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試圖將中共病毒“科普”自然進化, 傳播病毒真相任重道遠

圖片來源: bitterwinter.org

《經濟學人》雜誌於8月22日在其著名的《領導》欄目(《Leaders》)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們中間的外星人–病毒如何塑造世界》的匿名社論(匿名是該刊堅持的一貫傳統)。

通過普通的理論和常識來理解中共病毒的影響

文章寫到,人類自認為是世界上的頂級掠食者。因而,人類的下方排列了一長串瀕危大型動物和諸如劍齒虎、新西蘭莫亞恐鳥等已經滅絕的動物名單。同時,文章承認中共病毒可能打破食物鏈,展現了人類如何也會成為獵物的。文章將中共病毒與艾滋病毒、上世紀初的大流感病毒等相提並論,認為他們共同引起了一連串的現代流行病,其中大流感導致的死亡人數比第一次世界大戰還要多。在此之前,歐洲人入侵美洲時意外帶來的天花、麻疹和流感等流行病反而使得殖民統治成為可能並得到縱容,這些流行病消滅了許多原住民。無論病毒給任何時期某一物種帶來如何緊迫的災難危機,但都遠遠不如病毒對地球上生命的長遠影響來得巨大。 雖未明言,但文章已經暗將中共病毒和那些較為常見的病毒歸為同類 ,是物種進化的過程

自然界病毒生態學和生物學特性推動生物進化的機制

  1. 自然界病毒的多種多樣,無處不在
    文章稱,世界上充斥著病毒。一項對海水的分析發現了20萬個不同的病毒物種,這還不是全面的統計。其他研究表明,一升海水中可能含有超過1000億個病毒顆粒,一公斤乾土的病毒顆粒是這個數字的十倍。根據一個很大的信封背面的推算,全世界的病毒總顆粒數可能是10的31次方,遠遠超過地球上所有其他形式的生命。
  2. 自然界病毒通過殺戮、瘟疫和運輸成為生物進化的引擎 <br>文章提到,病毒是利用寄主生物體的新陳代謝來進行繁殖的遺傳物質包。病毒是最純粹的寄生物:除了基因編碼是來自病毒自身的,其他一切都是從宿主那裡借來的。它們將生命本身剝離到最基本的信息和復制上。病毒的巨大數量可以說明上述策略確實是非常成功的。病毒–通常有許多不同的種類–已經適應了攻擊每一種存在的生物體。它們是進化的強者,原因之一是它們監督著一場無休的、驚人的屠殺,並在屠殺中不斷變異。這一點在海洋中尤為明顯,每天有五分之一的單細胞浮游生物被病毒殺死。從生態學角度來說,這促進了多樣性,因為它們殺死了數量巨大的物種,從而為罕見的物種騰出了空間。越是常見的生物,就越有可能就地促成專門攻擊它的病毒瘟疫,從而使其數量受到控制。

    文章認為,病毒引起瘟疫的習性也是一種強大的進化刺激,使獵物發展出防禦機制,而這些防禦機制有時會產生更廣泛的後果。例如,一個(感染病毒的,譯者註)細胞故意毀滅自身的一個解釋是,它的犧牲降低了附近相鄰細胞的病毒負載。因其基因在鄰近細胞中也有拷貝,所以這些基因更有可能存活下來。恰好,這種利他主義的自殺是細胞聚集在一起並形成複雜生物體的先決條件,比如豌豆、蘑菇和人類。

    病毒成為進化引擎的第三個原因是,它們是遺傳信息的運輸機制。一些病毒基因組最終會整合到宿主細胞中,並傳給這些宿主生物的後代。 8%到25%的人類基因組似乎有這樣的病毒起源。但病毒本身又可以被劫持,它們的基因也可以轉為新的用途。例如,哺乳動物能夠生下活的幼崽,就是病毒基因被改造成允許形成胎盤的結果。甚至人類大腦的發展也可能部分歸功於類病毒因子在其中的移動,類病毒因子的移動使得同一個生物體內的神經元之間產生了基因差異。

病毒不只引起疫情大流行,它對世界的塑造也是驚人的

文章認為,現在人們越來越清楚,自生命產生之初以來,病毒在多大程度上塑造了所有生物體的進化,展示了盲目無情自然選擇的驚人力量。對於病毒幫助創造的一群聰明的雙足哺乳動物來說,它們是威脅和機遇的混合體,有些令人頭疼。

文章認為,進化論最令人著迷的見解是,令人嘆為觀止的複雜性,可能產生於生物體內和生物體之間持續的、無法消解的、虛無主義的競爭。盲人鐘錶匠(即盲目而精密的能工巧匠,譯者註)使你具備了閱讀和理解這些文字的能力,這一事實在一定程度上是對一系列古老行動的回應。這些行動也許從40億年前地球上首次出現生命以來就一直在進行。那些熙熙攘攘的、微小的、具有攻擊性的複制器(replicator)開展了行動。人類的進化可能這是上述原理一個驚人的例子–病毒還沒有結束。

人類對於病毒的預防和利用

文章稱,被病毒精雕細刻進化出的獨特的人類意識,開闢了應對病毒威脅和利用病毒的新途徑。這要從疫苗接種的奇蹟說起,它能在病原體發動攻擊之前就對其進行防禦。多虧了疫苗,天花已經不復存在,它在20世紀奪走了大約3億人的生命。小兒麻痺症總有一天也會消失。 文章再次將中共病毒與這些常見的自然界的病毒相提並論,因此基於前述理論樂觀的推導出一個結論:由中共病毒大流行所引發的新研究將增強對病毒王國的調查,以及身體所能集結的最佳反應–將對病毒的防禦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文章提到,儘管人們對病毒的研究開始於將其當作一種奇怪的病原體子集的調查,但最近的研究將它們置於解釋基因是否被改造的核心問題, 有可能 該病毒 是出於人類的私利或其他的原因 。一些用於人為操縱生物體的工具就產生於人們對病毒本身和防禦病毒的理解。早期的基因工程依賴於限制酶–細菌切割病毒基因的分子剪刀,生物技術專家用它來移動基因。生物技術的最新迭代–逐個字母(鹼基,譯者註)進行基因編輯,即所謂的CRISPR( 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方法,利用的是一種更精確的抗病毒機制。

文章最後仍在從自然界的角度進行評述。文章提到,自然界是不仁慈的。不存在病毒的世界是不可能的。在任何情況下,生命的奇妙多樣性依賴於病毒,它們既是死亡的根源,也是豐富和變化的源泉。另一個令世人驚嘆的前景是,病毒成為人類新知識的源泉–這些知識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減少了人類的死亡。

評:

這篇文章在傳遞基於自然界普通規律的生物學或生態學知識的同時將中共病毒夾帶其中,基本無視中共病毒在基因、結構、感染規律上的反自然性:包括基因編碼的反自然性,S蛋白作用機制的反自然性,強變異性以及各地病毒基因圖譜在遺傳學上的反常性,具體參考閆麗夢博士和路德博士軍團的剖析以及一些現有的科研論文。這篇文章對上述反常情況和閆博士最近廣為人知的嚴謹發言置若罔聞,在不了解如此復雜病毒的來源的前提下,盲目樂觀的支持疫苗有用論和“化危為機”論,可謂在誤導中科普,在科普中誤導。

由此可見,《經濟學人》洗地中共病毒的立場和中共如出一轍,力挺現階段疫苗的主張和華爾街的前台小丑沆瀣一氣,爆料革命“排幹沼澤”的任務還很艱鉅,請戰友們揮舞你的金手指!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 匿名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