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三十二 – 1/3)美國正對30多萬華人政治庇護一個一個清理、爆革戰友可獲得政庇文字證明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5月29日郭先生說:再一個對所有的過去的因政庇、政治庇護的,所有中國人的護照全部清理,一個一個清理,基本上是寧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過去凡是造假,過去這幾十年弄假政庇的,你等着吧,你等着吧!那本護照就是你進監獄的通行證。所以說,唯真不破是爆料革命最關鍵的。還好以爆料、因爲爆料革命受殘害的,獲得政庇的,這都是免檢的不錯的,我相信這都是真的,希望是。
2020年7月22日郭先生說:另外一個不管是砸過郭,還是反爆料革命的,任何一個人只要是你跟共產黨反對了,找到我們、找到我們各個戰區了、各個農場的戰友們,我們都願意給你出證明。只要你是同胞,都願意保護你。只要你加入新中國聯邦,你不加入新中國聯邦只要你是同胞,都願意保護你,只要你滅共、反共,表示一下反共就可以了,那麼我們都願意保護、提供文字證明。

2017年7月27日
一個美東開啓了我們華人過去幾十年不敢面對的,永遠不敢看的,就是說只要去抗議的一定是郭寶勝那個孫子那樣,肚子大大的跟懷孕12個月似的,然後“嚕啊嚕”那個嘴。還有一幫孫子哎,專搞政庇的,跑那塊揮揮旗10分鐘消失。然後舉個非常垃圾的牌子,就什麼陳闖創、葉寧這幫孫子哎,還有什麼熊憲民。所以中國人讓看到的在海外華人的形象,都是一些鼠鳴狗盜之人,獐頭鼠腦都像剛剛地下室鑽出來,想偷人家東西,驚慌不定的眼神,穿着極爲猥瑣的衣裳、破爛不堪。喊的口號總是下巴音,像剛剛的真的是下過蛋的老母雞一樣沒勁了。然後每個人在出來鏡頭出現的時候,都好像是太空來的垃圾一樣。所以中國人一說是抗議,連我本人我都覺得這抗議這事太low了!丟中國人,沒有精氣神也沒形象,也沒有目標。所以說中國人留下的印象,一切都是什麼?全部都是政庇的抗議和募捐的、伸手要飯的一個秀,叫募捐秀。所有人都是到那募捐去了,再不搞政庇去了,都是這幫爛人把中國人形象毀大發了。

2017年9月9日
還有人竟然那個亂倫彪,這個傢伙竟然說郭文貴獲得了三個一等功,還要申請庇護,你懂點法律,不懂政治,政治庇護你懂不懂。亂倫彪這號人能成爲律師,是對全人類的律師的侮辱。郭文貴的這三個一等功,第一是中英友好,中英友好我傷害誰了。第二是達賴喇嘛要回國,你能做得到嗎?我是爲中國人。第三,我是爲了新疆人和少數民族回國。我做的全是最偉大的事業,我充分地利用了盜國賊的機制和系統,做出最偉大、正義的事情。你竟然敢說我三個一等功是我不能政庇,政治庇護幾乎和你過去做什麼,和你現在政治庇護的目標有關係嗎?這種亂倫彪、夏業良這種,這真是人畜都不是的人,這簡直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悲哀。人家美國的一個律師看到他們說的這些以後,他們簡直就是說,無法理解,不可理喻,所以說馬雲花了點錢,在海外買通了各個媒體網站、海外所謂的海外大宣傳,爲他整個的站臺,被馬雲所用,所以馬雲先生這回對我的這次出手讓我很震驚,非常震驚。

2017年9月19日
文貴說爆料、報仇、保命、保財,都小看文貴了,那是戰略也是戰術,大家現在也看到,我準備他們的料不是今天了,我準備了28年,不是開玩笑的,包括我選擇政庇,大家可以看看,騙了我的兩個律師事務所的政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要申請的。從我開始要申請逐漸展示我的私生活,全部展現給全社會,大家就應該知道我當初想爆料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跟他們妥協,有沒有想過只是保命保錢報仇,有沒有顧慮過他們給我帶來的威脅,而且這證據你能拿出來嗎?我郭文貴拿出來之前,沒有一個人拿出來這樣的證據,孫瑤的美國護照和社會安全號,竟然也是美國絕密資料,姚明珊絕密資料,姚明端絕密資料,姚明瑞絕密資料,Frank Sun絕密資料,姚慶絕密資料,劉呈傑、貫軍絕密資料,他們現在已經找出劉呈傑貫軍出來演還有孫瑤,大家都再看看這簡直是胡扯的吧?

