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文字版

1
天吶,(畫面)怎麽出去了呀,喲喲喲,我還在這喝上了,天吶,啥情況呀這是啊?餵,這有聲音沒有啊?嘿,啥情況嘛這是?餵,有聲音沒有呀?天吶,有聲音沒有啊?沒有畫面嗎?我天吶,我還在這準備呢,(畫面)就出去了。有聲音沒有啊?兄弟姐妹們。有聲音嗎?有聲音嗎?中不中?天吶,七哥這虧了沒在這塊裸奔啊,天吶我怎麽搞著搞著(畫面)出去了呢。聲音很好,喲,這個這麽真實啊,今天,這麽真實呀,天吶,不敢想呀。這太陽,有點冷,有點冷,有點冷,有點冷。這樣好了吧,今天有好消息呀,好消息是約翰叔叔不在,哈哈哈,約翰叔叔不在啊。兄弟姐妹們,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2021年1月24號,文貴早晨亂聊直播。

現在是8點09分,我8點45分壹定要下線,我在這純扯。我是從6點鐘起床後,趕快的和我們臺灣的壹個朋友通了個小視頻,通完視頻電話以後我再看那兩個手機的時候,我的天吶劈裏啪啦都是咱戰友給我發的信息。七哥今天無論如何得直播壹下,哪怕露露臉兒都行,妳不說話都行。特別是吉林通化還有這個四平還有長春的戰友,給我留了壹段話讓我特別特別感動,說七哥我們現在已經在家裏邊兒沒吃沒喝,這個像我們這還有點兒身份的人,把所有的能救濟的能幫的家人、幫朋友的、幫同事都幫了。還有些人的說現在死在醫院了,這個家裏人也昏過去了。妳說昏過去往哪擡呀,擡醫院裏不讓妳出來了,擡別的醫院就不讓妳去。然後家裏死人往火葬場拉還很貴,要4萬塊錢。誰家現在有4萬現金呀,銀行取錢銀行也不開門,也不給妳取。

另外這個我們的戰友是大連的戰友,這個旁邊的鄰居死了想去幫忙,結果進屋不讓出來了。那麽另外壹個戰友發信息,說上街上買肉,是前天買是那個什麽肉啊40塊錢壹斤,40塊錢壹斤。然後呢是昨天再去的時候直接漲60了,壹問不賣給妳了。說現在這裏已經沒有什麽高官和低官了,也沒有什麽窮富了,他說有錢也花不出去,剩下的都是恐懼在這兒。他說七哥現在更誇張的事情,孩子當兵呢,孩子從部隊打來電話,說我們突然間接到命令全去東南了,還不讓說具體,東南是哪兒呀,是海南島呀還是福建啊,全走了。所以說戰友心裏很焦慮,說七哥站出來妳就隨便說兩句就行。兄弟姐妹們,七哥實際上很多話都說過,但是戰友們最想等什麽。戰友們就想等個爽的,欸,壹睜眼睛共產黨沒了,再壹睜眼睛王岐山沒了,再壹睜眼睛習岐山(口誤:習近平)沒了,再壹睜眼睛北京天安門現在歸咱們擁(有)了,再壹睜眼睛北京沒有霧霾了,再壹睜眼睛我天,家裏邊這個所有的綠地變成了大海,所有這馬路上的城管沒了。

2
這不是烏托邦,也不是幻想,這是徹徹底底的,這真是中國共產黨給妳的、永遠的、壹個很好的壹個實現辦法,叫夢想。只能在夢裏想,人間都不可能有。還有包括這些戰友們頭兩天說,哎呀,聽說這個青煙裊裊了,中南坑的妳不喜歡的幾個人全都死了。這種想法特別好,我也想,但是能不能做到?它不僅僅取決於壹個人或兩個人,它取決於很多方面。就像120,咱本來滅共呢,咱好像比美國選民還著急。美國總統壹選出來不是川普了是拜登了,大家覺得要自殺,覺得天昏地暗了,沒有未來了。然後說妳看七哥說的也不準,路德說的也不準,不是100%嘛,不是1000%嘛,不是10000%嘛。戰友們說實在話,像我這麽謙虛,像路德先生這麽摟著的,中國、世界上我不見第二個。為什麽這麽說?

