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法案將如何制裁中共高官?

作者:戰友之家維基百科小組/VOG WIKI GROUP

《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英文全稱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縮寫RICO )由美國國會1970年通過的《有組織犯罪控制法案》(Organized Crime Control Act)第9編創設[1],是壹項針對有組織犯罪行為如謀殺、洗錢、盜竊商業機密、受賄、販毒、銀行欺詐等犯罪行為的聯邦法案。該法案由民主黨參議員John L. McClellan 提出,尼克松總統簽署[2]。RICO法案早期用於打擊猖獗的黑幫組織違法犯罪行為,獲得巨大成功。近年來更多被用於起訴個人及組織的欺詐、勒索、腐敗等壹系列損害相關產業經濟利益的違法犯罪行為。由於該法案可以起訴犯罪組織成員及相關人員,沒收犯罪組織的資產,以削弱犯罪組織的財政基礎,斷絕其經濟命脈,對瓦解犯罪集團成效巨大[3],聯合國及其他國家紛紛效仿出臺了相關法案。該法案還賦予了美國執法部門壹定的涉外管轄權限,近年來美國朝野對中共威脅的擔憂加劇,民間和官方動用RICO法案制裁中共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司法部援引RICO法案起訴中國華為公司引發關註。

立法背景及歷史沿革


20世紀20年代禁酒令頒布後,美國黑手黨(Mafia/La Cosa Nostra)犯罪愈發猖獗,全美各主要城市均有黑手黨家族盤據,操控把持該城市的經濟、政治活動,甚至該城市的行政官員、司法官員及執法官員均牽扯其中,造成美國嚴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隨著民眾呼聲的高漲,為徹底清除黑手黨盤根錯節的勢力,國會經過長期研究黑手黨的特性及犯罪特色,分析聯邦檢察官及執法部門難以徹底偵辦黑手黨的癥結後,制定了《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2],成為美國檢察官及執法機關對抗有組織犯罪的最有效利器。此後,該法律得到了擴展,增加了多項金融犯罪,例如洗錢、郵件和電匯欺詐等。並廣泛應用於各種組織,如腐敗的工會組織、警察部門、犯罪團夥等。該法不是對孤立犯罪的懲罰,而偏重犯罪人在組織中的身份和作用。

RICO法案的立法目的是為了打擊黑社會犯罪,70年代,RICO法的運用範圍未超出刑事犯罪領域。進入80年代,越來越多的民事案件依據該法案第1964(c)款的規定,即允許任何RICO法案的受害人依照民事訴訟條款提起訴訟。這導致80年代末期,美國各聯邦法院面臨大量依據RICO法案提起的民事訴訟。90年代至今,RICO法案在“反黑”等刑事案件訴訟中的應用大大少於在違約、產品質量責任、白領犯罪等案件中的應用。

RICO法案涵蓋的犯罪行為


RICO的規定的犯罪行為是與組織有關的敲詐勒索行為(Racketeering Activity),法案對“敲詐勒索行為”采用廣義的解釋,包括兩個層面的犯罪:

第壹個層面是觸犯了州法律的行為,包括任何涉及謀殺、綁架、賭博、縱火、搶劫、賄賂、勒索、交易淫穢物品,或交易受管控物質或所列化學品的行為或威脅, 根據州法律可指控並可判處超過壹年監禁的行為。

第二個層面是根據美國法典第18編§1961章的規定, 觸犯聯邦法可公訴的行為,包括以下任何壹項犯罪行為:

與賄賂有關;與體育賄賂有關;與假冒有關;與跨州運輸盜竊有關且根據第659條是重罪;與挪用養老金和福利基金有關;與敲詐性信貸交易有關;與欺詐和身份文件相關的活動有關;與欺詐和與訪問設備連接相關的活動有關;與傳輸賭博信息有關;與郵件欺詐有關; 與電匯欺詐有關;與金融機構欺詐有關;與外國勞務合同欺詐有關;與非法取得國籍或歸化有關;與復制歸化或公民文件有關;與販賣歸化或公民文件有關;與淫穢物品有關;與妨礙司法公正有關;與妨礙刑事調查有關;與妨礙國家或地方執法有關;與幹擾證人,受害人或舉報人有關;與報復證人,受害人或舉報人有關;與護照申請和使用中的虛假陳述有關;與偽造或錯誤使用護照有關;與濫用護照有關;與欺詐和濫用簽證, 許可證和其他文件有關;與勞役償債,奴隸制和販賣人口有關;與經濟間諜活動和盜竊商業機密有關;與幹擾商業,搶劫或勒索有關;與勒索有關;與跨州運輸投註用具有關;與非法福利基金付款有關;與禁止非法賭博企業有關;與洗錢工具有關;與源自於特定不法活動財產的貨幣交易有關;與跨州利用商業設施進行謀殺有關;與非法資金轉移有關;與對兒童的性剝削有關;與被盜汽車的跨州運輸有關;與跨州運輸被盜財產有關;與販運唱片,計算機程序或計算機程序文件或包裝,電影副本或其他視聽作品的假冒標簽有關;與刑事侵權有關;與未經授權的版權保護和販運現場音樂劇演出的錄音和音樂視頻有關;與販運帶有假冒商標的商品或服務有關;與販運某些汽車或汽車零件有關;與販運違禁香煙有關;與販運白人奴隸有關;與生物武器有關;與化學武器有關;與核武器材料有關。美國法典第29編下可起訴的任何行為,對給勞工組織的付款和貸款限制有關或第501(c)條與挪用工會基金有關。任何涉及第11編欺詐的案件(涉及本編第157條的案件除外),欺詐性的銷售證券,或制造,進口,接收,隱藏,購買,出售或以其他方式交易受管控物質或所列化學物品構成重罪,應受到美國法律制裁的。根據《貨幣和外國交易報告法案》可被起訴的任何行為。根據《移民與國籍法》可被起訴的任何行為,這壹行為是為獲取經濟利益,與引入和窩藏外國人有關; 與幫助或協助某些外國人進入美國有關; 與以不道德目的進口外國人有關 ; 或這些行為可根據第2332b(g)(5)(B)條款起訴。

RICO罪行的犯罪特征、構成要件與法律責任

上述罪行被稱為RICO犯罪的“基礎”罪行(predicate activities)。基礎罪行形成“敲詐勒索行為模式”(pattern of racketeering activity),至少包括2項犯罪行為,最後壹項犯罪發生在犯下先前犯罪行為的10年內(不包括監禁期)。

“人”(person)包括任何在財產中享有法人或法人資格的個人或實體。

“組織”(enterprise)包括任何個人,合夥企業,法人,協會或其他法律實體,以及任何不是法人實體但有關聯的工會或個人團體,可以是犯罪家庭、街頭幫派或販毒集團,也可以是公司、政黨。這些犯罪行為須與組織相關,且長期存在、彼此關聯。單壹的、短期的或相互孤立的犯罪行為不能成為RICO行為。

RICO規定了刑事和民事處罰,這意味著檢察官或個人都可以提出索賠。在RICO法案下,每項犯罪行為可被處以最高$25,000的罰金及最高20年的有期徒刑。但如果上述某項犯罪最高可被判處終身監禁,那麽犯罪嫌疑人將可能面臨終身監禁[4]。定罪後,政府將沒收被告在該組織中與犯罪行為相關的所有利益,且可以在案件宣判前凍結被告的資產,不必等到有罪判決之後。

民事


RICO法案的民事部分對犯罪組織具有強大打擊力度。任何人如果因RICO中的犯罪行為受到損失,可以提起民事訴訟,如果勝訴,受害人可獲得三倍於損害金額、訴訟費及合理律師費的賠償[3]。這導致了當事人和律師為獲得三倍賠償,濫用該條款,於是 90年代起,聯邦法院為民事訴訟設置了許多限制條件:

犯罪活動。必須證明被告犯有RICO所列的其中壹種罪行。如果以敲詐勒索為由提出索賠,法院將進行嚴格的審查。1995年美國國會對RICO法案做了修改,規定民事RICO指控不能基於證券欺詐犯罪,除非被告已經被正式宣判犯有證券欺詐的罪行[5]。

