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12日郭先生GTV直播

2020年8月12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妳看看,妳看看,戰友們。班農先生在外面今天看加拿大的戰友上街,傻眼啦!今天咱們的溫哥華戰友上街,我真的都不知道是誰。我在這裏向妳們(我先把煙放下來,拿著煙不尊敬)戰友們,加拿大的戰友們,我文貴現在向妳致敬。太佩服啦,那幾個男人,真正的男人!!!

哇!兄弟姐妹們,今天溫哥華的戰友,我真不知道妳們是誰啊,反正我覺得是我們戰友。希望加拿大的老江同誌、索菲婭、卡麗熙、文楓,妳們誰知道請跟我聯系。我要知道咱們的戰友是誰?太牛啦!今天在那裏邊妳們振臂高呼,把我們Dr Yan博士、我們的冊子,放在了共產黨那個888號的什麽,妳說加拿大的王八蛋多會拍馬屁啊,結果貼到門上去,讓我感動。我們邊開會邊看妳們直播,然後我們今天看到那個華盛頓DC地區的戰友,今天好像是咱們美東的,都是紐約去的戰友抗議,人不多但是也非常非常棒。可是我覺得啊,戰友們,我建議不成規模的咱不去,壹個冒險太大,第二個影響咱的氣勢。我的建議啊,但是這都是妳們的自由。特別妳打著新中國聯邦旗幟的時候,如果不形成規模大家不要去,這是壹個。第二個,要想打著中國聯邦去,就要有中國聯邦的氣勢、標準。嚴格按照我們的遊行標準,走的時候要把垃圾給清空,見人要有禮貌、要有英語溝通,要按照咱們的標準,能有人跟媒體聯絡,來人能對上話,有服務、有水、有安全、有保障。沒有後勤保障的這個遊行盡量不搞;不夠規模的盡量不搞;沒有達到這個標準的盡量不搞。我這人生就是,要麽別幹,要幹就幹好它,幹出個唯壹。

我非常感謝加拿大的戰友,今天規模還是不錯的。但是今天我覺得華盛頓的規模不夠、稀稀拉拉的。戰友們,叫人家“妳到底想幹嘛呢?”結果還發現白俄羅斯的也摻乎進來了,是吧?還有反川普總統的,這個弄的有點兒不好。當時看現場直播的美國朋友說,為什麽反川普的跟新中國聯邦的混到壹起去啦?這會容易被人利用。兄弟姐妹們,妳們要有心理準備,有些妳們未經咱們新中國聯邦、大家整個全世界農場協調而進行的抗議呢,有時候咱可能要發出壹個聲明:妳這個遊行不是新中國聯邦的壹致行動,不是咱們的壹致行動。我們可能就不能承擔,因為新中國聯邦的任何抗議和遊行都是有標準的。這個標準可能是…,就不是新中國聯邦組織的(壹致行動),因為咱要維護新中國聯邦、所有戰友們的標準和形象,新中國人的形象。就像咱英雄閆博士英雄、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壹出門、壹亮相、壹張嘴,就是新中國人的標準。我們要達到這個標準,要麽就不去弄,這是我的建議。但是妳去抗議是妳的自由,但是使用新中國聯邦的名字還要考慮。

妳比如說現在日本,這個8.28草根小哥這個,我強烈支持。妳見哪壹個,包括咱美東第壹次抗議的、歷史性抗議,都沒有像草根小哥準備的這麽好。整個從文宣、服裝、後勤保障,當地合法申請,給戰友的方方面面都準備得非常好。我強烈的呼籲,任何在日本的、在周圍的,能去支持的全力去支持草根小哥。草根小哥接下來啊,我們可能讓他在日本跟peace、007要形成縱橫。在東京、在京都、在大阪、甚至在九州壹帶,讓他們形成合力。日本三個、五個、十個也不多,就是這樣領導級的。

現在妳看我們英國大衛組織了壹場非常標準化的遊行,在英國震動很大,法國前所未有。我們意大利的山地謙謙和法國的小皮匠,德國戰友聯合作戰。很艱難,但是有非常好的開始。澳大利亞被藍金黃最為嚴重之壹, 我們的安紅和木蘭和所有的澳大利亞戰友、我們的阿丙老師、我們的Cici全面主持了壹個前所未有的抗議行動,媒體整個全面的。安紅妹妹真不簡單,徹底改變澳大利亞的形象。我們的新西蘭是壹個被共產黨藍金黃重災區,我們的老班長走向整個壹個新的完全不同的時代,壹下子很多戰友走向了新西蘭。可不是開玩笑的,那是動靜很大。加拿大我們前所未有的組織了兩場,文楓的、還有我們的文可、我們的Sophia、老江同誌,組織了壹個巨大的兩場抗議,緊緊的把加拿大很多戰友團結在壹起了。但是加拿大裏面很多共產黨派來的臥底,最近對加拿大進行了壹個深層次的臥底。我們已經查出幾個人了,現在我們已經給美國政府、給加拿大政府正在提供資料。這人資料、背景我們基本了解,他的家人在國內我們也基本了解清楚了。有在國內戰友給我們、謝謝妳們提供的信息,在加拿大潛伏的代表,而且我們老江同誌又犯糊塗了,徹底中招。卡麗熙曾經,我們卡麗熙也呼籲過,但是沒有聽她的。但是這幾個人是深度中招,以至於加拿大大家搞貸款的人,還沒開始呢,就被人給幹掉了,就這幾個臥底。但是今天妳看到加拿大這個上街遊行,妳能感到這些男人真正的爺們,今天我聽到都快把我笑得不行了。他說啥,這幾個人說,共產黨妳不是很牛麽,攝像頭就在那呢,妳站出來啊,妳出來啊。結果旁邊有壹個咱們大紀元的朋友,人家去攝像去了,緊張的不得了,這誰,共產黨派來的?“哎,我是大紀元的”,朋友。所有全世界都看著呢,最後加拿大是幾十萬人在線啊。我們美西文信也在搞,Sara也在搞,面具先生也在搞。美西要搞,文信可以獨立搞,Sara妳也可以獨立搞,面具先生也可以,可以獨立搞的。而且我再說壹遍,妳任何人搞不能受影響,只要妳達到這個規模,只要妳按照這個標準來,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就會全面資金支持。但是咱壹定要通氣,咱壹定要符合標準。所以說今天我們在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們再看到我們的日本即將形成的828,還即將有其他國家的戰友的全面推出。我們俄羅斯的瑪莎她現在想遊行,但是在俄羅斯她不敢,現在申請都不批準,去了人家嘰裏呱啦給瑪莎弄回來了。不行,真不行是吧。這個大家不能練嘴的,這是真實,大家都冒了多大的風險啊,幾千裏路啊,跑到英國去法國的戰友抗議呀。我們美東跑到華盛頓多大的風險,壹整天在那喊。

