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南中國海會成為熱點?

新聞來源:《悉尼先驅晨報》

作者:詹姆斯·馬索拉

發佈時間: 2020年8月3日

翻譯/簡評:CharlesS

校對:1818

審核:海闊天空

Page:拱卒

簡評:

對於中共國內洗腦,宣揚仇恨心理的素材來說,南海衝突可謂是僅次於宣揚對美、日兩國的仇恨。

本文作者從澳大利亞的角度,首先帶領大家從一個相對客觀的視角,以南海為中心的視角,介紹了南海衝突的背景:想像一下離你幾個街區遠的鄰居把狗尿撒到你的門口,號稱擁有主權是什麼概念。

其次作者也介紹了從戰略意義上來說,控制南海即控制了全球航運業的一個大咽喉,甚至是控制了馬六甲海峽的出口。作者沒有提到的是南海也是中共國“一帶一路”計劃的重要關口。 (詳細請參見文章《起底中共一帶一路殖民世界的陰謀》https://gnews.org/zh-hans/212832/)

最後,作者提到了澳大利亞並未能跟隨美國進行航行自由行動,實屬無奈。當然,正如作者也提到的,中共國日益具有侵略性,在人工造島以及事實控制南海島礁上“勢不可擋”,而12海裡領海的航行自由權也只是早就被國際法賦予的權利。中共國在該地區的事實存在不能僅依靠一個航行自由行動或者地區存在定期巡航的艦隊來回擊。因為即使這些島嶼被中共國吞併,就算能自由航行也不能改變什麼。

我想這就是郭先生提到的“南海強拆”的意義。首先國際社會應認定中共國的行為是非法的,其次,實際意義上的“動能行動”,拆掉這些人工永久工事,打掉中共“偽·光·正”的畫皮;並且震懾其想要對香港、台灣採取軍事行動的野心;此外,共產黨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捏斷它的“槍桿子、刀把子”,讓想要用此來威脅綁架有良知的黨內人士的手段落空,不失為促進“以共滅共”的好方式。

為什麼南中國海會成為這樣一個熱點?

為什麼這片水面上有如此多的緊張局勢?什麼是“九段線”?為什麼南海對澳大利亞很重要?

澳大利亞宣布長期以來中共國對南中國海絕大部分的主張已不具有法律依據。

多年來,堪培拉一直謹慎敦促克制,呼籲所有國家尊重以條約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堅持認為在眾多相互爭奪的海洋領土主張中不偏向於任何一方,並敦促尊重2016年國際法院關於南中國海具有爭議狀態的裁決。

但是,決定對中共國聲稱擁有被所謂“九段線”圈出來的90%的島嶼和水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決定,是澳大利亞對爭端方法進行逐漸改變的一部分,這將會受到東南亞鄰國熱烈歡迎。

這也是這片海域的最新發展,其已成為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的代名詞。這裡充滿了瑣碎的、低級的爭吵,從不休止,時不時以驚人的方式在水面上沸騰。

為什麼南中國海成為此類爭端的焦點?為什麼區區幾個小島在350萬平方公里的水域中顯得如此重要?並且為什麼這對澳大利亞很重要?

有爭議的南中國海領海主張

資料來源:亞洲海事透明倡議圖:馬克·斯蒂爾(MARK STEHLE)

南中國海有什麼重要意義?

南中國海具有全球戰略意義,原因有四個。

首先,它佔2015年全球魚類捕撈量的約12%,並且位於世界上人口、可支配收入不斷增長,對蛋白質需求旺盛的地區。中共國有龐大的14億人口需要養活。再加上印度尼西亞,越南,馬來西亞,文萊和菲律賓的5億人。中共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遠洋捕魚船隊,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大量財政支持,東南亞其他國家也是如此。 (顧名思義,“遠洋”船的設計目的是航行到遙遠的地方,但它們也被定義為在一個國家200海裡專屬經濟區以外,任何離得較近的地方運行。)

其次,全球每年約有三分之一的航運業通過這片水域,價值數万億美元。

第三,根據美國國務院2019年的估計,南中國海仍有2.5萬億美元(3.6萬億澳元)的未開髮油氣儲量。

第四,也許是最重要的一點,主張和控制南中國海的島嶼和航道可以獲得戰略軍事優勢,並為佔領海洋資源提供了一個(有爭議的)法律依據。

海上到處都是的島嶼,淺灘,暗礁和岩石作為主要部分構成了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鏈。中共國,馬來西亞,台灣,越南和菲律賓對它們的主權聲明各不相同。 (印度尼西亞的納圖納群島位於大海的邊緣,儘管沒有其他任何國家參與主權紛爭,但中共國和印度尼西亞都對其附近的水域宣稱擁有主權。)

關於岩石,礁石和水下淺灘的主權紛爭

來源:亞洲海事透明倡議圖:馬克·斯蒂爾(MARK STEHLE)

自2013年以來,中共國已著手進行來勢洶洶的建設和填海造地項目,以建設自己聲稱擁有的一些島嶼,包括永暑礁,美濟礁和渚碧礁。在總體上,據位於華盛頓的“亞洲海事透明倡議”的信息,中共國在西沙群島有20個哨所,在南沙群島和黃岩島有7個哨所。