犯罪活動模式——必須觸犯兩個罪名。每壹種模式是某種方式的關聯犯罪,例如同壹受害者、相同方法、相同參與者或連續犯罪至少已持續壹年[6]。

基礎犯罪行為與原告損失之間必須存在直接因果關系(proximate cause)[5]。

在時效期內。最高法院裁定,民事RICO訴訟有四年的訴訟時效,從受害人發現其損害時開始計算[7]。

RICO法案的美國國內案例


“五大家族“黑幫案


80年代,美國許多使用RICO法案打擊組織犯罪著名案例都由檢察官魯迪·朱利安尼經手。在對“黑手黨委員會”的審判中,朱利安尼起訴了11個知名的黑手黨人物,其中包括在紐約市被稱為“五大家族”的黑幫首腦及六名共犯。他們是甘比諾犯罪家族首腦保羅·卡斯提爾,傑諾維塞犯罪家族首腦安東尼·薩雷諾,科倫坡犯罪家族首腦卡邁·皮賽可,盧切斯犯罪家族首腦安東尼·科羅洛,布亞諾犯罪家族首腦菲利浦·拉斯泰利,起訴的罪名包括勒索、詐騙和雇傭殺人。8名被告在1987年1月13日被判百年監禁。《時代》雜誌稱這次審判是“自1943年芝加哥官方掃蕩黑手黨以來,對犯罪集團最徹底和最大規模的掃蕩”,並引述了朱利安尼的話:“我們的做法……就是要徹底清除這五大家族” [8]。

魯迪·朱利安尼和唐納德·川普 1999年
圖片來源:ANDREW SAVULICH/NY DAILY NEWS ARCHIVE

另壹起轟動壹時的反黑大案是對博南諾犯罪家族(Bonanno crime family)頭目約瑟夫·馬西諾(Joseph Massino)的審判。2004年,由法官尼古拉斯·加勞菲斯(Nicholas Garaufis)主審,格雷格·安德烈斯(Greg D. Andres)和羅伯特·海諾克(Robert Henoch)負責起訴 。 檢察官根據《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提出11項罪名,包括7起謀殺案,以及縱火、敲詐、高利貸、非法賭博和洗錢罪。馬西諾是自1944年猶太裔美國黑手黨重要成員劉易斯·布哈特(Louis Lepke Buchalter)被處決以來第壹位面臨死刑的黑幫老大,也是為州政府提供證據的第壹位紐約犯罪家族的在任老大,以及在美國黑手黨歷史上第二位這樣做的人 。第壹位是費城犯罪家族(Philadelphia crime family)的老大拉爾夫·納塔萊(Ralph Natale),曾在1999年面臨毒品指控時成為證據提供者 。

華爾街腐敗交易案


依凡·波斯基(Ivan Boesky)[9]是華爾街的股票炒家,通過投機公司並購賺到約2億美元的巨款。他曾依據公司內線情報進行投資而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調查。數起公司並購案公布前,出現大規模股票交易。雖然這樣的內線交易是非法的,但美國司法系統極少嚴格執行相關法律,直到朱利安尼起訴波斯基為止。波斯基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招供出許多內線情報來源,包括“垃圾證券之父”麥可·米爾肯(Michael Milken)[10]。波斯基坦承自己犯下眾多的違法交易,並且供出了許多證據。在與朱利安尼談判並且認罪之後,他被定罪3年半的有期徒刑、以及壹億元的罰款。

另壹案例是1989年朱利安尼以98條欺詐罪名起訴了麥可·米爾肯。在這場受到公眾高度關註的案件中,米爾肯被聯邦大陪審團定罪,米爾肯對其中六條較輕微的證券和交易情報犯罪行為認罪。米爾肯為此支付了高達9億元的罰款和民事訴訟賠償,並被終身禁入證券行業。他還被判處10年監禁,後來獲得減刑。米爾肯被認為是20世紀80年代華爾街貪婪的象征。這壹案例是根據《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首次對非組織關聯的個人提出的訴訟。

警局腐敗案


1984年6月左右,位於佛羅裏達州門羅縣的基韋斯特警察局(Key West Police Department),在經過美國司法部漫長的調查後,根據聯邦《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被宣布為犯罪單位 (a criminal enterprise)。包括副警長雷蒙德·卡薩馬約爾(Raymond Casamayor)在內的幾名高級警官被指控為可卡因走私者提供保護而被捕。在審判中,壹名證人作證說,卡薩馬約爾經常將壹袋袋可卡因送到市政廳的副警長辦公室。

2000年4月,洛杉磯聯邦法官威廉雷(William J. Rea)在對蘭帕特警局(Los Angeles Police Department-Rampart Station)醜聞案作出裁決時說,稱原告可依據《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對洛杉磯警察局提出索賠,這是前所未有的調查結果,判定理由認為該警察組織可以被定性為敲詐勒索的組織。然而,2001年7月,美國地區法官加裏·費斯(Gary A. Feess)表示,原告沒有資格根據《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起訴洛杉磯警察局,因為《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保護對象為企業受害者,而原告在指控被告違反《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時,並未直接指出被告的行為讓其企業或者其他企業利益受損。但原告仍然可以根據其他民事法案來控告被告者的侵權行為。