2017年11月21日
那李偉東利用六四幹什麼呢,李偉東在共產黨隊伍裏面混了那麼多年。騙喫騙喝騙女人,到了海外搞民主自由,被轟出來了。騙美國的錢做手術,還騙各種美色,淫亂女色。那夏業良是個什麼東西呀,他在北京大學待了那麼多年,混不下去了,猥褻女學生,他是猥褻女學生,挑釁女學生出來的。我們很多海外的民運人士,搞什麼政治庇護,就在那騙錢。天天搞募捐,像唐柏橋這樣的人,過去28年來,從來不上班,天天就是搞騙捐詐捐,在那過日子。天天就搞烏煙瘴氣,他恨不得說他拉不出屎來都是共產黨給搞的,他污辱了民運這個名聲。他玷污了民運這個名聲,他更不可能給中國帶來民主自由法治。

2018年2月5日
我們爲了打擊這些僞類們,這個僞民運分子們,利用這些,這個過世的民運英雄們的這個名稱、榮譽來發財,搞假政庇,我文貴在此,莊嚴的宣佈,從今天起,任何一個人揭發僞民運分子。給你們,讓你們提供假政庇文件,提供這個假政庇的證據的。任何人爲此,如果提供有效的,能證明的這些文件的,和事實的,請和我們聯繫。聯繫我們那個推籌會的那個郭文會,那個Sara。我哪,就會負責全部費用。就你被他騙的錢,我全部馬上給你。只要和我們律師簽署文件,馬上給你。然後你要負責上庭作證,來證明這僞民運們給你,騙了你的錢,提供了假文件,假證據,這樣的話,你還能得到移民局的這個這個這個更加的寬恕。你可能真能得到這個政庇。合法的政庇。我們會全力以赴支持你。但是,一定要記住,你現在不做,等到這個移民局的政策,新政,大家都看到已經實施了。如果在過去,不管幾十年拿到的,政庇拿到的護照文件。人家隨時抽查,如果抽查出,人家只要一個字兒,一個時間是假的,那你就會被進監獄,然後還要遞解出境,廢除證件。這是很可怕的這個罪證啊。尊敬的戰友們,一定要勸說周圍這些人哪,懸崖勒馬,不要成爲這些僞類們,打着死人的番號,連孝帽子都不戴,然後哪就發你們這些人的工具,然後哪把這個管子插到你的肝上抽你的血。該結束了。這個機會,美國的這個新的移民政策是給大家的機會。趕快來揭發他們。然後說被威脅了,然後被他們騙了。然後呢該搞政庇搞政庇。得等人家給抽出來的時候,你就沒機會了。
……
盜國賊們的藍金黃力量絕不容小覷,而且已經深入到美國社會西方社會的骨髓,而且現在打着民運旗號的假民運份子們,完全靠假政庇,他們的末日已經來了,誰都擋不住,他們會和盜國賊一樣,咔嚓就倒下來了!不會是慢慢的還有時間,你放心啊,大家拭目以待。
……
這些天來他們老問,這個假政庇,除了我們的想法,你還有什麼建議,我說你就好好查查過去這二十九年來,都什麼人簽過2次,3次,5次簽過多少次假政庇。
……
竟然把捐錢當成了事業,盡騙那些無知的人。本質上也搞假政庇,這都是一樣的,一樣的主。那麼這些海外的假民運分子們開的都是什麼會?你看到沒有?跟唐柏橋都是一樣,願意以死人作文章,作死人的文章!人家李旺陽同志活着的時候(他們)啥也不管,死了來事兒了!

