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生物技術專家:病毒就是中共軍事實驗室的人造生化武器

編撰:STAFF WRITER、下午茶、文佑(荊棘不鳥)、文肯尼

世界生物醫學科學院的主席、著名生物技術專家基斯佩 特裡托(Giuseppe Tritto)聲稱,COVID-19是人為製造的,來自於中共軍方主導的實驗,而且極不可能發明出成功的疫苗。

這些爆炸性的指控來自特裡托的新書《中國COVID19:改變世界的魅影》(TheChimera That Changed The World)

這本以義大利文出版的近300頁的書認為,中國在法國和美國的資金和人員援助下進行了生物工程實驗。 雖然合作的目的是為了開發預防SARS等疾病的疫苗,但在中國軍方的主持下,它演變成了一項更危險的研究。

具體來說,特裡托指控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P4實驗室使用「反向遺傳學」–科學家改變疾病病原體的過程–來製造致命的生化武器。

雖然關於COVID-19是一種人造生化武器的指控被主流媒體駁回,但特裡托的資歷有可能使他的發現具有嚴重的可信度。

作為世界生物醫學科學與技術學院的執行主席,他所監管的機構經常與聯合國(UN)的機構,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合作。

聯合國是監督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機構,負責監督世界COVID-19的應對工作,並經常被指責屈從於中共。

特裡托補充說,該專案主任石正麗博士在人民解放軍專家的鼓動下,將實驗室重新用於重點建設生化武器。 關於美國的參與,書中點名曾獲得安東尼-福齊博士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重大資助的教授們為該企業工作。

中共繼續拒絕公佈有關該病毒的細節,製造有效疫苗所需的細節。

“提供基質病毒就意味著承認COVID-19是在實驗室里製造的。 事實上,中共提供的不完整基因組中缺少一些愛滋病氨基酸的插入,這本身就是一個煙幕彈。  “特裡托解釋說。

如果承認有罪,將為中共打開閘門,就要追究中共催生和傳播疾病的法律和經濟責任。

冠狀病毒現在已經發生了變異,影響了任何疫苗的功效。

鑒於COVID-19的許多變異,極不可能找到一種能阻斷該病毒的單一疫苗。 目前已經發現了11種不同的毒株:在歐洲發展的A2a基因系和在北美紮根的B1基因系比源自武漢的0號毒株傳染性更強。 因此,我認為,最多能找到對4-5株有效的多價疫苗,從而能夠覆蓋全球70%-75%的人口。

原文連結: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