但是我今天要說,可能就是矽谷啊,頭兩天我跟小羊做了個連線,這個連線完效果相當不好。我那天我覺得我的準備很認真、很嚴肅,後來大家都知道,很不好啊。很多戰友給我發了很多信息,那天的訪問大家覺得特別好,但是覺得那個確實啊,矽谷現在我們不得不說,矽谷農場現在我今天在這說壹遍,我們不承認這個矽谷農場。矽谷農場現在小羊不能代表我們新中國聯邦,也不能代表我們農場。那天矽谷農場發了幾個視頻,我們也都發了,後來在直播中小羊宣傳自己的英語學校。後來發現她在雞腿潘那也做過,包括現在小羊做的這個事情,有些事我們是不能接受的。所以說今天我們第壹次,我們宣布小羊這個矽谷農場是我們不承認的,是不能承認的。小羊做這事情原來跟農場有關的,希望轉到美西Sara、面具先生或者文信那去,或者轉到美東長島哥這來。如果不願意轉的,妳可以繼續保留那裏,所有過去矽谷農場所有的各種經濟關系,只要是合法的,按我們規矩辦的,我們都承認,不會讓壹個戰友受損。但是我要給大家說的事情是,矽谷這個農場現在小羊是領導不了的,我們是有規矩的,這規矩是不能破的。這就是絕對,必須不能把爆料革命據為自己謀財或者宣傳的平臺當中去。還有壹個,當妳恐懼的時候,我們壹定不能讓妳在這裏。小羊這個直播完給我發的信息,包括她給其他戰友發的信息。我也很納悶啊,為什麽矽谷、高科技界,小羊那麽高科技這麽壹個領域,竟然連視頻剪輯都不會剪輯,她就為了剪輯掉她中間露臉。我沒看見她露臉啊,而且那天他們Wi-fi也很不好,而且所謂的給她在背後操作平臺的戰友說,擔心手機被黑客。妳這不開玩笑呢麽?妳這樣的恐懼,妳不能加入新中國聯邦,妳也不能加入這個農場。妳在美國妳連這個風險都不願意承擔,那要是要妳面對共產黨的時候,那妳是什麽結果啊?我們不希望任何戰友成為所謂的劉胡蘭,但是我們也不能讓戰友們說壹點風險妳不承擔,然後妳享受整個爆料革命用鮮血換來的前所未有的果實,那是不可以的。

這是壹個。另外壹個就是說,我可以告訴大家啊,這幾天我們的英雄閆博士在西方掀起的病毒的風暴,已經讓共產黨抓狂了、瘋了。我們這幾天爆料革命對西方政治影響,我相信妳看到了,意大利、澳大利亞、英國、美國各大院校、各大醫療機構、研究機構都在站出來,對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重新審視。各大所謂的嚴肅媒體都後悔了,為啥在去年12月份的時候我們爆料革命,我們爆料他們沒聽。這爆料最早是路德先生出來的,羥氯喹是我們的墨博士講出來的,路德先生最早爆出這個病毒的真相。我們所有的路德訪談節目當中多少人吶?他們承擔了風險。當時妳知道我都害怕這是共產黨弄壹騙局,把路德給陷害進去。我都很慎重,我知道共產黨有這計劃,我知道共產黨也放毒,但是它敢不敢?我認為它不敢。它就敢了,妳咋弄啊?這玩意!它就敢了!而且敢的非常大!就像香港壹樣,它就敢把人就這麽給弄了、弄死了,殺壹萬多人。它就敢了,妳咋地?超出了我們的想象。知道他是魔鬼,知道他有潘多拉盒子,知道他有這個生物武器、化學武器,但妳沒想到他就真敢用在這種無辜的老百姓、這些孩子身上。

妳看看川普總統真的不容易呀!川普總統!為啥我們要擁護偉大的川普總統啊?這美國就是他敢跟共產黨弄壹弄!沒人敢吶!妳看川普他今天顧前顧後的,大家不要忘了,也就他敢說這話。別人就這都不敢!多少利益綁架呀?選票、投資,妳看看那家夥,賭王都站出來了,Anderson 要不給贊助了。美國選舉沒錢不行啊。當初所有的要遣返郭文貴的人,現在這些王八蛋全站出來了,全反川普總統。我們要跟川普總統堅定的站在壹起。咱不管美國內部政治,那明天拜登原副總統、現在這個競選人他說出來:“我要幹共產黨。”妳看我們馬上轉推。不管是誰,我們滅共不分黨派、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問妳出處。妳就昨天還是共產黨員呢,妳昨天妳是王岐山,妳今天要支持爆料革命,妳也是我們戰友。但是我們不能同意的事情,絕不接受說,妳把爆料革命像雞腿潘這個孫子似的、像曾紅這個孫子似的、像莊烈宏這個孫子似的是吧?像郭寶勝這個孫子,是吧?還有這些人現在都找了個爹,現在叫缺爹黨是吧?騾子黨,是吧。用路德先生的話說:“圍著這個屎盆子找屎吃的,這幫痔瘡黨!”那我們是絕對不接受的!多少爆料革命戰友全部身家!

我今天讓妳們看到了我這些老照片,是我今天我在整理我電腦,我看到我這些老照片,我自己都嚇壹大跳。班農先生還有其他美國朋友——我不說是誰了,他說喜歡我現在,比那時候好。我相信很多戰友妳們喜歡我現在,但是說實話我喜歡我那個時候。只有我知道那每壹刻、每壹幕都經歷了什麽。我那時候是長發到這、壹直長發,我知道那時候的每壹刻、每壹時。妳看我的眼神兒,我的眼神兒背後有好幾層意思,只有我知道那壹天發生了啥,我都歷歷在目。我那時候體重最胖的時候96公斤,穿56的西裝,現在我穿48的西裝、77公斤。我不是要的外表,我那個時候實際上真的是屬於最最最最最最危險的時候!和共產黨周旋之間、天天跟共產黨上床啊,而且是壹天24小時啊,那稍加不小心妳就完蛋了!所以說戰友們現在往回看,我就想那個時候我但凡有壹點點兒想–叫聳肩膀,我就完了。妳可以看我每個照片的眼神兒,我都是防著的。我現在的眼神兒,大大咧咧的張嘴就來,啥也不怕,真是自由的世界,美國這個國家太偉大了!在那個時候我真的是有恐懼感的!每時每刻我都小心啊!

所以說戰友們、兄弟姐妹們,妳看連那個livestream都給黑癱了,這王八蛋共產黨嚇的這個德行啊!我可以告訴大家,我今天跟妳們說,包括我們大家這個G-Dollar,大家過去買了G-Dollar的,我今天現在說了不算數啊,最後以我蓋特發出的文件為準。我現在給大家說壹下今天開會大概情況,就是買了G幣的,我現在不說蘋果(應用商店購買)那個的啊,蘋果那個肯定也是,最後也是壹樣的。現在我們G-Dollar基本上定的是妳有這幾個選擇,接下來G- Dollar就直接給妳換上線的G-Dollar,可能不包括G-Coin。因為在美國G-Coin它屬於虛擬的屬於數字貨幣,我們G-Dollar屬於直接是穩定貨幣,直接妳可以換成G-Dollar,就是妳可以G-Dollar,同時比如說妳買了10萬美元的這個G-Dollar妳可以買成G-Club卡,這些錢是妳的不是我的錢。妳買了過去G幣的,那錢是妳的錢,現在妳可以選擇我可以換成G-Dollar。我現在跟大家保密啊,等G-Dollar最後叫成另外壹個名字,現在不給大家說。妳可以換成穩定幣、妳可以換成……,同時妳錢在這時候,妳可以繼續用它來買G-Club的會員、妳也可以到G-Fashion。妳說我啥都不買我就留著到G-Fashion,我去買G-Fashion的衣服去,都可以,買水苔牌胸罩是吧、買Sara內褲啊、買文貴的褲子、買那個鱷魚的夾克、買G-Fashion什麽汽車、飛機,隨便。只要妳錢夠,就是妳有這個選擇。然後說這我都不要,我現在就想留著錢,沒問題,妳留著錢都可以。所以說大家記住啊,所以說妳的G- Dollar等著我最後我們律師出的正式文件,此時此刻還在開會研究,這律師費花老了去了。然後我們蘋果店那個呢,現在我們整理完,現在都是找來的外邊的律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壹筆壹筆的核對。核對完以後,我在蓋特上給大家發公告。妳也可以說我要G-Dollar穩定幣;我也想把它換成這個G-Club,都可以;說我啥也不要,我想要錢。也行啊,都可以。所以說大家也很明白,我現在正在核對當中啊。