2018年2月6日
再次呼籲戰友們提供有關韋石、西諾、陳闖創、胡平利用辦理假政庇騙錢的證據!一個把老婆放在大街上讓人“亂幹”的人不可能爲大家“幹出”民主自由!就這個小屁孩陳闖創,我跟韋石博訊見面的時候,他當時給我發信息要跟我見面。結果後來有人給我提議,說他沒讀完博士,沒錢了,你能不能給他點學費?這個小爛仔到處搞假政庇,很多人給我提供他的資料。所有的朋友們,你們看到胡平幾十年,他幹過什麼啊?什麼都沒幹,把老婆送到大街上讓人亂幹去了。他啥也沒幹成!他能如果說給中國帶來法制民主自由,那可能嗎?相信這種人,那是自己腦子有問題了。像陳闖創就是個爛仔,學都上不完,天天跟着博訊韋石西諾在那兒搞假政庇,專騙中國人!他有本事騙誰去?只騙中國人!他能給中國人民主法制自由嗎?滿口髒字兒。西諾居然敢講真相?你說他那個爛樣,沒有一句實話!那韋石天天害中國人。就這些人在法拉盛,他連曼哈頓都不敢來,呆一個小時都害怕,腿都抖。就這幫人,還要給中國“法制民主自由, 真相”,可能嗎?尊敬的戰友們,這是我們的悲哀!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出現了這麼多的雜碎。在這個西方國家,這樣的文明法治的社會,動不動就拿着“過去三十年四十年”來忽悠人,動不動就說“給中國人法制民主自由”。結果是搞假政庇、假文件,騙色騙錢,訪民把人弄牀上去了韋石。西諾天天騷擾人家,挨個女的打擾,騙人家自己還是律師,還賣保險,然後跟某些律師聯合一起給人家做假政庇。陳闖創他們專門拿着人家照片,然後天天開“民主法治大會”。天下哪有此理啊?! 這是我們民族的悲哀!哪有一個民族這麼愛騙人?! 還專騙自己同胞的啊?! 全人類沒有!這即是我們大家要深思的問題,也是我們必須要解決的問題。你看他們開那些大會的時候,那些人醜惡的嘴臉,怎麼配談“民主”倆字兒?連(做)人都不配!這真是我們民族的悲哀。所以,所有的戰友們,我們必須把這些假民運僞類們徹底剷除!按照美國的法律,以事實爲根據,大家檢舉揭發!任何人拿出韋石西諾陳闖創李偉東夏業良亂倫彪,還有那個什麼清漣,那個女的啊,所有搞假政庇提供假信息的,這些人只要拿來,只要證實你願意出庭,只要能出庭作證,我馬上五萬美元給你們。

2018年3月13日
大家看到了沒有,這些所謂的這些幾個僞類們,這幾個流氓胡平呀,什麼李洪寬,夏業良,就這些李偉東,所有他們在過去做的假文件,所有做的假政庇,所有騙過的錢,所有跟盜國賊的合作,都會被查出來。大家拭目以待,拭目以待。記住文貴曾經說過的話,一樣一樣來。

2018年3月15日
幾個僞類啊?掰着手指頭數都數不過倆手去!這些人橫行霸道,啊,就剛纔我說的假政庇、假證件、假移民手續、假旅遊、假食品、假理想、假民主,啊,還有那個李紅薯還搞那什麼招婚啓示——騙色、假結婚,不都是這一套嗎?通過文貴的砸鍋現象能把很多東西都看出來。

2018年4月19日
我的律師到駐美國他們的國家領事館辦一個手續,退掉十幾個護照啊,退掉沒有那麼容易,心也疼啊。但是我現在什麼護照都全部退掉了,同時我申請政庇,大家要知道,我不是爲了所謂的拘留才申請政庇,我也不是爲了在美國獲得身份申請政庇,我申請政庇至少符合美國政庇是爲了政治安全。我是讓美國知道我在這裏是受政治迫害的。希望不要得到中國的政治迫害。我在美國拘留是太容易啦。我有那麼多護照 都是合理合法的,而且隨便什麼合作,我都能合理合法待下來,但不受美國政庇的保護。我申請政庇不是身份拘留的需要,而是政治安全的需要。那麼所有護照我全部交回,一個也沒有了,現在只剩下美國政治庇護了。我申請政庇不是身份居留的需要,是政治安全的需要,小夏看到了,過去我所有的護照已經全部交回,一個也沒有了,現在只剩下美國政治庇護了,這是一個法律,有些話我現在不能說,過一段時間,等着公佈吧,有一系列的重大利好事件的發生,接下來,我會向大家公佈,謝謝。

