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建築節點的心路歷程 看中共體制的殺人誅心

最近中共建築藝術項目的深度曝光,讓世人清晰的看到熠熠生輝身影背後的齷鹺和不齒,血緣聯姻壯大實力的基因脈絡,以及不進則退、弱肉強食的絞肉漩渦。當我們笑話、唾棄這一體制沆贓腐朽的同時,有誰會同情、憐憫建築圖譜中每一張臉譜。他們的背後有誰不藏著一部讓人心酸的血淚故事。單從某人情感經歷的一二,讓我們看看中共體制對人性的摧殘。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身在京城的A與時任XM市副市長的B結婚。但新婚後的日子總是聚少離多,二人過著牛郎織女的日子。據坊間流傳(XM當地的老漁民告訴我的),有一年冬天,A擔心在北方土生土長的丈夫不適應南方濕冷的天氣,就背著親手縫好的棉被,不遠萬里坐上火車來看B。新婚夫婦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就要看到多日不見的丈夫,那心情有多激動,可想而知。可是,乾柴遇到的不是烈火,這從天而降的驚喜,並沒有讓B多麼興奮。不溫不火的表現讓A的心中充滿了疑問。A離開後不久,殺了個回馬槍,結果可想而知,A的懷疑應驗了。將心比心,這感受,換做是誰,都不亞於晴天霹靂。可男方真的忘恩負義,誠心辜負她的一片真心嗎?未必。副市長的官位會有多少誘惑,可想而知。在其位知其亂,沒有遠大的抱負和定力,沒有幾個人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如果不是這沆贓不堪、有進無退的體制,有誰會忍心傷害別人,又傷害這份純真的感情。

  另一幕悲喜交加的場景更是虐心。一邊是出嫁時仍蒙在鼓裡叫自己阿姨的骨肉,一邊是久別重逢、望眼欲穿的同床知己。從沒與自己的親閨女靠的這麼近,也好久沒有體會到這個男人的炙熱的眼神。要不是這個體制,想必她的身份不必這麼尷尬,想必她的心路不必這麼坎坷。心中的委屈與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光鮮亮麗的外表並不能掩蓋心中的煎熬,即便如今站在萬人之上,接受來自多於常人羨慕的目光,也並不能平復她失落的心情。

權力和金錢給予的快樂確實多於常人,但那感覺像浮雲一般隨風而去。另一方面,情感的空虛和安全感的虛無縹緲是懸在他們心上的匕首,癲狂與痛哭有誰得知。有人說甄嬛的命苦,像繡球被拋來拋去,可哪個拋繡球的人不是忍痛割愛,不是身不由己的卒子。中共的體制不僅割肉,更是誅心。不消滅這個體制,人生只有無盡的痛苦,就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享受天倫的快樂。消滅中共,沒你不行!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ZI

8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