但是那個孫子——我這忘了叫什麽名字了,在GTV那點兒混了好幾次直播,這孫子我們查,只買了120塊錢的蘋果店的G-Dollar、G幣,這孫子就來混打賞的。結果那天在這個G-TV上,妳看這個臉啊,第壹天出來我壹看他,我當時我就告訴他們,我說這小子絕對共產黨。就共產黨的臉我是能讀出來的,這個孫子絕對共產黨啊。結果他說什麽,“我不想,我不想拿,我就想要這個我把錢拿回來。”妳王八蛋、妳120美金,妳用G-TV妳用了那麽多次?就妳那個他媽這個屁嘣的臉,妳往上邊來,還在那露露臉,妳要不要這個屁臉啊妳,這就共產黨的潛伏。我們這回會把這很多人壞蛋都清理,包括那個誰,這個螃蟹我們現在看到這留了太多後門啊,偷了太多G幣了,我們得找他算賬。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是壹個。另外壹個我們這個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被共匪給駭癱駭沒了,我噻給駭沒了啊。但是接下來我們會重新新版上市——新版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上來以後呢,我們會把所有過去捐款的戰友的數據重新整理以後,我們會分別給每個人啊,妳們都會收到Email 。

戰友們,無論是買了蘋果店的G-Coin、G幣的,還是買了後邊G-Dollar的,還是說妳原來那妳給大家有這個匯款的,妳都可以做出選擇啊。妳壹定要看妳的Email !這幾天我們比如買G-TV投資的,我們很多戰友給妳發了Email ,兩周前就給妳股票了。結果他的Email他不看Email,結果回到他垃圾信箱去了。妳這不荒唐了嗎?還有的戰友更荒唐,留的是國內163的所謂的這個信箱,結果留的是國內地址,妳這不會被共產黨馬上給篡改?妳這開大玩笑了這個。所以戰友們壹定用海外的Gmail,壹定妳要多看,每天看壹次、兩次妳的Gmail,關於以上投資者。

關於這60個被給已經給妳發Email,說讓妳退回投資的,現在妳看妳的Email啊。妳有以下選擇:妳可以把妳的錢變成G-Club的卡;妳可以變成擊G-Dollar;妳也可以要現金回去;妳可以把錢變成貸款。包括咱們那個買G幣的啊,那個壹兩億美元妳也可以變成貸款,說我可以換成穩定幣;我可以變成G-Club;我可以在G-Fashion消費;我也可以變成貸款。貸款妳可以選任何農場,長島哥是吧、木蘭那兒是吧、sara 那兒都是可以的,都是可以的啊。

那麽另外壹個兄弟姐妹們要記住啊,很快G-Club要上線。這次上線賣G-Club,我不能告訴妳,沒有任何股權的承諾,因為美國法律現在論證不允許。但是請妳註意細節啊,妳可能將成為,妳可能可能我希望,妳將是原始股東。因為頭1萬個和第二個1萬個,頭100萬個和第二個100個和頭壹個月和第二個月壹定是條件不壹樣的。但是不管什麽時候妳買的,妳都會終生享受G-Fashion的50%的永遠的會員價格。就是所以說在G-Fashion顯示的是什麽呢?可能現在啊希望啊、可能啊三種價格。壹、我這個未來G-Fashion有啊,這個2000多美金是吧?這2000多美金啊,這是市場價的,妳可以找啊,妳可以有核對,這是2000,什麽料子,2000美金。那麽妳要是買了5萬美元的這個G-Club卡,那妳呢就可以終身享受50%,那就是說哎壹半價格。那麽第三個下邊,妳可以支付的貨幣是G-Coin、G-Dollar。妳可以比如G-Coin它是有浮動的,穩定幣是不浮動,就是壹美元壹個G-Dollar。那是穩定幣瞬間妳可以回去,瞬間妳可以回去換成G-Dollar。那麽G-Coin妳進來以後,妳可以買賣,它每天有交易嘛,可能高——妳可能今天早上是比如說買壹個這個衣服是1500個G-Coin、虛擬貨幣。但是它壹下漲了,漲了誰吃虧呀?G-Fashion吃虧,G-Fashion就必須要再50%的基礎上再給50%。但是每天根據更新的這個牌價,然後妳可以買G-Fashion,妳可以買飛機大炮,那妳看妳運氣了,妳今天妳押對了,那壹下子漲了3倍,那妳就便宜了。也可能會跌,但是跌破原始價是不可能的啊。我們正在論證、正在論證,就是任何跌破原始價,我們是跟黃金掛鉤的。啥叫黃金掛鉤我再給大家解釋壹下啊,大家千萬記住現在是法律規定,比如說現在美國的美元它要跟黃金掛鉤,它不是說妳拿美元去、能去能提現黃金啊,它是什麽概念?當這個美元跌的時候,它可以賣出它的黃金,黃金是這個美元的資產作為儲備資產,它賣出的黃金,它來充當妳的這個來充當妳的儲備金,這就叫卯定的本金。它並不是妳說我拿,我拿了錢我就可以帶黃金走,不是的啊。但我們會有黃金產品同時給妳配給,比如說我現在我買了1000美金,我可以拿、我可以買我自己的黃金幣、金幣,但金幣屬於G-Coin本身的資產。妳只要買了,妳所有的價格要想再回來,錢回來還價格高低,妳在市場上交易,第三方給妳錢,明白了嘛?穩定幣、美元——妳進來以後說,我現在想變成美元,分分鐘可以走,但妳要付手續費;妳要買了G-Coin,妳要走的話,要到市場去交易。如果起伏大,因為這個G-Coin公司就會賣出他自己的黃金儲備、儲備的黃金,來填補這個,就是妳現在跌幅的這個資本金,就是中國的所謂的銀行存款,大家明白了嗎?所以這兩個貨幣要出來。妳現在買的,大家壹定要搞明白。就是說這壹切都以咱推出的文件和蓋特、最終的法律文件說了算。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些文件都不是開玩笑的。

再壹個我想說,這兩天各農場借款的問題。戰友們記住,不管給妳任何人的賬號,只要是妳不按規則來的,所有的錢我立馬給妳踢回去,不要這個錢。昨天我們踢回去了最起碼是幾百筆。不可能的,妳不按規矩來匯錢不行,妳必須按各農場的份額來匯錢,或者經我們允許的才可以,否則壹分錢都不接收,壹定給妳踢回去。如果妳想匯個壹、二千美金來搗亂,對不起,我們可能舉報妳,我們不像原來似的,我們要舉報妳。VOG的錢我們正在跟律師(談),我會跟VOG商量,因為到VOG去的是沖著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來的,文貴承擔後果、責任。我們可能是在只要政府部門允許的情況下,把VOG的錢也是以下選擇:妳可以變成借款;妳可以變成G-Club;妳可以變成G-Dollar;妳可以在G-Fashion消費。我們正在最後論證中,請大家等。本周內肯定把G幣的最後政策公布。把所有的六十個取消了投資的、退錢的,給妳公布,最後做出決定。把蘋果店的G幣,這周給妳公布,VOG的這周或者下周前壹定公布。所以說咱們投資的G-TV事情就結束了。然後咱就推出了G-Club會員;然後就是G-Coin、G-Dollar;然後G-Club的那個那個我就不說了。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今天我想我得直播壹下,不直播不行呀,戰友們太多信息了。

還有壹個,我想說的事情,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大家別老想著投資。第壹重要,戰友們妳們要強大,要有實力說話;還有壹個,戰友們,壹定不要停下妳們的金手指。爆料革命沒妳不行,這個路德先生說的話說得太好了,這路德先生絕對是天才,真不是壹般人,妳越品這個人越不是壹般人,所以說,這個路德先生這話太好了,沒妳不行,就差妳壹票。每天要轉推,像閆博士這個訪問,妳壹定要轉推;妳看我們戰友加拿大今天的遊行,還有這個華盛頓的遊行,壹定要轉;還有共產黨在香港對黎智英先生等11人的抓捕,還有耍這些流氓,壹定要轉。沒這個,妳投資、咱的投資最大的未來就是滅了共,滅了共咱就是第壹大受益者。我現在先不說,等過兩天星期六的時候、星期天的時候,希望跟瑪莎、還有跟新西蘭的老班長直播的時候,我們就這個問題壹壹給大家回復。

