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三十四 – 1/2)當初爲遣返郭文貴,中共用(歸還)幾百個美國間諜、遣返六萬個(在美)中國人的指標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7年5月29日:兩天習川會以後有六個工作小組,談不同的兩國合作問題,每個小組來華盛頓都在遊說美國政府將我遣送回國。而且美國的有些官員也在騙他們,說我們可以做,那妳們給我們什麼條件,開出了天價。……妳們所有在華盛頓談的話,妳們所有在華盛頓所嘗試的交易,未來都會被公佈,記住郭文貴今天說的話。
2018年4月19日:六萬個華人,就要被遣送回中國。那麼同時在這6萬人當中呢,有100個重要的人士接受遣返,這100個當中有很多是“砸郭”的人,還有“砸郭”人的名字在裏邊呢。如果我當時被遣返,這些砸郭的人這鍋就不用砸了。直接進監獄去了。
2019年2月4日:他們分三批來美國收拾郭文貴。……做出來歷史上最大的承諾。第一個和美國合作,立即遣返所有非法移民,美國的中國公民被接受遣返回中國,多少呢?63000人!就郭文貴值63000人,馬上接受遣返。第二個,關鍵的金正恩,金與正你要看到,與美方合作,向有關朝鮮事務提供援助,如金正恩和他的許多家庭成員,許多家庭成員啊,在澳門和中國有銀行賬號和資產。金正恩先生,金與正女士,你能相信這是中國的官方,孟建柱,王岐山,和上邊幾個情報頭子孫立軍正式告訴美方的,正式告訴美方的。……所以說金正恩啊,金與正女士,你的全國上下,加你老金家,也就還不如我郭文貴。

2017年5月18日
那麼,首先我在這裏要說的事情是,就是這些盜國賊們,他們在做什麼?想做什麼?非常簡單,過去三年多來,他們一直想做的無非就是兩條:第一條,就是讓郭文貴消失在世界上,把我手裏他們認爲有的資料給弄回去,把資產弄走,把郭文貴的家族,企業,資料還有這一百多斤的肉體之身徹底消失在世界上。就像徐明,李明,雷洋一樣。第二件事情,如果這個做不到,那就讓郭文貴閉嘴,不能成爲他們的威脅,然後再擇機達到第一個目的。最近一直以來和北京都有溝通,這是爲什麼我承諾三週內不爆料的原因。但是,表面上的緩兵之計和我釋放出來的善意,絲毫沒有影響這些盜國賊們,繼續採取着各種手段來達到以上的目的。最近幾天來,更是動用了國家機器,以國家的名義,還以人民的名義,以國家的外交和多國之間的關係,以及國家與其它國家經濟貿易的合作作爲威脅和條件,展開了一系列的對文貴的追殺。主要他們要採取通過我持有的第三國的護照,多國的護照,和這些小國,第三國達成經濟上的默契。讓第三國,以我擁有這個國家的護照和身份爲名,在這些國家捏造刑事犯罪,捏造經濟犯罪,然後在美國申請遣返或起訴,達到將我遣送至第三國的目的。然後再用經濟利益交換,從第三國交換回中國。在這之前,與這幾個國家所有的溝通當中,想要達到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讓郭文貴現在馬上閉嘴,絕不能再有這個直播系統,絕對不能再有通信系統,這是第一,首要任務。