儘管其他東南亞國家已經佔領了南中國海的部分島嶼並建造了建築物,但它們都無法與中共國填海和人工擴建的島嶼相媲美,這些島嶼擁有各種雷達站,跑道,高射砲,水泥廠和海水淡化廠等等。

把這些島嶼想像為靜止的、不沉的航空母艦,那麼這就是世界上最有爭議和經濟活力的航道之一。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羅里·梅德卡夫(Rory Medcalf)教授總結道:“首先,判斷規模大小是否會決定國際事務的成果,這是首要問題。其次,這是至關重要的貿易和能源管道。 第三,這實際上也是一個環境問題,與對棲息地和魚類種群的破壞有關。”

澳大利亞國防軍船隻在“2020年區域存在部署演習”期間在南中國海航行。圖片來源:澳大利亞皇家海軍

爭議的起因是什麼?

幾個世紀以來,中國,台灣,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文萊,印度尼西亞,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更遠的國家(例如泰國)都將南中國海用於貿易和捕魚。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共國和越南開始在海中奪取某些島嶼,並且到了1950年代,中共國和台灣開始在其中一些島嶼上建立永久性工事。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有跡象表明該地區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之後,人們此起彼伏地爭奪更多的島嶼和領土。 2002年,中共國與東盟集團開始就爭議海域各方的行為準則進行。二十年後,該準則仍未最終確定,爭端變得更加激烈。

2009年5月,馬來西亞和越南向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提交了關於其專屬經濟區主張的報告(正式外交照會),情況實實在在開始升溫了。

中共國通過九段線地圖回應了這一聯合照會,並聲稱對南中國海及其島嶼、鄰近水域和海床擁有主權。

九段線是模糊的,U字形,聲明包括南沙群島、西沙群島、越南以及文萊,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台灣地區專屬經濟區的大部分區域。它最初是11個線段組成,由國民黨政府於1947年引入,後來被中共國採用。這些線段是自稱的海上邊界,而不是陸地邊界。

一艘中共國海岸警衛隊船隻在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附近,這是中共國和菲律賓都宣稱擁有的南中國海珊瑚礁。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這個不冷不熱的爭論什麼時候開始升溫?

2012年,在中共國漁民非法捕魚並與菲律賓海軍發生衝突後,中共國實際地從菲律賓手中奪走了黃岩島。中共國海上監視船進入該海域以支持其漁民,即使在美國促成一項協議之後也拒絕離開,而中共國人從那以後一直在島上駐紮。

黃岩島距菲律賓約100海裡,距中共國約500海裡。從那以後,中共國一直沒有放棄控制權,中共國船隻阻斷了菲律賓的進入。

接下來從2013年開始,中共國對島嶼迅速建設以及軍事化。全世界都能從衛星照片看到這些小島嶼的發展和擴張,通常涉及到人工造陸。

為了表達對中共國主張的蔑視,美國一直維持一項積極的航行自由行動(簡稱FONOPs),並且支持與東南亞索賠國以及其他鄰近國家如新加坡,澳大利亞, 日本,韓國和泰國等結盟。

實際上,這意味著美國將其海軍艦船開到中共國聲稱擁有主權的島嶼的12海里以內(一個國家的領海從陸地延伸12海裡)。

航行自由行動要表達的觀點很簡單:向中共國發出明確的信息,美國不承認其南海的島嶼主張。

中共國的島嶼建設和航行自由行動都被一些分析師描述為“灰色地帶”的行動和戰術。這是一種處於戰爭與和平之間的狀態,尋求拓展一個國家的戰術或政治優勢。

由於前任總理馬爾科姆·特邦爾(Malcolm Turnbull)最近指出,中共國已經在南海水域裡既成事實,並且只要缺乏“動力作用“,即戰爭,他們不太可能放棄那些島嶼。

其他國家該何去何從?

這並不意味著東南亞國家只能放棄並跟隨中共國的主張。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際安全和智力研究教授約翰·布拉克斯蘭(John Blaxland)表示,該地區的其他國家不希望看到美國放棄對該地區的安全承諾。這意味著從實際意義上來說,像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需要做更多工作。

“我們正在向美國發送一個信號,我們希望他們更密切地涉入,並且我們贊同他們必須要回擊的觀點。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的話,中共國會拿走更多。”他說

我們不希望美國忽略這裡,但是美國已經厭倦了在沒有任何人支持的情況下在該地區[向中共国回击]。這也對我們的鄰國有利。他們在這個競爭中的利益更大,海軍能力更若,並且他們非常害怕。他們為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反击中共国]感到非常高興,但他們不太敢大肆宣傳這一點。 ”

7月下旬,在澳大利亞和美國國防及外交部之間舉行的年度AUSMIN(澳美部長級磋商)會議上,兩國同意在南中國海進行更多聯合軍事演習。

此舉是在澳大利亞決定於7月初升級其遠程導彈能力之後做出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亞沒有承諾開展對中共國聲稱擁有,以及有的是人造島嶼的12海里以內進行航行自由行動。

2020年6月,載有建築材料的船隻停靠在南中國海上菲律賓聲稱擁有主權的帕格阿薩島(又稱中業島)的新海灘泊位上。圖片來源:國防部PAS

最近的討價還價進展如何?