我可以告訴大家,昨天和今天美國和歐洲政府、包括川普總統,正在制定壹系列的未來每天的行動方案,而過去的這幾天分分鐘都在行動中。大家妳們會看到美國的國會、美國的白宮、美國的軍隊、美國的民間,那真的像下雨般的錘子砸下來。共產黨不信邪,妳千萬別聽那個王八蛋的。那什麽楊娘娘楊潔篪、王毅這神經病,妳知道嗎?他的話妳就反著聽,妳把他過去這八年、十年說過的話,妳拿出來對比就知道了。不要信郭文貴的,也不要信爆料革命,妳把他的話拿出來對壹對,哪壹樣兌現的?哪壹樣做到了。

昨天日本壹位,我相信他將是日本下壹任首相,跟我們壹直保持聯系。他說不管這次安倍政府他做什麽,只要我當上了首相我第壹件事,我把今天妳爆料革命說的事情我都會給它幹完,我壹個月幹完它!我壹定會幹完它!,他說在我的老家—關東,這些人得病和恐懼,老人連門都不敢出。現在安倍就保住這個政權,抓住這個所謂的政治機會,他認為川普總統可能不連任,跟共產黨大肆勾兌,他說讓他很失望。下壹屆政府的官員壹定不是安倍派,比小泉還要小泉。當然了他是小泉的哥們,小泉這個人還是有點腦子的。日本的政治家在過去的這幾十年就出兩人物——小泉和安倍,其他都是雲煙,都扯的事。下壹個出來的人,壹定是比小泉還厲害,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人是誰了。而且日本的下壹個,他上來的這個首相,他對日本絕對是重新的將日本定位!要把壹個西方經濟、民主社會的第二大人口國、第二大經濟體和相匹配的國際地位和戰略,而且壹定是親華反共。這個哥們為啥說行啊?他說:Miles,我看了那天妳跟日本的連線。妳說的太對了,我們要親華,要讓所有的中國人知道,日本人是多麽的喜歡中國,我們甚至在文化上要尋祖問根,就是要承認我們的文化就來自中國。他說這壹點我們完全可以承認,日本要恢復自信,必須要承認這個。

韓國,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我相信妳們都知道了吧?上壹周,韓國多個議員向首相提出來,如果現在韓國不再行動的話,妳還等著美國所謂這個投機主義,跟著老共玩的話,韓國將失去壹切。韓國要抓住這個機會的前提就是要親華滅共。戰友們!妳們要記住這句話,沒有壹個人能把共產黨病毒這件事給它抹了。

拜登若要選上總統,拜登比誰都,他沒選擇,他壹定會,包括他選的副總統,這個女士可不是開玩笑的,她的先生是壹個白人,她的姥姥也是壹個白人。妳看她這個非常硬的壹個人,絕對是反共的,絕對是反共的。要說拜登總統不反共那是不可能的,她選上副總統真的是太好了。他讓川普總統更加的堅定要滅共。而且這位副總統,要是拜登選上,會拜登總統會更加的反共。

意大利的政黨、歐洲議會現在正在聯合起來,還有澳大利亞、還有印度,印度莫迪這哥們絕對夠意思,正在了解在巴基斯坦到底有沒有P3實驗室、P4實驗室和中共合作,在伊朗有沒有P3、P4實驗室,敘利亞的過去所謂的生化武器、化學武器跟共產黨有沒有關系,中東某國是不是在研究生化武器,就是所謂的P3、P4實驗室。壹旦這個定了,妳知道以色列國,他壹分鐘都睡不著覺。以色列睡不著覺,華爾街就睡不著覺;華爾街睡不著覺,白宮都睡不著覺;白宮、華爾街、以色列都睡不著覺的時候,全世界都別睡著覺。大家妳想想這個意義有多大?

所以我們的英雄閆博士,妳說她那樣,昨天我看著她,我給她發信息,我說我真以中國人為榮!我們出來這麽壹個人,是吧?妳那個長相,咱拿斧頭劈吧劈吧劈不出來,是不是?妳看郭寶勝那孫子,妳咋修理也是那個操行樣!對不起!說話…。妳咋修理他也是那個德性嗎?是不是啊!就是騾子黨。妳咋修理莊烈宏就是那個德性,走道都橫著走那種,走不直道,是不是?妳再弄,也即是雞腿潘孫子那樣,是不是?嘎嘣嘎嘣這個德性,妳沒法弄。妳看夏業良,妳壹看他就是就真的是,就跟那個狗拉屎拉稀以後的感覺壹樣,作吧、作著,就那個德性。妳看趙巖現在到處找爹!找好幾個爹,這些欺民賊沒有壹句話幫香港人的。這幫孫子。妳看看我們的英雄,妳看看英雄說話那個感覺,妳看看我們郝海東兄弟、葉釗穎女士說話的感覺,妳就提氣。但是中國14億人,有多少這樣的人?多了去了,他們會醒的。我到今天下午才跟美國記者通話,我到今天我告訴妳,8月份,記住我在去年說的話。在四周以前給這些人開會,我說八月份是滅共的關鍵月。他們說:“Miles,妳說過8月21號” 。我說我說過,到8月21號咱再說,而且我說最終滅共的壹定不是美國人,是中國人。

香港經濟、香港恒生市場、大陸的市場。戰友們不要忘了,方正證券是我的,我們加在壹起,我比大股東還大。剛剛被哪個王八蛋弄走了68%,我都不知道,是唯壹漲的,海通也是漲的。郭文貴的投資如何?妳們去看壹看,如果咱不說爆料革命,我現在是中國投資最成功的!方正、海通事實上的第壹大股東,妳說值多少錢?我當時方正,大家都知道壹塊五、三塊五進的,現在八九塊,是吧?搟面杖經濟,我要是不拐彎,分分鐘我掙多少錢,妳想?房地產最貴的就是我們盤古和政泉,升值最高,大家想想?分分鐘就幾千億。我投資其他的,我現在不能告訴大家,不能說的,那不止幾千億了。妳現在看看,全世界經濟下滑,香港恒生還有上海A股市場,包括深圳,文貴投資的是最成功的的,我們的房地產,我們的項目都是最成功的的。郭文貴別的不敢說,從小到大,掙錢,我覺得掙錢真的是–我順便都掙錢。

我今天這些美國朋友看到我那些照片都不敢相信。班農先生把我都煩死了,唉,文貴我要看這個,我要看那個。老要看,我說我沒時間讓妳看這個。他們看了我那些不敢想象,這是九幾年呀,怎麽可能,這就是九幾年的,我說妳看這個人了嗎?這個人就是抓當年南希.佩羅西的,但是我覺得南希.佩羅西我很喜歡她,我覺得她非常棒。我說那是南希.佩羅西,所說班農先生PK南希.佩羅西,我說妳能不能,我不摻和妳美國政治,妳能不能不要挑戰南希.佩羅西。妳說沒辦法,美國咱不敢參與,這是人家內部的事是吧。但是南希.佩羅西當時抓的就是他們幾個人,妳看當時的張越、林強、馬建副部長。是吧?現在三個倆都抓進去,壹個是保外就醫,對吧?我太知道了,那是九幾年。他突然發現:Miles妳旁邊站的人是誰?我說中國的原來的姬鵬飛。哇,他懵了,姬鵬飛他可知道,李克農、姬鵬飛、周恩來中國間諜之父,情報之父,他兒子叫姬勝德。看到這他老人家沒死前,他在旁邊,我坐著,他站著,人家壹家三口在那站著,我坐著,嚇他壹大跳是吧?是什麽情況?我說那個時候我小不懂事,人家讓我坐著,我就坐著了。結果就照壹照片,在北京國際俱樂部。我說那時候他到哪都瞎忽悠我,郭文貴是我老板,妳說我那時候十幾歲的孩子,妳說說這話幹嘛?