2018年5月27日
你想說海航假話也不行,所以那個人出來我說你啊,你這笨得,你九十都是真話,但你說了個假話。你證明這個事,說是爲了海航這個貸款的會議,結果人家現在質疑你說的話。所以說大家要記住,在法律面前不是你正義你就可以說假話,你恰恰你正義你不能說假話,也不是說你邪惡別人就可以用假話對待你,不可能!你比如說,那個滕彪先生他寫那個信,他對我現在很大的幫助,因爲他都是假的,他會被有關部門問話的,他必須面對法庭。人家問他你這個寫的東西,你是哪來的,你聽哪來的,誰告訴你的,你知道這兩個信息來源嗎?他絕對就傻了,他會徹徹底底失去他一切信譽,還要擔負法律責任,包括寫這些信給美國政府部門的人,他都會面對這些結果。所以我說戰友們你們一定要寫信,一定要寫準確,千萬不要說假話,不要說任何髒字。因爲在美國這個國家,我這一年前說過,反應得慢但是一定會反應,一旦反應你想改回來不可能。這就是法治社會的好處,不管你是總統還是司法部長,都不可能,你去觸碰法律的問題,就像當初我說句話,我說這個政治庇護是我的安全手段,不是身份的需要。人家美國政府問了我好幾遍,在去年的時候,你什麼意思,我一一把這解釋,什麼叫政治庇護,我說政治陷害,我擔心政治陷害我。我有哪國護照都沒用啊,我有哪國護照他都可以陷害我啊,香港政府已經說好了,把我的香港護照說是假的,造假文件。他想怎麼說怎麼說啊,然後說你造假文件、假護照、假信息,然後你說些什麼洗錢啊,什麼強姦,什麼罪都可以,然後讓這個政府把你弄回去,這叫政治陷害,你根本沒有這個犯罪,你沒有反駁的機會。只有政治你申請這個庇護了,你的政治庇護不僅僅是身份的需要,是你政治安全的需要,人家馬上就說那我得走這程序,你哪國來我都走這個程序。
比如說我用其它國護照,人家國家來了,下次過來說要申請你,說你在我國家殺人了犯罪了什麼樣,那你要是說沒有政治庇護,那馬上你就慘了。那麼你有庇護,人家走這程序審覈,這個審覈就讓你有說話的機會,所以政治庇護不都是爲了身份,爲了身份文貴根本不需要政治庇護,所以說政治庇護的核心意義在哪兒你要搞明白。這是爲什麼現在很多欺民賊寫了很多信,都對着那個身份去了,結果現在把他們給暴露了,這就是爲啥以前我不說,現在我可以說,因爲現在很多事情都已經發生完了,人家有關政府部門想知道真相,人家就可以“噢”一對上。不可能每個政府官員都像我們援郭的砸郭的人瞭解我文貴的事情百分之百不可能,那瞭解百分之一、零點一都不錯了,所以我們不要拿我們的腦袋和思路來想想人家政府的官員和跟我們有關的人,不對的,應該用事實來想人家這個事情,真實地面對,這纔是真真正正的符合客觀,纔是有用的。

2018年8月24日
我費着這些天,我經歷太多事了,太多事了。我很感動的是,這些很多尤其有的國會議員,他的妻子和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在海外的華人欺民賊。還有騙取美國天天搞政庇,天天給美國寫假報告,提供假信息。他們認爲誤導了美國。

