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鷹團專題:班農事件

本專題包括以下內容:

  1. 前言
  2. 翻譯:對班農先生的起訴
  3. 翻譯:郭文貴先生對此事件之聲明
  4. 翻譯:《福克斯新聞》名主持人Dobbs論是否與”深層政府”有關
  5. 結束語

召集人: Beicy-數學老師

評論/結束語:文明明;校對

審核:InAHurry,TCC

Page:拱卒

一、前言

8月20日,史蒂夫·班農(Steven Bannon )先生以聯邦欺詐罪受到起訴的消息在美國和中共國幾乎同時登上新聞。與班農一同被指控的還有另外三人,被控罪名為在修建美國— 墨西哥邊境牆募款過程中涉嫌欺詐行為。在被拘留數小時後,班農先生在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出庭,否認所有指控罪名,於下午六點左右以500萬美元獲得保釋,並立刻離開法庭。

雖然,該案才剛剛開始,我們還不清楚其中的細節,無法對案子內容作具體的評論。但是,這條新聞在中美兩個國家發布的時間上很耐人尋味。在美國的新聞首發了此消息後,僅20分鐘,中共國的人民日報就立刻轉載了,隨後立即被其它媒體紛紛轉載、發酵,快速登上頭條。似乎這條新聞的翻譯、審稿和審核在訊息嚴格控制的中共國也異常的迅速,讓人有種早已謀劃好的感覺。而且,班農先生是川普總統的前首席戰略顧問和2016年總統大選的主要推手。在臨近2020年總統大選之際,有很大可能重回白宮,再助川普總統一臂之力。班農先生在這個時間點上受到調查和起訴,將會對今年的大選產生怎樣的影響呢?相信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判斷,個人認為,這將對那些可以獨立思考,全心全意期望美國能夠再次強大的選民們產生重大的影響並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文貴先生在得知班農先生的消息後,發了聲明,表示爆料革命與“我們築牆”組織或班農(Bannon)與該組織的活動無關,班農先生也將不再擔任GTV媒體集團(GTV Media Group,Inc.)董事會成員。但是文貴先生高度讚揚了班農先生是中國爭取自由與民主的堅強盟友,是我們的兄弟和英雄。在班農先生離開法庭時,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也在法庭外聲援班農先生,為班農先生歡呼,240多萬的在線觀看直播的人數也證明了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是團結的,是有情有義的,也在實踐文貴先生對戰友不放棄、不拋棄和不丟棄的承諾。

最後,班農先生的被起訴和保釋,進一步說明了民主國家、法制社會的優越性,它給了公民起碼的安全和權利保障。在美國,任何人可以因為任何事起訴任何人,雖然有時它的民主會被利用或亂用,但是它的底線是保障每一個人都有權利為自己發聲,不會在拘留或開庭前被跳樓死、被抑鬱死、被開槍自殺死。所以,CCP 的官員以及家屬們一定會羨慕班農先生,並在這事件下深思吧。

二、對班農的起訴

新聞來源:National Review 《國家評論》

作者:安德魯-C-麥卡錫

發表時間: 2020年8月20日

翻譯:萬人往

PR:InAHurry

對班農的起訴

如果被定罪,可能受到的處罰將會是非常嚴厲的。

《國家評論》的紮卡里·埃文斯(Zachary Evans)報導了司法部對前川普競選經理、白宮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以及另外三名共同被告的起訴。其他三位共同被告分別是:布賴恩·科爾法奇(Brian Kolfage),一名在服役時參加伊拉克戰爭而被截肢的空軍老兵; 安德魯·巴多拉托(Andrew Badolato),班農長期的合夥人;以及蒂莫西·謝伊(Timothy Shea),他曾幫助科爾法奇(Kolfage)發起“我們建牆”運動,而該運動據說是這起涉嫌欺詐的核心。

今天公佈的起訴書表明,主要是由美國郵政檢察員和紐約南區檢察官辦公室的檢察官對此案進行了大量的調查工作。事實上,調查顯然在去年秋天就已經開始了: 根據起訴書中披露的內容,在2019年10月,一家金融機構已向被告透露他們正在接受調查。電匯欺詐和洗錢指控醞釀了很長時間,郵政檢查員似乎已經從大量銀行賬戶、房地產包裹和至少一輛汽車的動向中仔細追踪了這些資金。這些都已經在起訴書的沒收指控中被逐項列出,沒收指控是在定罪後可能面臨的重大監禁和巨額罰款之外的懲罰。

