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盯上農民僅剩的「家底」宅基地看中共土地財政的末路

國內新聞作者:大時代的小螞蟻

http://news.cctv.com/2020/08/23/ARTIPWXPexRBvWC9dfKJKq4w200823.shtml

中共壟斷土地資源,剝奪了城市居民建造房屋的自主權,用樓宇經濟土地財政榨取中國城市居民兩代人畢生的財富,綁架了三代人!

在中國的樓市市值到達了65萬億美元超過美國加歐盟加日本的總和,城鎮人均住宅面積40平方米,超大部分發達國家時,中國的三四線城市出現了大量的鬼城。中共利用戶籍改革逼迫農民上樓來填充鬼城,消化掉那些鋼筋水泥。這之後,中國的小產權房在中共含混模糊飄忽不定的政策中戰戰兢兢地發展了二十幾年後走到了盡頭,迎來了全國性的大清理大拆除。此時,中共開始大舉清理農村閒置宅基地,密集出台政策來盤活農村宅基地權屬擴大向外流轉空間,開始玩新一輪拆了建的遊戲。到此,中共完成了從城市到農村的樓宇經濟土地財政的戰略轉移。6億中國農民成為中共下一個綁架的目標。

中共執政後,分三次用30年搶奪了中國所有土地的控制權。五十年代土改,沒收了「地富反右壞」的土地;六十年代公私合營,奪了資本家小業主的私人土地;最後1982年修憲,所有的土地私有權被消亡了。不久之後中共第一任土地管理局局長王先進提出土地使用權70年期限。

中國農村的土地權屬版圖是無數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畫出來的。中共沒有帶來半寸土地!農村的土地權屬是歷史形成的,共產黨只是進行了壟斷後的再分配。人們喪失了原來的土地所有權後,使用土地的範圍並沒擴大,只是在小範圍內進行了重新分配。除了人民公社搞集體經濟時的少量調整外,農民仍舊沿襲了歷史傳承下來的土地使用狀況。宅基地更是如此。即便後來人口增長建房需求擴大,所消耗的土地仍局限於在原來的版圖,用的是自家的山地、自留地或農耕地。所以農村基本不會有閒置的宅基地。只有把農民的農業戶口變成城市居民戶口剝奪了農民的造房權後,才會有閒置的宅基地。農民戶籍制度改革後,有些農民面臨著子女擇校就學買房而不得不改變戶口性質。更多的農民是被趕上了樓。什麼是「房地一體」?這就是當年在城市實行的「地隨房走」的翻版。

在農民被上樓、小產權房被強拆後,農村就岀現大量的空置宅基地。這些土地成了中共眼中所謂的「寶地」,將是中共又一土地財政來源,充盈中共的錢袋子,養肥大小的中共官吏。只是,大城市裡窩居的貧民百姓有能力來消化這塊「寶地」?被強拆的小產權房主們還有勇氣再次接盤?有閒錢的大佬們會回歸中國的田園牧歌?

教育、醫療、養老三座大山壓迫下的房奴、孩奴們還有這個消費能力?靠2.0版的上山下鄉運動能盤活這些寶地?

被中共吹到天上的中國房地產泡沫,讓人們沈浸在財富不斷升值的海市蜃樓景像中。當中共享受了天量土地財政收入的盛宴後,卻沒有能力維持這海市蜃樓時,開闢農民宅基地這塊「寶地」又能為其支撐多久呢?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