天主教性虐待案件


2016年,250多位受虐待幸存者向賓夕法尼亞州總檢察長凱瑟琳·凱恩(Kathleen G. Kane)檢舉了包括洛雷托在內的Altoona-Johnstown教區的50名教會神職人員的兒童性侵等行為。然而,該教區的馬克·巴特查克主教(Bishop Mark L. Bartchak)卻有意掩蓋這些犯罪行為,在與大陪審團合作期間並未發表調查報告,且拒絕接受采訪。並且,阿爾托納和約翰斯敦地區的警察、地方檢察官、法官與主教們勾結掩蓋事實,平息了那些試圖揭發性侵兒童的牧師的家長的懇求,這壹行為使憤怒倍增。於是,來自費城地區的共和黨籍前警官、州議員邁克·維勒布(Mike Vereb)給賓夕法尼亞州西區的檢察官寫了壹封信,呼籲根據聯邦的《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進行調查。如果根據RICO法案認定天主教會負有責任,原告可獲得的賠償將是民事訴訟的三倍。

RICO法案的涉外案件


RICO法案具有涉外管轄權,在壹定條件下,可適用於非美國的組織或個人。如該法案規定:“如果在美國境內發生重大犯罪案件,或是在美國境外的犯罪行為嚴重損害到美國的利益,該個人或實體將通過RICO在美國境內受審”。比較著名的涉外案件有:

國際足聯(FIFA)腐敗案


2015年5月, 隸屬國際體育管理機構國際足聯的洲際足球協會機構南美足聯(CONMEBOL)、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協會(CONCACAF)及其體育營銷主管官員因利用賄賂、詐騙和洗錢等手段,從國際足聯美洲賽事媒體和營銷授權中斂財約150億美元,包括從2016年美國舉辦的美洲紀念杯(Copa América Centenario)中受賄1.1億美元,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美國國家稅務局刑事調查司(IRS-CI)調查後,在瑞士被捕。此案因涉案人員非美國公民,逮捕地在美國境外,被國際輿論質疑是否有法律依據。美國司法部援引RICO法案表示,美國執法機構行使了正當的法律,對觸及美國管轄權和損害美國利益的貪腐行為進行打擊。FIFA被美國檢察機關認為是RICO法案定義上的腐敗組織,對9名足協高官和5名公司高管判定的敲詐勒索和貪汙受賄罪 [11]。

逮捕巴拿馬獨裁領導人曼努埃爾·諾列加


曼努埃爾·諾列加是巴拿馬前獨裁領導人。他於1988年被美國佛羅裏達聯邦大陪審團起訴國際毒品走私等12項罪名。隨後美國軍隊進入巴拿馬,2年後成功將其在巴拿馬抓捕,後被引渡到美國接受審判,被判犯有販毒罪、敲詐勒索罪等八項罪名。這是美國歷史上首次在所在國境內抓捕外國領導人並引渡其至美國審判[12]。

華為及孟晚舟案


2018年12月1日,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轉機時被捕,面臨被美國引渡。之後,美國司法部通過兩家聯邦地區法院提出23項指控。2019年1月28日,美國司法部在紐約東區聯邦地區法院指控華為科技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華為設備美國(Huawei Device USA Inc.)、與伊朗開展業務的香港公司Skycom Tech Co. Ltd.及孟晚舟犯有洗錢、共謀欺詐美國、妨礙司法公正、違反對伊朗的制裁、銀行欺詐、電匯欺詐等13項罪名[13]。在西雅圖華盛頓西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的包括盜竊商業秘密等10項罪名[14]。

2020年2月23日,美國司法部援引《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案》對華為以及其子公司提起訴訟 。起訴對象包括,華為科技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華為設備(Huawei Device Co. Ltd.),華為設備美國( Huawei Device USA Inc. ), Futurewei Technologies Inc. ,Skycom Tech Co. Ltd. 及孟晚舟[15]。這份替代起訴書的指控包括長期共謀盜竊商業秘密等16項罪名,指控比前次指控範圍更大,對華為的影響是結構性的。RICO法案中包含多種不同的犯罪,將給該案檢察官更大的自由度。這也是美國歷史上首次針對外國企業動用RICO法案。

美國將使用RICO法案制裁中共


隨著中共對美國發動信息戰、網絡戰、生化戰等各個領域的超限戰,美國朝野開始轉向,動用RICO法案制裁中共的呼聲越來越高。

早在2019年,前白宮高級顧問斯蒂芬·班農先生就提到,中共在美國有許多腐敗和不法行為,可以通過RICO法案對實施這些犯罪行為的機構或者個人,逐個進行控告。美國司法部有權監管不法資金流並調查取證電話通信記錄。郭文貴先生也曾爆料,他發起成立的法治基金將利用RICO法案對中共及其高官進行起訴[16],希望能借此將中共定義為黑社會組織,徹底摧毀其經濟基礎。