然後他們在美國使用了公關公司,華盛頓的公關公司,和第三國常年來使用的公關公司,調查公司和美國的媒體公關公司。私人偵探在我現在住的這兩個地方的周圍,兩個家的周圍佈滿了私人偵探,和穿着各種馬甲的外國人,美國人,其它國家的人,在周圍盯着我以及我接觸的人。同時近距離的進行信息收集,對wifi,聯繫系統,電腦進行駭客,黑客行爲。同時,還有一幫人聯繫着當地的我們華人背景的黑社會,等待着文貴出去,伺機出手,造成形式上的犯罪,被動的犯罪。達到擾亂視聽,讓當地警方以刑事罪使我失去自由的目的,切斷我的聯繫。同時發動,據領導昨天告訴我的和三年前告訴我的是兩個標準,一是,已經啓動了所有的在西方的沉默力量,那麼在昨天又變了,不啓動在西方,全世界的沉默力量,在內部懸賞,誰能做到了,天價!那就是接近郭文貴,不論男女都想辦法撲上去,以性侵或威脅,或者說以異性或同性間的身體接觸來栽贓陷害。達到當地警方介入的進入刑事案件,再遣返的第一,第二的目的。同時,北京警方專案組這些盜國賊們,將在美國和歐洲,還有亞洲的爲我工作過的員工的家人進行了威脅和恐嚇。讓他們在經濟方面,性方面,指證或栽贓陷害,讓他們做文件。通過美國的公關公司和又背景的安保公司,在美國想盡辦法在刑事上栽贓陷害,好達到他們的那兩個目的。
另外,他們想通過各種渠道,想辦法把文貴在經濟上牽扯到經濟和刑事犯罪中。那就是製造讓文貴和別人在任何付款當中,協議交易當中可以栽贓陷害的背景和平臺。就在過去的四,五天,有人想在銀行以我的名字立賬號,有人把別人的房產放到我的名下。因爲他們知道,我已經查出來那處房產了,我早就掌握了這是某些貪官的資產,想陷害到我的身上,栽贓到我的頭上。並且就像當初設計的,由博訊首發的,郭文貴殺害日本人一案,然後同時再栽贓成刑事案件,花大錢請美國最有名的律師,進行訴訟。在精神上拖垮郭文貴,身體上拖垮郭文貴,意志上打垮郭文貴。
另外,所有的海外派出的工作小組,獨立工作,進行美國遊說。包括美國現在的總統和各個部門,國務院,還有有影響的國土安全部,FBI,CIA,各種領域又不同的小組在遊說,以其達到我當初說的達到第一個目的:遣返第三方,或當地先把我控制起來。當然了,他們也很多次的上當受騙,過去的幾個月來,三年來,他們多次被這樣那樣許諾,能做到把郭文貴給抓回去,把郭文貴給辦掉,把郭文貴栽贓陷害,然後協調什麼什麼政府部門,被騙走了N次錢。
……
你們幾年來都嘗試用外國人來消滅郭文貴,現在變本加厲的用外國人來對付郭文貴以及他的家人,你們用文貴的資產,一千多億的資產許諾給一個個國家的政府,用郭文貴的股票,郭文貴的現金,郭文貴的資源許諾給一個個國家政府,讓他們用國家的資源在美國把我毀掉。
……
接下來我想說,一旦文貴發生了各種意外,被殺了,被綁架了,或被某些收買的官員失去自由了,可能推友們會極爲關心我失去聯繫,我在此對這已經有了各種預案,我今天先公佈下,稍後,我在二十四小時內會掛到推特上。第一個,我的律師代表,我會把他的照片,聯絡方式,公司地址,公司名稱等各種聯絡方式,我一會兒會公佈。事實上我們都準備好了,文貴一旦有什麼事情,這些人都會站出來的,我會把他和我在一起的照片,一旦我有什麼事情,這是我的代表律師。第二個,一旦有什麼事情,你們一看到我不發推了,或我有什麼意外,那麼會有另外的我的助理聯絡方式,他的多個聯絡方式和他的照片,這大家可以看到,我最起碼會貼出來他和我一起的照片,還有短暫的視頻和各種聯絡方式,三個人。到那個時候希望推友們,一旦有問題,就這三個人是信息聯絡和發佈的信息是可信的。那麼另外一個,一旦我發生什麼意外,我已經將所有的資料通過了極爲保密的方式,希望推友們別再發信息給我建議這樣,那樣的方式了,或說別站在涼臺了,小狗有沒有按這個芯片了,我妻子和我女兒來時衣服裏有沒有放什麼監聽啊,大家真的別建議了,別浪費你們的時間。這些都會想的,我的安保團隊絕對是世界上最好的,他們都會做的。