案件中的籌款計劃規模很大,但它並不復雜。根據起訴書所指,2018年底,在謝伊(Shea)等人的幫助下,科爾法奇(Kolfage)通過GoFundMe(起訴書中稱其為“眾籌網站”)發起了一場最初名為“我們人民築牆”的運動。其理念是,普通公民籌款並將款項捐獻給政府用於在南部邊境修建邊境牆。該活動作為一項籌款機制獲得了快速成功,它很快就收到了1700萬美元的捐款承諾,並最終獲得了2500萬美元的捐款。

如要釋放資金,GoFundMe(眾籌網站)要求有一個可以轉移資金的實體,並保證資金將用於活動的既定目標。為了能幫助他完成上述工作,科爾法奇(Kolfage)找來了班農(Bannon)和巴多拉托(Badolato)(在起訴書中被描述為“企業家和風險投資家” ——儘管明顯地可以有很多不那麼恭維的描述來形容巴多拉托(Badolato))。

兩人隨後接管了該運動的日常組織和運營, 並根據稅法第501(c)(4)條成立了一家名為“我們建牆公司”的新非營利組織。該組織的網站提供了有關“我們建牆”組織的顧問委員會的信息,除了一些知名人士以外,該委員會還包括擔任總法律顧問的堪薩斯州前州務卿克里斯·科巴赫(Kris Kobach)。起訴書中沒有表明其他這些人參與了所謂的欺詐計劃。

該網站將“我們建牆”與川普總統倡導的邊境牆倡議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並突出展示了一張小川普(Donald Trump Jr.) 加入科爾法奇(Kolfage)參加2018年的一場籌款活動的照片。小川普曾在會上稱“我們建牆”這項努力是“私營企業的典範”。據《紐約時報》報導, 在周四的指控被宣布後,小川普在一份聲明中說道,除了曾在上述唯一的宣傳活動中讚揚了這項活動以外,他沒有參與這項活動的任何事務。川普總統在表示了他不太熟悉“我們建牆”這個活動之後,他表示,他並不喜歡這樣做,因為這是“出於炫耀的理由”,而且他認為用私人捐款來支付邊境牆的費用是“不合適的”。

Kolfage

要把GoFundMe(眾籌網站)上籌集的捐款轉移到“我們建牆”,那就有必要進行第二次籌款活動,因為捐贈者必須“選擇加入”——也就是說,他們將不得不同意款項轉移。

為了說服捐贈者們這麼做,這些被指控的謀劃者在公司章程、GoFundMe(眾籌網站)網站公告、社交信息帖子和其他聲明中鄭重承諾,捐款將100%的被用於築牆。捐款人得到保證,科爾法奇(Kolfage)“不會從這些捐款中拿一分錢作為個人補償”,而且他“不會拿薪水”。據說班農(Bannon)曾在幾個場合公開保證,“我是作為一名志願者做這個工作的,我們是一個義工組織”。

然而,起訴書指控被告曾計劃並確實為了自己的利益挪用了資金。據稱,實現這一目標的主要方案是向班農(Bannon)控制的另一家非營利機構(在巴多拉托(Badolato)的協助下)支付約100萬美元的“我們建牆”資金。起訴書引用了部分的短信,其中有一些非常得直白,這些短信揭示了“我們建牆”的資金流被轉移到“非營利性”組織(Non-Profit-1)的情況,這樣就可以將這些資金撥給科爾法奇(Kolfage)了。例如,據說,科爾法奇(Kolfage)曾在給巴多拉托(Badolato)的短信中對稅法將要求“我們建牆”披露向非營利組織支付的款項表示擔心; 而巴多拉托( Badolato)對此的回復是:“(這)比(讓)你我(公開披露稅單)要好,哈哈”。 — 這顯然是在暗指“我們建牆”的捐款不會支付給組織者的承諾。起訴書指控,為了掩飾一些報酬,“非營利性”組織(Non-Profit-1)向科爾法奇(Kolfage)的妻子簽發了一份欺詐性的1099表格,聲稱向她支付了“媒體費”。