但是美國人就說Miles妳為啥那麽早就進入社會這個層次?妳還能今天滅共反共?我說我告訴妳:過去70年來公開喊出來說滅共的只有我郭文貴壹個人,可能有說反共的,公開滅共的只有我壹個人,從頭到尾都沒壹個人。我說妳現在看我過去的眼神妳就能看的出來,他看我的眼神說我讀出來了。妳看我看他們的眼神,包括當時的姬勝德,雖然把我當哥們,但妳看我看他的眼神。當時那個楊輝在旁邊拎包,楊輝後來當了二部的部長了妳知道嗎,南京軍區政委也被抓了。房峰輝妳看在旁邊啥樣?房峰輝在旁邊就這樣,我說這叫房峰輝,跟妳在馬阿拉哥總統見面的叫房峰輝,那時候他算個屁呀。輪著他們嗎?那時候旁邊還有壹個我跟海東兄弟我們共同的朋友,楊德誌的孩子,楊海英就是八壹足球,八壹的,那是真正中南海的老大。但是楊海巖,楊海巖,我們的共同朋友跟海東兄弟。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現在往回看九幾年,再看二零幾幾年,我真是我真佩服我郭文貴,我咋就能摟得住,妳說我當年要這幫王八蛋天天說讓我入黨。我要入了黨,共產黨拿出來看郭文貴入黨證明,我完了;共產黨拿出來郭文貴是情報官,我完了;共產黨拿出來說,妳看這個小子給誰誰送了100萬 1000萬的證據我完了;共產黨拿著郭文貴所謂的小視頻,我完了。妳想想我30年啊,戰友們我容易嗎?所以我告訴他們,我說我這所有的公司裏面只有壹個人辭職,從未壹人背叛,從無壹人離開。我郭文貴我是中國過去所謂的共產黨,習王體制以來,抓了百萬黨員所謂反腐鬥爭,唯壹壹家公司敢這麽說的。我沒少付任何壹個員工的工資,沒背叛壹個同事。我沒聯系,我壹個人我都不聯系,我就是不要連累他們,我壹個都不聯系,我壹個都不聯系。我老爹過生日,我連壹個電話都不打,我家人也不打,郭文貴說過去的郭文貴死了,那不是像欺民賊那樣放口炮的,我說的是真的。這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

我們溫哥華的戰友們今天是60萬人在線,30人就有超過60萬的觀看量,加拿大溫哥華的兄弟,咱那幾位爺們是誰得讓我知道知道是不是,荒唐到我都不知道。我聽了他們鏗鏘有力的聲音,我都老激動了。

我們正在,接下來會有N個大媒體將大行動。今天某個銀行的老板跟我們聯系說:我能不能和妳壹起向我們退回款的戰友們公開道歉,妳不要起訴我們,而且我們會配合妳們起訴,共產黨怎麽威脅我們的,要黑客掉所有我們銀行。我說妳別跟我說,妳跟美國政府說去,妳跟美國政府說去。還有那些報假案的,這幫孫子,妳看怎麽收拾妳。在美國報假案可真不是共產黨那所謂的搞信訪假信訪,搞策反,絕對不是那麽簡單,是犯罪呀。妳面對FBI、國土安全部美國政府官員,只要妳撒了謊,3至5年,走著看。我們國內很多戰友最近被警察又喝茶、威協, 然後要把錢追回呀, 寫保證書,戰友們妳們每個人記住任何人被喝茶都是未來妳到美國和西方國家申請政治庇護和得到新中國聯邦, 最早優先得到新中國聯邦的護照,和妳到了國外新中國聯邦最最優先的支持者。未來妳會在新推出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網站妳會看到,凡是只要妳拿出證據被警察喝茶了、被警察威脅了,和因為妳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和妳投資G-TV,和G-Dallor, G-Club, G-Fashion,任何人只要被警察喝茶,只要妳有證據,妳將得到我們全力以赴地支持和保護。記住,兄弟姐妹們,記住我說的話,兄弟姐妹們,這是我的莊嚴承諾。我不敢給妳們說太多過去幾天發生的,但是,共產黨的這個瘋狂加速了新中國聯邦在西方得到的認可,共產黨的這個瘋狂更加讓西方更加嚴肅地認識共產黨對人類的威脅,共產黨正在幫助我們建立壹個強大的、獨立的、受西方法治社會保護的金融系統,和整個的G系列。可以說這是共產黨給我們送大禮了,這就像它搞病毒、香港運動,這就變相地支持爆料革命,變相地支持新中國聯邦,這事咱上哪去找去啊?兄弟姐妹們,感謝他們吧,再加點速度,再加點速度,加速師再加點速度。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今天給大家亂聊,本來我想跟大家報兩個喜啊,我今天不報,等著發生了我再說。我別因為我再說再影響什麽事情,再影響什麽事情了不行。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們的行動是多麽的重要,妳們的支持有多麽地重要!沒有妳們滅共根本不可能,沒有妳們就不可能有像我們的英雄閆博士這樣的人出來;沒有妳們就不可能讓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勇敢地挺身而出;沒有妳們就不可能有國內億萬個戰友以死相拼,各種方式支持爆料革命;沒有妳們就不可能G-TV今天被黑客掉八九次。因為妳們我們才重要;因為妳們才有新中國聯邦;因為妳們才有爆料革命。更不要說狗屁不是的文貴了。兄弟姐妹們,我現在馬上我要到壹個視頻會去,馬上這個時間到了,我得趕快去啊,還有5分鐘,還有5分鐘。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在這裏和戰友們壹起為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香港人民、14億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香港的耶路撒冷祈福。阿彌陀佛。

戰友們,有妳們真好,有妳們太棒了,每壹刻每壹時、每壹天我們都比過去的70年、100年充實而有價值,千萬不要讓勝利再把我們變麻木,我們讓共產黨給騙麻木了,不要再讓勝利把我們給麻木了。我們壹定要知道,我們唯壹的目標就是喜馬拉雅目標,幹掉共產黨,建立壹個有法治、信仰、自由的中國。拯救我們被共產黨汙染了的我們的信仰,我們的靈魂,我們的身體,我們的土壤,我們的水,我們的空氣,拯救中華民族於水深火熱之中。這是我們的信仰,沒人可以改變,幹掉共產黨是我們唯壹的目標,就叫喜馬拉雅目標。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壹切都已經開始,做好自己。當妳自己不能做的時候,不要老張開嘴讓別人怎麽做,我看到很多人給我發信息,讓我告訴路德直播節目說這個吧,然後告訴閆博士幹這個吧,我很不開心。妳指揮我文貴也就算了,妳有什麽資格指揮人家路德,指揮人家閆博士,讓郝海東先生、讓葉釗穎女士如何如何,憑啥指揮人家?葉釗穎女士郝海東先生身上太多東西我們做不到了。人家教給我壹兩個運動的知識,改變了我三年來愚蠢地運動,妳想想人家只給我兩知識,人家做出這種犧牲和代價人家說過啥?有過啥抱怨?我有啥資格告訴人家怎麽做去?人家路德先生壹天兩個視頻,兩次直播,壹兩年了從不間斷,冒多大風險?路德有自己嗎?沒自己。我憑啥指揮人家路德?過去這兩三年我現在經驗,凡是當初來讓我給路德說怎麽幹的人基本最後都砸郭了,凡是不喜歡路德的最後都砸郭。閆博士科學家更沒有資格說人家,我連人家說過的話,那個基因排序,我都記不住。羥氯喹這個藥,英文,我背了兩三個月才背清楚。到現在我那個所謂的非處方藥,這英文叫什麽?我還搞不明白,還在墻上寫著呢!我還不記得呢!妳去讓我教人家,我有啥資格啊!我對我們的英雄科學家,我對待我們的路德先生,我對葉釗穎妹妹,郝海東兄弟,我就是佩服,我就是感恩,我就是尊重,我沒有資格去跟人家說任何事情。我只能告訴他們,我做了什麽,我沒有資格去說人家去。我跟他們比,我差遠了,我連人家九牛壹毛都不如。戰友們,我求求妳,別再發這信息,我咋給妳回呀!我有啥資格去說人家去?我們中國人,不是全人類我沒見過,就咱特愛張嘴讓別人幹啥,妳自己幹點啥不行嗎?妳看今天溫哥華,妳看華盛頓,妳有種,妳上街拿著旗喊去。像溫哥華那幾個哥們,對著攝像頭,妳出來共產黨,妳不是四個自信嗎?妳偉大,妳出來。妳有這人家這種嗎?妳沒這種。站著說話,妳不站著攝像機說話,妳就別說話。

