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三十一 – 1/3)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和世界是什麼樣?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1月1日郭先生說:我的答案是,只有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中國人才不會像當年蘇聯那樣,爲了一塊臘肉,爲了幾條牛仔褲,爲了一盒麪包,就把自己女兒奉獻出。只有這樣。不把共產黨滅了,不早點滅共產黨,中國人一定會走向那一天。
2020年7月12日郭先生說:只有一招,共產黨滅了,中國人就太平了,絕對不會有病毒,也不會有霧霾了,中國人的心霾就徹底解決了。沒有共產主義,沒有共產黨,沒有現在這幾個盜國賊的中國,一定會成爲人類最好的。

2018年9月16日
我現在跟大家說,在這個爆料革命當中,我們千萬記住,別老想着什麼明天天上掉一大餡餅,中國馬上陽光明媚了,沒有共產黨啦,像美國一樣啦,法制自由了,不可能!我們的民俗民風,還有這種文化,還有被盜國賊烏托邦這麼多年植入的這種流氓思想,時間是必須的,脆斷我認爲是肯定會發生的,大亂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宣傳機構說啊,中國會大亂。所有的外國人,我開這幾個會沒有不問的,你覺得發生這個事中國會不會大亂,會不會大量的災難移民。我說我告訴你,你看我們中國歷史上,幾千年的文化,多少次這個國家動盪。最慘的唐朝之後和宋朝,特別是我們的宋徽宗被點油燈的事。我說你見過中國向強勢的人幾次反對過,中國老百姓有多少次向邪惡說過不,中國有幾次所謂的民主革命成功過,我說你看看我們的近代史和歷史,有多少次。我說我們這個人類歷史上,也就是我們中國人民不稱霸。但民助邪惡,可能就是我們這個民族了。而且我們這個民族可能是被外族來統治時間最長的。所以我告訴他們,我說中國啊只要是現在保持了今天世界文明科技發展帶來的,糧食能夠,基本上醫療能有,交通有基本滿足,只要別達到非得人喫人的程度,加上一幫騙子別太過分,我說中國絕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大亂。反而中國會在這個事件當中一定會大改變,徹底改變。爲什麼?
我說就兩條。我說中國人從過去的極端貧窮,到現在基本上能喫飽飯的時候,我在國內我強烈地感受到,中國人沒有信仰沒有道德底線成了大家基本共識。不是說僅僅當官的或者我們反對,很多人都反對。包括我到了西藏,到了寧夏,到了四川,到了新疆,到了黑龍江的北部,福建,我去農村看,很多人都不滿意。對共產黨的腐敗不滿意,對道德底線不滿意,一旦那個時候,我認爲一旦有人把宗教和道德大旗扯起來,中國以家族爲基礎的社會,視家庭爲信仰,我說這個力量是巨大的。跟西方不一樣。而且我們有很好的社交媒體能把這個力量發揮巨大。我說我認爲絕對沒有問題。哇他們很贊同,很贊成。第二個,我說中國的經濟體,我說你看2001年中國的貨幣發行量,2.4萬億到2.6萬億美元,2018年我們將近28萬億事實上30億美元。然後我們的GDP又從過去的幾塊美金,到現在的幾千美金。我說這個社會的經濟基礎不是你一天一日能毀掉的。我說這個大家爲了維護這個經濟利益基礎,就我賣飯的,我賣糖葫蘆的,我互相依靠。我說你看看我們這個真正的即時錄像在歷史博物館,在我們大清朝末期,在辛亥革命之前,那個大街上什麼情況,那時候也有錄影了西方拍的。我說社會上並不像電影裏那樣那麼混亂。他還存在着秩序。還有人在驗安全啊驗貿易啊還在做,店鋪還在開,一段時間幾年內社會流通量巨高。