起訴書沒有指明是哪家非營利機構。眾所周知,班農(Bannon)經營著一個非營利組織——美利堅共和國公民(COAR)。起訴書稱,“非營利性”組織(Non-Profit-1)的成立“是為了促進經濟民族主義和美國主權”。這正是“美利堅共和國公民”(COAR)自稱的使命,它的網站也描述了班農為“我們建牆”籌款的場景。據報導,“美利堅共和國公民”(COAR)的運作始於去年夏天,但我無法確定它是何時正式成立的。起訴書將從“我們建牆”向不明身份的非營利組織的付款追溯至2019年2月。

其他第三方實體被指控用來隱瞞“我們建牆”(We Build the Wall)付給科爾法奇(Kolfage)的款項,而且,為了補償(這對)他們造成的麻煩,這些實體從被挪用的資金中也分得了一杯羹。例如,謝伊(Shea)被指控創建了一個實體(起訴書中稱為“空殼公司-1”),而該實體從“我們建牆”(We Build the Wall)那裡獲得了數万美元的報酬。這其中的大部分錢都支付給了科爾法奇(Kolfage),謝伊(Shea)的空殼公司則保留了剩餘的錢。據稱,巴多拉托(Badolato)以相似的方式使用了由他的兩名合作人(起訴書中沒有指明姓名)控制的銀行賬戶來轉移資金。

據稱,科爾法奇(Kolfage)總共收到了超過35萬美元的資金,並把這些錢花在了房屋裝修、遊艇付款、一輛豪華SUV、一輛高爾夫球車、珠寶、整容手術、個人納稅和信用卡債務上。據說有100多萬美元被轉移到了班農(Bannon)的非營利性組織(Non-Profit-1)。除了給科爾法奇(Kolfage)的款項,班農還被指控將捐贈資金用於“與“我們建牆”(We Build the Wall)無關的個人用途和開支”。起訴書稱:“四名被告共收受了數十萬美元的捐贈資金,他們每個人都把錢在了支付各種個人開支上,包括……旅遊、酒店、消費品和個人信用卡債務。”

起訴書還概述了“故意犯罪”的證據。據稱,在被告得知他們在被調查後,科爾法奇(Kolfage)和巴多拉托(Badolato)開始通過加密消息應用軟件進行交流,而且向科爾法奇(Kolfage)支付的秘密款項也被停止了。在“我們建牆”(We Build the Wall)的網站上,所有有關科爾法奇(Kolfage)不會得到薪水的承諾都消失了,同時,網站悄悄地發布了一份關於他將於2020年1月開始獲得薪水的聲明。

如果被定罪,可能受到的處罰將會是非常嚴厲的。到目前為止,檢察官已經提出了兩項指控。電匯詐騙可能會被判處20年監禁,而共謀洗錢則可能被判處最高10年監禁。由於每一項欺詐或資金轉移行為在理論上都可以作為單獨的重罪指控,因此,檢察官可能會增加更多的指控; 但是,雖然這將增加法定的監禁風險,但不會改變量刑指南。如果快速地做個粗略的計算,這些指導方針— 儘管法官不需要遵守— 將要求判處10年左右的刑期(取決於各種調整的實施方式)。罰款和沒收可能高達數百萬美元。

We Build the Wall

最後想說的是。杰弗裡·伯曼(Geoffrey Berman),在其最初(徒勞地)反對被免去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職務時,他曾表示他的存在是必要的,是為了保護辦公室正在進行的調查,包括一些可能會影響川普總統的盟友和同事的調查。但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反駁說,這是一派胡言,辦公室的調查將不受干擾地繼續,並在由曾擔任伯曼(Berman)副手的奧黛麗·施特勞斯(Audrey Strauss)的有力監督下進行。

顯然,對這位總統前助手的調查仍在全速進行。這位前助手曾與總統鬧翻了,但他仍在作為政治盟友繼續推動總統的政策。

原文鏈接

三、郭文貴先生就班農先生被捕事件的聲明

郭文貴先生就班農先生被捕事件的聲明

我們了解班農先生,班農先生一直是為中國爭取自由和民主的堅定盟友。

我們過去與班農先生為中國民主而戰的努力與“我們築牆”組織或者班農在該組織的活動無關。

我們今天第一次了解這一主題。這些指控與我們任何工作都不相關。我們將避免發表評論,因為班農先生參與的事情正在發展中。同時,雖然班農先生專注於這個無關的事情,但我知道他將不會擔任GTV Media Group, Inc. 的董事會成員。

