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刃向內”:習近平對政法系統的“整風”運動

收集:天使; 翻譯: 淨水—源; 審稿:文橙

“整風”運動,引自於毛澤東,是一場確保軍警特憲在中共國特殊時期也對黨保持忠誠,排除異己的運動。

中國各地的警察、法官、檢察官和令人畏懼的國家安全人員一直在研究毛澤東的政治清洗方法,並將其吸收為中共打擊其隊伍中的貪污、濫用職權和不忠誠行為的新動力指導。

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為兩年後的領導層改組做準備時,以及與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持續紛爭,這場運動正在成為他加強黨內紀律的利器。

中國政法機構的官員們已收到命令要“ 刀刃向內 、刮骨療毒”,放下私人間的忠誠,揭露有問題的同事。領導告訴他們應該以“延安整風”為這次“教育整頓”行動的樣板。延安整風是毛澤東在20世紀40年代發起的一場運動,運動鞏固了他在根據地延安對中共的統治地位。

“剷除害群之馬。”上個月,活動的總執行人陳義新在啟動會上說。 “剷除對黨不忠誠、不老實的’兩面人’。

這樣的動員會在中國各地氾濫–在法院、警察總部、監獄管理部門和秘密的國家安全部,它控制著中國主要的民間監視和間諜力量。

這些機構和其他治安機構與軍方一起隸屬於黨的權力堡壘–中央政法委。習近平先生將安全系統的指揮權稱為黨的”刀把子”,這是一個取自毛澤東的威脅性詞彙。

中共仍崇拜毛澤東,這種跪拜反映出習近平希望利用這場運動在可能出現的動盪中,幫他確保自己和黨的權力。

“延安整風就是要一切服從毛澤東,這是這次學習延安整風的最大信號。”中共某報前編輯鄧玉文在採訪中說。 “清理政法系統的核心目標也是一切服從習近平”。

習近平在八年前上任後不久,就掀起了反腐浪潮,數百名高官落馬。前國家安全機構負責人周永康在2015年因貪污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儘管做出了這些努力,但專家和最近的中國研究表明,黨的領導層仍然難以管理其由警察部隊、安全機構、法院、檢察官和監獄組成的九頭蛇官僚機構。去年年初,黨內發布了新的規則,以加強對該系統自上而下的控制。而中國研究人員表示,黨政機關之間的分裂和競爭仍然是問題。

去年香港數月的抗議活動和今年的中共病毒疫情危機,似乎加強了習近平對鐵腕權威的推動,並且一直延伸到地方派出所。

“堅決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落實到行動上。”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本月在東北檢查整風運動執行力度時說。

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秦前紅說,最讓中國領導人擔心的似乎是中下層警察和執法官員。他說,2018年開始的另一場旨在打破犯罪團伙與官員勾結的運動,加劇了高層官員對地方政法機構仍存在著嚴重腐敗問題的擔憂。

“雖然中國對官場犯罪和腐敗的調查拿下了一批人,但主要的政法結構大部分並沒有被取代。”秦教授說。他說,引用毛澤東的延安整風並不意味著執法者們運用了其嚴厲的手段。

“必須認真對待這次整風運動。”他說。 “提到延安的目的是要樹立核心領袖,培養忠誠,這一點必須遵循。”

教育整頓運動將持續到2022年年初中共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前夕,這次黨代會將任命一批新的中央官員,而且很可能將延長習近平掌權的時間。在有關教育整頓運動的宣傳中,描繪了地方官員在“ 公安夜校 ”學習習近平的文章和講話到深夜的情況。

調查組已經挖出了被控腐敗和其他侵權行為的干部。官員們宣布,在運動的第一周,有21名公安或法律系統的官員接受了調查。

調查人員本週透露,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正在接受調查 ,但未公開說明他所受的指控,他因此成為這場運動開始以來落馬的職位最高的警官。

最近落馬的官員還包括中國北方內蒙古的一名監獄管理局原局長 、中國南方城市江門市的公安局局長 ,以及曾長期在東部的江蘇省擔任政法部門官員的人。政府沒有公開針對他們的具體指控。

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已在今年早些時候接受調查 。有關退休的中央安全部門領導可能被調查的未經證實的傳言,已在北京的政治圈子里傳開,並傳到了互聯網上。

“這暗示了習近平把中國的強制機器變成完全聽從他指揮的政治力量的一種持續努力,”得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副教授希娜·徹斯特納特·格里藤斯( Sheena Chestnut Greitens )說,她研究中國的治安,即將發表關於清理中國政法官僚機構的文章。

習近平要在2022年的黨代會前“把他的權威一直推行到政法系統的更底層”,她說。

反腐敗運動也證實了陳一新地位的上升。現年60歲的陳一新已在過去兩年里處理了一系列政治上棘手的任務。他還領導了打擊地方犯罪保護傘的行動。今年2月,武漢中共病毒疫情開始失控時,他被派到當地去控制疫情。

“這些廣受關注的角色當然給了他很高的知名度,也給了他一個建立追隨者基礎的機會,”維也納大學研究中國政法的專家李玲用電子郵件回答提問時說。 “看來他在準備擔任更重要的角色。”

一些分析人士已把這場運動看成是習近平清洗對手派系的努力。但行動涉及範圍之廣表明,習近平想徹底調整政法系統,研究中國反腐敗政策的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克里斯托弗·J·卡羅瑟斯( Christopher J. Carothers )說道。

“習近平的意願就是建立一個受高度控制的社會,這個願景需要一個執行這種控制的強大機構;腐敗對其是一個威脅,”他在電子郵件中說。 “即使這些機構中沒有出現很多新的不忠誠或濫用職權行為,中共領導層對它們有效地處理不斷增長和迅速變化任務的能力可能仍不滿意。”

中共國已經走出了中共病毒危機,經濟也在復蘇。但習近平警告那些上月底在北京開會的高級官員們,中國的“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他們打算用毛澤東的“持久戰”來應對這一外部壓力。

今年早些時候,中共還成立了一個名為“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的治安政策委員會,以加強對動盪和犯罪的打擊力度。

“未來五年是中國至關重要的時間窗口。”前編輯鄧聿文說,他提到中美兩國的競爭日益加劇,以及如何讓中國經濟進入一個新增長階段的努力。在習近平看來,政法系統的整風運動,就是要確保任何問題都不能演變成嚴重的國內危機。

新聞鏈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20/world/asia/china-xi-jinping-communist-party.html?referringSource=articleShare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e
Joe
6 月 前

加个速度是必须的

0

文橙

8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