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三十二 – 2/3)美國正對30多萬華人政治庇護一個一個清理、爆革戰友可獲得政庇文字證明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5月29日郭先生說:再一個對所有的過去的因政庇、政治庇護的,所有中國人的護照全部清理,一個一個清理,基本上是寧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過去凡是造假,過去這幾十年弄假政庇的,你等着吧,你等着吧!那本護照就是你進監獄的通行證。所以說,唯真不破是爆料革命最關鍵的。還好以爆料、因爲爆料革命受殘害的,獲得政庇的,這都是免檢的不錯的,我相信這都是真的,希望是。
2020年7月22日郭先生說:另外一個不管是砸過郭,還是反爆料革命的,任何一個人只要是你跟共產黨反對了,找到我們、找到我們各個戰區了、各個農場的戰友們,我們都願意給你出證明。只要你是同胞,都願意保護你。只要你加入新中國聯邦,你不加入新中國聯邦只要你是同胞,都願意保護你,只要你滅共、反共,表示一下反共就可以了,那麼我們都願意保護、提供文字證明。

2018年9月10日
說騙子,騙子也不是中國獨特產的,美國也有騙子,我被美國人騙的錢也不少。政庇的時候我給律師事務所一個是一百萬美元,另外一個也是五十萬美元,一個政庇都幾千美金,對不對啊?那不也被騙了嗎,太多了!我在歐洲的裝修飛機,幾個都被騙,那歐洲也騙人啊,但是人家有法,人家有法可相信的法。

2018年10月4日
另外一個在海外,替共產黨賣命,替到國賊賣命的,還有那些做假政治庇護的,僞民運人士,搞募捐騙捐,郭寶勝這種假牧師,不管你拿過護照還是拿過什麼,末日到來了。

2018年11月21日
我們的基金就要形成一個國際法,我說班農先生接下來將有一個全世界的一個飛行,目前有20個國家初步已經答應同意簽署這個法,什麼法?馬上即時生效,所有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少數民族和中國的政府高官只要到這些國家的領事館、大使館和到這些國家來,他們的家人和他的同事必須無條件接收,得到最高級的政治庇護。這就像當年希特勒殺害猶太人一樣,如果我問他們,今天你們在座這些人,你們的背後老闆都是猶太人,如果當年沒有中國人打開那扇門,你們還有猶太人嗎?現在你們必須爲中國人打開一扇門,這比當年的二戰猶太人還可怕。我這個基金就幹這個的,第一件事在全世界形成一個大聯盟,對所有中國的新疆人、西藏人和私人企業家和中國政府的高官和高官的家人們到了西方的世界有一扇門讓他們得到庇護,三個保護,人身安全,資產安全,第三個他的信息和尊嚴必須得到保護,這是我要乾的。這些記者全傻了。我說班農先生我給他講這些的時候:額……額(喫驚表情)。大家看有多少人,你們看到多少國家會同意籤這個。

2019年2月7日
再一個就是,法制基金除了查在外國的上市公司,剛纔路德先生問的上市公司偷的人民的錢,騙的美國人民的錢,同時班農的先生的法制基金會推進在海外盜國賊盜取中國人民的財富,這些非法資金。這些非法資金,我以前說過了,如果有提供信息的,根據美國的法律是可以分成,是可以有獎勵的,法制基金共同分紅。同時你們沒有這些信息的,如果你有料會反共的,會幫助你。所以剛纔講的是一個簽證庇護、政治庇護,還有一個經濟幫助和經濟的支持。甚至在某些其他方面,我們律師團隊也工作很長時間,強烈的建議我們,就是對這個幫助的範圍,按照美國的法律這框架化,我們稍後會在網站上公佈出來,我非常相信班農先生的這個法制基金對中國共產黨的倒臺將起到關鍵作用!

2019年2月26日
人家衝在廣場上,⼈家死在⾥面了了,咱們這些⼈苟且偷⽣,還要拿人家賺錢去,還拿人家去搞政治庇護。我就擔⼼早晚有⼀天得出事,這事不好。所以說⼀個⾃己追求的運動讓別⼈流了血,你更沒資格說。如果你為這件事流過血,失去過自由,付出過金錢,你有資格說。所有在網絡上討論公益事業,法治基金捐款的,全都是王八蛋,根本沒給別⼈捐過⼀分錢,也沒為中國的法治自由辦過一件好事。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不對的放馬過來。

2019年2月27日
你看那個郭寶勝,這個不要臉的東西,他竟然出來捐錢了,捐一萬七。而且說什麼我這是一個付的,一個未付的。大家去想想郭寶勝這個假牧師,還有那個張健也是假牧師在法國那個。據說張健在巴黎郊外租了個爛到家的房子,也是打著假牧師的名義。你看見沒有?欺民賊搞政庇,假牧師。這都是韋石、屎諾都一樣的,都一樣的,還有假律師,亂倫彪這都是這種騙子。還有那個什麼袁健斌也搞什麼高科技,都一個德行。牧師,竟然是假牧師,他在打官司。他住著一個上百萬的房子。

