科技公司提供資助,用於開發旨在抑制傳染病蔓延的產品。

美國政府已經開始反擊

最後文章表示,針對中共侵犯人權的大規模監控系統的反擊已經在路上。川普總統週五宣布,他打算很快簽署一項行政命令,將在未來六週內禁止中共國開發的視頻共享應用抖音和微信。此外,美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在警告其他國家不要讓5G公司華為在其境內運營。上個月末,美國在其經濟黑名單中增加了11家中共國公司。通過這些制裁措施,這些公司將無法獲得美國公司和技術的支持。

評論:從馬路上密密麻麻的攝像頭,到面部識別和人工智能的應用,以及登峰造極的社會信用體系,中共國試圖監控其國民,打造反烏托邦的惡行已經被識破。自由民主的國家還能繼續容許中共這種全天候監控系統的全球性擴張嗎?

原文鏈接

翻譯:Allan Wang
校對:晴天小螞蟻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