2018年9月2日
你看袁建斌啊,我剛纔發了個照片,在VOA當年說,他是當時請傅希秋牧師,傅希秋牧師幫他找了美國國務院的人,找了希拉里特批,解決了他的政庇問題。然後又把自己四歲的女兒從國內救出來。我說袁建斌中國人,他有在美國的四歲女兒,那你咋從中國救出來我咋不知道呢?就這個問題我向國務院好多人打聽了,他們說沒這個事兒,絕對沒有。這就是懸念。我們告袁建斌的時候本來在加州法院,他一說他是美國公民,我們立馬移到最高院。最高院管轄可以說因爲你不是美國公民讓你到地方法院去,他也可以管,不是說不可以管。但是有很大的概率他一定會問你,你是哪國公民。因爲我知道袁建斌他是假的,他不是美國公民。他原來公開說在法院他說的,我是美國公民。到了高院他必須說我不是美國公民,高院立馬“啪”打回來,打到加州法院。同時,袁建斌說自己是美國公民,還有女兒當時被國務院救,傅希秋牧師幫他,然後出來,在VOA上的直播視頻。這個證據你弄不了,還有你發的推。
……
竟然是郭寶勝到處造謠,說誰啊,傅希秋牧師幫他找了人,找了這兩位律師。然後已經找好了法院,他住的地方,叫弗吉尼亞那個法院,他那個區的。說那個法官,最後一任了,傅希秋牧師已經跟他聯絡好了,這個案子呢郭寶勝已經申請了,這是真的啊,他真申請了。

2018年9月5日
那個袁建斌說這個上美國知音說我怎麼弄的,是傅希秋牧師把他弄過來的。現在袁建斌到處吹牛說我給了傅希秋牧師十萬美元幫我搞政庇,這話傅希秋牧師你應該去問問這個袁建斌他說沒說過,我這兒全都是有證據。是他說的,他跟很多人說,這些人都給我提供來了,是袁建斌到處說我給傅希秋了十萬美元,如果他給我傅希秋了十萬美元,傅希秋牧師在美國國務院說過的話都是假話。然後現在很多人給我信息說郭寶勝找了個法官這個律師什麼總統的孫子,什麼總統的孫子上來了,然後也說這是傅希秋牧師介紹的,你不覺得這是天下荒唐嗎?

