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糧是不夠的,還要藏糧,謹防中共實行戰時體制,徵糧隊暴力搶糧

作者:文珠

關於囤糧,親愛的戰友們已經寫得太多,郭文貴先生有關糧食的話題請參考:
郭爆料串珠(一) 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糧食問題 – 1/2
郭爆料串珠(二) 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糧食問題 – 2/2

此處不再贅述,但是藏糧,還沒有人開始提,我是第一個。下面我就講講爲什麼中國人囤糧還不夠,還要藏糧。什麼叫戰時共產主義和戰時管制體制?

刊載於《鳳凰週刊》2009年第14期 總第327期的文章《俄羅斯三次大饑荒解密》中寫道:1917年蘇聯政權建立之後,立刻出現了戰時糧食危機,來春演變成饑荒。1918年5月列寧向全國各地發出電報:“沒有糧食。紅色首都因饑荒而處於滅亡的邊緣……我以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名義,要求你們毫不遲疑地支援彼得格勒。”爲保住政權,打贏內外戰爭,從1918年下半年到1921年春,蘇俄政府實行了“戰時共產主義政策”,其內容包含了禁止買賣糧食和餘糧收集制。1919年1月11日,蘇聯人民委員會頒佈法令,要求農民按照政府規定的數字交納農產品,交出全部餘糧和一部分口糧來支援紅軍和工人。爲落實法令,蘇俄政府派出了一支支攜帶武器的徵糧隊(徵糧隊就是搶糧隊,把農民賴以活命的糧食統統徵走,農民不是逃亡就是餓死。),他們用軍事辦法徵集糧食和農產品。徵糧隊常常將農民們的種子糧和最基本的口糧也徵集了上來,並將爲數相當多的中農甚至貧農當作富農鎮壓或懲處了。這引發了農民階層對與蘇維埃政權的離心。
……
蘇聯政權建立後不久,出現大饑荒。政府爲強行收繳糧食,組織“武裝徵糧隊”,坦波夫省爲抵制政府徵糧,很快演變成農民暴動,至21年初已經有30多個團,數度將徵糧隊全部殲滅,蘇聯的部隊爲鎮壓“坦波夫的匪徒”,向農民用上了毒氣彈,僅一個炮兵旅就消耗了80枚毒氣彈。

戰時共產主義制催化了饑荒,引發了波及全國多個省份的農民暴動。1920年底至1921年春,烏克蘭、俄羅斯東南部、中部、西伯利亞、伏爾加河沿岸先後都爆發了農民暴動,高潮在1921年2、3月,西伯利亞伊施姆一縣參加暴動的農民就達6萬多人,參加坦波夫省農民暴動的有5萬多人。

作家野夫在《地主之殤——土改與毀家紀事》一文中說:十月革命後,爲了徵糧,蘇維埃政府必須花大量力氣和農民打仗。史達林爲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從一九二一年開始強制推行農村集體化,結果不得不派出正規軍下鄉和武裝農民開戰。在無端殺戮了太多生命後,到一九三七年才勉強完成。其後果是農民喫掉了大半牲畜,整個農業退步到食不果腹的境地。所以當共黨在一九四六年提出土改時,一向肆意妄爲的史達林也不得不提醒毛千萬要謹慎。

中國從來都是地大物不博,人口衆多,糧食是不夠喫的,一旦出現大範圍的天災,人民就要餓肚子甚至餓死。幾乎所有中國歷史上的起義部隊,就兩件事,抓兵、徵糧,一,發佈命令,跟我賣命,你全家老小的命留下,財產可以留下,二,不給我賣命的,老人小孩全家一個不留,通通殺掉,財產沒收,就這兩件事兒就可以把鬥隊伍壯大了。

歷史上中共也組織過跟蘇聯一樣的“徵糧隊”。美文觀察提供:中共最高黨校校長楊獻珍,指出:出“社會主義是人喫人的社會”。 1947年和1948年,中共強徵糧食餓死幾十萬中國農民;1955年官方搶糧又逼迫農民自殺死亡超過20萬,兩者相加,至少超過50萬。

官方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曆史紀實》一書,在書中的“大饑荒”一文裏有統計:“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千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千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

已經號召全國人民節約糧食了:

共國正全面迴歸供銷社制度,一切生活必須品實行統籌、統購、統銷政策。爆料革命一直提醒國人囤糧,但是如果病毒疫情得不到緩解,中美持續對抗,大饑荒一定會發生。那時候爲了維持政權,中共一定會成立徵糧隊,全副武裝的徵糧隊在城鎮和鄉村暴力收糧搶糧,所以家裏屯了太多糧食,你又沒有辦法藏起來,一旦徵糧隊上門,你還得幫他們扛上車。所以我建議,如果有條件的話,您要開始藏糧食了,挖地窖也好,藏地洞也好,藏深山也好,辦法總比困難多啊。

但願我多慮了,但邏輯上是講得通的,中共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政權,它可以按需殺人活摘器官,難道就不會組織徵糧隊上你家搶糧食嗎?武裝徵糧隊,中共的歷史上有過,他還會再有的。毛時代私藏糧食會按反革命罪處理。——沒有什麼是中共做不出的。

只能滅了它,它就什麼都做不出來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