據科學論證,每個人每天說2萬句話,男人1萬句,女人2萬句。如果今天不說,明天再說回來。誰都會說,妳能做到幾呀?行動、行動、行動,沒有行動的所有的口號,都是自欺欺人或自欺自己。沒有實力的所有的,所謂的追求,都是騙自己,都是失敗、loser具體的體現。欺民賊、海外民運已經搞了中國30年了,在香港孩子生死面前,在共產黨冠狀病毒面前,集體閉聲,集體閉嘴。從過去的伸手黨、痔瘡黨、騾子黨、所謂的馬桶黨,現在變成了找爹黨。是不是,都找爹了。我們現在還要跟這些人。今天我抽兩根雪茄,抽了太多雪茄了。班農先生也抽了兩根雪茄,另外壹個也抽了壹根。來了、來了,說到他就來了。

他女朋友每天要打電話,女朋友太漂亮了。班農先生的女朋友才30多歲,比他小壹半,女朋友真漂亮。

大家聽懂了嗎?我給他說的是,介紹個厚黑學,我讓他看史記。我說妳壹定要看中國的結社文化、厚黑學、史記,這是毛澤東、中國共產黨崇拜的書。他沒有什麽….

他問我共產黨就從來沒有相信過rule of law過,我說只有rule of CCP,never have rule of law.rule of CCP.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班農先生真的是,妳看他壹直在工作。女朋友說,妳睡覺去。但是他也不睡。香港多少人給他打電話、意大利、歐洲,很多人。就是他每天真是沒停過,真是我從未見過他休息十分鐘,從來沒有過。他66歲啦,妳想班農先生這了得了嗎?這幫欺民賊亂說,啊,說跟郭文貴什麽,妳大爺的,妳看人家女朋友多漂亮,欺民賊妳能找著壹根毛是他女朋友的我都佩服的。人家女朋友是,查查人家,兩個大學的博士,世界上三大組織,有兩大組織人家是chairman,30幾歲的女性,天天兩小時瑜伽,從不化妝,然後長發,四十幾公斤。妳看人家那個精氣神,人家壹張嘴,哇塞,好男人誰不愛啊,好女人誰不喜歡啊,它是人的本性,這是起碼的常識。不要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家那叫才女,在我眼裏真的我從來沒覺得漂亮的女孩可愛,到現在我也沒這感覺。我就是覺得善良的女人最可愛最可敬。漂亮的女孩很可愛,但是可不可敬取決於妳的真正的,妳的善良和妳的本質,這是核心,理解別人,感恩別人。妳不能是老想著我我我,妳這個我大了也就沒別人了,當然也沒有愛了,是吧,也沒有真誠了。我郭文貴爆料,我要給大家說的,就像前天我跟小羊說的,我說小羊,妳得理解我,我爆料革命唯真不破,我的真實感受我都是展示給戰友的。我高不高興,我也都展示給戰友的,我沒有什麽所謂的隱私,除了涉及第三方之外的隱私,我本人沒有隱私。我的情感,我的喜怒哀樂,我現在在美國,我在過去三年的爆料革命,我最大的快樂就是我現在做我自己,be myself,做我自己,真實的郭文貴。這就是我,希望戰友們能理解。當我讓妳不舒服的時候,妳要記住郭文貴必須做自己,在西方的自由法治社會,必須要尊重法治、自由還有真。看到今天溫哥華還有華盛頓DC的啊,所有的啊,像我們左媛,左媛好像是領導的啊,非常棒,但是我再次請求戰友們,代表新中國聯邦的壹定要記清楚,在各地代表喜馬拉雅農場的妳必須要集體行動,集體標準。比如說最近的所謂的借款啊,咱們所謂的借款,任何人,未經允許搜集戰友信息,任何人不按法律行事壹切後果自負。任何人,我再告訴戰友們,如果妳們做這事情,喜馬拉雅農場,妳不按咱們大家這群裏面的規矩做的時候,我壹定不會跟妳提前打招呼的。我提前跟妳打招呼,我跟妳說,那我就不是為戰友服務的啦,那我就是搞了小黨派了。我要直接就在視頻中說,我要戰友們看到所有真實的郭文貴。所有的壹切文貴都是公開的啊,包括什麽G系列,包括什麽錢。很多律師說,妳為什麽要在視頻中說這個,妳不要說這個。我說那是妳們,我必須說。我說按照妳律師說話我就不是滅共的了,我是經商的了。我說這不是經商,這些戰友跟著我,把未來壓給我,把命壓給我,把安全壓給我,我必須要讓戰友知道我壹切壹切的事情。因為這事關戰友做出他生死的決定,做出他全家安全的決定。當然我得說了。就像VOG的事情,我說必須要談,VOG是獨立的法人,獨立的決定,但是VOG、Sara做的事情都是為了新中國聯邦,他把壹切都給了新中國聯邦、給了爆料革命滅共事業。我為什麽不說,我承擔壹切後果,就這麽簡單。我不可能放棄任何,說我把他給放棄,他多大的錯?他不管犯多大的事兒,多少錯誤,我承擔,這是必須的。但喜馬拉雅農場妳不按標準來,妳擅自說,比如Sara再敢亂發推,她亂講我絕對不管,而且我公開就批評Sara,我絕對不再管。但是我跟妳說過了妳不能再做,比如說小羊,矽谷的戰友,很簡單,我必須說,這是不能接受的,我要的壹切都是真實的,壹切都是公開的。這是壹個基本的常識,希望大家多理解。因為真的,每個,我相信不超過1%的戰友能懂得那些根本不知道戰友有多偉大,他們有多少付出。我們都知道那位大校,那後來發生的事兒妳們不知道啊。後來他們在日本遇到多少次生命的威脅。但是從來沒有跟我埋怨過,這是為什麽當時矽谷直播完後戰友擔心自己的手機被黑,這是我絕對不能不能接受的,那妳就不要參加爆料革命。我們在國內,多少戰友生死在前線,包括時時刻刻每天晚上起來我要收到國內大量的信息。這樣我才有資格跟美國、跟西方對話,包括可能即將出現的5個10個像英雄閆博士、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這樣的英雄,是因為他們看到了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和我們的英雄科學家,還有路德先生這樣真心爆料的戰友。讓妳喚醒他們的良知,值得為新中國聯邦,為中國的法治、信仰的時代,為喜馬拉雅奮鬥而付出,如果這個風險妳不願意承擔的話,妳不可能參加爆料革命,妳也不應該參與爆料革命。說點難聽話,妳不配參與。