我說中國人的生存能力,和這種在險境中困境中生存能力,和相互幫助,我說我們這族羣關係,家庭關係,親情關係,是社會絕對的紐帶。這個經濟從30萬億的M2,就是貨幣貶值了,通貨膨脹了,我說我們堅持個3年5年,甚至10年8年沒任何問題。而且這些老百姓,一旦得到一個好處,比如下一個政黨說,把土地永遠還給人民,那老百姓那就馬上認你了。第二個,咱們單一稅收,什麼樣的沒有稅了,你看老百姓馬上就厲害了。第三個,地方施行一定程度的自治,然後把民主人權連在一起,一下中國就爆發了。中國人的生產能力,創新能力,適應能力,族羣關係,家族關係,這是跟全世界都是不太一樣的。我說那個時候的中國就是真正的盛世到來了。只需要一點就把30萬億美元的M2,把泡沫擠出去,會有一個突飛猛進。
他說那共產黨爲什麼不這麼幹。我說共產黨因爲他認爲他不需要這麼幹。第二個,沒有一個政黨不是在絕大多數利益羣體下的督促下改變的。他現在覺得沒有這個力量來督促我,所以他相信維穩。他有更大的野心。他對老百姓這種判斷他是無知的,絕對是無知的。這些官員都是官僚,完全不懂。所以說可能就一天,一個小時,叭,這一刻就來了。這個時刻以來,我說絕對不會像你們想象的,像什麼大亂啊什麼的,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誒,他們認可。就這兩條。最後他們說,那你覺得現在最有利的條件是什麼?我說最有利的也兩條。第一,歷史上從來沒像今天這麼集權過。集權的另一面就是脆斷。因爲他權利集中了嘛,打過來你就打他一下子不就行了嘛。你把他頭給砍了不就啥都沒了嘛,心臟一刀不就都完了嘛。我說如果人長了一百個心臟,長了九個腦袋,九個常委,叫九龍之治。我說你幹掉一個那八個他繼續玩下去,你幹掉三個,那玩兒得更好。我現在那“叭”一下就完了。我說這高度集權,就像一個人一樣,你越是急於強大的時候,你越有可能脆斷,物極必反。誒,他們認爲這個有道理有道理。我說第二,中國現在面臨的,到現在共產黨沒鬧明白一件事,這個信息媒體有多可怕,有多大的力量,14億人啊!你靠你那5萬人,你靠你那百萬的軍隊,3000萬的政府管制,怎麼可能啊,怎麼可能。我說100萬老兵站在天安門,你能怎麼着。你們北京有多少警察啊,你北京都加在一起能用的能調動的周圍軍隊25萬,你努死勁兒了30萬人。30萬人他得喫飯他得睡覺啊。你上去搞那一百萬人的時候,我告訴你,一星期能撐住,兩星期還能差不多,三星期絕對完蛋。這30萬人自己就尿褲子堆在那兒。甭說什麼一千萬一個億,不需要,就站在那兒一百萬人,就站那兒啥也不幹了,有人給送喫送喝,往那一坐。

2020年1月1日
上半年還好點兒,後半年我每天我都在問我自己,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對中國是好嗎?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中國會亂嗎?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會不會成爲原來蘇聯倒臺之前俄羅斯那樣?我的答案是,只有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中國人才不會像當年蘇聯那樣,爲了一塊臘肉,爲了幾條牛仔褲,爲了一盒麪包,就把自己女兒奉獻出去。只有這樣。不把共產黨滅了,不早點滅共產黨,中國人一定會走向那一天。我說到這兒,你們看到了我的肌肉都在發抖。就是我看到了這個海外多少糊塗蛋,被人家騙了錢騙了色,意淫了你還替人家站臺。就是這些可憐蟲,就是這些可憐的人,更加讓我們要看到,只有滅了共產黨才能把洗腦的這個機器給它停下來!