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風雲】11: 六四屠城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Tiffany 的早餐 校對/發稿:飛虹

摘要:六四大屠殺的始末。郭文貴先生在清豐看守所見證了六四後大規模的抓捕和濫殺。有骨氣的六四民運人士不可能活著出來。在中共淫威下妥協的人,保住了命,成了現在的海外僞民運。

三十年前的1989年,北京發生了六四大屠殺,之後全國大規模抓捕民運人士,許多人死于獄中。2019香港反送中運動,從六月份第一例死亡事件後,上萬人自殺、被自殺、被謀殺、虐殺、奸殺、毀屍、抛屍。三十年前香港對北京做了什麽?三十年後北京對香港做了什麽?

文革結束後,經過宮廷鬥爭,毛澤東殘余的勢力,包括華國鋒、汪東興被徹底清洗。替代汪東興的就是日後竊國大盜王岐山的嶽父姚依林。中共二代的鄧小平集團對毛時期的政治勢力大力清理,政策相對寬松偏右(盤古相聚 13: 中共情報世家 )。鄧小平維系保守派和改革派的平衡,啓用了胡耀邦、趙紫陽、萬裏等一批較爲開明的幹部。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到1989年六四的十年時間,是長期禁锢在共産黨統治下的中國思想最寬松的時期。

中共僭政30年,政治環境稍一寬松,中國人的思想就迅速活躍起來。一時間全國上下如饑似渴地學習現代科學技術、西方哲學文化、中外藝術,大有趕追世界文明之意。思想最踴躍的是高校在校學生。學生開始以民主自由的觀點看待現實環境,産生了各種訴求。文革時期,毛澤東發動群衆鬥群衆,産生了很多運動的方法,如四大: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從文革走過來的那代學生,用相似的方式表述,形成了越演越烈的學潮。

十年學潮伴隨著經濟發展,逐漸膨脹的國力讓當權者有了更大的腐敗空間。學生運動的關注點逐漸轉到了當時以鄧小平爲首的幾大家族的經濟腐敗問題上。1987年,體制內較爲開明的總書記胡耀邦過快地推動改革,引發了以姚依林爲首的保守派的反對。自身廉潔的胡耀邦積極打擊太子黨的腐敗活動,推進“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引起很多中共元老如陳雲的厭惡。

1986到1987年之交,全國17個高校密集的城市爆發學潮,口號是“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這樣的政治訴求是中共所無法忍受的。鄧小平達到了左右平衡的極限,胡耀邦去職,總理趙紫陽代之。

升任總書記的趙紫陽比胡耀邦步伐更快,大有追趕1985年上台的戈爾巴喬夫之勢。趙紫陽留下的總理職位由保守的李鵬接任,繼續鄧小平的平衡大局。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大面積心肌梗塞逝世。胡耀邦去職後,社會矛盾積累更甚,他的去世終于引燃民意。大批民衆在天安門廣場上聚集、悼念,最終演變成六四事件。

從胡耀邦逝世開始,天安門廣場上的集會悼念活動規模越來越大。北京的高校乃至黨政機關、國有企業的體制內人士也傾巢而出。活動的訴求也不斷升級,當局見撫恤不成,漸有禍心。學生運動給當局內鬥以壓力,鄧小平、陳雲、薄一波等文革內鬥中活下來的勝出者,即所謂的八老,合謀拿下了趙紫陽,由江澤民作爲傀儡代替。

5月19日淩晨,中辦主任溫家寶陪趙紫陽前往天安門廣場向學生喊話:

“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應該健康地活著,看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的那一天。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國家和你們的父母培養你們上大學不容易呀!現在十幾、二十幾歲,就這樣把生命犧牲掉哇。”

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

趙紫陽對共産黨的手段和禍心是清楚的,但這樣的表達,無法扭轉學生的信念。趙紫陽見學生之後,隨即被免職軟禁至死。同時,鄧小平調動軍隊親信,李鵬走向前台,開始運作北京乃至全國的戒嚴。

5月20日,中共宣布實施戒嚴,並開始調動野戰部隊。爲鎮壓學生運動,共産黨調動了30多個師20多萬士兵進入北京。北京人民表現出了自大清朝陷落以來最英勇的一幕,大批群衆自發包圍軍隊,設置路障,提供生活物資慰問軍人,講解民運觀念,把軍隊阻止在城市外圍——這就是三十年前另一種形式的和平抗爭。

天安門廣場的軍民對峙 圖片來源:AFP

軍隊阻滯不前,當局痛下殺心。6月3日下午,政治局的李鵬、喬石、姚依林,北京市的李錫銘、陳希同,國務院的羅幹等人召開會議,將事件定性爲反革命暴亂,決定當夜采取行動。

六四當日學生不忘救護裝甲車士兵

6月3日晚,來自多個集團軍的野戰部隊從北京城外圍向天安門廣場方向推進。從西面方向推進的38軍開始向群衆開槍。還沈浸在軍民魚水情的溫馨場面中的北京市民幡然醒悟,憤怒地向部隊投擲物品,並開始設置街壘阻止軍隊進入。在行政機關雲集的長安街向西延伸的木樨地,軍隊被阻塞後無節制地開火,導致許多人傷亡,其中不乏居住在木樨地的中直機關的體制內人士和家屬。

行動持續到6月4日淩晨,大軍圍攻天安門廣場。在軍隊的壓力下示威學生開始撤離天安門廣場,而占領了天安門中央紀念碑的共軍則架起了機槍,向撤離的人群掃射。拂曉時,共軍開始清場,用直升機運送裹屍袋和屍體。已經在撤離路上的人群,也遭到了坦克的伏擊。實際上大部分的射殺平民事件發生在天安門廣場以外。

到現在爲止,對六四的實際死亡人數也沒有公開的定論。中共宣布的死亡人員爲300人。海外一般認爲在一萬人以上。除了北京以外,其他大城市中也有大量人員傷亡。

六四以後,中共開動大喇叭說絕對不會對參加六四的學生“秋後算賬”。然而親身被關在河南省濮陽市清豐縣清豐看守所的郭文貴先生多次回憶了他的經曆(盤古相聚 13: 中共情報世家)。中共大肆抓捕參與過六四運動的人士,也在體制內清洗同情學生的官僚,抓的人實在太多,投滿了中國的看守所。根據郭先生的回憶,他的獄友們許多都是因爲六四進來的人士,許多人都迅速被判以重刑,直接從看守所拉出去槍斃。郭先生個人也經曆了經常和槍斃後的死屍共同住一屋的經曆。沒有直接死于六四屠殺,而是死于六四後的大抓捕的人,也許遠遠多于大屠殺本身。

許多六四後去往海外的人,搖身變成了民運大V。他們中的許多,在六四時期非常有名,也有被捕入獄的經曆。被釋放後,直接去美國拿到政治庇護。根據郭先生所描述的狀況,真正有骨氣的民運人士,根本沒有機會活著走出看守所。能夠活著走出去的人,也許往往和中共達成了某種交易,而這,也許就是郭先生三年多持續爆料革命中發生衝突的原因吧。

(待續)

相關鏈接: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