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蓬勃發展的監控事業

新聞來源:fox news《福克斯新聞》;作者:Hollie Mckay;發佈時間:8.8.2020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1818;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的發展,中共的監視系統也在全面的展開,不管是健康碼,還是出入二維碼,中共國都在加緊地實行,一個龐大的無形黑手已經籠罩在每個中共國居民的頭上。隨著經濟環境的不斷變化,以及糧食危機的發生,中國人民還不知道後面會面臨什麼樣的處境乃至絕境,但是惡魔之劍已經舉起,向苦難的同胞砍去。

反面烏托邦的事蹟:

中共國一流的大規模監視系統如何威脅全球自由

中共國的全方位、大規模監控系統正在蔓延

據北京市公安局(Beijing Public Safety Bureau)稱,北京的每一毫米都有最先進的監控攝像頭。面部識別算法與在秘密數據庫中存檔的圖像相匹配,你可能會因為在家門口做的事情陷入法律麻煩。在私人談話中發表的半政治化的帖子可能會導致你失去工作。

然而,這只是技術先進的中共國及其反面烏托邦夢想崛起的冰山一角,也是其開端。正如中共國共產黨(中共)領導人所鼓吹的那樣,這可能是對犯罪的一種威懾,但它也意味著喪失大量的隱私和戳破任何言論自由的假象。

“中國共產黨致力於生產和使用控制和監視其人口的技術,”本週,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主席羅賓·克利夫蘭(Robin Cleveland)和副主席凱洛琳·巴塞洛繆(Carolyn Bartholomew)在一份聯合聲明中對《福克斯新聞》說,“決定使用這些鎮壓工具是出於維持黨的統治的政治動機。”

在這張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拍攝的照片中,在中共國新疆西部庫車(Kuqa)一條土路交叉口,一名兒童在警察設置的監控攝像頭下玩耍。

在中共國發生的事情不會停留在中共國

在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監控(或簡單地說秘密監視)已經成為一項蓬勃發展的業務,在政府的鼓勵下,數十家科技初創企業紛紛進入,以滿足市場需求。但人權活動家表示,該項事業已迅速成為鎮壓和殘害的重要工具,特別是對少數群體。

值得注意的是,幾十年來,北京一直在努力鎮壓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人口,近年來,數百萬人被送入政府所謂“再教育營”的集中營。但根據今年早些時候洩露的文件,當局對數字窺探技術創新的依賴是精心策劃的。

正在運行的系統被悄悄地稱為“一體化聯合行動平台”(IJOP),它已有能力審查整個人口規模。從那裡,它可以迅速產生被歸類為“可疑”的人的名字,從而被標記為可能被拘留的人——這純粹是由於他們在國外的旅行模式、安裝的移動應用程序和發帖或私人信息中使用的關鍵詞語,有時像詢問其他人在哪裡祈禱一樣基本的問題就可能被標識。

由國有軍事承包商中共國電子技術公司(China Electronics Technology Corporation)開發的“一體化聯合行動平台”據說是被研究美國軍隊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如何使用信息技術的中共國軍事理論家抄襲來的,並在此基礎上進行了改進。

在這張2018年11月15日星期四拍攝的照片中,一個電腦屏幕顯示了桂林電子科技大學(Guilin University of Electronic Technology)洩露的在線帖子,警告“敵對的國內外力量”正在中共國北京通過互聯網“大肆傳播非法和違法的視頻”。

如果在檢查站被攔下來,“一體化聯合行動平台”可以在幾秒鐘內過濾數十億個數據點,了解你的一切——從照片和家庭地址到官方身份號碼、教育程度、互聯網瀏覽歷史和家庭聯繫。

除了這些無處不在的警察檢查站,10,000多個警察局和數万名警察自2017年初以來一直被雇用,監視措施還包括督促鄰居告密,中共官員直接進駐居民家裡,並在家門上貼上二維碼(QR code),這樣警察就可以追踪每個大樓裡會有誰。

據安全自由社會中心(SFS)執行主任約瑟夫·胡邁爾(Joseph Humire)說,新疆是中共國的“監控中樞神經系統”,這是一個“一體化聯合行動平台”,它提示你輸入識別信息,比如你什麼時候留鬍子,什麼時候離開家,或者你的血型等。

“這些應用程序試圖確定你的生活模式,如果中共國當局認為你的生活模式有任何變化,他們會來拜訪你,”他告訴福克斯新聞。

但被追踪的不僅僅是少數民族

“它的目標是整個人群,重點是任何有獨立思考的人,”林曉旭(Xiaoxu “Sean” Lin)說,他是一名微生物學家,也是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法輪大法協會(Falun Dafa Association)的活動家/發言人。 “許多技術涉及面部識別,包括面部動作單元分析、面部表情識別、深層神經網絡分析、面部肌肉運動識別、拓撲建模、深層機器學習和超級計算機技術。”

