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在新冠病毒的掩護下”鎮壓天主教徒

新聞來源:BREITBART《布萊巴特》|作者: Thomas D. Williams, Ph.D.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1818|審核:InAHurry|PAGE:玄天生;

簡評:

大陸很多新聞都報導了中共正在不斷地強拆教堂,甚至連很多上百年的老教堂也不放過。可見中共正在變得越來越瘋狂,對宗教人士的打壓也變得越來越明目張膽。在有了新冠病毒作為掩護後,中共國更是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禁止地下天主教會進行禮拜活動。現在,中共宣稱疫情已經緩解,但它對地下教會的箝制卻沒有鬆開。同時,對那些在理論上被中共認可的公開教會,它也在“加強”管理,中共不僅限制公開教會彌撒的參加人數,還不允許兒童參加週日彌撒。

聯想到前幾天爆料革命爆出的中共的“建築藝術項目”- 即中共基因佔領世界的企圖,顯然,中共妄想自己就是無所不能的“神”。這就完全解釋了他們為什麼那麼排斥其他宗教體系,擔心人民有了真正的信仰後不再害怕它們,還會看清中共魔鬼的本質。

報告:中共國“在新冠病毒的掩護下”鎮壓天主教徒

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據亞洲天主教聯盟新聞(UCANews)週五的一份報告稱,中國共產黨正在利用冠狀病毒大流行作為藉口,關閉天主教的禮拜活動。

例如,中共官員阻止了數百名中共國地下天主教徒在8月15日慶祝“聖母升天節”(Feast of the Assumption),而這是天主教禮儀日曆中最重要的節日之一。

對於中共國天主教徒來說,“聖母升天節”被認為是同聖誕節和復活節一樣的主要慶祝活動之一,所有的信徒都會在這幾天聚集在他們的教區的教堂舉行莊嚴的禮拜儀式。

正如《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News)3月報導的那樣,在疫情初期,北京以危機為藉口,開始加緊對宗教活動的控制,推倒了一些教堂,並將其他教堂置於嚴密監控之下。

2月份,東北的吉林省宗教事務局發布了一份文件,呼籲當局“整頓”家庭教會,因為政府認為這些教會是非法的。

《寒冬》(Bitter Winter,譯者註:《寒冬》一份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在線雜誌)的一份報告指出,該文件指示地方官員調查家庭教會,並把收集關於“教會何時成立,教會負責人,以及集會規模有多大”等信息作為徹底關閉教會的第一步。

時任非營利組織“烈士之聲”發言人托德·內特爾頓(Todd Nettleton)說:“中共國正把自己標榜為抗擊冠狀病毒的典範。但抗擊疫情並沒有阻止共產黨官員迫害基督徒。 ”

中共國官員發布命令,以公共衛生為由,有效地禁止“未註冊”的宗教服務。

隨著病毒的傳播已經得到控制,中共國已經從早期的封城中開放了大多數主要的公共場所,包括電影院,但他們卻仍以健康為理由繼續關閉大多數教堂,尤其是屬於非官方或被稱為“地下”天主教會的教堂。直至今年8月,遼寧省瀋陽的大部分教堂仍是關閉狀態。

據說有一些地下牧師悄悄地地反抗了這些命令,在信徒的私人家中進行了小團體的彌撒。

“牧師會在幾個不同的地方舉行彌撒,每次大約10人參加,”地下天主教徒賈女士(Teresa Jia)提到她自己的處境時這樣說道,“瀋陽的情況好些,地下教會和公開教會之間沒有衝突。但政府會更嚴厲地鎮壓地下教會。”

賈女士說,她有時在國家運營的公開教堂參加彌撒,但她指出,在疫情期間,“政府也已加強了對開放教堂的限制。”

中共國北部一個教堂的看守人保羅·盧(Paul Lu 音譯)說,政府官員利用封城試圖強迫地下天主教牧師加入官方教堂,並威脅說如果他們不遵守規定,政府就會關閉他們教區的教堂。

盧說,當局在8月9日關閉了他的教堂,而且,直到8月15日的節日活動政府也不開放教堂,並說他們需要進行疫情檢查。

盧說:“這顯然是政府在威脅牧師,讓他們加入中共國天主教愛國會。”

在安徽省北部,官員們關閉了幾個地下教堂,據稱是由於疫情的原因,但官員卻允許國家批准的教堂繼續舉行彌撒。因此,許多地下天主教徒發現自己不得不改為參加國家教會的彌撒。

目擊者說,即使在允許教堂舉行禮拜儀式的情況下,也會有國家官員站在入口處,限制允許進入教堂的人數。而且兒童不再被允許參加教堂禮拜。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