只有滅了共產黨,才能讓這些騙子們每個人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嚴懲!只有讓一個有法制的中國,媒體監督的法制,法制獨立的系統,和人心善良的,信仰自由的,相信報應的一個社會民風才能杜絕和制止。我們中國人不像當年蘇聯倒臺時拿着閨女老婆換點麪包喫,拿着坦克,拿着裝甲車,拿着望遠鏡,換人家牛仔褲,換人家麪包、牛油喫,而且可能還是假的。如果中國不趕快把共產黨給滅了,中國現在真的是回到了奴隸社會呀!我歐洲的、美國這些最牛的朋友政治家,頭兩天一個歐洲的前元首,大概兩個月前就在我家喫飯,我們爭執得非常厲害。他完全的贊同說:“文貴,共產黨是一定要消滅,但是要給它個兩三年時間,怎麼也得2025年。”我第一次對他這麼不尊敬,他從那以後真的沒給我聯繫過。我說:“共產黨不能這樣子給我超過2020,中國人現在已經接近於奴隸社會了。”

2020年1月11日
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爆料革命從開始到現在,在海外市場上,乃至整個經濟領域,凱爾巴斯先生已經形成了絕對的、不可推翻的、代表性的力量。就是讓中共的假經濟暴露於天下!但是,凱爾巴斯先生是我們『法治基金』的主席,接下來他會有一系列的規劃,保護華人在海外的形象和利益。同時,在未來他也會給我們真正的、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帶來很多經濟的商機。那是陽光的,那是真實的、公平的,那樣的商機是無限的。包括未來推翻共產黨以後,每個人都有着巨大的機會。中國的市場,中國的幾十萬億的市場,每個爆料革命英雄的未來,你們應該合法地、公正地、公平地同等條件下,你們在中國會擁有自己的財富,自己的商機。那纔是大機會,那纔是大財富。

2020年1月13日
這位美國朋友和最近共產黨在內部,在大網絡上宣傳,一再地說,伊朗今天的問題,當年的這個所謂的巴列維王國完了以後,當時巴列維王國是多麼的文明,巴列維王國是多麼厲害。從1921~1941年,是第一個巴列維王國開始,最後禮薩汗巴列維王國到了禮薩巴列維王國,1941年到1979年。然後巴列維被流放。大家別忘了,巴列維,他這個家族絕大多數人是受英式教育和歐洲教育,和法國文化的影響。他們是開明的、開放的,是喜歡當時歐洲的工業革命的成熟時期,和歐洲的工業革命,以及對技術進行非常深入的研究。願意讓伊朗和歐洲一起,來學習歐洲的文明、歐洲的法制和歐洲的技術。當時他比較傾向德國,但是英國和德國兩國在對戰,包括法國。因爲當時的伊朗是英國的殖民地,是英國的權利範圍內,所以英國就逼迫伊朗跟隨英國反對德國,甚至把伊朗的駐英人員全部清理出去,包括停止購買德國的所有的軍事裝備,包括武器。因此夾在了德國、英國和法國之間。這個中間是很有意思的,大家要記住。這個時候美國是支持的誰呀,美國支持了一個神棍。這個神棍,當時是留法,後來是到美國來。當時就是在海外天天喊着反帝國——當時伊朗名字就叫帝國,就叫禮薩·巴列維帝國,然後改名叫伊朗帝國。反帝國、反巴列維王國、反國王、要帶來民主法制。甚至說了(伊朗還有個很可怕的),伊朗要真正地走向一定的權力集中後,才能擁有西方的法治和民主。這個人叫什麼,叫霍梅尼。霍梅尼幾乎是伊朗歷史上最像的誰?中國的王岐山。也是習近平喜歡的人物。就是絕對的,霍梅尼這個人,你去看,他就是王岐山、習近平和朱鎔基,還有王滬寧,還有楊潔篪這些人整個加在一起的一個人。他們每個人影子上,都是深深地受到霍米尼的影響。