胡邁爾還指出,中共國每六名公民大約有一台閉路電視攝像頭監控,“這使得中共國成為世界上監控最多的國家”。

最近,北京將其追踪工具匯集在一起,建立一個社會信用評分體系,共產黨以此來懲罰它們認為有問題的中共國公民的線下或線上活動。

研究人員、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中共國政策專家扎克·庫珀(Zack Cooper)解釋說:“政府可以利用這些社會信用分數對旅行、銀行、獎學金和其他需求施加限制,從而迫使中共國公民遵守共產黨的要求或接受嚴重的個人和職業限制。其中許多行動是由中共國公司應政府要求或指示進行的。”

它的吸引力遠遠超出了它的邊界

“一些專制國家將中共國視為控制大量人口的典範。另一個優勢是中共國企業有可能獲得13億個人的記錄,這使得開發和改進複雜算法比更關心數據隱私的小型社會更容易。”庫珀繼續說,“因此,中共國企業近年來取得了重大進展。”

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9月1日在中共國北京會見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

專家們還強調,近年來,中共國壟斷了人工智能(AI)和麵部識別(FR)市場,因此,中共國正在形成全球標準,並對監控技術的監管環境作出規定,主要是為了使其公司能夠進入並主導全球市場。

地緣政治和風險預測公司Luminae集團(Luminae Group)的執行合夥人希瑟·赫爾德曼(Heather Heldman)強調,正是把這些工具作為一攬子計劃使中共國的監控系統佔據了上風。

她對《福克斯新聞》說:“中共國正在使用各種技術工具來進行大規模監控——從復雜的DNA地圖到先進的社交媒體監控和麵部識別等網絡監控工具——所有這些工具都是在軍事或執法環境下更常用的。建設和部署此類系統的大部分資金來自中共國政府,但也來自可能部分由中共國實體擁有的國際私營企業。”

她還認同其它一些國家也在購買這種技術,特別是在非洲,“在那裡,尋求保持權力的獨裁者很歡迎這種技術。”

胡邁爾還推測,這一頗具爭議的技術正被出售給拉丁美洲國家,最引人注目的是委內瑞拉,中共國國有控股的中興通訊公司(ZTE Corp)在那裡開發了一種新的智能身份證。

“馬杜羅政權是北京的戰略盟友,因此,在某種意義上,這是預料之中的,然而,這也發生在該地區的其他地方。在阿根廷北部的一個名為胡胡伊(Jujuy )的省份,中興通訊已經出售了一個擁有600台攝像機的監控系統,價值約3000萬美元。”他說,“據報導,在鄰近的烏拉圭,他們捐贈了2000多台監控攝像機來監視阿根廷和巴西的邊界。在巴西,華為設備嵌入政府基礎設施和一些機構,如其中央銀行。”

根據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的一份報告,總體而言,中共國公司向全世界60多個國家出口了監控技術,其中一些國家的人權記錄很差,因此不允許從大多數發達國家購買。

事實上,它的監控足跡正在繼續擴大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在2020年4月的一份分析報告中指出,“世界各國和城市越來越多地選擇使用來自中共國的公共安全和監控技術平台。這一趨勢的驅動因素是複雜的,原因是中共國地緣政治利益的擴大、技術公司市場實力的增強以及受援國的條件,這些因素使得中共國技術成為一個有吸引力的選擇,儘管人們擔心安全和隱私。”

在某些情況下,購買這些產品的國家,以及後來為進一步開髮用於壓迫的監控工具提供資金的國家,都被與北京預先達成的金融協議所束縛。

“中共國共產黨和(中共國主席)習近平認為人工智能對其未來的軍事和經濟實力競爭至關重要。’一帶一路倡議'(BRI)有一條由中共國製造的光纖網絡組成的數字絲綢之路,使互聯網流量受到中共國情報機構的更大監控,”胡邁爾斷言。 “由於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對中共國負債,人們擔心中共國會進行經濟報復。中共國出口人工智能或監控技術的國家有一半是其’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依賴於(中共國提供的)這些基礎設施貸款。”

隨著去年年底起源於中共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的迅猛擴散,許多專家擔心,已經龐大的監控引擎將只會得到加強,而且發展速度將創歷史新高,因為中共國共產黨已經獲得了技術公司的緊急援助,以開發旨在遏制傳染病蔓延的產品。

在2020年1月4日的這張檔案照片中,一名衛生監督官員監視著抵達香港國際機場的乘客。

美國聲稱要反擊中共國蓬勃發展的秘密監視產業。川普總統星期五宣布,他打算很快簽署一項行政命令,在未來六週內將禁止中共國開發的視頻共享應用抖音(TikTok)——其已否認間諜的指控,以及即時通訊應用微信( WeChat)的使用。此外,政府長期以來一直警告其它國家不要允許華為5G公司在其境內運營。

上個月末,美國將11家中共國公司列入經濟黑名單,聲稱這些公司參與了基因分析,加重了對維吾爾族和其它少數民族的殘害規模。

庫珀還說:“最近,為了使新疆的監控設備使用更加困難,已經做出了一些顯著的努力。然而,我認為,我們必須現實地認識到,其中的許多公司在中共國境外的業務敞口很小,對於威脅或實施簽證禁令或銀行限制,它們的企業領導人很少會改變自己的行為。”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