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莫裏森政府禁用硫酸羟氯喹,能回避“政治錯誤”嗎?

翻譯:Wenya Ozant

在爲新型冠狀病毒怨怒的澳大利亞的所有禁令中,最瘋狂的是對能挽救您生命的一種廉價藥物的禁令。盡管有海外支持的呼聲,我國政府仍聲稱硫酸羟氯喹是致命的,這是毫無道理的。

在疫情最肆虐的維多利亞州,醫生被要求禁止開這個被列爲“毒藥”的硫酸羟氯喹,有多少澳大利亞人會因此而喪命?

莫裏森(Scott Morrison)政府的“國家COVID-19臨床證據工作組”通知各地的醫生“不能使用硫酸羟氯喹治療COVID-19”,稱這個藥無效而且致命,又有多少人會因此而喪命?

媒體對這一結果真是歡呼雀躍。因爲當討厭川普(Donald Trump)的《悉尼先驅晨報》看到:“美國總統川普在三月份稱硫酸羟氯喹爲“遊戲終結者”、他一直在服用”的時候,他們對此嗤之以鼻。

從那以後,科學界的觀點就鋪天蓋地開始反對這種藥物。恐怕這就解釋了這是一場針對一個抗瘧疾的普通藥 – 硫酸羟氯喹的戰爭。因爲川普推薦了!我們不能讓這個不受歡迎的人是正確的!

硫酸羟氯喹,和醫學問題一樣,已成爲一個政治問題。

但是,讓我們看看來自舉國聞名的國家COVID-19臨床證據工作組的說法。他們聲明:“有證據表明硫酸羟氯喹在治療COVID-19的患者中可能有害,它並不比常規護理辦法更有效”。該建議的證據來自九項隨機試驗。

我于是從該工作組應該考慮的70多項研究中查找了這9項試驗。天呐,我的上帝!這些專家是不是太愚蠢了?在這9項試驗中,沒有一項包括現實世界中稱硫酸羟氯喹有效的研究,例如美國亨利·福特衛生系統最近的一項試驗,稱該藥將死亡率降低了一半。

更重要的是,每一項試驗都未能包括一個關鍵要素,鋅。沒有人研究過將硫酸羟氯喹與鋅結合使用。

硫酸羟氯喹的擁護者們,例如著名的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教授瑞馳(Harvey Risch),長期以來一直倡導將硫酸羟氯喹與鋅一起使用,而且在患者免疫系統過度反應之前、即在患病早期使用。這是“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

沒錯,一些研究稱僅硫酸羟氯喹可以通過包裹其受體來幫助阻止這種冠狀病毒,但與鋅配合使用效果更好。俄克拉荷馬州大學(Oklahoma University)健康科學中心的一項研究聲稱,硫酸羟氯喹是“鋅離子載體”,它是打開病毒並釋放鋅的鑰匙,鋅可以阻止病毒複制。亞琛大學(Aachen University)免疫學前沿雜志發表的一篇論文說,最有可能死于新冠病毒的人“與鋅缺乏症同屬一個群體”,比如老年人。

還有另一個有趣的佐證。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個治療消化性潰瘍的天才波羅迪(Thomas Borody)教授正在倡導另一種低成本的“治愈方法” — 伊維菌素,這也是治療頭虱的藥。但是博羅迪說伊維菌素也必須與鋅一起使用。

但是,沒有一家大型制藥公司會花費數百萬美元研究或推廣廉價的仿制藥,例如硫酸羟氯喹或伊維菌素,而一種獲得專利的新疫苗或新療法每年會爲他們賺取數十億美元。

對于政府工作組而言,他們犯的錯比有效的工作要多。他們沒有依賴《柳葉刀》的研究,或許因爲那項聲稱該藥對10萬名患者無效而且致命的研究,最後被揭露那些病曆是僞造的。但是政府工作組確實依賴英國的“恢複”試驗,這是其九項研究中最大的一項,同樣地,結果是稱硫酸強氯喹不但無效而且致命。但是這不奇怪,因爲這項研究不僅省略了鋅,而且太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給體弱的患者進入病情晚期時,過量服用硫酸羟氯喹。該藥的建議劑量在200mg至400mg之間。但是,該試驗爲重病患者提供了2400mg的劑量,這是可能引起心髒疾病的。

這太無法接受了。巴黎-法蘭西-東方大學醫學院的佩龍內(Christian Perronne)教授說,“恢複”試驗似乎將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與羟喹啉(hydroxyquinolines)這個抗痢疾藥混爲一談。“如果我的假設是正確的,那些醫生就太不勝任了。使用巨大的劑量,這非常嚴重。”

但這是莫裏森政府工作組的研究結果是,即使您和您的醫生認爲硫酸羟氯喹可以挽救您的生命,您也不能服用。

我不是醫生我不知道這種含鋅的藥物是否可以治愈。但是我知道禁止它是沒有意義的。

以上是對原文的基本翻譯。譯者深感可喜又可憂。可喜的是,8月2日“硫酸羟氯喹”第一次通過澳大利亞媒體出現在公衆的視線中,雖然當時只是在報道川普總統的兒子約翰.川普(Donald Trump Jr.)發推推薦這個藥,隨即推文被刪除。8月3日淩晨,澳洲自由黨後座衆議員凱裏(Craig Kelly)先生在臉書上發文質問“禁用硫酸羟氯喹的維多利亞州的醫生,你們是否面臨25年牢獄之災?”,隨後轉載了兩篇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瑞馳教授于7月23日在NewsWeek上發表的文章,其中一篇名爲“治療新冠病毒的鑰匙已經存在,我們應該開始使用”,文章如前文所述,稱使用該藥物能降低50%的死亡率。但是這些內容很快被澳洲反對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和醫療部發言人所批駁。

8月9日,澳洲媒體人以直視問題的方式,爲硫酸羟氯喹發聲,建議嘗試使用這個藥,並引用川普總統的話說,“這樣做我們能失去什麽呢?”,同時強調,“這樣才叫做生活在自由的社會”。

澳洲有膽識和良知的評論員、政客、自媒體人依稀開始爲真理發聲,這個困惑的“硫酸羟氯喹”啊,簡直要把人折磨到逼著全民參與政治、全民學醫的境地。

遺憾和可悲的是,爆料革命路德節目早在2020年1月19日就通過英雄科學家闫麗夢博士,向世界公布了硫酸羟氯喹能夠預防和救治中共病毒患者的真相。闫博士也于7月10日第一次在福克斯新聞出現在公衆視野,公開直接爆料,此後多次向公衆介紹病毒真相和硫酸羟氯喹,澳大利亞媒體于8月16日第一次轉播闫博士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采訪的內容,但是並未播出關于羟氯喹的信息。美國川普總統于三月公開推薦羟氯喹後,對這個藥的汙名化、政治化愈演愈烈。可喜的是根據戰友的信息,美國終于有些地方成功開到了硫酸羟氯喹。

推彼及此,澳洲總理莫裏森從未對這個“政治藥”發表意見,而開始覺醒的民衆對禁用羟氯喹歸咎于總理。即使總理先生已經在軍事層面准備應對敵人,正可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縱然有膽識打明仗,也難防背地裏使陰招。莫裏斯總理左右臂膀並沒有看到像川普總統的鷹派騎士,未來對于疫情的指責,恐怕他要面對的到底是踐行“政治正確”還是“政治錯誤”的問題。

來源:https://www.dailytelegraph.com.au/news/andrew-bolt-morrison-government-banning-hydroxychloroquine-makes-no-sense/news-story/178d6f912298066a4ad529bfcf42ae83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