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痛的經濟內循環,鎮痛藥還是安慰劑?

作者:小蓮

最近,經濟內循環和嚴禁鋪張浪費被提上台面。根據官方說法,“內循環”全稱是“國內大循環”,由5月23日全國兩會期間第一次提出,背景爲中國幾乎跌入冰點的地緣政治環境,目的是應對中國經濟“前所未有的壓力”。而近期提出的嚴禁鋪張浪費,則是在全國各地主産糧區遭遇水災,面臨糧農大幅減産的大環境下,針對糧食緊缺而提出的一個有相關措施的口號。

按照曼昆的經濟學原理,GDP的計算公式爲: GDP (Y) = 居民消費(C) + 企業投資(I) + 政府購買(G) +淨出口(X-M)。我們知道,自從中國加入WTO之後,每年的GDP主要構成除了各類基建房地産項目(占比6.87%),就是出口導向型經濟了(2018占比18.24%)。企業出口創彙,本身就不是一個能讓勞動人民受惠的項目,類同于“前內循環”。原因在于企業每掙得一美元,國家就要印同比值的人民幣加以兌換。外彙被當作海外金庫購買外國債券,而國家通過拉高普通進口商品關稅、限制國內老百姓自由換彙等措施,讓老百姓的資産只能轉移到房地産項目上。房地産在中國居民中的財富配置超過50%,遠高于美國。房地産政策放松—房地産銷售回暖—信用環境擴張—經濟預期改善—地産投資提升,這一邏輯鏈條已經成爲主導中國經濟擴張與收縮的關鍵因素。與此同時,國內老百姓購買自己生産的産品,要比海外多付幾倍的價格。而社會結構,也被近十年來的房産經濟搞得畸形無比,猶如龐大的底層人群上突然多出了一根細細的毛蟲,後者靠著“6億人月均1000元”的人肉電池,不斷的吸血,供養著它在海外紮根的後代。

現在CCP提出的經濟內循環概念,其目的是讓中國漸漸不再依靠出口導向型經濟。這在疫情之後的世界反共浪潮下,確實是不得已而爲之的一條路。反觀今年春節後,CCP急不可耐的要求全國複工,後遭遇訂單危機又開始全國生産口罩准備搞口罩外交,甚至今年4月人民網報道稱中國主要防疫物資一個月出口百億元(筆者: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億被退了回來)。現在的內循環是遭遇外部撤銷訂單,內部居民消費吃緊,以美國爲首的科技出口國家要求對CCP“斷供”,CCP顔面盡失,地位不保後提出的欺騙國內老百姓,轉嫁人民矛盾到美國身上的又一個謊言。就在今年四月,華爲余承東表示:華爲可以做到不用美國器件,華爲和美國供應商合作,是爲了照顧他們生意。而他卻在上周說:9月15號華爲高端芯片將無法生産,損失非常大。這種前後矛盾的話,難道不正應了那句: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松手就吹牛逼嗎?CCP爲了緩和關系,下了不少糧農訂單,只是小小的芯片上承載著太多屬于美國的知識産權,在川普政府的對等政策下,華爲的內循環,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經濟內循環,不得不提到貨幣。去年底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前副主任黃奇帆在上海的一場金融峰會上表示,中國人民銀行對于數字貨幣的研究已趨于成熟,中國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他口中的數字貨幣項目,就是數字貨幣/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 DECP)。這種貨幣將和人民幣等值,並可以和人民幣自由兌換。DECP的提出本身就是針對經濟內循環的一個策略。將近一年後,商務部發布《關于印發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的通知》,支出將在全國28省市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筆者身在海外,每次回國連支付寶都用得生疏,這次電子貨幣和“傳統的”支付寶、微信又有啥差別呢?新華網給出的解釋是:央行數字貨幣是法定貨幣,是數字化的人民幣,商戶同樣不能拒絕它的使用,否則就是違法的,而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只是一種支付方式,它們的效力不同。具體來說,機構或個人不接受支付寶或微信付款,在法律上沒有問題。但拒絕用戶使用現金或數字貨幣付款就是違法的。另外,法定貨幣的背後是國家信用,銀行卡支付的背後是商業銀行信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背後則是互聯網企業信用,這三者屬于不同的層次。相比非銀行支付方式,央行數字貨幣安全性更高、使用範圍更廣,而且不用綁定銀行賬戶。數字貨幣正式推出後,不論支付的數額大小、不論屬于何種性質的支付,也就是不管是購買商品、支付服務、繳納稅款等,任何收款人都不能拒絕接受,但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寶這種形式,收款方可以自由選擇接受或拒絕。可以發現,央行的數字法定貨幣,是不能拒絕接收的。換而言之,如果今天蘇州公務員發工資要發電子貨幣,這些貨幣不能被拒絕,也不能被轉爲外彙,每一筆支出明細都被央行大數據統計。如果推廣到全國,那麽馬雲的螞蟻金服將快速歇菜,微信支付也在中美雙重夾擊下喪失活力,不知海外的小紅粉們,你們的公分是用啥來結算呢?

其實不難看出,美國即將成爲國內電子貨幣推廣的大“背鍋俠”,只需極力宣傳美國人口大幅失業,疫情反複,美元流動性危機即可。而電子貨幣推廣後造成的貧富差距進一步加大,人民節衣縮食後還得論體重吃飯,按人頭領餐,還得繼續還各種貸款,是不是以後就像“健康碼”一樣,搞一個“金融碼”呢?筆者覺得完全有可能。最近看了1984這部電影,老大哥的眼睛,連睡覺的時候都在監視,人民吃著簡易少量的飯食,卻要重複聽著“一個又一個勝利“的廣播,在這種雞血似的鎮痛藥作用下,人們的精神已經出現了錯亂,分不清對錯善惡,也不敢表達自己內心真實的情感,還得在老大哥的監視下,說出我感到非常開心。

技術斷了,糧食減産了,茅台還是得生産,衛星還是要照放。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