2018年9月7日
這個戰友們,9曰7號文貴紀念申請政庇一週年。
……
去年2017年9月7日,真正的是文貴,向美國政府,申請了政治避難,大家都上郭媒體來吧,我現在就看郭媒體了,大家都喜歡這邊了,還是自私點吧,9月7號正好是一週年。
……
我簡單的說。希望所有受到政治迫害的從中國大陸來的朋友們,你得真的是受政治迫害前提是,千萬記住不要上當!政治避難和政治庇護還有政治難民是兩回事。Refugee和Political Asylum是兩回事。只要你是政治庇護的千萬別到法拉盛去,也別找那律師去被騙!這個上當的華人太多了因爲語言問題!在美國費城有專門調查政治庇護的一個組織,這個組織的人跟我開會的時候,他給我了一個最清晰的答案。任何國家特別來自中國的,真的是受政治迫害者,申請政治庇護不批的,絕對就是兩條原因。一個沒有找律師。就是你沒找律師自己填了。這裏邊兒錯一點兒也不行。或者沒有錢找律師。沒找律師失敗了!第二個是被律師給騙了。這個佔絕大多數,被律師給騙了。在咱們Chinatown有人收你3000美金,給你填上表格,甭管了!你還能拿到打工的證件,三年後遞解出境!就是這兩個結局。文貴花了很多錢,問了這個問題。告訴大傢什麼叫政治庇護。政治庇護的前提你一定是受到了政府的陷害和追殺,被政治迫害的危險,或者你被他們給弄回去以後,你會受到迫害。這條一定要記住啊。我花了那麼多錢,我的律師團隊一次次的讓我拿庇護,我拒絕了!爲什麼現在又拿了?因爲政治庇護寄到移民局部門的時候,他必須是寄過去。他給你一個立案的通知。從接到立案通知這一刻起,從接受你申請起,你就100%的受美國的政治庇護的這個法律系統行政系統所保護。移民局是行政部門,他會給你答案行還是不行。要聽證要查找證據。你要出來被詢問被作證。你還要找人來說你是被政治陷害的。你要拿出各種證據。最後給你答案批還是不批!批可能在一年兩年給你,給你個打工的證件,給你個臨時身份證。你可以在這兒生活了。不批,你就自動的進入了美國的第三個系統就是法律系統。他沒有任何權力不接你。自動進地方法院,你這個時間也是完全被政治庇護的法律保護的。這個時候你可以到中院高院再高院。一般官司是三年到十二年,甚至是更長。在這個期間你是絕對受保護的。美國總統是行政部門。就是中國政府採取任何辦法都沒辦法把你弄回去!因爲你受的是這個法律的保護。行政部門是沒有權力的。即使它在美國陷害你,你在美國犯了罪是在美國關押。絕對不會把你弄回去。從你遞交那一刻起,你就受美國法律保護。行政保護。行政不保護你你就受法律保護。他倆都不保護你,你就上中院高院。這個時間內你有沒有身份,是被保護的。是可以的合法的。這是第一條。
第二條,很多人搞不清楚。說我簽證過期了,或者我簽證過了,那麼我待在這兒拿了政治庇護就合法了呢?兩個概念。政治庇護不等同於你合法身份。你是被政治庇護在這兒,你住在這兒沒問題。你待在美國沒問題。在你申請期間沒有核準和沒覈准期間,或你到法院打官司期間,或你被否認期間,你去打官司期間,你都是合法的。呆在這兒都是沒有問題的。絕對受法律保護。誰也不能惹你。這不等同你有了合法身份。只有批准了以後你有了合法身份。你可以拿工作簽證,你可以拿綠卡未來你可以申請護照。不管如何你是受保護的。不論你犯了什麼罪,比如說有人想在第三國,弄到第三國去陷害你,弄到香港去啊,弄到歐洲去啊,什麼中東去啊,這種情況下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爲必須經過法院判決完以後,你纔可以離開。這是兩個身份。沒有批下來之前,不等於合法身份。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即使你不管如何,他們怎麼陷害你,在美國捅你一刀子找女人陷害你,在中國把你判刑了,在香港把你判刑了,在歐洲把你判刑了,記住,美國還有另外一條法律。反虐待反酷刑保護法。這是絕對嚴格的。像有些咱們中國受政治庇護的人,像烏坎有些呆在這裏的人,到移民局以證明就可以,說我回到中國去,如果你們什麼都Cancel掉,我會回到中國去。中國是被美國列爲酷刑國家。法律不被信任的國家。或者有人拿了香港身份證,會遣回香港去,香港是歸大陸管。有可能會回到大陸去。或者把你遣到第三國家,拿非洲護照第三國家再給你遣回去。都有可能被中國政府控制,你是有受酷刑的可能。所以絕對不會給你回去。在美國曆史上無一法官判過這樣的例子。由於中國和香港,和中國有遣返協議的國家和不是民主的國家,美國不認可的國家,任何理由都不可能讓你遣回去。
第四條,你擁有什麼樣的護照,你有十年B1、B2,你有美國L1簽證,你還是有打工的簽證,甚至你有美國綠卡,都保護不了中國政府陷害你。比如說它在香港給你判了個罪。或第三國找理由收拾你。都有可能啓動了對你遣返的程序。他用第三國收拾你。你會很麻煩。只要你被政治陷害了,你只有尋求政治庇護,政治庇護不是解決簽證問題,是解決了這些盜國賊們陷害你或某些人在這裏陷害你。這是根本主題。這是第四條。
我爲什麼要政治庇護?大家看一看,從我四月份來美國第一次見韋石的時候。韋石在網上大喊:“郭文貴!你敢出來?我讓檢察官馬上把你給抓了。你犯罪了。你敢來美國嗎?你敢來美國我給你怎麼着怎麼着!”發了誓把他奶奶把他祖宗,把他老婆把他女兒全給押進去了。然後我就來了。來了!他傻了!來了!我說:“咱倆見面啊?”他說:“你敢跟我在哪兒見嗎?曼哈頓見嗎?”“見啊!”然後說:“敢跟我上明鏡嗎?”我說:“上!”“敢跟我辯論嗎?” 我說:“上啊!”結果呢統統拒絕了!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