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平,一帶一路野心破滅

新聞來源:Breitbart《布雷特巴特》;作者:約翰海沃德JOHN HAYWARD;發佈時間: 2020年8月15日

翻譯/簡評:文曉於Lisa;校對:leftgu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撕下面具的中共,就是恐怖組織,是全世界的威脅。中共是中東局勢不穩定的背後黑手,是世界不和平不穩定最根本的原因。消滅了中共,伊朗、朝鮮、中東地區的恐怖組織就失去了金源和背後的支持者,世界才能獲得真正的穩定與和平。中共自非法奪取中國政權以來,中國老百姓70年來深受其害,每一個家庭都有中共的血債。文化大革命、天安門大屠殺、撕毀協議剝奪港人自由法治,中共的罪行罄竹難書。中共一方面利用防火牆掩蓋真實信息,打壓覺醒的中國民眾,一方面製造假新聞對國民每時每刻進行監控和洗腦。如今中共再次製造生物武器,對全世界造成巨大傷害。中共不滅,天理不容。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

以色列和阿聯酋的協議可能會對中國的一帶一路野心造成打擊

對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之間歷史性和平協議的分析傾向於把重點放在伊朗和土耳其身上,認為它們是最大的輸家。它們無疑是最強烈的抱怨者。

一個更默默失望的失敗者可能是中共國,它的一帶一路倡議(BRI)對中東有重大的野心。

對中共國來說,最大的風險是阿聯酋可能會證明以色列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更好的商業夥伴,而且附加條件很少。阿聯酋目前是一帶一路(BRI)的合作夥伴,在該倡議下其交易額約為34億美元,而以色列也從中分得一杯羹。中共國公開表示歡迎與以色列達成協議,以此作為加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一種手段,但中東地緣政治格局的變化可能會導致對中共國工業的需求減少,以及隨之而來的中共的影響力。

北京在中東最不穩定、最不和平的行為者身上下了很多非常大的賭注。中共國正在尋求敘利亞戰後重建中的一大塊,它正在努力與伊朗建立重要的伙伴關係,並希望將土耳其更堅定地拉入其軌道。

在對以色列和阿聯酋交易的分析中,每一個被列舉出來的不快的一方,都是中東遊戲桌上中共國擁有大量籌碼的一個空間。紐約時報的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的一個典型例子稱該協議是一場”地震”,並將”地緣政治的大輸家”列為”伊朗及其所有代理人:真主黨、伊拉克民兵、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哈馬斯、伊斯蘭聖戰組織、也門的胡塞武裝和土耳其”。這也是一份相當簡要的中共國在中東現有和潛在大客戶名單:

迄今為止,阿聯酋一直在伊朗和以色列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既不希望挑釁伊朗,並暗中與以色列打交道。

但這一協議正出現在伊朗的面前。默示的信息是:“我們現在有以色列站在我們這邊,所以不要惹我們。”最近幾個月,以色列通過明顯的網絡戰給伊朗造成的巨大損失,甚至可能給了阿聯酋更多的喘息空間來做這筆交易。

但還有另一個更深的、更心理的信息。這是阿聯酋告訴伊朗人和他們所有的代理人。今天在這個地區有兩個聯盟:想讓未來埋葬過去的聯盟和想讓過去繼續埋葬未來的聯盟。阿聯酋正在領導第一種聯盟,並讓伊朗成為第二種聯盟的領導人。

無論北京如何評價其對穩定的渴望,這都不是其在中東地區發展影響力的理想環境。

中共國也在試圖大舉涉足伊拉克,隨著伊朗影響力的消退和遜尼派穆斯林國家轉向以色列,伊拉克可能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最近一次駭人聽聞的中東災難,即摧毀貝魯特的爆炸事件,可能為一帶一路的擴張帶來機遇。

正如大衛·羅森伯格(David Rosenberg)週五在哈雷茲(Haaretz) 就貝魯特(Beirut)一事所做的解釋:對中共國來說,這些機會的實現性會隨著每個客戶國的絕望程度而波動。

北京希望從中得到什麼?從短期來看,港口建設為中共國公司提供了就業機會和合同。從長遠來看,它們幫助中共國在歐亞大陸投射出自己的力量,同時確保其出口產品高效、低成本地到達市場。它們取代了歐洲和美國的傳統霸權來加深了中共國在這世界戰略地區的存在。它們甚至有朝一日可能會像非洲之角的吉布提港一樣,為中共國海軍的需求服務。

[…]

根據其他國家的經驗,中共國很可能比黎巴嫩更容易成為贏家。中共國將提供廉價的資金,但黎巴嫩將背負債務(如果它堅持保留對港口的控制權)或失去對港口的控制權(如果它把經營合同讓給中國公司)。黎巴嫩的經濟將在獲得港口的程度上受益,但工作機會將由中國勞工獲得,並將分包給中國公司。

北京不會要求進行任何令人討厭的改革,例如結束腐敗。對於黎巴嫩的精英來說,這是雙贏的。

最後一個癥結,也是最難辯駁的一點。腐敗和專制政權非常容易接受中共國的論點,即西方的支持是有人權附加條件的,而北京永遠不會教訓它的合作夥伴,把持不同政見者扔進地牢,或者把礙事的民族和宗教群體從地圖上抹去。一帶一路項目往往有可疑的商業計劃,但它們總是為統治精英提供資助。

前美國駐德國大使理查德-格雷內爾( Richard Grenell )週五在《國會山》撰文建議川普總統在阿聯酋-以色列協議的基礎上,通過削弱真主黨在黎巴嫩的影響力,在”貝魯特和耶路撒冷之間建立一條正常化道路”。

現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戴維·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和SiriusXM主持人亞歷克斯·馬洛(Alex Marlow)在周五的布賴特巴特新聞日報上討論了新和平協議的贏家和輸家。在他們討論過的輸家中有中共國,馬洛指出:“中共國在中東擁有巨大的商業利益,我認為這筆交易會損害它的利益。”

無論中共國如何說希望為其經濟擴張提供和平穩定的環境,那都不是它心目中的穩定。一個新的中東,海灣合作委員會與以色列合作,給”一帶一路”創造一個強大的本地競爭者,從長遠來看,這對北京來說將是一個壞消息,對一些中國渴望與之做生意的非常糟糕的地區行為體的戰略損害也是如此。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