大家看到,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你們只要去看一看巴列維帝國1921年到1947年,1947年到1979年,兩個巴列維,禮薩汗和禮薩巴列維王國,是在伊朗什麼情況下被推翻的?當時的文明是什麼情況下?霍梅尼是美國人培養的他。當時霍梅尼在美國,和在美國的身份,和在歐洲的身份,100%地像現在海外的欺民賊。就是欺民賊。你能看到當年霍梅尼在西方的行路,當時他所有的路子,和所有的思維和方式,霍梅尼就是今天的欺民賊,也是中共的,在思想上像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習近平、朱鎔基這些極端人物的總和。你們要看得到,在香港運動上、臺灣事件上、新疆事件上、西藏事件上,爲什麼海外的欺民賊全部異口同聲,就是:共產黨不能倒,共產黨不能倒,要改制共產黨,甚至堅決反美國的、反西方的。而且這個時候是跟美國要勾兌的,要跟美國的利益集團要勾兌的。霍梅尼當時之所以得到美國的支持,最核心的問題,就是繼德國和英國法國矛盾中間,他在周旋之後他選擇了幾個貴族家族利益集團。當時最有名的就是羅斯柴爾德,然後霍梅尼又跟美國當時幾大家族進行勾兌,也就是今天所說的華爾街。事實上霍梅尼是一個最大的神棍,假神棍和一個假的伊朗愛國主義者,但是他是一個最大的一個政治交易者。
我們當看明白這一段的時候,我現在告訴大家,當時巴列維帝國啊,他被流放的時候,他駐美國的大使是誰?知道嗎?他駐美國的大使,駐華盛頓大使大家上網絡上去查一查,他就叫阿利-穆罕穆德。阿利穆罕穆德是誰?就是我每次在Brioni照相,還有給我做衣服的就是那位先生就叫阿利,他是最後一任巴列維王國駐華盛頓大使!大家看到我幾天前我在這個,洛杉磯Rodeo Drive, 我在Rodeo Drive上,那個大家看到我穿那個黃夾克,Yellow House,創始人叫比吉奧(音),比吉奧(音)是巴列維王國出來的,也是伊朗的。大家看到我穿那個黑夾克叫Rossini,在倫敦街上現在已經關了最有名的叫New bond Street 和 Old bond Street的那個角上,我是他30年的客人,關了也來自伊朗。我再告訴大家,你看看Rodeo Drive的布達提亞(音)的老闆也來自伊朗。伊朗的猶太人Rossini, Bichon,阿力,布達提亞,包括大家現在看到了很多愛馬仕的品牌總設計師和運作者都是伊朗猶太人,我是跟他們近30年的朋友。
我對伊朗王朝我瞭解了很多,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我問過阿力先生,多次交流他對巴列維王國和國王的感受。他說他當年被通知巴列維王國流放了,霍梅尼回來了,恢復了這個君主立憲制,從憲政王國倒變成了君主立憲制,然後就變成神棍國家了。然後說這個時候,他最大的感受是他們來接受他的所有的作爲大使,所有的資產,他說他去帶着他們去領,到華盛頓外面存放黃金的地方。說那裏的黃金沒有一個人知道是多少數,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他搬走多少別人都不知道。而且給了他一星期的時間,他去了就把黃金一個一個查給他們啊,包括當時的美金啊,一堆一堆的多少多少,包括鑽石啊,包括在美國的資產,通通的過給了當時霍梅尼的這個政府。事後知道100%都被貪污了。但是巴列維王國被流放的王國卻沒有做這個事情。然後就講了當時鼓吹霍梅尼主義思想的,叫霍梅尼主義呀,霍梅尼主義,整個欺騙了伊朗人,伊朗說當時會更更開放,然後呢,什葉派啊會有什麼樣的分權,然後各個地區會有什麼樣的分權,叫分權啊,集中這個信仰,然後宗教和這個這個政治,要有限制地分開啊,一堆的承諾,包括對美國。拿到權利一概不認賬。所有過去人民的財富幾乎被霍梅尼派,全部給壟斷全部給偷走。