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監控:中共全面控制的奧威爾式世界

新聞來源:Bitter Winter《寒冬》;作者:Ruth Ingram;發佈時間:2020年8月24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TCC;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發布了一份報告,全面分析了中共國政府的法醫DNA數據庫,以及中共國和跨國公司與中共國警方在數據庫建設中的密切合作,暴露出了中共國秘密進行的收集全體男性國民DNA的行動。中共無所顧忌地霸占著全體國民基因資源,挑戰世界基因倫理界。中共就是一個惡魔,在對天理人倫宣戰。這種與人倫背道而馳的做法,是自取滅亡,將天理不容。

基因監控:中共全面控制的奧威爾式世界

從新疆和西藏開始,中共國政府希望收集所有公民的DNA和其它生物數據。是的,它可能有助於解決未破案的犯罪,但也可以更有效地迫害異議者和少數民族。

基因監控是如何在新疆運作的

“全體免費體檢!為什麼要猶豫呢?”喀什社區領導對於為何在他前面擠進廣場的人並未趕緊抓住這個由黨提供的最新免費禮物的機會感到迷惑。難道人們不想知道是什麼危及生命的定時炸彈正在他們體內滴答作響嗎?他告訴他們,他們應該感激。

這回朔到2017年5月,中國共產黨所發動的撒網式地收集新疆公民生物標記的運動。在某週一早晨強迫號招聚集的500人中, “被提供”了血液測試、組織分型、虹膜掃描、DNA採集甚至面部、聲音和步態識別檢測。他說,他們不應該再拖延了。

三年後回看,我們知道不情願或不遵守的後果。我們現在也知道了,事後看來,在2017年10月之前,已經從整個新疆人口中收集了2300萬份生物數據樣本,這些樣本用於何種令人不安的目的仍有待推測。

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

早在2003年,北京就一直在收集罪犯DNA,以建立其法醫數據庫。但在西藏自治區以免費年度體檢為幌子對幾乎所有人口無差別地收集DNA,這是由《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2013年首次報告的。

但北京現在已經更進一步。不滿足於簡單地收集所謂的“麻煩地區”的數據,新的發現已經被曝光,詳細說明了中共的計劃是追踪整個中共國男性人口。通過從數百萬從未犯過罪的男人和男孩身上採DNA樣本,中共似乎正進行一個更深遠、更全面、更非法的進程,即使根據中共自己的法律也算是非法的。

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ASPI)發布了一份新報告,題為“基因監測,中共國DNA的天羅地網”,曝光了這一令人不安的計劃,並指明北京違反中共國國內法和全球人權規範。該報告稱,這將“增強中共國家的力量,並以維穩和社會控制的名義進一步推動國內鎮壓。”

令人擔憂的是,中共政府的基因組數據集現在估計是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有超過1億個各例,可能多達1.4億個。並且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

外國朋友的“一些”幫助

報告作者樂卓博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政治、媒體、哲學系主任和副教授、 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非常駐高級研究員詹姆斯·萊博德(James Leibold)和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政治學博士候選人埃米·迪爾克斯(Emile Dirks)也注意到了在這價值超14億美元一利潤豐厚產業背後的外國生物技術公司。 ,他們警告說,這可能會使他們成為侵犯人權行為的同謀。

以美國為基地的賽默飛世爾科技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在銷售測試盒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上,無錫中德美聯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和微讀遺傳學(AGCU Scientific and Microread Genetics)等中共國主要公司已經被重點指出。報告指出:“所有這些公司都有道德責任確保其產品和流程不侵犯中共國公民的基本人權和公民自由。”

此報告聲稱:“這份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報告提供了首次全面分析中共國政府的法醫DNA數據庫,以及中共國和跨國公司與中共國警方在建設數據庫的密切合作。”這份報告借鑒700多份公開來源文件,包括中共國政府的投標書和採購訂單、公安局的微博和微信(WeChat)帖子、國內新聞報導、社交媒體帖子以及企業文件和宣傳材料。這報告提供“新的證據,證明新疆那記錄完備的生物監控計劃正在向中共國各地推廣,進一步深化了中共國政府對社會的控制,在同時也侵犯了數百萬中共國公民的人權和公民自由。”

為什麼基因監控是危險的

報告解釋說“DNA的法醫應用有可能解決犯罪和拯救生命;但它也可能被濫用,加強歧視性執法和專制政治控制。”其調查發現的影響令人深感不安。

報告說,“在中共國一黨專制下,治理犯罪和壓制不同政見之間是沒有任何區別。”一個中共公共安全部管理的全國樣本數據庫與每個樣本的詳細家庭記錄相連,“不僅會對持不同政見者、政治活動家和少數族裔和宗教少數群體成員產生令人不寒而栗的影響,而且還會對其相關接的家庭成員產生影響。”

在西藏和新疆的大批量測試活動之後,2017年末預示著一種更具成本效益且同樣強大的方法,即選擇男性公民進行DNA檢測。在《華爾街日報》2017年報導的一個案例的推動下,一種較小規模DNA收集形式正被考慮著。這個案例為兩名店主九年前在犍為縣(Qianwei)被殺,通過收集數千名男孩的DNA並利用它們來識別他們的血親共同的生物學特徵,破解了這個案件。

該計劃最初是為了測試該鎮所有13萬居民,但由於公眾可能反對和令人望而卻步的費用,警方決定不這樣做。 “意識到DNA是遺傳的,”《華爾街日報》寫道,“他們決定他們所需要的只是該地區每個家族的樣本,其中大多數至少有一個孩子在學校。”

