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十字路口的美國

作者:美東香草山教育組

前言:全球化在當今世界,正遭受著人們的普遍質疑。各種觀點也紛繁複雜。利益共同體和科技等力量的濫用,有時會超越傳統國家主權的約束,從而給世界帶來混亂。

美國地緣政治大師布熱津斯基的《The choice,global domination or global leadership》一書中是這樣寫的。“美國社會所激發的全球化趨勢,淡化了國家主權。美國的力量和美國的發展動力結合在一起,將可能促使逐漸形成一個利益共享的全球共同體。濫用美國的力量和社會影響,就會給世界帶來混亂,使美國陷入困境”。中共國正是利用了美國的開放社會,一點點賺取實力。

截止2020年8月15日,美國感染中共病毒數據已達540萬人,死亡超17萬人。美國陷入了空前的危險之中,必須盡快勇敢地做出選擇。

美國科技力量被濫用和盜用

遍布美國的孔子學院,已經被美國列爲外交使團。孔子學院是打著學術交流的幌子滲透美國各大院校。哈佛、耶魯、麻省理工等等這些一流大學,被CCP滲透後。很多頂尖實驗室科技人才被同時邀請或與中共國相關人才交流。從而,很多科研機構的知識産權和前沿技術被盜用。很多留美的華裔科學家悄悄被中共列入了千人計劃,爲中共國不斷輸送美國的最新科技成果。美國的知識産權嚴重受到了危害。

過度全球化掏空了美國的制造業 全美地圖上的鐵鏽地帶,就是中共國與國際資本掏空美國傳統制造業的傑作。鐵鏽地帶主要是五大湖區的賓夕法尼亞、俄亥俄州、印第安納、密歇根、伊利諾伊等。自八十年代開始,制造業崗位丟失80%以上。原來的鋼鐵企業、汽車企業、零配件企業大量轉移至亞洲。尤其是大部分轉移至中共國。産業快速轉移導致這些地區人口大量外遷。比如:底特律人口下降30%,克利夫蘭下降19.8%,匹茲堡人口下降10%。這種産業的快速外遷導致當地經濟沒有獲得喘息的機會,人口大量外遷,嚴重影響當地社會經濟和秩序。工作機會的大量流失導致社會矛盾和不公的大量産生。藍領就業崗位的大量流失給後來的ANTIFA和芬太尼留下了乘虛而入的缺口。美國的社會根基在被動搖。

全球化下的公司利益高于國家利益

國際資本爲了滿足自身利益最大化,片面追求自身價值。在疫情發生後,表現在關鍵的醫療産業鏈滯留在中共國。比如:美國的醫藥公司嚴重依賴海外的抗生素原料(大部分集中在中共國)。其他還有維生素原料、醫療防護用品、呼吸機等等。導致疫情發生時物資匮乏。此外,在有效藥羥綠奎的使用上。美國大型醫藥企業明顯有阻止其使用的迹象。強生、輝瑞等藥企爲了追求自身利益,可能並不願考慮推廣羥氯喹的使用。CDC、FDA等機構也明顯出現袒護大型藥企迹象。這種一味追求公司價值妨礙了公衆的利益和美國的國家利益。

美國到了必須做出選擇的最後時刻

美國的力量對于全球安全發揮穩定器的作用。美國的民主和成功的典範,轉播著經濟、文化、科技的發展,從而超越了國界的全球性相互依賴。然而,當這種全球化出現對美國本土嚴重傷害的情況下,美國必須要迅速的做出選擇!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