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戰之疫苗戰場的陰謀與佈局

作者:Giselle;校對:Julia Wi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主要內容:

  1. 全球疫苗研發進入“放衛星比賽”
  2. 疫苗的安慰作用以及鐘南山的賣拐術
  3. 轉移公眾對硫酸羥氯喹的關注度
  4. 疫苗市場催生的巨大利益黑洞

俄羅斯總統普京日前下令,批准CCP VIRUS疫苗投入使用,儘管這款疫苗還處在“第一階”。俄方表示,目前已有20個國家向俄羅斯預定了病毒疫苗,數量超過10億劑。

牛津大學研製的疫苗進入第三階臨床試驗後,英國政府已經預定了1億劑疫苗。美國的神速行動計劃(Operation Warp Speed)資助的Moderna疫苗也已經進入第三階臨床試驗,美國政府本周宣布預定1億劑,而且還獲得19億元購得另外4億劑疫苗的選擇權。

澳洲政府正在就疫苗預購事宜和牛津大學進行對話,準備加入疫苗搶購大軍。該校研製的疫苗預計下月將在英國威爾士北部的一家工廠投產。

全球搶購疫苗,意味著由中共發起的這場超限戰,已經開啟了疫苗戰場。

一,全球疫苗研發進入“放衛星比賽”

世衛組織日前發文稱,全球共有26個預備疫苗正處於臨床試驗(在人體實驗)階段,139個預備疫苗處於臨床前試驗階段。在26個人體臨床試驗階段的疫苗當中,只有6個在今年7月底達到了“第三階”,而俄羅斯的這一疫苗被認為處於“第一階”。

有意思的是,俄羅斯的這款疫苗就叫“衛星V”(Sputnik V),由莫斯科加馬列亞流行病與微生物學國家研究中心(Gamaleya Institute)與俄羅斯國防部聯手研發。

加馬列亞研發的疫苗“衛星V”,是26支正進行人體試驗的疫苗之一,目前列為第1期臨床試驗。

俄羅斯總統普京8月11日宣布,俄國已研發出第一支能讓接種者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持續免疫”的疫苗。他還說,俄國是第一個核准相關疫苗的國家。俄健康部表示:“雙重接種可以讓人體產生持久免疫力,效力可達兩年”。

幾個月來,人們一直在等待病毒疫苗問世的消息,但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免疫學家何塞·比利亞丹戈斯卻說:“輕率魯莽是可以用來形容俄羅斯當局這一決定的最溫和的措辭。”他說,俄羅斯疫苗研發者跳過了最重要的臨床試驗第三階段,這意味著疫苗尚未經過大規模的有效性或安全性測試,這將使即將使用該疫苗的人們處於危險之中。沒有一種疫苗是100%安全的,而且有些人會產生副作用,尤其是那些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因此完成嚴格的臨床試驗至關重要。

“沒有第三階段,他們根本無法意識到潛在的陷阱,無法確定誰應該接種疫苗,誰不應該接種,” 多爾蒂研究所實驗室負責人達米安·普賽說。他認為,對疫苗“衛星五號”的緊急批准是民族主義的縮影。他解釋說:“疫苗的名稱說明了一切——它顯然使人回想起了偉大的太空競賽及其引發的力量展示。”

“這種疫苗有點像登月計劃一樣,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有點譁眾取寵。”

澳大利亞疫苗開發公司Vaxine的研究主管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表示,這可能是在權力名義下進行的一場巨大的賭博,也許不會奏效。

二,疫苗的安慰作用與鍾南山的賣拐術

中共病毒的蔓延已經令許多民眾情緒到了崩潰的邊緣。截至目前,全球感染病毒患者已高達2000多萬,死亡人數74.8萬,許多城市仍然處於封鎖狀態,經濟活動與社會秩序處於崩潰邊緣。

為了穩定人心,當權者也有可能配合疫苗研發者,不時曝光一些跟疫苗有關的好消息,提振士氣。這就好像是鍾南山老賊的賣拐術,時不時給民眾一點希望,麻痺西方世界,拖延時間,實際上只能掩蓋病毒真相,讓病毒更加禍害人間。

從香港P3實驗室逃出來的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日前在接受班農作戰室的採訪時直言:我認為不會有疫苗。

