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港租約—澳大利亞的隱憂

圖片來源: bing.com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新聞網站8月16日發表文章,分析了中共“一帶一路”戰略和各方對其的態度,並對北領地政府忽視國家安全利益,與中國企業簽署港口租賃協議的行為表示擔憂。

2015年10月,中國山東嵐橋集團 (Landbridge)以5.06億澳元獲得澳大利亞北領地達爾文港99年的租賃權。北領地政府認為將達爾文港租給外國公司99年使用權將使達爾文港區域擴大商機,並加強與中國和更多地區的經濟聯繫。

北領地地方政黨鄉村自由黨(CLP)首席部長亞當·吉爾斯(Adam Giles)於2015說:“我們認為中國嵐橋集團租用達爾文港將提振該地區的經濟,同時將對亞洲地區間的聯繫和發展帶來正面效應,對此我們很有信心”。但是5.06億澳元的買賣卻觸及了澳大利亞國防和外交圈的深層次擔憂,因為當兩國關係緊張時,它將作為重要的部分受到中國公司對基礎建設的控制。

從2012年起,每年駛往達爾文港的美國船隻達數百艘,對於租約之事,當時的奧巴馬總統對時任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 Malcolm turnbull)表達了嚴重擔憂。近5年來,這種反思隨著貿易爭端,人權問題,網絡安全和中共南海軍事擴張所致爭端等等問題而愈發嚴峻,增加了中澳雙方的政治磨擦。

當地區政治介入到這個看似遠離世界的達爾文港時,這個租約引發了不同觀點的爭論,地區聯盟領袖特里·米爾斯(Terry Mills)稱此為“巨大的錯誤”。

達爾文港已成為中共投資澳大利亞引發爭議的標誌性爭論點—這個議題也成為這個月將在該地區舉行選舉時選民們投票的考量。

什麼是“一帶一路”(BRI)?

BRI是21世紀的絲綢之路,一個連接中國與世界不同地區貿易通道的網絡。 “帶”表示通向中亞,俄羅斯,歐洲的走廊,“路”表示通過海上通道進入亞洲,非洲和澳大利亞。

為實現此雄心,中共正在向其他國家的重要基礎設施建設投資1萬億美元,包括港口,鐵路和公路。 2010年,已有超過150個國家和組織簽署了意向書,旨在協調發展項目,加強貿易關係,改善金融合作以及加深社會文化間的交流。

BRI已經提升了北領地在澳中商務委員會的地位,該會是國家性非盈利委員會,專注於兩國間的經濟聯繫。北領地組織的主席戴若·戈比(Daryl Guppy)說:“如果我們是BRI的一部分,那麼我們的出口將走向前沿,如果我們不參與這個項目,我們的出口就會受到排擠”。

為什麼有人反對一帶一路?

在鼓吹BRI為國際間貿易帶來正面性意義的同時,批評者指出,中共政府正在世界舞台上以國家性的金融投資作為政治籌碼影響他國。

悉尼技術大學副教授馮崇義(Feng Chongyi)博士說:“這是中共政府與美國競爭戰略的一部份,即使不是全球性的,也是霸權式的。”馮博士的一個擔憂就是“債務帶外交”,即窮國在還不起債時,不得不向中共國的基礎設施戰略投降,就像在斯里蘭卡一個港口所發生的事那樣。馮博士說:“當外國政府或公司運行發生困難時,就為中共創造隨之切入的絕佳機會”。達爾文港尚未正式成為BRI的一部分,但中共政府操縱嵐橋集團(landbridge)的能力不可低估。馮博士說:“達爾文港這個租約是北領地政府很糟糕的決定”。他進一步解釋:“在中共法律層面,任何企業或公司都必須受到中共政府的指導和指揮”。

北領地政府之前忽視了這些擔憂,認為其為該港口保留了20%的非控制性賭注,包括為嵐橋集團(landbridge)作出決定時的諮詢服務權利。

澳大利亞政府拒絕了中共BRI的倡議,所有項目必須受到透明的管理,遵循法律以及金融上可持續的方式。

中共投資北領地的重要性是什麼?