Lin Wood、朱利安尼、班農、Cotton、福林將軍、議員、川普家族,那英國的Nelson Fraser(弗雷澤·納爾遜,新聞工作者)、前首相,都是在113以後說呀,百分之壹百啊、百分之壹千啊。都人家說完我們才敢說的,對吧?到昨天晚上,他們家人還給我發信息呢,Miles相信我們,We’ll back one thousand percent,We’ll back one thousand percent吶,七哥沒發出去(這個)信息吧?沒有跟妳們說one thousand percent吧?路德先生是在我這聽說以後,他們家人承諾了已經one thousand percent了,他才說的百分之百。人家說的百分之壹億的時候,路德先生才敢說個百分之1千。咋了?沒人敢指責川普去,沒指責班農和朱利安尼,指責郭文貴和路德。我R妳八輩兒祖宗,妳就是個賤皮子!賤種!這不是種族歧視嗎?見了白人屙屎,妳當鮑魚吃。輪到文貴、路德救命的時候,妳挑我們的毛病。路德這壹年前就讓妳們囤糧食,現在好,吉林、大連所有人感激跟我說,太感謝路德了,我存的糧食管用了。買糧食都買不著,有人誇過路德嗎?就這種賤種知道吧?對妳壹萬個好、壹億個好,最後壹個不好壹切都是垃圾。專門天天強奸妳、輪奸妳的,壹次不強奸妳,妳不爽了,妳不是賤種嗎?有些人騙妳錢,騙完錢以後跟妳講情懷、講理想、講信仰,他給過妳啥呀?他能給妳啥呀?他有啥給妳的呀?住的、吃的、喝的都沒有、查他八輩兒祖宗都沒見過壹頓牛肉啥吃的,給妳許情懷,動不動上帝、信用、自由、民主。妳瘋了吧,就這麽樣地愛相信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現在吉林、東北都來了,哎呀,謝謝路德,謝謝。北京的咱們這個昌平的好幾個地方的戰友…哇噻,這怎麽這麽亮了,這陽光怎麽突然照我臉吶,這是誰安排的呀,啥意思啊。我對我真的是覺得特別不公平,我們多少戰友冒著命、冒著這個全家的危險去滅共去。

然後有壹些人啥也不幹,坐在那摳著腳趾頭、嗑著瓜子兒品頭論足。還有人,妳像路德先生全家都冒著這麽大的風險,背後多少威脅。像科學家、像郝海東先生、還有葉釗穎女士無數個戰友,還有這幾天在北京各種行動的戰友,多麽的恐懼啊,他們,誰知道他們?他們能得到什麽?但是就這也被批評。

3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為啥我文貴在這兒說。咱看著這個世界它有時候太不公平,有人在前邊兒奮死、浴血奮戰,為了根本不向妳要壹分錢、不想要妳壹口飯、甚至都讓妳不知道名字的人。跟那些天天向妳伸手、他連自己掙de工資都沒有、某些人壹輩子真的是連自己生存能力都沒有,來批評這些浴血奮戰,身家上億上幾十億或者家裏過的很好的人、為妳付出、爭取信仰和自由法治,妳在家摳著腳趾頭妳罵來罵去評頭論足的,妳算什麽東西呀,是吧。

4
昨天那個有壹位大姐,文貴我聽說妳把房子給了路德以後,她說從妳爆料革命到現在我沒掉過壹滴淚,但是妳給了路德這個房子她說讓我掉淚了,為什麽?她說我活這麽大事情,我從未見過壹個人無緣無故地給壹個人房子,又不是妳文貴得到了什麽。而且是妳付出,她說咱中國人啥時候有這麽壹個人吶。她說另外妳給房子的那個人值得給,她這個路德先生,她說,妳說這連個房子都沒有。幹了這麽多好事情,她說我給我女婿說過好幾次,咱給路德弄點錢讓他買個房子,然後她女婿給她說,妳放心,文貴壹定安排好。這才讓我們感動啊,這才是我們的戰友啊。在那塊兒、天天在那塊兒說話,在那上邊動動手指頭批評這個、批評那個。有些人連個腦子都不長,人家說風妳是風、人家說雨妳是雨,看看昨天發生什麽事情?昨天我見了幾個人,咱說的超過七十二小時了嗎?

