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掩蓋: HCQ的政治意義

新聞來源:《True Pundit》

翻譯/簡評:TCC;校對:海闊天空;審核:海闊天空;Page:刀削麵面

簡評

這篇文章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為什麼福奇博士總是盡量減少和撤消HCQ的使用?”

如果有看班農作戰室的人就知道,最近班農作戰室的幾位嘉賓是包括英雄醫生科學家閆博士和社區醫生澤連科等專家,把原因說得很明白了: 1. HCQ三合一是便宜的安全用藥,無研發價值及市場潛力;2. 美國學術界對於非治療性及非疫苗研究興趣缺失;3. 各國對疫苗已投入天量的人力及資源,不能走回頭路了。還有最後一點是最邪惡的, NIH(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FDA(美國食品藥品管制局)已將此藥政治化! FDA有權利規定緊急藥物,如果沒有其他可替代藥物,則可以不需要通過第三期大規模臨床實驗。如果HCQ三合一可以有預防效果,可以被FDA列為緊急使用藥物,則大量醫院公司研發出的疫苗將無法輕易地被FDA認可,這些醫藥公司的天量投入將要打水漂,與NIH和FDA有利益關聯的公司將受到巨大的利益損失。而另一方面,疫苗的成功性是非常難以證明的,首先,疫苗必須要沒有短期及長期副作用,並且被實驗者必須接觸病原。另外,如果這個病毒是CCP軍方實驗室人工改造的, 現在中共拒不與世界合作,科學家對新冠病毒知識知之甚少,怎麼能短期內就奇蹟般地研發出有效的疫苗呢?目前流感疫苗都不是完全有效。要製造一個人工病毒,而且不只一毒株病毒的疫苗是天方夜譚!

我相信現在多國高層領導人正如閆博士一樣用HCQ來預防CCP病毒的感染。資料顯示,NIH的福奇博士早在2005年就知道此藥對SARS治療及預防有效,相信一定也在服用的。閆博士曾提到,福奇博士是否願意用他尿意檢查來證明未曾服用HCQ?

正如這題目所言,這真是一個視人命為糞土的掩蓋啊! 當真相大白之日,這些泯滅良心所謂的醫生科學家們也應該與CCP受到像納粹一樣的審判!

致命的掩蓋:福奇批准使用羥氯喹已有15年的歷史,可以治愈冠狀病毒; “沒人需要死的”

安東尼·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對川普總統的“專家”建議導致了這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經濟引擎-美國-的徹底關閉,自2005年以來,他就知道氯喹是冠狀病毒的有效抑製劑。

他怎麼知道的?這是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做的研究,而他正是所長。這與SARS冠狀病毒引起的SARS疫情爆發有關,NIH研究了氯喹,並得出結論認為,它有效地阻止了SARS冠狀病毒的發展。 COVID-19病毒也是一種冠狀病毒,標記為SARS-CoV-2。儘管它與SARS-CoV-1病毒不完全相同,但與它具有遺傳基因的相關性,並共享79%基因組,正如SARS-CoV-2的名稱所暗示的那樣。它們都使用相同的宿主細胞受體,病毒利用該受體進入細胞並感染受害者。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西博士準備在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動和退休金(HELP)委員會於2020年6月30日在美國華盛頓國會山舉行的聽證會之前作證。 Kevin Dietsch /路透社

《病毒學雜誌》(福奇NIH的官方出版物)於2005年8月22日發表了-坐穩了–“氯喹是SARS冠狀病毒感染和傳播的有效抑製劑。” (這是我始終強調的) 這真是個今日熱門文章的標題。研究人員寫道:“我們報告……氯喹對靈長類細胞的SARS-CoV感染具有強大的抗病毒作用。當細胞在用藥物處理之前或之後暴露病毒時,會觀察到這些抑製作用,這表明在預防和治療方面均具有優勢。”

當然,這意味著福奇博士(如右圖所示)已經知道了15年,關於氯喹及其更溫和的衍生物羥氯喹(HCQ),不僅可以治療目前的冠狀病毒(“治療性”),而且可以預防未來的病例(“預防性”)。因此,HCQ既用來”治愈”,又可以作為”疫苗”。換句話說,這是一種用于冠狀病毒的神奇藥物。 NIH的福奇博士在2005年說:“濃度為10μM,可完全消除SARS-CoV感染。” 福奇博士的研究人員補充說:“氯喹可以有效減少SARS-CoV的感染和擴散。”