澳大利亞在7月份向聯合國提交了外交照會,稱中共國在有關九段線的主權聲明內“繪製連接南中國海的海洋地貌”或島群最外點的基准直線”沒有“法律依據”。澳大利亞提交外交照會之前,美國在6月份也提交了另一份,後者更有力地主張了相似的立場。

但實際上,自2019年12月馬來西亞宣布計劃在南中國海專屬經濟區200海里以外建立其大陸架界限的計劃以來,已經提交了一系列用謹慎的外交語言表達的外交照會。

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和越南也已經提交了外交照會,它們對海域提出了各自的要求,並反對中共國所提出的。反過來,北京則聲稱以其對海洋和海島地貌的歷史權利為由進行反駁。

中共國船隻騷擾了一艘馬來西亞鑽井船……並擊沉了一艘越南漁船。作為回應,美國已向該地區部署了兩艘航空母艦。

儘管這種外交上的拉鋸一直在進行,但中共國在水事問題上越來越自信。

自12月以來,其裝備精良的海岸警衛隊和一隊漁船已冒險進入印度尼西亞的北納土納海(其中一些在九段線)。這引起了雅加達的強烈反應。雅加達曾竭盡所能地與南海之爭保持距離。

中共國船隻還騷擾了一艘在馬來西亞專屬經濟區航行的馬來西亞鑽井船,撞沉了一艘越南漁船。作為回應,美國已向該地區部署了兩艘航空母艦,並堅持其航行自由行動的計劃。

一月份,印尼總統約科·維多多(Joko Widodo),圖左,在納土納水域的軍事基地。

所有這些都是在全球中共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發生的。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全球肆虐的中共冠狀病毒為中共國提供了極力擴張其領土主張的機會,而其他不那麼富裕的國家則在國內方面被分散了注意力。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梅德卡夫教授說,這個問題已經發酵了十年,“我覺得直到最近以來,一直存在著某種挫敗感或宿命論,認為中共國實際上已經控制了南中國海,世界對此無能為力。”

國際社會開始看到南中國海(問題)並不是毫無希望。

“但是,中共國今年對如此眾多國家全面疏遠,並決心即使用大瘟疫作為掩護也要繼續進行海上欺凌活動,這些因素已經開始使激發起更多國家。真正重要的是,一些東南亞國家在過去的六個月中變得更加勇敢。

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越南都已開始以不同程度的果斷行動進行反擊,國際社會也開始看到南中國海(問題)並不是毫無希望。 ”

可以說,南中國海的“灰色地帶”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激烈。

習近平主席於12月參加了中共國第一艘完全自製的航母的入編儀式。圖片:美聯社

為什麼對澳大利亞來說很重要,我們在做什麼?

圍繞南中國海的爭奪似乎已經遠離了澳大利亞的直接國家利益,但事實並非如此。作為一個自由開放,開放貿易的國家,未來數月和數年所發生的一切將對澳大利亞產生巨大的影響。

例如,如果中共國掌握了海洋控制權,它將有能力中斷與其有爭議的國家之間的全球貿易。例如,從澳大利亞或卡塔爾向日本的液化天然氣出口可能會被壓縮。

海上捕撈資源也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這可能對南向澳大利亞水域尋求擴展捕撈的第三國產生連鎖反應。

澳大利亞定期在水域中航行,最近在7月,有五艘船在有爭議的水域中遭到中共國海軍艦艇的對峙。

這是武力投射。中共國空軍和海軍的規模和能力正在穩步增長。這些島嶼支持了這些能力,通過其巡航導彈,轟炸機和戰鬥機在整個地區進行更深層次的武力投射。

與美國不同,裝備精良但規模相對較小的澳大利亞海軍不在中共國海島的12海里區域內進行航行自由行動。

但是它確實定期在該水域中航行,最近在七月,有五艘船在有爭議的水域中遭到中共國海軍艦艇的對峙。國防部表示,對峙是以“安全和專業”的方式進行的。

縱深部署到馬來西亞皇家空軍北海空軍基地的澳大利亞波塞冬飛機也定期在南中國海執行監視任務。儘管這兩個國家很少討論這個行為,但這種被稱為“行動門戶”的監視還提供了有關南中國海活動的有用情報。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梅德卡夫教授還表示,儘管對中共國鷹派人士施加壓力,澳大利亞在南中國海確實已經“做得夠多了”,不應該急於在(中共國宣稱的)12海裡領海範圍內進行航行自由行動。

“我認為澳大利亞表示保留在12海里內進行航行自由行動的權利很重要,這是我們的權利,但我認為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必須這樣做。”

正如布拉克斯蘭教授所說:“不承認中共國的主張,關鍵是保持在該地區的存在。這是關於保持不承認中共國九段線的立場,以避免它在事實上得到承認。隨著中共國逐漸變得更有侵略性,並且對人工造島的姿態被逐步建立,這一點(避免事實承認)變得越來越重要。”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