2019年4月6日
這些捐款一旦公佈以後,我告訴所有的美國朋友,這些都是支持法治基金未來在美國,在西方的世界,能替中國人民伸冤,能替中國人追回他們失去的財產,能幫助中國西藏和新疆少數民族被欺壓的人得到申訴法律支持和國家的支持。班農先生,還正在尋求得到歐洲等各個國家,得到政治庇護簽證,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支持,和法治基金的合作。

2019年4月13日
所以說,我求求戰友!(再次合十!)以下四條!啊,我求你們了啊!戰友們,第一,在海外的戰友!但是申請政庇的,和在海外,有反共背景的,千萬最近少接觸國內來的人。再一個少和國內人聯繫。還有一個自己千萬別犯錯,連駕駛違章都別做!因爲就是等你犯錯,找你毛病,收拾你。包括一個,咱們有位朋友叫谷卓一吧,谷卓一這位戰友,我今天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是這個名單之一的,而且限期內!要把你拿回去!要麼消失要麼弄回去!所以第一個,戰友,海外的戰友,別犯錯!別折騰!保護自己。不要跟國內家人隨便聯繫。更不要聽所謂的老同學誰上當讓你回去!甚至讓你去到東南亞國家見面!千萬千萬不要!這第一條。

2019年5月23日
你跟你太太要全力以赴,你要做這個工作,拜託了魯先生。我邀請你來我還沒給你談呢,接下來我讓王雁平給你談的事情,我要和你合作,和美國政府合作,把郭寶勝、夏業良、李洪寬、還有韋石、孟維參、熊憲民,正在政庇的,已經獲得政庇的,已經拿到美國公民資格的,他們用假身份的,和在美國威害美國社會的,我們要開始採取行動的。你答應了啊,全力以赴配合咱們合作。魯仁達先生:我第一個可以說辦護照,申請人編的故事,關於他以前是怎麼被抓起來的,被關在監獄裡面,我是現在一丁點都不信,這些人編的故事。特別多人說這個中國人的一個詭計。我為了扮、裝一個受害者。郭文貴先生:郭寶勝你信嗎?郭寶勝的故事。魯仁達先生:來自青海以後我就開始不信了。他是去了人大,幹什麼我不信,做什麼我不信,如果是進了看守所,或者拘留所怎麼著,派出所,如果他出了事,我看都是設計好的,都是為了害別人的,抓別人的證據的,這個不新鮮。所以你對付共產黨有這個麼一個問題,他們的設計圖是很熟的,他們有一個本兒,第幾頁,應該怎麼對付什麼樣子,他們有那麼多年的經驗。連你他們都知道,我們應該是採取什麼行動,但是問題是他們沒想到你也是偷看了這個本兒。他們其實做的很多是很類似的,都是要為了誰的權力,我罷工來的,我支持他們,後來我自己被送進去了,然後出來我是英雄,國際人權組織都很喜歡我,現在應該聽我的。郭文貴先生:就像熊憲民做的那個假宗教信仰政庇啊,然後韋石博訊專門給人家搞這一套的。魯仁達先生:老早以前在中國北京有一個最早是可口可樂,但是很多賣假的,有標誌是很像,也許是可口可以,或者可口可再弄一個什麼類似的字,假的,挺想是真的。我看這些民運是,覺得中國人是那麼容易騙應該是。因為人多,有這個問題。這個黨那麼多年我們不好實現民主,我們不好給你人權,老百姓人權,因為我們人多啊,我們養不了那麼多人,就是以前他們經常那麼說,我們連飯都不夠,怎麼講人權。現在你飯夠了,你計算機也夠了,你大哥大也夠了,你商品房也夠了。但是還是不能夠民主,會亂起來。郭文貴先生:現在共產黨各種藉口呢不讓有民主,海外的欺民賊們正在犧牲中國民主的國際形象,正在打著中國人的民主訴求在海外繼續騙,毀壞了華人的形象。所以說,我們可以把美國很多有專業素養的,真正美國人,很多美國人,我們爆料革命當中的很多很多美國人,他們和我們在一起,要合作。接下來法治基金會跟他們合作,把一些虛假騙取美國護照公民資格的人,還有一些做假政庇的人懲罰回去。魯仁達先生:說一句難聽的,以前我形容那些,你說的董克文周圍的那些人。