RICO法案和其他相關法案聯合運用,將為起訴中共及其高官鋪平道路。國會議員提出取消中國主權豁免的法案,如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2020年4月14日提出了名為《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 (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ronavirus Act),要求中共對病毒的國際大流行負責 [17]。

2020年6月,共和黨眾議員蓋·雷森塔勒(Guy Reschenthaler)在國會提出《終止中國共產黨入籍法案》(End Chinese Communist Citizenship Act),禁止中共黨員獲得綠卡和歸化美國,並建議取消原國籍法中的豁免條款[18][19]。2020年7月底,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通過了《新冠病毒受害者民事審判法》(Civil 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VID Act)[20],允許美國人就中共病毒遭受的損失起訴中共政府,並可依此法凍結中國(中共)政府資產,並剝奪其主權豁免權等。

借鑒RICO法案的同類國際法案


2000年,第55屆聯大通過了《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英文全稱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縮寫CATOC),以聯合世界各國力量共同打擊規模龐大且組織架構日趨繁雜的跨國犯罪組織。 截至 2014 年 11 月,已有 182 個國家及 1 個區域經濟整合組織歐洲聯盟簽署該公約,締約國超過聯合國193個會員國總數的90%。除此之外,意大利、澳大利亞、愛爾蘭、德國、加拿大、英國、奧地利等國家也先後制定了與RICO法案類似的法案。

參考資料:
[1] Organized Crime Control Act, https://uscode.house.gov/statutes/pl/91/452.pdf

[2] 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 en.wikipedia.org

[3]「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內國法化後與我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銜接適用之研究—以美國法為借鏡,郭峻豪,中華民國 106年 11月 6日

[4] 18 U.S.C. § 1961: RICO Act Overview,http://federalappealslawfirm.com/rico-convictions

[5] 馬明宇, 美國RICO初探,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x?id=6245

[6] Religious Technology Ctr. V. Wollersheim, 971 F. 2d 364, 366 (9th Cir. 1992),https://casetext.com/case/religious-technology-center-v-wollersheim-2

[7] CIVIL RICO PLAINTIFF FAILED TO MEET STATUTE OF LIMITATIONS, https://whitecollarattorney.net/blog/rico-plaintiff-failed-meet-statute-limitations/

[8] 魯迪·朱利安尼,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D%AF%E8%BF%AA%C2%B7%E6%9C%B1%E5%88%A9%E5%AE%89%E5%B0%BC

[9] Ivan Boesky,Wikipedia

[10] Michael Milken,Wikipedia

[11 ] https://rp-online.de/sport/fussball/international/otto-schily-wm-vergabe-2006-durch-fifa-war-sauber_aid-21489317

[12] United States v. Noriega, 746 F. Supp. 1506 (S.D. Fla. 1990),https://law.justia.com/cases/federal/district-courts/FSupp/746/1506/1757098/

[13] Chinese Telecommunications Conglomerate Huawei and Huawei CFO Wanzhou Meng Charged With Financial Fraud,https://www.justice.gov/opa/pr/chinese-telecommunications-conglomerate-huawei-and-huawei-cfo-wanzhou-meng-charged-financial

[14] https://www.justice.gov/usao-wdwa/pr/chinese-telecommunications-device-manufacturer-and-its-us-affiliate-indicted-theft

[15] Chinese Telecommunications Conglomerate Huawei and Subsidiaries Charged in Racketeering Conspiracy and Conspiracy to Steal Trade Secrets,https://www.justice.gov/opa/pr/chinese-telecommunications-conglomerate-huawei-and-subsidiaries-charged-racketeering
[16] 2019年2月7日 文貴、班農、凱琳回答戰友們對春晚爆料的問題,https://s.vog.media/Detail.htm?w=03f91479-f09a-4e89-b253-83255c30daa9&K=rico

[17] 美剝奪中國主權豁免的立法會引發什麽後果?,VOA, 2020年8月28日

[18] Alex Nitzberg,Congressman seeks to block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embers from getting green cards,June 17, 2020

[19] US Congress H.R.7224 – End Chinese Communist Citizenship Act

[20] Chairman Graham Applauds Committee Passage of Bill to Allow Americans to Sue China Over Coronavirus Pandemic,JULY 30, 2020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ongshan
5 月 前

收益不淺,辛苦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