我非常感謝,美國與中國共產黨不同的是,為包括班農先生在內的所有在美國被指控的人提供無罪推定和在公正的法官面前得到公平審判的權力。

郭文貴,2020年8月20日

四、福克斯主持人指責“深層政府”實施了對班農的逮捕

新聞來源:《衛報》

作者:馬丁-彭格利

發表時間:2020年8月21日

翻譯:Beicy-數學老師

PR:TCC

福克斯主持人指責“深層政府”實施了對班農的逮捕–班農說,(他們)這是“瘋了”

婁·多布斯(Lou Dobbs)稱“深層政府指派的人員”逮捕了川普的前顧問,後者對欺詐指控請求無罪

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週四離開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照片:斯蒂芬妮·基思/蓋蒂圖片社

福克斯商業節目主持人婁·多布斯(Lou Dobbs)將前川普競選經理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的逮捕歸咎於“深層政府”陰謀論。他在周四對一項為美墨邊界牆募捐活動挪用捐款的指控,請求無罪。

班農本人是這一理論的主要傳播者,該理論認為一未知政府性質的隱密力量正在與川普政府對抗。但他也說過,這種想法是“針對瘋子的”,而不應太認真。

唐納德·川普最喜歡的福克斯主持人多布斯(Dobbs)在周四晚間的節目中講了這事,他說班農“今天早上被捕,不是被聯邦調查局或美國國家警察逮捕,而是在中國億萬富翁擁有的巨型遊艇上巡遊時被美國郵政總局的檢查員逮捕。”

“是的,您沒聽錯—-郵政署的精銳警察部隊。他們被稱為美國郵政檢查局(US Postal Inspection Service),他們有權逮捕班農,而且這樣做的方式是……某種程度上,深層政府使用美國郵政局(US Postal Service)的代理人逮捕了班農先生。”

據稱,“深層政府”是官僚和執法人員的聯合體,其存在是為了挫敗川普的(執政)議程。班農在2016年大選時擔任川普的競選總幹事,後來在白宮擔任高級顧問,都曾熱情地推展了這一理論。

然而,自從不再為川普(政府)工作以來,他一再對這一理論產生懷疑。

在《深層政府:川普,聯邦調查局和法治》由詹姆斯·B·斯圖爾特(James B Stewart)於去年10月出版時,班農說,“深層陰謀論是針對瘋子的”,因為“美國不是土耳其或埃及”。

他告訴斯圖爾特(Stewart),美國有一個強大的政府官僚機構,但是“沒有什麼’深不可測’的,清楚地呈現在你的面前。”

班農還向《圍攻:川普被嚴厲指責》一書作者,記者邁克爾·沃爾夫(Michael Wolff)描述說他找了一個血鬼故事的來寫,並向從事《川普的敵人:深層政府如何破壞總統任期》。這本書作家為川普助手科里·萊萬多夫斯基和大衛·博西。

正如沃爾夫(Wolff)所引述班農所言:“您明白這(深層政府)一切都不是真的吧。”

原文鏈接

五、結束語

班農先生的案子在美國引起轟動是意料中的事情,至於班農先生被起訴的真正原因,也有多方猜測。福克斯商業節目主持人婁·多布斯(Lou Dobbs)將這位前川普競選經理被逮捕的原因歸咎於“深層政府(Deep State)”陰謀論。在周四晚間的節目中,多布斯說班農先生“今天早上被捕,不是被聯邦調查局或美國司法警察逮捕,而是被美國郵政總局的檢查員逮捕。… 他們有權逮捕班農,而且這樣做的方式是……在某種程度上,“Deep State”利用了美國郵政局(US Postal Service)的代理人逮捕了班農先生。”

道布斯的這一評論讓此案的深層背景更撲朔迷離,以我們通常的認知不禁要問:參與逮捕欺詐案涉案人員的難道不應該是FBI 的探員或是當地警署的警察嗎?由郵政署的警察來實施逮捕行動,難道是FBI 和司法管轄區的警察都沒有參與此案的調查嗎?還有,真的有所謂的“Deep State” 嗎?如果“Deep State ”的傳聞是真的,那麼,他們在此案中,以及在美國政治和大選中將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aihama1722
6 月 前

班农事件只能让美国人更加认识到CCP的卑鄙无耻下流无底线

0
Laihama1722
6 月 前

感谢班农先生为中国人民发声,为中国人民争取权益!

0
Scitex
6 月 前

感谢班农先生!感谢帮助我们打倒CCP!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