2019年10月18日
從茅屎坑裏正在往外冒尖的那些,頂着一頭屎的欺民賊們,這些人就是因爲沒錢,說白了就那點事,就整點錢,什麼反共啊,如果他有郭文貴的身價和這15個的億分之一,他還反共嗎?可能嗎?就這樣他還看不起所有的戰友,看不起所有的大家沒有美國護照的人,像路德先生我們都是政治庇護的,哇看不起呀。人家是專業人士、高等教育、拿美國護照,好像他們就掌握真理了。我們要過去想拿護照還輪的着你嗎?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就是不要臉到沒法形容的程度,爆料革命是中國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是真不爲了金錢,不爲了榮譽,不爲了私利,更不爲私仇,是真心的想推翻壓在中國頭頂上的幾十座大山,和現在讓中國人失去未來,失去健康,失去公益,失去這個世界的共產黨,我們要滅掉它。

2019年10月28日
吳徵,聽說吳徵現在非常恐懼,非常害怕。每天顫抖,但是他要作呀!所以他在2018年12月在美國登記了正式的正牌特務。但是他黑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製造虛假的馬蕊案和韋石構陷我們的戰友。用博訊作爲釣魚網站釣海外的真正的民主、民運人士,洗錢、多個帳號、偷稅、威脅戰友。在美國搞假政庇,假政庇很多支持,關鍵是幹啥的!假政庇是向美國輸送間諜的。你以爲那熊憲民、孟維參那麼簡單嗎?那沒那麼簡單的。是吧!這大戲在後面呢!夏業良現在也跟葉寧搞上了,葉寧是熊憲民的律師,葉寧是孟維參,人家都不用你。用你夏業良嘛!用你葉寧嘛!不用你,吳徵的律師,大家看了嗎?過去你們都小看了熊憲民和博訊,韋石孟維參,小看了吳徵。現在你再看到吳徵成立了察哈爾委員會,在美國呀!竟然是中美關係委員會副主席叫吳徵。在回看我2017年的爆料,當年吳徵是通過何頻跟我說和,再也不傷害我並且提交了當年給韋石48萬美元的票據,付款票據。我就真不報吳徵的料了,也聽了何頻先生的話,結果知道何頻先生最後也勾兌了,也弄了一大筆錢,明鏡投資發財了。鳥都換炮了,都快餓死求的了,結果發財了,也開始了砸鍋了。吳徵開始浮出水面,艾迪布洛迪、孫立軍、劉彥平、馬蕊強姦案、韋石、孟維參嘩嘩過來了。我的一個真實的例子,戰友們,相信共產黨,相信任何共產黨的代表人,你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中國70年有多少人死在他們手裏面!多少人死在天真方面!但願不要再從郭文貴之後,不要有人再犯這種天真無知的、要死人的、這種愚蠢的信共的病。這就是最好的例子。剛剛這幾天發生的又一波的對美國的黑客和當年黑客華盛頓代表我政庇律師事務所,我相信是一撥人。當年要沒有吳徵和孫立軍的領導那是不可能完成的,把一個事務所幾百臺電腦就在白宮1千米多米的地方,在川普酒店對面100米的地方全部黑客,而且是美國政府的多個國防部的律師電腦信息拿走,5000多個核心資料。那對美國造成多大的傷害,然後告訴他說把郭文貴你們要立馬宣佈不代表文貴做政庇就可以了。最後在美國生生在白宮邊上,一個這麼大的律師事務所說馬上宣佈不代表郭文貴。然後電腦可以打開了,在這之前電腦連打開都打不開。多少人受到傷害啊!多少人受到甚至死亡啊!損失啊!巨大吧!