……
這是今天公佈文貴一旦有意外,如何保持和推友們的聯繫,保持繼續爆料,和這些爆料資料的迅速的發生的這些細節。接下來,我在二十四小時內,會把今天的這歌視頻翻譯成英文,掛出來,會把我說的三個人的聯絡方式還有照片,信息以及和我一起的短視頻發上去。同時,我們已經在過去一週內啓動了,所有的安保團隊和法律團隊二十四小時工作的機制,已經全面運作中。另外,我們對這些事件和發生的各種方案都進行了研究。接下來的一週內,我們會隨時公告,未來會有律師和我們指定的,專業的媒體公關公司,作爲我的代表來進行對外發布有關於這方面的信息。然後這些代表和這些工作的團隊,會向全世界公佈我們全球發佈會的具體方案和細節,還有和推友們的交流。

2017年5月29日
我知道了,他們正在想辦法去抓捕和我有關的人。包括也有騙我的人在廣州,曾經有人打著某領導家人的名義,騙了我的錢,他們把他抓了。包括5月7號抓捕了北京首都機場,給我提供部分海航航班信息的人。另外,也抓捕了總參二部壹位曾經給我提供信息的軍官,以及他們去上海和劉特左Jho low商量如何用第三方把我弄回去的事。包括有人向他們許諾在美國政府遊說,要通過阿聯酋第三方護照,把我弄回去的事。還研究把我綁架到船上,用貨船把我運回去的事兒。再有在紐約大街上有人沖上來,說我調戲過這個女同誌的事兒。然後和當地的警察串通好,把我關起來,讓我閉嘴的事兒。還有就是有人設計把我家人放回去,陷害我有毒品的事兒,都在上三週爆料的同時醞釀著。主要領導人是我說的四個盜國賊其中之壹,但這事兒都沒有發生。所以這位老領導,他是被利用的,他真是個好人,這些人壹面讓他來跟我談,壹面在背後使這些黑招對付我。那麼,就是我上次說的,壹共三招,這個第三招叫做爛招。第二招是什麼呢?跟美國政府做交換,頭兩天習川會以後有六個工作小組,談不同的兩國合作問題,每個小組來華盛頓都在遊說美國政府將我遣送回國。而且美國的有些官員也在騙他們,說:我們可以做,那妳們給我們什麼條件,開出了天價。這就是當年的子蘭和鄭袖想幹的事兒,賣國求文貴!賣國求平安!妳們所有在華盛頓談的話,妳們所有在華盛頓所嘗試的交易,未來都會被公佈,記住郭文貴今天說的話。不但美國的國會山在盯著,全美國都在盯著,妳們以為現在是真正的世界老大了,妳們覺得現在妳們可以控制全世界了,可能嗎?可能嗎?這種愚蠢,這種傲慢在中國欺騙我們這些草根老百姓,把老百姓當豬狗來對待。因為我們這些人傻嘛,被蒙著眼睛,蒙著耳朵,蒙著嘴巴那麼多年了,到美國來妳還以為能做到,妳以為在非洲能做到,美國也能做到,在中東能做到,在美國也能做到,妳看看結果是什麼。

2017年9月19日
我最後就拿出那兩張紙把他嚇壞了,因為就在他進屋前,剛剛我收到的,我連改都沒改我就讓他看。你一會問問題你想想那兩張紙,很多人都忽視那兩張紙,我這兩張紙明確我就說那三條,第一方案,你們開會的,你是當面來跟我談。第二方案孫立軍帶著所有人到華盛頓,跟FBI,跟那個國務院,還有移民局開會,把郭文貴遣返,而且得到了積極的呼應,包括和中東。他們研究好,這個這個見川普總統怎麼具體說,中途怎麼說,然後怎麼把我抓起來,放到一個第三方,然後就閉嘴不講話了,然後放在移民監裡面,然後把我遣送第三國,第二方案。我很詳細的說的,第三方案,就是找那些什麼殺手啊,梁冠軍那,還有這個什麼福興幫啊,一堆殺手。吳徵這邊這就操作這些東西,這三招這個信亮出來,使那天事情就改變了。然後他後來就說我要去華盛頓,然後去華盛頓,大家沒有注意到第二段時候,他就說,口氣都變了,我戳穿了他這個謊言,這裡面是個很大的事情,跟一會兒往前我要說的很有關係,咱往下要說的事啊,所以說這個事情裡面的角色大家都看明白了,來源看明白了。咱再接著回答你下面的問題,溝通一直在有,但是對方對我的政策沒改變,勸返,追殺,然後黑殺,造謠,從來沒改變,所以今天到這個結局,完全在預料之中。