她說,疫苗是一個大工程,必須要全面研究病毒、了解它的弱點,了解它對人體的作用,才能開發出某種疫苗來戰勝病毒。目前病毒已經遍布全世界,科學家很難得知病毒有多少血清型,以及用多長時間可以誘導出不同的抗體,以及這些抗體可以在人體內持續多長時間,這些抗體是否全都能中和病毒。再加上中共迄今為止還在隱瞞疫情真相,沒有向世界提供真實的基因序列。因此,閆博士分析,在目前這種情況下,疫苗不太可能研發成功。

三,疫苗的煙霧彈,轉移公眾對硫酸羥氯喹的關注度

就在全球正義力量為了拯救生命、終結病毒戰而推動硫酸羥氯喹非處方進程的關鍵時刻,這幾天不斷冒出來的疫苗衛星,不得不令人生疑。

硫酸羥氯喹對中共病毒的預防以及早期治療作用,已經得到了一線醫護工作者的認可,越來越多的醫生、科學家、政客出於良知站出來支持推廣硫酸羥氯喹。

在澳洲中共病毒疫情最嚴重的維州,自由黨議員克雷格·凱利在接受ABC採訪時暗示,維多利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可能因為阻止使用硫酸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而被判入獄。凱利在社交媒體FB上發文質疑,安德魯斯是否會因為根據最近引入的維州工作場所法律“繼續禁止羥氯喹”而被判處25年監禁。

超限戰中,硫酸羥氯喹是一個重要籌碼,可以說這款既便宜又有效的藥物一旦被普及,病毒戰就結束了,所以正義與邪惡雙方在這個戰場上互相角力,已進入白熱化階段。

閆麗夢博士在接受美國媒體NEWSMAX的採訪時說,不僅是世衛組織,這些還在質疑硫酸羥氯喹的醫生或科研人員,如果他們想知道該藥究竟對預防和早期診療是否有效,可以去查看與該藥有關的論文和藥物學書籍,包括世衛組織的官網。這種藥物已經有70年的使用歷史,被證明對治療瘧疾、預防瘧疾以及治療自身免疫性疾病有效,其中類似的機制可用於治療新冠病毒,它對孕婦和嬰兒也是安全的。只要你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並進行常規的視網膜檢查或心臟檢查即可,即使這些副作用也是非常罕見的。它比你服用從藥房買的一些止痛藥還安全。

四,疫苗催生的巨大利益黑洞

日前,一款名為“克爾來福”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出現在社交媒體推特上面,標價為2188元。

今年7月6日,北京/聖保羅— 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宣布,旗下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與巴西免疫生物學產品和疫苗生產商布坦坦研究所的合作取得重要進展。 7月3日,巴西衛生監管機構國家衛生監督局(ANVISA)批准北京科興中維開發的新冠滅活疫苗“克爾來福”在巴西開展第三期臨床研究。研究才進行了一個月,疫苗就已經標價面世,其放衛星的速度已經超過了俄羅斯。對於中共國、俄羅斯先後推出疫苗上市,其中間有沒有勾兌拉攏成分,也很難說,畢竟在這場正義與邪惡的終極對決中,俄羅斯也需要站隊。

目前全球人口總數已達70多億,按照每一支疫苗2188元計算,整個全球的疫苗市場高達15萬億。如此巨大的利潤差額,怪不得羥氯喹推廣起來那麼困難——因為硫酸羥氯喹實在是太便宜了!藥企無利可圖,為了賺錢、申請政府巨額撥款,寧願每天死人,也要拼命抹黑、攻擊羥氯喹。

沒有什麼比人類的生命和安全更重要了。然而,在硫酸羥氯喹以及病毒疫苗的問題上,太多人表現出令人生厭的貪婪,令人唾棄的無恥!

拯救人類生命永遠是第一要務,那些將疫苗利益化、將科學政治化的政府官員、企業家、專家、學者一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受到輿論的鞭撻、人類的唾棄!

資料參考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iya
6 月 前

CCP virus 🦠 ⚠️⚠️⚠️CCP 假疫苗 毒疫苗,更危險⚠️⚠️⚠️迫切期待早日徹底消滅掉共產黨,才能從根本上阻斷絕大多邪惡 罪惡的源頭❗️❗️❗️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