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25日郭先生GTV直播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能聽到說話嗎?兄弟姐妹們?有聲音麽?(加戰友)聲音怎麽樣,戰友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好!聲音很好,視頻效果如何?咱壹會就沒燈光了,乖乖。意思晚霞很漂亮,天黑了,咱就不能播了。太陽已經去了東方,去到了我們的中國。

G-TV剛剛更新,很多功能已經很穩定了。這個我們已經把螃蟹這個王八蛋這個埋的毒盡可能的找出來了。對了,今天七哥穿短褲,瘦褲看見了嗎?看見了嗎?看見了嗎?妳們老說我不穿瘦褲子,我穿給妳們看看。看見了嗎?穿瘦褲子了嗎?看到我穿了嗎?這就是咱G-Fashion、G-Fashion、G-Fashion啊,妳看看,喲呵,哈哈哈,直接掉海裏面了,老舒服了。哎呀,藍天白雲哪!兄弟姐妹們,漂亮吧?所以說天下咱得靠不要臉,知道了吧,就咱敢穿。戰友們說:文貴,為啥妳從來沒有,秘密翻譯組本來要問我為啥不穿瘦褲子?我說沒有不穿瘦褲子,沒有啊,那就穿給妳看,戰友們現在妳們看到我終於穿了吧。戰友們得活得自信,知道嗎?這穿就這麽回事,是吧,相當的好啊,對不對?專業攝影師,照得老好了,那姑娘照得老好了,老好老好了。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個世界上什麽最重要?活得真實最重要。只要妳真實了,沒有什麽東西能打倒妳,有啥怕的?是吧。妳看看美國司法部的文件,出來以後這多大的影響啊!咱們戰友們要轉推。結果咱們戰友傻乎乎的,妳把那個華爾街日報放到妳推下邊,人家轉推的都是妳啊,是不是?妳得把華爾街日報它得點那個下面,人家本來就黑咱,結果咋黑啊?咱點壹個,人家給妳盜仨,壹會兒上去五千、壹會兒下四千、壹會兒回到三千。大家戰友很聰明,玩那麽多年社交媒體了,把人家華爾街日報放到妳推下邊,壹點都是給妳轉推去了,唉。高處不寒進入了房間。

哇!真是,妳看這個月亮,紅紅的夕陽、安靜的大海。今天特別搞笑,今天特別搞笑,今天下午的時候有壹個重要重要的電話,打進來了。關於《人民日報》幾版登世界人民的公敵叫蓬佩奧。這個蓬佩奧咋是世界的公敵了?很多人問我的意見。我沒啥意見,我有啥意見啊?屁屁很翹…(加戰友)這個咱G-Fashion啊,(指著上衣)G-Fashion啊,這個褲子G-Fashion啊,這個襪子也G-Fashion啊。這每天的設計,哎…我這會兒看不了,我這手機沒有,我讓妳看看這個G-Fashion的那個…。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們的G-Fashion妳們絕對會震撼、絕對會震撼,絕對會震撼!昨天我又看了新的休閑系列出來,哇…我真感覺得太牛了!真是,滅完共以後啥也不想幹了,直接就是…妳看這,哎喲,妳看這,這個舒服,是吧,什麽人都可以穿,是吧。真是,滅完共以後,就是搞時裝這個好。隱居深山搞時裝,非常有意思啊,搞時裝這個事兒有意思。跟設計師在壹起太開心了,每個人都在討論著美呀、享受啊,是吧?啥感覺呀?對不對。妳就要真實,是不是?真實的面對人生、享受人生。再過十年啥樣,再過二十年啥樣,是不是?妳看這衣服的舒服。

哎呦(郭先生被船晃了壹下)我這動作可以,練過功夫吧,馬上歪了壹把抓住。註意安全…壹把抓住了,厲害吧戰友們!莘縣陽谷縣搭縣那不是吹的。跟戰友們聊天太開心了,我說實話,我跟戰友聊天時候是最開心的…(加戰友閑聊)兄弟姐妹們,我跟大家聊天的時候是真實的文貴,展示的更加真實的文貴。

所以說什麽叫自然,妳看我這個臉對著那邊光,臉上就是這樣,妳壹背過來就是黑的。所以啥叫自然,這就叫自然嘛。我發現這個號可以再加這個樣子會更好看,是吧?這個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哎呀真是太多好事了,太多好事了!我們英國的壹個戰友昨天給我寫了壹封信。(加戰友)妳這深更半夜的讓我看這封信吧,哎呀哭不得、笑不得。把我近幾年來的變化給寫的非常的準確,我自己都感覺到,我都沒有妳那麽了解我。感謝這位戰友啊,但是最後那句話我絕對接受不了。我們滅共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更體面的生活。今天加拿大喜馬拉雅農場,加拿大農場老江、文楓、還有我們這個加拿大金融小組,為了捍衛自己的權益,在加拿大走向街頭,冒著病毒的危險。如果我們戰友誰染上病毒,咱非把這個加拿大政府給他告死不行。這幫王八蛋簡直的,加拿大藍金黃到了極點。完全是胡扯,找壹個小鎮,小鎮叫什麽省,亂發函、亂講話。但是在這之前很多人都是共產黨的,所有苗頭都對準老江去了,我從來沒說過。但是掩護了其他戰友的成功運作。但是我從來沒告訴老江,老江都已經在機場了才告訴我,我不要求戰友做什麽,我要求戰友就不是我了。(加戰友)