這個時候就開始了,今天你們看到了伊朗,神棍,加政治騙子的國家,伊朗人民才進入了黑暗的時代,重新女士披上了黑色的面紗,穿上了黑袍子,然後整個伊朗的國家能源、石油、鑽石、工藝品,當時伊朗盛產60%的歐洲高奢侈品。大家你們不知道,全人類到今天爲止在華爾街,還有在曼哈頓第五大道,在麥克森大街,還有在比弗利山,在巴黎,在倫敦百分之八九十的奢侈品,我可以告訴大家,全是伊朗人的和伊朗猶太人的。法國人最崇拜的,真正的奢侈品設計師全是伊朗人,大家千萬別忘了。包括科技領域,我們的Wi-Fi是伊朗人設計的。美國衛星當中最核心的兩個核心技術對接,就是共產黨牽引技術啊,伊朗人設計的。而且解決材料疲勞,怎麼解決工程疲勞伊朗人做的。
那我告訴大家這些人,當年就是因爲巴列維王國之後被霍梅尼這個神棍和加政治騙子騙了之後,讓伊朗走向黑暗,這些人跑來跑到了西方和歐洲。政治家,哲學家,神學家,藝術家,無數伊朗裔。你在比佛利山可以看到在比佛利山40~45%豪宅,伊朗裔人和猶太人啊。伊朗猶太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大家千萬別忘了啊,朗朗上口太多了去了啊。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伊朗就是因爲被一個在海外流亡的,就現在咱們的欺民賊,伊朗欺民賊加神棍,就今天的假牧師,傅希秋和郭寶勝這樣的騙子,串通了西方美國的一方利益主義者啊,美國犯下了天大的錯誤,支持了霍梅尼,流亡了巴列維。但是我告訴你,巴列維是不是好人,不是好人。巴列維應該滅,但不應該霍梅尼上。霍梅尼上了以後伊朗人是如此之懦弱,幾十年來被他們給玩弄,巴列維王國,我剛纔舉的例子當時舉就是這個阿力先生作爲他最親近的人,就是現在,所以說我讓他上上咱節目跟你們聊聊巴列維了,你們會很驚訝的。幾十年來文貴走訪世界,像很多巴列維王國和霍梅尼身邊人學習到伊朗當年爲啥被滅和霍梅尼是個什麼東西!這是爲什麼郭文貴在美國,在全世界,我嚴肅的認真的要爆騙革命,爆騙運動,因爲一旦不爆騙不爆料共產黨是一定被消滅的,就會出現中共的霍梅尼,就會出現中共的N個霍梅尼現象。
中共中國閉關鎖國,現在的玩這個區域網了,那中國就更慘了。中國老百姓就不是豬狗了,就是我們說了兩三年,中國人活得像豬狗,現在豬不高興了,豬都得瘟疫了,說我們也沒那麼差,現在豬得瘟疫了,中國豬都不讓吃了。所以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一定要高度的重視,絕對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不允許讓政治騙子,神棍騙子,再一次綁架中國。讓像伊朗一樣從巴列維王國的啊,君主憲政制走向了完全是神棍制,把一個國家變成這個樣子,悲劇!悲哀!當然它最終會被消滅!當時最好的事情就是霍梅尼承諾給美國,就是伊朗一定向世界開放,伊朗一定向美國開放玩了美國這是美國爲啥惱火的原因。當時一個以色列的一個哲學家曾經給當時的美國總統寫了封信,說當你讓霍梅尼回去的時候,你就是真正的打開了潘多拉盒子,霍梅尼就是潘多拉盒子的那個鑰匙。這是爲什麼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你們真的想讓我們打開中東的潘多拉盒子麼。這是有來源的,王毅讀了真正的中東的波斯王國的歷史,如何從波斯改名叫伊朗帝國啊,就是因爲潘多拉盒子打開了。潘多拉盒子就是霍梅尼,霍梅尼就是神棍加政棍。共產黨現在就是從十八大以後就來了幾個混蛋就叫霍梅尼中國,王岐山,孟建柱啊,還有孫立軍,你別小看了孫立軍,還有楊潔篪,王滬寧啊,咱就不說那幾個了啊。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