2017年10月27日
聽到外邊了嗎?這外邊很多人“遣送郭文貴!遣送郭文貴!”在外邊喊,在外邊抗議呢。他們會來抗議嗎? 誰給的錢呢?誰支持的呢?大家心中有數。王岐山,孟建柱,傅政華,孫力軍,盜國賊!他們是爲了掩蓋他們海外的財富,讓郭文貴不繼續爆了。還有他們要掩蓋背後的老闆,郭文貴不繼續爆了。過去幾個月來,搞那個關係。北京一套,來跟我當面談。然後華盛頓搞一套官場交易,然後玩這個街頭的東西。太小意思了!這都是流氓手段。你在美國這個國家,你對郭文貴有什麼意思?什麼意義都沒有!讓全世界更加看到了盜國賊的流氓嘴臉和流氓手段,只能讓文貴越來越重要,只能讓文貴戰鬥力越來越強。所以呀!依法治國,它是整個國家提高文明程度,社會安溫度,社會的和諧度的不二法門。大家都心中有數,都知道自己心裏要什麼。只是苦於各種原因和威脅害怕恐懼而不敢!

2018年4月19日
路德:非常感謝文貴先生來到【路德訪談】,根本不存在您要感謝我們,您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險,爲改變中國,爲未來的自由民主中國,奉獻了這麼多。我非常的感謝。今天的節目我們同時開通了聊天室,我會在屏幕下方打出聊天使的號碼和我們的熱線電話,今天如果聊天使的觀衆需要說話的話,在聊天時的論壇裏說一下。首先問一下文貴先生,你今天來到這裏,有沒有一些比較猛的料爆給我們,我首先關注的是這個。然後我們再慢慢地進行下去,好嗎?
郭文貴:我今天有一些爆料的準備,昨天我準備了三個料。本來在昨天晚上10點鐘以前,我和律師還在討論,就是由於我這裏有一些剛剛的,經過司法認證過的一些重要的材料。比如說吧去年也就是2017年,5月1號到15號期間,這個吳徵,孫利軍,劉延平,還有一個叫Nicol David,還有一個美國的安迪公關公司,還有Steven Wynn,還有美國七個最大的老闆,之間互相來往,互相勾兌要把郭文貴遣返。那麼這些溝通的email和信件,包括這些人對文貴有多少價格,會有多少服務費用,比如說安迪給他老婆就是7500萬美元,給他就是叫成功費。那麼總供給這些人是20億美元,就是一旦成功把郭文貴遣返到阿布扎比的第三方,並且有周密的安排,由誰來說服川普總統,誰來說服美國的FBI和CIA,那麼這些說服當中都有email明確的明碼實價,有5000萬美元的,還有7500萬美元的。還有成功費20億的。最重要的事情也是非常可怕的,這些文件來往於美國的司法部,就是說塞申斯(Jefferson Beauregard Sessions)的辦公室。那麼這個文件就證明了在美國的司法部有很多盜國賊的間諜爲他們工作着。而且非常誇張的事情,孫力軍竟然,說到這兒,大家要記住,孫力軍原來跟我的通話記錄裏說,“我來美國絕對不是爲了你,我拿我的奶奶發誓,我拿我的祖宗發誓,不會提你文貴大哥一個字。”
