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臺風將至,城商行面臨滅頂之災!

作者:Howar Bert

香港金融大門正在關閉,中美金融脫鉤已箭在弦上,壹場席卷大陸銀行業的金融臺風正在醞釀,不良率高企的城商行將面臨滅頂之災。同時,隨著中共放毒荼毒全球,外循環經濟的切斷,中共國經濟面臨長期的下滑低迷,城商行盈利的模式被釜底抽薪,城商行面臨著倒閉潮的到來,各地CCP政府紛紛以合並重組來消滅城商行,以迎接計劃經濟為主的內循環經濟。

中共國的城商行興於改革開放外循環經濟的發展,民營經濟中小企業的蓬勃發展對金融的強大需求造就了國內金融的繁榮,中共權貴家族對數量龐大的城市信用社的跑馬圈地以規範為名以股份改制重組為抓手形成了城商行,民營經濟和權貴的妥協造就了2019年底134家城商行,總資產規模合計為37.28萬億元,占中共國銀行總資產的12.85%左右。城商行的發展主要依賴外循環經濟中民營經濟的發展,中小民營企業是其主要的客戶群,經營績效好的城市商業銀行主要集中於那些經濟較發達的地區。如今,中共國以鄰為壑與世界文明為敵,外循環經濟的斷流將導致城商行生存發展的大環境不復存在。

目前,雖然中共國內疫情得到控制,但走到東部沿海省份城市妳會發現,除城市中心地段以外很多臨街的店面大多都處於關閉的狀態,昔日城市的繁華不在,逛街的少了。與此同時,多省接連發生中小企業大面積倒閉現象,即使沒有疫情的2019年,中共國就有超過100萬家企業倒閉,其中超過90%是中小企業,而2020年中小企業倒閉更甚,以假治國的CCP不會公布真實的倒閉企業數據,從大學生就業難可見壹斑,像東部沿海經濟發達省份浙江應屆本科生就業率截至目前最多也就70%左右,但浙江各大高校書記院長讓沒就業的畢業生偽造工作證明,官方統計的就業率數據已經無效。中小企業的倒閉潮出現必然將城商行拖入寒冬,風控不嚴、問題壹大堆的城商業在劫難逃。

中共國各地城商行正在壹步壹步滑入死亡境地,根據銀保監會披露數據,2019年全國134家城商行資產利潤率為0.7%,不良貸款率為2.32%,資本充足率為12.7%。這只是造假後的公布的數據,真實的數據肯定差的很。2019年以來,先後有包商銀行被托管、錦州銀行被重組、恒豐銀行被註資,國際評級機構穆迪也調低了包括南京銀行、蘇州銀行等6家銀行的評級從穩定調整為負面。2020年上半年城商行由於受疫情影響風險劇增,內蒙古四家城商行虧損182.56億元。眾多的地區城商行真實數據CCP是不敢公布的,但從這些公布的信息上我們也能感覺到城商行的末日即將到來。而且,今年在甘肅、河北、山西省陸續出現城商行擠兌事件,6月份壹周之內保定銀行和陽泉市商業銀行先後遭到擠兌。

城商行是中共國向市場經濟探路的產物,隨著外循環經濟大門的關閉,城商行也行將就木,日前中共國倡導擴大內循環,其實質是重回計劃經濟時代,重回閉關鎖國時代,再加上推行數字糧票為實數字貨幣為名的貨幣改革,基本上可以斷定計劃經濟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計劃經濟時代城商行等中小銀行是多余的東西,必須消滅,目前來看,各地正在開展城商行的兼並重組,這是為城商行的入土做準備。而且,隨著美國對香港制裁的擴大,香港的金融地位將動搖,這將形成壹股金融臺風刮向大陸,而大陸受到沖擊最大的是城商行:壹者城商行本來已經奄奄壹息,壹場金融風暴足以帶來滅頂之災;二者中國銀行業已經形成利益鏈條,城商行等中小銀行處於利益鏈條的末端,壹有大災難中共犧牲的肯定是城商行等中小銀行。

城商行倒閉潮的到來將引起中共國經濟山崩地裂,中共國中小企業貢獻了全國的80%的就業率,而這些中小企業的資金很大壹部分來自城商行,盡管城商行在全國銀行資產中占12%,其對經濟的影響估計是40%。商業銀行很大壹部分資金是繞道城商行放貸給中小企業,城商行還是地方政府融資的壹大渠道,城商行的業務與其資產比例不相稱,其在國民經濟中發揮的作用和其資產比例也不相稱,其作用力和影響力被遠遠低估。如果城商行出現倒閉潮,中共國經濟將徹底崩潰,而目前從香港正在形成的金融臺風正刮向城商行,壹場山崩海嘯的金融危機將由城商行蔓延至中共國金融市場。

國內老百姓在被中共洗腦催眠下並沒有發覺金融海嘯即將來臨,在歲月靜好的宣傳下夢想著資本市場牛市的到來,隨著中美金融脫鉤提上日程,老百姓手中的人民幣變成廢紙的日子不遠了,再加上饑荒的到來和病毒的反復,三峽大壩隨時的崩潰及戰爭的壹觸即發,再來幾個核危機和大地震,中共國老百姓將面臨著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道災難。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壹直在警醒全人類中共的邪惡,正義的力量正在蘇醒,全球滅共力量的集聚和國內同胞合作共同推翻CCP惡魔家族已迫在眉睫。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e
Joe
6 月 前

该来的都会来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