所以說當他在機場的時候:“七哥這回不會誤機了。”我覺得老江不管七哥說啥,老江對七哥的信任沒打過折。他有時候這個腦子跟嘴不太壹致,他這個腦子比嘴還好。但是他不知道咋著,說著說著就說差了。但是文楓——我們有壹個就是少說話的文楓,真的不錯。(加戰友)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為啥呀?就是壹個人最終妳真的假的,妳是瞞不住這麽多戰友的。如果我們這上成千論億的戰友能被誰給騙了,妳也太小看我們了吧!妳騙得了壹時,妳絕對騙不了永遠,絕不可能。哪個王八蛋不被我們揭穿了?雞腿潘、莊烈宏這個孫子、那個小變態人,是吧!還有那個曾宏這個三姓家奴,這幫孫子!還有螃蟹這個孫子,最後不都露餡了嘛!哪個不被露餡?對吧。都露了,是吧!

加拿大有人提前做好埋伏,伏擊我們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他做夢都沒想到。在歷史上最重要的近期的二戰當中,中途島戰役美國人幹了壹個什麽招?就給三本五十六壹個假象,妳把我引到中途島去,妳把我美國殲滅是吧?好。美國的航空母艦三天內、三天就恢復了,然後全部駛向了中途島。到了中途島以後,日本鬼子、當時的那日本軍隊三本五十六還在那想啥呢?還在天上轉吶!結果美國人航空母艦沒咋飛過,竟然能把方向給飛反了。最後在天空中,真是天意呀!發現那個蒸汽中,映照出了日本的航空護衛艦。“叭”過去了,改變歷史啊!這個時候正好,他犯了壹個巨大的錯誤,他把那個飛機給換成短程飛機,往裏邊換飛機的時候,“Kua kua”給殲滅了。那場美國人靠掌握的小人物給的情報,說日本要在中途島伏擊美國航空母艦。妳想想我們這個加拿大就搞了個中途島戰役,就把所有的共產黨的特務、共產黨的所有的潛伏,還弄了這家夥幾千萬美元。還領了個…我估計這幫孫子被抓起來了。是不是!結果是沒想到吧。(加戰友)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個加拿大這場戰役,咱打的漂亮。讓共匪損兵折將,暴露了潛伏的特務,把加拿大的什麽SC、什麽證監會、銀行全暴露了。而且我們真正的考驗出了誰是真戰友。所以說這壹戰幹得漂亮,想幹的事都幹成了。(加戰友)所以說戰友們咱們要學會跟共產黨……現在妳們明白了以法滅共,司法部這個文件大家要轉推呀!華爾街、以法滅共、以法滅共。美國的司法部是最高的法律執行機構,以法滅共。我昨天聽說好幾個欺民賊都被抓了,好幾個欺民賊都被抓了。(加戰友)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好幾個欺民賊抓了,他也不吱聲了,有幾個已經保釋出來了。以法滅共!Nickle Lum Davis,妳看我們路德路波切,他沒說出重點。為啥這個文件只說到船上,給川普總統打電話就結束。就說到給川普總統打電話,Steve Wynn、還有Elliott Broidy、還有好幾個大佬,壹說到這結束。為啥?接下來就是接龍遊戲壹樣,啥叫遊戲?妳知道就在說給川普總統打電話時結束了,沒告訴妳怎麽打的,但我告訴妳他給總統打電話了。下壹個是誰?Nickle Lum Davis 完了就是Elliott Broody,Elliott Broidy完了Steve Wynn,Steve Wynn完了是誰?那個神秘的大佬。神秘大佬完了是誰?大選就完了,大選完了那得說說吧。