但是這個Email裏呢,就看到了,孫力軍了確確實實被cancel(取消)掉了會議,但是他始終通過這個公關公司和吳徵,還有Steven Wynn,還有黑石等,包括川普總統的競選經理,想辦法跟塞申斯聯繫,提出了新的條件。就是答應郭文貴就是你只要把他的證件,簽證給他拿掉,然後那叫他,包括我妻子和女兒,還有幾個高管,他們都有很明確的email,信息和證件號碼。他們叫“No Fly List”,就是把我們不能在飛行的名單裏。就是什麼呢,馬上釋放在北京的兩個有重大犯罪嫌疑人,就是馬上放先放,60個間諜就是馬上返回到美國來,60個間諜。那麼大概有多少呢?六萬個華人, 就要被遣送回中國, 那麼同時在這6萬人當中呢, 有100個重要的人士接受遣返, 這100個當中有很多是“砸郭”的人,還有“砸郭”人的名字在裏邊呢 。如果我當時被遣返,這些砸郭的人這鍋就不用砸了。 直接進監獄去了。而且這個Email當中,竟然大膽的說,中國政府答應給我們錢,這個你想想有多恐怖啊,跟司法部辦公室的聯繫當中,和顧問公司和拉比公司聯繫當中,就明確的說中國政府給我們錢。後來還設計了一系列的有吳徵,孫立軍,還有香港的幾個人,還有中國外交部的人,設計好了把我放到第3方,阿布扎比,從阿布扎比呢,從中方要獲取30億美元,然後呢由馬來西亞把我給弄回去,這個運作方呢很簡單在馬來西亞叫Jho Low(劉特佐),我也不認識這個人。這個人就是孟建柱的私生子,今天我第1次說,孟建柱的私生子Jho Low,在上海出生的,就是1MDB醜聞的主角。他上面很明確的說,馬來西亞得到了中國的支持,馬來西亞需要阿布扎比給一個支持,阿布扎比要向美國總統提出一個叫“making my a favor,Do my a favor”,做一個讓我高興的事,然後把郭文貴遣送回去,裏邊很明確,這是馬來西亞的需要。阿布扎比是爲了錢,然後美國這邊他們在說服總統,說服塞申斯,大家後來知道了,被美國總統,被白宮給拒絕了。事實上當時總統只是問了問,並沒有說把他送回去。在說這個郭文貴是誰是誰的時候,不允許弄,在FBI和CIA都拒絕的時候,馬上就停了。這些事情啊,在這些Email裏邊,這些Email裏邊。
剛纔我給路德老弟看了一下,本來要吧這些東西今天要公佈的,這些東西啊我本來是要公佈的。可以說這些東西公佈的結果,會造成,會造成什麼,昨天律師評價說會造成美國重大的一場政治危機。因爲很明確的這上面說了,是習近平先生,孫立軍給他們發email,和他們的聯繫,還有一個他們的國務院說,這是習近平先生的需要,這就是我過去所說的,所有抓了文貴的家人和員工,都是習近平先生要抓的。但是在這裏中美兩國的外交,所謂的要遣返文貴的案子當中,他們用的也是習近平,很顯然吳徵,孟建柱,孫立軍,傅政華乾的事情都是打着習近平先生的旗號。那麼到現在我認爲不是習近平要讓他們做的,這是他們想做的。而且這上面也明確地說清楚,19大開會前必須讓郭文貴閉嘴。原話就是閉嘴。必須要滅聲,而且要把他遣返回去。而且安排的這個計劃,節奏和參與的人,讓文貴是非常之震驚。那麼當然了,阿布扎比這個事情是假的不存在,阿布扎比當時並沒有合作。但是呢就是Jho Low和馬來西亞的總理,孟建柱,孫力軍,吳徵,以及美國的這個安迪的公關公司和拉比公司,安迪的老婆–這是經常陪着總統打高爾夫球的,而且跟司法部內部有這麼多的聯繫,司法部的部長每一步出差開會他全部都知道。這是一個重要的犯罪的證據。所以我們的律師建議先把這個給美國的相關的部門,不要我們去報出來,因爲這件事情太大了,對全世界都很大。牽扯到中國現任的常委兩三個人,這裏邊說道了常委誰誰誰的家人,誰誰誰的什麼資產,然後如何拿錢呢?到非洲的尼日利亞,通過尼日利亞把這個合同把這個錢給你拿回來。而且誇張的事情,就一個很小的事情,和白宮,和司法部N個人聯繫在了一起。而且整個計劃瞞天過海,這都是無法推翻的事實,我們已經做完了司法鑑定了。所以說我本來是要報這個料的,今天我就暫時說到這。我怕說多了,路得老弟你的心臟受不了。你老鍛鍊,我怕你暈過去了。咱先說到這爲止吧,謝謝。

