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那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我必須努力滅共

By 文紫
2020-08-15

一雙被歲月乾枯折彎的雙手,縫縫補補的軍旅鞋子,就地取材的筷子,不曾保溫磕磕碰碰卻帶在身旁半輩子的鋁制飯盒,叫不上名字只有配上鹽巴才有滋味的菜飯,春夏秋冬未曾離身、細心呵護卻還是被樹枝劃爛的衣服。鏡中的老人似乎趕了不少山路,餓了很久,滿足地的品嘗著,心無旁騖。他的內心沒有抱怨,沒有奢求。

眼前的老人讓我看到了他的家中。破磚殘瓦不再遮風雨的小屋,相依為命的小狗,隨地亂跑的母雞,整齊的籬笆與菜園,掛在屋旁的鋤頭。或許老人早已被子女拋棄,留守家中,兒女的模樣早已封存在那個定格的時框中;或許從未享受過兒女促膝的快樂,兒女的笑聲只纏繞在他的夢境中。這應該就是老人的一切。日夜勞作,春耕秋收,自給自足。

眼前的老人讓我看到了他的過去。也許他曾扛過槍,穿過軍裝。或許是為了父母報仇,或許為了不再飽受饑餓的痛苦,或許為了解放和他一樣受苦的人民。戰後的他從軍隊退伍,自食其力。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他為我們做了什麼。

但眼前的場景,也讓我想到另一個場景。那個被城管踢走瓜果蔬菜的菜農,那個在爭執中而被踹翻在地的老農,那個傷痛未去卻仍舊在冷風呼嘯的淩晨出現在街邊不斷張望提心吊膽的老農。老人的一生,寥寥幾句,卻讓人無法直視。我想,這是我們的羞恥,是我們的悲痛。

不管他曾經是誰,他做過什麼,他的遭遇和經歷,他現在是個可敬可愛的老人,是讓我敬佩,讓我淚目,應該和我的祖父母一樣,本應豐衣足食,享受夕陽的老人。是誰讓他成為這樣,是誰讓眼前的一切發生。視頻不斷播放,音樂不斷重複,眼淚奪眶而出。我在想,我們一直做了什麼。只是為了自己,只是為了金錢不知羞恥的追求。

一直以來,我們被中共玩弄於股掌之中,恬不知恥的攀比,不知疲倦的做著幫兇。身邊最不該被歧視、最應該被尊重、最不應被冷漠傷害的的親人、恩人、弱勢人群被貪婪的我們拋在腦後。他們的遭遇、他們的痛苦、他們的存在與消失都是我們的無知、無為造成的。我們的罪需要我們自己來救贖。這個社會需要愛,為了愛需要滅共。為了贖罪,為了良心,我們要加油。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ZI

8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