2019年11月23日
第三個就是你是證人,祕密地被保護沒有人能欺負你,但是別人並不知道,就像我這樣在社會上該幹啥幹啥。這是三種級別。王健案的核心供料人都已經安全出來,而且得到了最高的保護。大家看到昨天也是個大事,我們的同胞一個帥哥,我發現好人都是帥哥,王立強先生在香港叫做駐港機構的安全力量的代表人接發了香港的特務叫項新(音),震驚了世界,到了澳大利亞。他就是在澳大利亞申請了這種政治庇護,而且是國家安全力量的保護,你再動他是絕不可能的。這就是爲什麼賴昌星會被弄回去呢?賴昌星他沒料,賴昌星他沒申請政治庇護。如果當年賴昌星申請政治庇護他絕對不會被弄回去的。他竟然沒有申請政治庇護,而且他還沒料,你呆人家那兒幾年了,人家怎麼幫你呀? 結果又被海外民運以各種名義喫、騙、坑三四年,最後是海外民運把他賣給了共產黨。還陷害他賭博,帶他去賭博,在當地又犯了刑事罪,最後把賴昌星送回了國內。所以他死在自己大意,對共產黨抱希望;他死在了海外民運欺民賊的陷阱裏邊;他死在了他自己身上有幾個錢兒的誘惑的邪惡力量;他死在了自己沒有料上。大家都要吸取教訓,只有你能出了國你手裏有料,你一定會得到保護,跟法治基金聯繫。只要國內戰友什麼黨內高官,情報機構,你跟我們聯繫,這些國家都可以給你庇護;還有其他國家包括日本,日本我們都可以幫你協調,沒有任何問題的,只要你有料都可以幫你。沒有問題,你只要出了國門都可以,如果重要人物, 在北京領事館、大使館和國內上海也有可能給你採取特殊措施,關鍵是你的料。說到這,我再告訴大家,我們的大校先生,他非常好,沒被處決,我們也得到了好消息,現在被轉移到天津關押。現在這位大校爲啥沒被殺掉啊?非常簡單,還懷疑他有人,所以說這個時候他反而安全了。他是我們的英雄,他們家人很安全,特別好,所以說我們儘可能做到最好。雖然他有最壞的準備,但是他給我們爆了最關鍵的料,我們給香港同胞發出了他們要戒嚴的這個重要信息。很多人提前得知以後做了保護措施,這是非常非常棒的。

2019年12月21日
華盛頓好幾個教會的人,紛紛發信恭喜。說我們知道郭寶勝這些人絕對就是騙子,到處騙捐騙錢,你這個贏得太好啦。海外華人裏很多牧師也給我發信息,文貴先生,你幹了個最有意思,最大的事。他說海外華人教會已經成了共產黨滲透的最黑暗的力量之一。幾乎都是搞假移民,假政庇,然後都是欺負那些從中國出來非常弱小的同胞,敲詐勒索,比共產黨還壞。然後用各種募捐的名義,涉及到性犯罪,移民犯罪。他說郭寶勝當牧師那是個笑話。然後郭寶勝找了個牧師給他作證,竟然不知道手怎麼放到聖經上。咱們未來再說這件事,荒唐的事情太多了。海外所有華人在宗教界,在民主運動的這個領域和在西方政治,國會還有?這些領域,真的已經成了欺詐的代名詞了。

2019年12月22日
我說郭寶勝這個人背後、他是一個傀儡。有人打着宗教的領域搞假政庇,中國所謂的民主民運和假64就三幫。我說在美國就三幫,沒有任何的第四幫。我說第一假民主民運,假64所謂代表,假宗教領袖。他們現在要打着各種名義在美國國會山遊說。然後呢!事實上游說結果全部跟共產黨玩的一套,就是精神綁架,然後是肉體綁架,然後榨取你的剩餘價值。就這三幫人嘛!就是搞政庇嘛!榨取這些剛剛從大陸奴隸社會跑出來的人。他說你說這些有道理。
……
但是戰友們要看到一點,在這個庭上的,還有對了,我忘了個小爛人,那個叫陳闖創,那小傢伙,哎呦我的媽啊,真是噁心死我了!就是看着那個樣,他穿了個上衣,比他身高,是他身高3/4的比例,然後那個表情,晃晃蕩蕩的出來。然後幾個人爲了午餐,那幾天天天爲了午餐掐的一塌糊塗,誰買單、誰喫午飯。郭寶勝是堅決不買單,郭寶勝跟律師跑旁邊一個小咖啡館,估計花五美金喫個麪包,就這也不願意付給他們,吵得一塌糊塗。就這些細節,你會發現這三幫,假牧師幫、假宗教幫、假六四幫,假所謂的民主民運幫,都是搞假政庇的,來都有各自所需,這是很糟糕的。

2019年12月23日
決不能讓在法拉盛,中國城的那些欺民賊,天天打着政庇,像陳闖創那個爛仔,爛得我覺得用屁嘣他都不值。在我眼裏,他就是一隻垂死掙扎的老鼠,爛到極點。不能讓這些人再打着民主民運的幌子,還開什麼會,你大爺的,我R你大爺一萬次,看着都丟死人了。

2019年12月26日
我們這塊有來自國內的被殘害的人到這來了,大概八,九個人吧,申請政庇,兩次拒絕,最後是穿着郭戰裝去了,然後就跟人家解釋。人家移民官問:你穿這衣服是什麼回事?他說:我是支持爆料革命的。那你給我解釋解釋爆料革命。然後就解釋解釋。解釋完以後,問你:穿這郭戰裝是誰給你的?他說:誰誰給的。他說你真的支持他嗎?真的支持,我還給法治基金捐了錢。人家移民官說,行了,你今天的政庇過了。哇,結果就是他認識的那兩個人,就被遣返了,而且這兩個被遣返的戰友是非常挺郭,支持爆料革命的,你說這個慘不慘啊!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6 月 前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