這次我們要把很多人作為創始股東的戰友,包括法治基金的捐款者,我們就要把所有的人放進去,包括現在砸鍋的人,我都想把他放進去。為什麽?因為例如妳像莊烈宏這小子,他砸鍋之前他支持爆料革命了,砸鍋之前比如說,雖然他沒捐過款,這小子從來不會捐款。有人捐款的,我必須要讓他捐過的款要得到我們對他的尊重,不是利的回報,法治基金我們不能跟他連在壹起,我們要跟他保持尊重。應有的東西不能少了他我都這麽想。妳像路德先生又沒有錢是吧?每個月捐,每個月捐錢,那妳想想我們能把路德忘了,那是不可能的。那我們戰友接下來我們系統裏面很清楚建立數據庫,連續捐三次、四次、五次、十次、二十次的和捐了1萬、二萬、十萬、壹百萬的,他壹定不壹樣。我們會在數據庫裏告訴戰友們,當妳任何要求妳需要幫助,口罩或者什麽政治庇護的時候,它就會自動的把妳的信息彈出來,說哎呀這個這個級別的,我們會馬上回應。有些要提供情報的,妳第壹次我們要審慎是不是共產黨臥底的,三次、四次我們發現妳是真實戰友,我們肯定不壹樣的回復。這個系統建立以後,這個大數據庫對所有戰友的回復都是24小時在線的,我們希望能做到對所有的戰友全天候。昨天我們和路德先生、安紅女士、木蘭、嘯天、Sara、雁平,我們開了第壹次中國籍董事的董事會,就是要把整個這個系統數據鏈接在壹起。如何把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喜馬拉雅的這個理想和戰友們更加緊密的連在壹起。不管有什麽形式,這個連接。現在共產黨把我們那個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黑癱了,反而現在多家銀行找到我們,說我們給妳開戶,我們給妳開戶。甚至有大銀行說妳不要公布妳的賬號,妳公布我們的賬號,錢到這來以後我們分發給妳指定的幾個賬號去。他讓我們更加得到了更多的機會,是吧?我們就是在這唯真不破,還有現在共產黨找這個臥底的去到那瞎舉報,現在檢察官都明白是吧,SEC也會明白,原來這幫小子是假舉報。那對我們未來妳再有假舉報的時候,人家就明白了,對我未來G系列的成長只是好事不是壞事,這就是我崇尚的遇難成祥。

大家壹定要記住妳說這個什麽subpoena調查呀,大家我請問壹問,我跟律師開會,Google有多少subpoena調查?最起碼現在有幾千個,Google在歐洲多少次被制裁被被懲罰?Facebook有多少subpoena?有多少次上國會山去作證?推特有多少次subpoena?多少次作證?啊!戰友們,微軟比爾蓋茨多少次作證?多少次被制裁?多少次被作證?這就是美國的偉大。有舉報他就受理,不管虛假,最後美國這個偉大國家就偉大在這,總統妳也沒權力把這個系統改了,就是它這個系統會給妳真相。但是妳必須接受這個系統給妳帶來機會的同時,妳要接受這個系統對妳帶來的麻煩。所以當時4月20號我在視頻中21號我忘了,我說壹定會有共產黨來臥底、壹定會假報案、壹定會假投資、壹定會來搗亂、壹定會有subpoena。因為,現在華爾街日報那幾個就是那個報道郭文貴、班農先生被FBI調查的,還有報道我是雙面間諜的,同壹個人,印度裔女記者這幾天又火了,到處采訪。今天下午給我們JP摩根打電話說:聽說GTV被subpoena了,妳什麽看法? 他說我沒有comment。他給我打電話,我說對不起啊,打擾妳了。他說:沒事。他說她給我打電話了,我說他們就是每天就是啥也不幹,就是像當時報道我強奸案強奸犯壹樣。最近聽說馬蕊住院了,在醫院呆了44天,緊急胰腺炎,然後律師告訴我們說過去來美國來不了了。雄憲民他親娘,熊憲民的親娘,熊憲民說如果馬蕊不來,他死他八輩祖宗,他八輩祖宗死完了。馬蕊第25次不來美國,最後是要求skype作證,我們也同意了,說skype現在也skype不了了,作不了證。然後說什麽?那能不能電話作證?電話也作不了證了,為啥?馬蕊住院了,44天,緊急胰腺炎。然後說那沒事,我們北京派人去到妳醫院去跟妳當面去作證,說馬蕊現在消失了,聯絡不上了。我告訴他們,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馬蕊混到的結果。我不相信那胰腺炎是真的,我不希望馬蕊真染上艾滋病啥的。孫力軍又抓起來了,孫力軍和吳征涵養的她,吳征付的律師費,馬雲付的律師費,妳說現在馬蕊成這了。

所以說華爾街日報接下來壹篇文章壹定是G-TV被SEC調查。因為她說我看郭文貴的直播,郭文貴說他們被29個subpoena調查。我說我郭文貴說啥都可以,妳隨便。戰友們妳們想過沒有,如果在美國G-TV這樣的投資和G系列的投資,如果沒有遭受到像Google、YouTube和Facebook同等的待遇,司法性的待遇,妳覺得咱們能強大嗎?那得像博訊壹樣從來沒有subpoena。為什麽?它壓根就不值錢。在美國妳以為誰都能得subpoena?誰都想被調查?可能嗎?華爾街日報它壹寫妳就信了啊,華爾街日報信,妳信它去呀,對不對?那幾個人組織壹起好了,現在又寫下壹篇郭文貴的G-TV旁氏騙局,二三十,壹百都能說,那個Michael Waller,FrenchWallop,又是具不願透露姓名的人說,啊如何如何,肯定是這。

戰友們,在美國妳只相信壹事,在美國妳只相信壹件事,就像美國天天狗血的政治互相罵互相造謠壹樣,法律最終的結局和結果。如果戰友們做人連這點都摟不住,妳根本不能投資G-TV,妳也不要投資G-Club,妳也不要買G-Club,妳也不要買G幣,千萬別買,因為妳會很痛苦。在美國的大企業成長當中,三件事陪著:媒體的爆料,妳告訴我哪個媒體人,哪個大人物不是天天爆醜聞。沒有爆醜聞,那媒體靠啥活著啊?美國的社會靠什麽糾正妳這個社會成長?就是媒體第三方監督,真的假的胡了嘩啦的給妳上來了。最終這個少數人受到了傷害,媒體在妳血液中得到了成長,最終贏得了1%的正義,現在1%變成0.001%了可能啊。第二,妳叫強大妳必須伴隨著美國的司法和監管系統,金融監管、證券監管、司法監管、刑事監管,妳必須面對,這就是美國法律的偉大。在中國妳不用看到這個,馬雲永遠不會被調查、江綿恒不會被調查、騰訊不會被調查、王恩哥不會被調查、王岐山更不會被調查。但是永遠沒有妳投資的機會,妳只有上當被剪羊毛的機會。這就是中國和美國的不同。所以說妳必須做好準備,妳到美國的錢是最安全的,如果誰騙了妳錢,妳絕不用擔心,騙壹塊錢和騙壹個億結果是壹樣的。壹定會進監獄,壹定會受罰,誰都別冤枉,誰都別冤枉,妳受罰了妳就是受罰了,妳也別冤枉。總統家有事也得受罰,克林頓都被彈劾,川普總統都被彈劾,咋的啦。不管它有沒有黑暗,但是最終它是這個社會好人會得到好報,壞人會受到懲罰。所以妳相信只要是壞人,他就會受到懲罰。但妳要做好司法,永遠伴隨著我們,調查調查調查,越調查越強大,只要妳是真有本事,只要是假的,調查調查就把妳調查進監獄去了,就這麽簡單。它是保護妳投資者的,不是保護這些老板的。所以說謠言、司法的調查將伴隨著妳的利益和安全和成長,妳壹定要接受。G-TV,G系列那以後成天都是被調查啦、被爆料啦,多啦。沒這個,妳股票絕對不會值錢,我希望老江同誌——江財神,還有文可金融專家,還有我們的Sara女士、路德先生路波切、安紅女士、艾利、博博士、趙博士,妳們都出來說道說道這事,是吧,別老不說話,這是個起碼的常識嘛,對不對?