2018年5月10日
大家都看到了我公佈的文件,他和這個吳徵、孟建柱、孫立軍、傅政華、王岐山等串通在一起,以國家的名義,實質上是擔心我爆他個人的腐敗的料,進行追殺、截擊。不惜代價進來90億美元要滅掉郭文貴遣返,而且要包括在香港,香港政府安排好了一系列的政策,一貫的政策。當年對付所有的海外的民主民運人士,擁有香港護照的人士和香港身份證的人士,就是製造虛假護照信息。你看這個香港政府有多可怕,然後利用香港和美國有互相遣返的協議,然後再把我放到那個禁止飛行的名單,動不了了,你就離不開了。這時候香港來派專機把文貴遣返回去。在這個商量即將成的時候,就是EricsBroidy,美國的這個lobbying公司,還有NickieDavis(那個女孩),一起公關lobbying、美國總統、美國多個要人以及美國50多個最成功的企業家。這場大戲我曾經在去年的時候一直我都是欲言又止,因爲我不能明說,我點到爲止。現在隨着文件的暴露,事實的暴露和美國西方媒體多方的採訪披露,現在證明了這個事實大家越來越清楚。可以說,就這一段事實,關於馬來西亞的,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什麼叫做藍金黃,它涉及到了美國最最高的50幾個商家,它又涉及到了美國多個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家,涉及到了美國各個政府要害部門,同時馬來西亞的總理是爲了他的乾生子、孟建柱的私生子劉特佐,竟然把多個國家捲入其內,安排好的都是以國家的名義、以法律的名義,進行對郭文貴陷害、追殺,這比任何一場電影那都有意思多得多,電影裏能拍什麼呀?這裏邊的私人飛機、遊艇、美女、金錢、權力、情報、軍事,那都是世界上最高最高的,沒有一個電影還能拍出這個真實劇情的。所以說,馬來西亞是我非常清楚的,如果馬來西亞不變天,整個東南亞將成爲一個非常大的一個叫人權、法制特別是中國的人14億同胞的災難之區。因爲這就能看到爲什麼很多香港銅鑼灣的人,還有一些海外人士從馬來西亞被抓回去的,因爲馬來西亞基本成了中國的一個省。馬來西亞人民需要經濟投資,但不需要經濟侵略,馬來西亞需要合作而不需要被征服。馬來西亞政治上可以和中國合作互惠互贏,但絕對不是統治,更不是征服,而中國搞的這個藍金黃派了人去實際上就是征服。首先就是對總理和對他們這一派通過了劉特左、劉特升統治了這個國家,征服了這個國家,這纔是核心的核心。今天我會告訴大家,我在去年的時候,已經和馬來西亞各個政黨有了密切的聯繫,極爲祕密的聯繫。我向他們提供了很多最需要的信息和證據。那個時候,孟建柱先生、孫立軍和傅政華先生和王岐山他把我當作個毛啊!你算個毛啊!不會怎麼着,對馬來西亞恨不得吐口吐沫淹死,不在乎,但是通過我們和馬來西亞以及多國歐洲政府的有法制國家的這些合作,我們向馬來西亞人民展示了一系列真實事情的發生,大家看到了美國和西方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時報等等等,各種網站,以及逐步公佈了one MB在美國的這種欺騙國家的重大丑聞,和劉特左、劉特升,而且讓西方人真正看到了和中國有關。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