中共是北領地的第二大出口貿易夥伴,僅次於日本。工黨和北領地政府經常派遣政治性和商務性代表團去中國吸引中共的投資。近年來,中共的公司已經向北領地一些重要項目投入了數百萬澳元的資金,雖然沒有與BRI有正式的直接關係,但卻指向了這個目標。

2018年,Jemena公司(一家主要由中共控股的公司,屬於中國國家電網旗下)主持鋪設了一條從滕南特克里克(Tennant Creek)到芒特艾薩(Mt Isa)的天然氣管道,價值達8億澳元。同年,北領地政府提供1千萬澳元作為合作推銷資助東海航空公司,連接深圳到達爾文之間的航線,雖然目前因為新冠病毒而擱置了。除了港口,嵐橋集團當時還保證要在達爾文市海邊出資2億澳元建設豪華賓館,1700萬作為回饋提供給北領地政府建立公眾基礎設施建設和天橋,該項目也因為受困而延遲。

北領地政府是否已經簽了BRI協議?

北領地政府首腦邁克·貢納(Michael Gunner)長期宣傳鼓吹在經濟與文化方面要與中共有更多合作,以前曾提到BRI是對雙方均有利的協議。他在2018年的會議中說:“BRI將有助於澳洲北部地區進出口貿易發展,並能從中獲益,將使中澳兩國更繁榮”。

與維多利亞省不同,該省於2018年簽署了BRI理解備忘錄。然而,該省政府,教育機構與中共的一些組織在過去幾十年已經簽署了幾個非BRI協議,其中有5項還在有效期:

a. 1993年與中國國際貿易經濟發展促進委員會簽署的協議書

b. 1995年與安徽省建立姐妹省的協議書

c. 北領地礦業能源部門於2007年簽署了與中共礦業合作的協議書

d. 2015年由前省長亞當·吉爾斯(Adam Giles)簽署的一份旨在建立北領地與山西省姐妹關係的意向書

e. 2016年,由省長邁克·戈納(Michael Gunner)簽署的與中國日照市建立友好關係協議書

此外,達爾文市委員會還於2018年簽署了與廣州越秀區的合作協議,據報導,該協議是提升達爾文市連接到一帶一路的區域性戰略環節。

澳大利亞政府對BRI的觀點是什麼?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此前已拒絕加入BRI, 最近又否決了維多利亞省所提出的備忘錄。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 )於今年6月說:“這不是澳洲政府所簽署過的項目,也不是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各省和地區不應該做與聯邦政府政策不一致的事” 。查爾斯達爾文大學的法律學者約翰·加里克(John Garrick)認為從法律角度來看,這些政策很難影響到北領地,因為聯邦政府對領地的權力比對各省政府的權力要小,如果北領地政府願意,它就可以簽署BRI。加里克還說:“如果它簽署的話,就必須是局限於當地工業與中共之間的貿易關係,但它們其實傾向於跨越到了聯邦政府的層面”。

北領地其他人士的觀點如何?

CLP 發言人表示,北領地政府認定中國對其經濟很重要,甚至提到“未開發的出口機會”,但這種言論掩蓋不了該租約對澳大利亞外交戰略利益所帶來的危害。這位發言人說:“CLP政府將與聯邦政府一起工作,以確保在與中共的經濟貿易中獲得利益,也正如中共所表示的那樣”。領地聯盟領導人特里·米爾斯(Terry Mills,前CLP 首席部長)表示:“北領地政府不應該把港口出賣給外國人使其獲益。這將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儘管他對這個港口買賣頗為不滿,他還是認為他的黨派將與中共和其他國際貿易夥伴國發展建設性關係,前提是這種關係與聯邦政府的外交政策相呼應。他說:“領地政府將尊重聯邦政府所奉行的不加入一帶一路的政策,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必須與聯邦政府的要求相呼應”。

點評:中共政府通過一帶一路計劃已經把觸角伸向世界各地,達爾文港的租約就是一個例證,儘管澳洲政府決定不加入一帶一路,但地方政府為了經濟利益卻會傾向於加入,造成聯邦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出現分歧,說明中共政府對他國政府的干涉與滲透已涉及各個方面,層次也很深。

報導來源

翻譯署名:Hong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