這種有針對性的方法收集Y-STR數據——“短串聯重複序列”或發生在男性(Y)染色體上獨特的DNA序列。當這些樣本與警方創建的多代家譜相聯繫時,它們有可能將任何來自未知男性的DNA樣本連接到特定家庭,甚至連接到男性個人。

該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報告記錄了2017年末到2020年4月期間,在中共國31個行政區中的22個行政區(不包括香港和澳門)和100多個城市,警方領導的DNA數據收集行動。

包括兒童在內

有記錄顯示,政府官員為了測試集結了幼兒園的幼兒、課桌旁的學童、農民工和在偏遠山坡上勞動的農民。 “這個項目的規模和本質令人震驚”報告作者說,他們詳細描述了中共當局自2017年末以來為從中共5-10%的男性人口(3500萬至7000萬人)中收集樣本所做的艱苦努力。普通公民無力反對,對他們的基因組數據如何使用沒有發言權。

埃米·迪爾克斯形容他對這份報告的彙編主要是“窺探中共政府網站的黑暗角”的偵探工作,他得出結論認為,DNA項目的報告是不適合公諸於世的。他在最近的一次介紹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報告的網絡研討會上說“他們正在保持沉默,”他指出,有關DNA收集的報告主要針對村莊和城市級別的當地受眾。共同作者詹姆斯·萊博德認為中共的沉默“很有趣”,“他們通常很快就會批評澳大利亞社會政策研究所”。他最後說“這個計劃似乎是在地方級秘密地實施的,也許他們擔心會被反對。”更不祥的是,北京似乎要在承認這一計劃存在之前,以及在中共國公民和世界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之前,完成這一計劃。

新的國際問題

根據發給《華爾街日報》的一封電子郵件,賽默飛世爾科技公司相信它可以“充分保護個人隱私,同時適當地達到政府的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需求”。但報告作者迪爾克斯懷疑其可能性,因為收集的材料是與中共國警察中央數據庫共享的,他說完全沒有隱私可言。

一個主要的擔憂是,中共國在數據收集方面的成功將刺激世界其它地區從最脆弱和邊緣化的社區單方面並強行收集數據。美國、英國和科威特已經開始嘗試,泰國、馬來西亞和印度都在考慮同樣的問題。

迪爾克斯說:“我們認為,基因監測問題將是二十一世紀的決定性倫理問題之一。”這是延伸到中共國之外的問題。但中共國缺乏反對派政黨、獨立的司法機構、自由的新聞媒體和強大的民間社團,使那裡的局勢更加嚴峻,他說。他敦促西方民間社會代表中共國公民挺身而出,揭露侵害行為,推動公眾討論。

詹姆斯·萊博德指出,除了幾項不起眼且框架式的聯合國協議外,對基因數據所有權缺乏嚴格的監管,使中共國能夠改變全球規範。如果中共國以外的民間社會保持沉默,中共將成為對待生物數據的試金石。

“這些東西在我們眼前的發展相當迅速,”他補充說,“如果沒有明確的安全界限,也沒有什麼限制,中共國就能在推倒這些安全界限上起到帶頭作用。”

除了一顆解決懸案的靈丹妙藥還是別的什麼?

報告的作者懷疑收集DNA者的動機。這並不是解決懸案的靈丹妙藥,他們懷疑是一個更麻煩的議程。

他們援引國際調查記者聯合會(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和《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獲得的洩露文件寫道:“中共國國家有悠久的對威脅政權目標人的家屬使用威脅和暴力,以消除對共產黨的反抗的歷史。”文件揭露新疆當局收集該地區再教育營地被拘留者的家庭成員信息,以及被拘留者的釋放取決於他們在營地外的家庭成員的行為。他們總結道,“對家庭成員的鎮壓遠遠超出了新疆。著名人權律師的父母和子女,以及海外政府批評者的兄弟姐妹,經常被中共國警方拘留和折磨。”

他們繼續說:“通過迫使異議份子的家人為其親屬的行動付出代價,這些策略殘酷卻有效地引起了抵抗。一個由警察管理的Y-STR數據庫包含生物識別樣本和來自中共國所有父系家庭的詳細多代家譜,很可能會增加國家對異議份子家庭成員的鎮壓,並進一步迫害異議份子和少數群體的公民權利和人權。”

中共國研究人員對法醫DNA表型越來越感興趣,這一認識警示,在中國共產黨“準心”的少數族裔已面臨著更多的危險。報告作者發現,中共國科學家通過分析未知樣本的生物地理特徵,諸如頭髮、眼睛顏色、皮膚色素沉著、地理位置和年齡等,可以確定樣本在眾多民族中是否屬於維吾爾族或藏族。報告說,他們正在利用這些方法幫助中共警方針對少數民族人口進行更大的監控,而中外公司則在競相為中共警方提供開展工作的工具。報告作者擔心“一個包含數千萬中共國普通公民基因信息的國家數據庫,已顯示中共國政府及其公安部原已不受控制的權威的擴張。” “中共國公民已經受到廣泛監視。”甚至在西藏和新疆以外,中共國各地的宗教信徒和公民信訪者也被添加到警察數據庫中,以跟踪他們的行動,而監控攝像頭已經擴展到全國的農村和城市地區。強制生物識別數據收集的擴大隻會增加中共國國家破壞其公民人權的能力。 ”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