迪迪埃·拉烏爾特(Didier Raoult)博士是法國的”福奇”。他在使用HCQ治療SARS-CoV-2受害者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功,所以他在2月25日就表示,冠狀病毒已經完蛋了。

他和一組研究人員報告說,將阿奇黴素和鋅同時使用HCQ可治愈80例患者中的79例,僅有“罕見且輕微”的不良反應。這些研究人員寫道:“總而言之,我們證實了羥氯喹與阿奇黴素同時使用在治療COVID-19中的功效以及在阻礙早期傳染性的潛在功效。”

迪迪埃·拉烏爾特(Didier Raoult)博士(中), 圖片來自網絡

廣為人知的VA研究只宣稱HCQ無效,但結果卻並不是這樣的。當(其他)研究表明, (VA研究)等到患者幾乎瀕臨死亡時才開始給藥,其實在症狀一出現就應立即開HCQ時,而且這HCQ不含阿奇黴素和鋅,而這三者一起給藥可使其具有極高的功效。處於危險群的個人,需要在出現症狀的第一時間接受HCQ三合一治療。

但是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於3月6日在整個紐約州禁止使用HCQ,內華達州和密歇根州的民主黨州長很快也效仿,到3月28日,整個美國都受到就地監禁的處罰。

美國在使用HCQ方面什麼都沒有進展,直到3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逆往狂瀾堅持要求FDA考慮授權HCQ非標籤用途,可用於治療SARS-CoV-2。

3月23日,弗拉基米爾·澤連科(Vladimir Zelenko)醫生報告說,他已經治療了約500名HCQ冠狀病毒患者,成功率達到了驚人的100%。這不是福奇博士所嘲笑“無根據” 的證據,而是臨床上真實患者的實際結果。

“自上週四以來,我們的團隊已通過上述藥方為基里亞斯·約爾(Kiryas Joel)約350名患者和紐約其他地區的150名患者提供了治療。在這個小組以及相關醫療團隊提供給我的信息中,我們有0例死亡,0例住院和0例插管。此外,除了大約10%的暫時性噁心和腹瀉患者外,我還沒有聽說過任何負面副作用。”

澤連科醫生說:

“如果把這用在全國范圍上,經濟將更快復甦,我國將再次開放。讓我告訴您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這種治療的費用約為20美元。這非常重要,因為您可以在全國範圍內進行擴展。如果每次治療費用為$ 20,000,那不是好了。

我所做的就是重新使用我們知道其安全性的舊藥品,並以獨特的組合方式在門診中使用它們。

這些問題非常令人不安。如果福奇博士在2005年就知道HCQ有效,為什麼不像澤連科醫生那樣在人們出現症狀後立即使用HCQ?也許那時沒有人會喪生,也沒有任何人會被就地關押,只有病者才應在隔離區呀。用耶穌的話來說,需要HCQ的不是無症狀者,而是病人。他們在有症狀的第一時間就需要它。

儘管倒退的衛生保健機構希望僅在感染過程的晚期才施用HCQ三合一,但從醫學角度來看,這是愚蠢的。一位醫生說:“作為醫生,這讓我感到困惑。我無法想到一種傳染性疾病-細菌,真菌或病毒-最好的治療方法是將抗細菌,抗真菌或抗病毒藥的使用推遲到感染進一步發展為止。”

那麼,為什麼福奇博士總是盡量減少和撤消HCQ的使用,而不是把這藥物從一開始就使用?直到4月9日,他才開始進行HCQ的臨床試驗,當時已有33,000人死亡。

閱讀更多: Chloroquine is a potent inhibitor of SARS coronavirus infection and spread |氯喹是SARS冠狀病毒感染和擴散的有效抑製劑(2005的文獻)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3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mitofo
6 月 前

 

0
F0F79A2E-5DBF-4D19-AADA-939D93BC54F6.jpeg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