昨天民主黨,美國民主黨多少咱的朋友!今天下午,壹個民主黨的壹個大佬,大佬、大佬給我打了四十多分鐘的電話。這位女士是克林頓總統和希拉裏女士的閨蜜、拜登總統的好朋友,就關於民主黨要否定壹中政策、甚至承認臺灣。戰友們,過去3月的吆喝,口頭、口炮沒有這壹句話管用。如果壹中政策被否了,上海聯合公報就廢了;聯合公報廢了,壹中政策廢了,臺灣就要獨立了;臺灣要獨立,香港就要獨立了;香港要獨立,新疆就要獨立了;新疆獨立,西藏就要獨立了,廣東就要獨立了。誰說過這個話?3年前郭文貴和爆料革命,還有我們路波切說過。我們是瞎忽悠嗎?如果這些地方壹中政策都沒了,拜登(競選)總統民主黨的大會就這壹句,壹個政策勝過千千萬。妳們壹定要意識到,那共產黨就不是說妳是非法政府、合法政府了,妳就是犯罪集團了!想啥呢?民主黨過去這麽多年執政,最想把共產黨滅了,因為它很清楚美國人和西方人…

戰友們千萬別忘了,這個病毒正在肆虐中。我們的英雄科學家已經說過多少遍了,“人類沒多少時間了”。能有疫苗嗎?胡扯、不可能,我跟科學家對話,科學家說:“不可能的,郭先生。”這個疫苗、共產黨所謂疫苗,就兩個原因:壹個妳造的病毒,所以妳有疫苗。要管用,就壹定是妳造的武器,對吧?要不妳怎麽有疫苗,這不很簡單?哪有我們家保險櫃被人家偷了,結果妳到了能打開。那不就妳偷的保險櫃嗎?這不很簡單的道理嗎?第二,就證明妳這個疫苗不管用。妳拿這個疫苗想威脅全世界給妳磕頭,讓美國人給妳磕頭。美國人不是傻子,結果又是啥?壹頓胖揍。民主黨能想明白了嗎?民主黨想明白了。老子才不跟妳咋呼,我過去執政那麽多年,被妳忽悠那麽多年也好,或者我跟妳合作那麽多年也好,只有把妳給滅了,就像孟建柱、孫力軍、王岐山,他想滅郭文貴,就是怕文貴知道得太多嘛,是不是。

昨天妳看看路德先生,這個路德真有點了不得,我有點擔心他失控了,妳說他竟然跟令完成攪和到壹起去了。路德先生妳跟文貴在壹起,文貴保護妳,爆料革命會保護妳。妳要跟令完成搞壹起,令完成那小子事可大了。那令完成是,咱爆料、郭文貴,如果郭文貴我是個核彈的話,那令完成就是個核彈的工廠。咱跟人家令完成比,那不是壹個層次的。人家是在中南坑裏面……,妳們記得劉彥平跟我見面那個錄音嗎?說皇上——我們的習主席到勤政殿辦公,那服務員誰能進去啊?只有令計劃的人能進去——中辦,進去以後拍照發給令計劃,發給令計劃同時也發給令完成了。令完成的家人在新加坡做生意呀,當年的多少電子大佬都是他的,是不是?多少電影公司都是他的呀?

啥叫“94文件”?“94文件”就是令計劃掌握的整個共產黨的所有的秘密。妳說妳路德路波切現在有點膨脹、有點膨脹,有點膨脹啊!現在國內爆料的都去找路德先生,不找文貴了,因為跟我聯絡不上。妳想想這也正常,這也正常是吧?妳像那閆科學家也不是找的我啊,是找的路德先生啊;那博博士我也沒見過啊,是吧?那現在我們偉大的墨博士,哎呦墨博士壹出口,這家夥厲害!我覺著墨博士是個神人啊,他肯定不是真姓。如果這個墨博士我聽他講話,應該是某個、某個系裏面出來的,不是壹般人,太了解了,太了解了。這個人最起碼得是跟中共部級幹部打交道,廳局級幹部打交道的人,肯定的、毋庸置疑的。墨博士、趙博士、還有貫君他親爹,妳說現在整了壹個博士群,妳咋弄啊?失控了現在!但是我覺得路德先生要記住啊,咱現在重點是啥呀?是這個司法部文件、司法部文件。這下面發生啥事誰都不知道,妳這路波切整這大事,妳咋知道?很多戰友糊塗、看不明白。(加戰友)

我昨天才發現,我用了壹個小號,竟然路德被我拉黑了,我們爆料革命的大丁被拉黑了,安紅被拉黑了,Sara被拉黑了。妳說這還要點臉不要了?就能把我最好的戰友偷偷拉黑了。哇,這月亮,妳們看看,這月亮,啊~,啊~,妳看看,妳看看,妳看看,漂亮不?

感謝重慶、成都、感謝三峽所有戰友發來的信息,太重要了!註意安全吶!我們在這看著這藍天白雲,過著好日子,真是心系三峽啊,心系重慶啊,還有武漢啊,太不容易了。共產黨的流氓大家都沒有想過,妳們想象不出來。我快到時間了,我得給路波切讓出來呀,到時間了吧? 戰友們,趕快趕快,咱給人家,現在路德先生要直播了,讓路,讓路,讓路啊。壹起為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全中國人民、香港人民、臺灣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天佑戰友。趕快給路波切…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