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學區房的背後黑手

近日,網紅學校“深圳灣學校”成爲該校學生家長的圍攻對象,事件起因于學校2017年曾承諾:“3年後中考,南山前三,深圳前五;5年後南山第一,深圳前三。”基于此衆家長購買了該區20萬一平的高價學區房,然而三年後的今天,該校成績卻排在全市80多所學校的第68 名。

在歎息中國父母望子成龍之心的同時,不禁被高價學區房所驚歎。學區房在中國整個地産業像神一般的存在,2019年北京西城區一套面積僅12.2平方米的“老破小”學區房,以360萬元的價格成交,單價30萬元/平米,更有甚者,僅一街之隔的學區房與非學區房價格可以相差近10萬元/平米。

當今中國社會底層普遍的共識–只有學習才是唯一的出路。爲了孩子能接受更優質的教育不惜“砸鍋賣鐵”。由于社會教育資源的不均衡,加之教育部推行“就近免試入學”原則(也即在優質教育資源的學校管轄片區有房産,才可以進入這樣的學校),三個因素就在無形中造就了天價的學區房,學區房成爲獲得優質教育資源的通行證。

北京历年房价走势图

底層社會對教育資源的渴望成爲政府“割韭菜”的一把利劍。以北京爲例,2013年後房地産業一直處于低迷狀態,2015年房價開始爆炸式的增長,一年時間裏均價竟暴增了1.7萬元/平米。雖然當時北京出台“330新政”,降息、降准來刺激樓市,但這些都不及一紙教育改革文件的巨大推力—《進一步規範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另外一個重要推手,根據《北京市中小學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2-2014年)》,2015年底前,北京170所各大名校的附屬小學、附屬中學、分校等將相繼開工。更多的名校與“免試就近入學”合力催生“學區房”的狂購潮。

在中央集權制度下,政府無疑是高房價的幕後黑手,因爲“暴力拆遷”沒有政府的默許根本無法辦到,既不在體制內又歸體制管的“城管大隊”成爲政府推卸罪責的替罪羊。根據中共《憲法》修正案第十條規定,國家爲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土地實施征收或者征用並給予補償。也就是說沒有一寸土地是屬于個人的,政府可以隨意踐踏私權利。政府出售本來屬于拆遷戶的地皮,再拿出一小部分所得“補償”給拆遷戶。相對于政府獲得的巨大利益,拆遷戶得到的只不過是九牛一毛。開發商對政府官員的賄賂同樣是一筆高額收入,僅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受賄就高達近2億元,而這只是冰山的一角。

天價地皮(2020年2月20,上海“徐彙濱江西岸金融港”地塊以310.5億元拍出)、高額的賄賂成本,開發商這些前期巨額投入最後都會轉嫁到購房者身上。作爲合作方,政府一手策劃的“學區房”令雙方都滿載而歸。

當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十幾萬一平的房價對這些家庭簡直就是天文數字),渴望知識改變命運的時候,殊不知政府策劃的“學區房”已經把自己關在了“命運大門”的另一邊。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eyer

8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