第三件事情,大家要伴隨的事情,在西方的投資,當妳投資壹件事停止的時候,妳的投資就已經結束了,這個投資永遠是妳看著股票上上下下,上上下下的這個過程就是檢驗妳的能力和辨別力。所以在美國投資是真的妳要跟著投資者壹起來奮鬥、壹起來成長。而不是中共的那個,它漲的時候就是妳完蛋的時候,它跌的時候就是妳死亡的時候,永遠沒有妳的機會。在西方是不可能的,妳要分利息,妳要分股息。在美國妳要不分股息妳根本不可能成長;妳不給大家利益妳不可能繼續下去。所有企業最終妳得賺錢。就這麽簡單。所以戰友們,當妳到美國的時候,妳第壹個贏就是錢已經到美國了,妳安全了,沒人拿走妳壹分錢,壹毛錢拿不走妳的,沒任何人!妳看現在G-TV,沒有壹個人敢動壹毛錢,該花的錢花,但不敢動壹毛錢。第二,到了美國投資,妳絕不用擔心誰騙妳,因為美國政府替妳管著呢,全世界監管最嚴的系統。這是為什麽全世界錢進美國,共產黨中南坑的錢進美國,它咋不錢進阿富汗呢?對不對呀,它不幹吶。它咋不進上海呀?它不幹,香港它也不去。另外壹個,當妳做完這個投資的時候,妳記住,只有妳…基本上美國說只有投資者利益是第壹優先的,從來不是老板,從來不是美國政府。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千萬記住,這個常識如果沒有的話,妳不要參與這個遊戲,就像我說參與爆料革命喜馬拉雅農場壹樣,如果妳連起碼的風險,說我擔心跟妳直播了我的手機被黑了,這事妳千萬別參與,這個太遙遠了。這個事…沒有壹個事情是零風險的,妳走大街上,可能上面壹掉磚砸著妳了呢,是吧,還可能開車被人家撞了呢,妳不撞人家被人家撞了呢,走道還從臺階上摔下去呢,是不是?那這個風險…人在世上就是人生無常,這才是我們的人生嘛,要不然妳說妳活著啥意思。人生的精彩就在於無常,人生的精彩就有生有死,就有輸有贏,只想贏不想輸妳永遠贏不了。妳怕死妳永遠不可能是成功者,就這麽簡單。妳不接受,剩下的事情都是妳的痛苦,妳接受了妳有可能贏,妳接受的越多妳贏的越大。

行了,我這說…妳看,剛才都祈禱完了,這又沒完沒了,行了,算啦,我也去…俺睡覺覺啦,睡覺覺咯。阿彌陀佛!今天共產黨駭客了八九次,然後就停留在七萬五,然後呢我在電腦版就看不出來,我估計蘋果的就這七萬多人能看見,其他人看不見了。但是請大家去看Livestream,然後也會上傳YouTube。不能太大的幻想就好,對了,大家千萬記住,投資不是投機,妳不是販賣毒品的,那販賣毒品的,那賣芬太尼的現在都破產啦。妳老想著十倍,二十倍,壹百倍,壹千倍。戰友們,妳拿到壹千倍錢的時候妳能睡得著麽?但是,我們確實面臨著人類上,最大的壹個機會,壹個世界上最大的壹個魔鬼集團將崩塌。大家想想,共產黨滅亡前,所有的錢往哪兒去?都往外國跑,外國往哪兒跑?往美國跑。美國往哪兒跑?往G系列跑。妳有本事妳往別地方跑跑試試。妳的錢在別的銀行,妳擱上幾百萬幾千萬美元,妳在那兒不動,壹年兩年試試看這銀行找不找得著。妳投在G系列裏邊兒,G系列裏面兒還投資G-TV,誰找妳?沒人找妳!G系列說壹分不值了,妳覺得多大可能?G系列壹分不值了那都,妳買了G-club,妳天天可以到G-Fashion買東西,是不是?誰能拿走妳壹分錢?妳告訴我。

所以說,我今天又說壹說,壹說著又有點兒摟不住了啊!我們已經完成了基本上某個金融機構的並購,在歐洲的。我只給他們壹句話,“妳只服務中國人,妳跟我的股權沒有關系,妳們完全獨立經營。但是那個在瑞士銀行那20萬億,都轉到我們銀行。”他說:“那我們怎麽著,怎麽著。”我說:“我告訴妳,妳別跟我們說那麽多廢話。任何人,王岐山今天說:‘我現在到妳那銀行,我要買妳金融產品,我要買這個G-dollar。妳賣不賣?’”他說:“那妳說我賣不賣?”我說:“妳回答我,妳賣不賣?”他說:“我不賣。”我說:“妳現在就可以被fire掉了!”王岐山舉手說我要買妳金融產品,妳第壹個反應是——現在,請到我的法務部門,先到我們的這個法律部門過KYC,妳過得了KYC王岐山的錢我照樣讓妳買。人家是合法的錢,幹凈的錢,妳不能買麽?人家王岐山的錢憑啥妳不能買?我們在這個,這個方面上必須要明白,任何人都不可以(拒絕),但是前提是妳得過我的KYC。

大家過兩天到買G-Club的時候啊,妳們去買G-Dollar,G-Coin的時候,妳們壹定要記住,做好思想準備。G-Dollar,美國人可以買,G-Coin美國人不可以買。G-Club妳可以買,不限國籍。但是妳任何人買的時候,戰友們,咱們這個投資裏邊兒發現咱很多戰友真的是,真沒做過投資啊,太簡單的表格都填不好。要記住,它填表格叫KYC,妳壹定要過這壹關。啥叫KYC啊?

時間已經過了,我天吶,都過半小時了,哎呀對不起。KYC這回我們有高科技系統,護照在掃描,把臉對上掃描,輸入妳的電話,如果妳用壹個假護照,妳用了個假的臉,立馬報警!自動報警!這是全世界最高級的移民局的這個系統。掃(描)對準護照,把臉掃描,甚至按指紋然後輸入到自己的手機號碼,妳的所有的(信息)馬上(上傳)去了。這個KYC的資料,是受美國法律和歐洲法律絕對的安全保障的,任何人動這私人信息是刑事犯罪,所以妳不用擔心泄密。就是王岐山來了,他刷臉了,他摁手紋了,如果他沒被制裁,他壹定會過。孫力軍來了,壹刷護照,壹輸手機,壹刷臉,人家沒被制裁,也會過。要吳征我現在聽說已經被通緝了,多國通緝,那吳征估計那就過不了了。紅通藍通的bia就給妳直接報警了。對吧?就這麽,就這麽簡單。

我們G系列絕對不能成為任何壹個犯罪的錢的壹個平臺,壹毛錢都不接受。決不能成為共產黨任何人想洗錢想怎樣,不可以!但是,任何共產黨幹凈的錢,將是妳最幹凈的港灣,最安全的港灣。因為,我們這個系統,是任何人不能碰。完全是按照世界上最高端,比反恐系統還高端,絕對保密的隱私,六道加密。六道加密,戰友們,六道加密!比如說我,現在,Sara進去了,“咵”買了壹百萬美元的這個G-dollar,她不告訴我,我永遠不知道!她告訴我,我也我這兒有,我想去查壹下Sara去啊,這是我妹妹我查壹下,我立馬人家報警了。報警還不報壹個地方,報好幾個國家。我想說:“哎呀!我錯了!”沒有,沒可能的,立馬招呼妳。這就像妳侵入到了美國的移民管(理局),移民局系統壹樣,立馬給妳報警。這是不可能的!

這是為什麽接下來,我們為啥現在,這麽多全世界數以千計的人在忙活這件事兒啊?就是讓大家最安全,最可靠!這是為啥我說,G-Club肯定是過(萬億),我相信未來是上萬億美元的。G-Fashion是壹定從千億美元開始上萬億美元的。因為它有G-Dollar、G-Coin,它有G-TV,它是壹個大平臺。全世界兩種貨幣壹起,穩定,掛靠美元,錨定金的,只有咱壹家!然後這還有自己銷售平臺,花錢平臺的G-Fashion,只有咱壹家!然後會員可以把這幾個連在壹起的,就是妳拿著手機,什麽都可以買的,從衛生紙到內褲,到襪子,妳到這個飛機大炮都可以買的,就咱壹家!這是未來啊,這是壹壹逐步來的啊,希望。所以說這,妳說它不大能行麽?不強大?不強大能行麽?現在多個證券公司,保險公司,銀行,求求咱買,我不要現金,妳給我,妳給我換股就行。就這,妳想不賺錢行麽,戰友?

哎呀,不說了,我這兒摟不住了,那邊著急。唔該曬,唔該曬,唔該曬!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