5
拜登政府明確地說,我同意川普總統的,共產黨人類種族滅絕罪是大屠殺,這意味著什麽?共產黨是不是過街的老鼠,中國人活這七十年妳們什麽時候知道過美國在整個換總統以後,還能把政策這樣的延續、跟我們保持壹致的,誰能做到?不但如此,戰友們,再問問,我們能把中南坑裏邊要整個這四撥對臺灣的這個作戰和香港當年的整個的反遣返運動,誰能把握住?只有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郭文貴嗎?不是郭文貴。是誰嗎?不是。是我們默默的妳們不知道的戰友。妳們可以天天罵郭文貴,沒問題,郭文貴是騙子、垃圾、狗屎,什麽都行。我不在乎,什麽名(義)都可以罵我。但是妳們不要壞了良心,罵那些和罵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妳罵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人妳必定要遭天譴,要遭天滅。因為太多人為了這個目標,為這個行動付出太多了。妳看到的葉釗穎、郝海東他失去了多少學校、失去了多少國內的收入,銀行賬號被封。妳看到的博士軍團,哪壹天博士軍團的人他們不是熬夜,失去了多少與親人相聚的機會,帶來多大的風險。科學家作為壹個年輕的女人科學家,她完全可以待在那裏,全世界現在這個疫苗啊、什麽病啊、病毒者、科學家,都是到處搞疫苗經濟,像她這樣還不得搶手嗎?她失去了壹切、付出了壹切。無數個像彤寶國這樣的人物,此時此刻多少人在前線為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作戰,動不動就否、動不動就罵。妳們千萬記住啊,妳要相信或妳不相信,上天絕對是長眼的。

我就納了悶兒了,又不要妳壹分錢、不喝妳壹口水,連妳名字都不知道是誰,妳就在那塊兒開始詛咒,妳不壞了八輩兒祖宗良心了嗎?妳不遭天滅嗎?什麽樣的政府都得滅妳這號孫子,妳們有什麽資格?有些人動不動民主啊、法治、自由、真相,妳姥姥的個蛋。妳有啥資格談什麽自由、真相,壹幫騙子。連要飯的本事都沒有,妳還談民主。沒爆料革命現在妳連個屁都不是,說妳是屁都對得起妳了。全身上下全家都不夠壹卷衛生紙錢,動不動張口就是上帝,張口就是自由、法治、真相。我說戰友們長長腦子,永遠要記住,他說這話的時候,妳問他妳能做到嗎?妳憑啥?妳做過嗎?就這點思維邏輯行不行?所以說我現在我說實話,就是中國這共產黨那塊兒它真的是滿城鋪金磚我都不想回中國。甭,就是整個中國人都信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我都不想回去。就這個國家、這個社會環境、人文環境到了讓妳無法生存的程度。無知愚昧到了極點,起碼的壹個邏輯思維它都不自恰,是吧?這是哪位歷史學家說的,不管這個國家政府有多好多壞,當妳周圍生存的環境和人,他沒有敬天敬地、沒有對人和神的起碼尊敬的時候,這個地方就不是妳生存的地方。

壹個人就三萬多天,我這都活了五十歲了,還能夠多活個,我最多我就想活六十五歲,是不是?再活個幾千天,幹嘛去跟著那些人去扯掰去?張口是報紙,閉口是報紙,張口是聽說、閉口是聽說。誰說啥都信,壹會兒跟人這個好的時候,鼻涕壹把淚眼淚的,壹弄就哭。啊,我感動,我為妳奉獻。壹翻臉不認人了,把人弄死。人家說給妳個天,妳也信,給妳兩個太陽,妳也信。我這兩天我看到,妳看看就咱們這東北的戰友們,聽了爆料革命、跟爆料革命的,家存糧存錢的,這回得救了。原來的武漢人呢?廣東人呢?其他人呢?得救的呢?有壹個人說路德、爆料革命、郭文貴先生,我們得救了、我們得了什麽樣的實惠了?沒人說,當然咱們戰友是心中有數的。這拜登總統上來以後第壹個堅持了,我們爆料革命說了他推翻不了。

我前天跟路德先生我說他可能都推翻。路德先生嚇壹大跳,他說,是嗎?現在什麽情況?拜登總統、政府官員跟我們現在密切接觸,要深刻地了解Dr閆博士的整個信息,比川普總統政府都還積極。

6
我記得我幾個月以前我曾經說過,我說拜登要當了總統可能更反共。哇塞,壹部分人說自從郭文貴說這話,我就不再相信他了,自從郭文貴說這話,我就不理他了。我R妳八輩祖宗,妳再理我妳是孫子妳要再理我,愛滾哪去滾哪去,滾得遠遠的,愛死哪兒去死哪兒去妳。然後好了,拜登上來了,又是不相信郭文貴了,這拜登恨郭文貴,要把郭文貴遣返。妳愛滾哪滾哪去妳,壹幫Loser。妳有啥資格來評價郭文貴啊?妳做過啥?妳能做啥?妳擁有啥?這幫孫子,恨不得把妳媽、把妳閨女都給賣了的主兒,不要個臉,還動不動站出來說幾句。妳看妳那個德行,我就不說妳名字了,等哪天我說的時候,就是讓妳倒黴的時候。 這回人家拜登上來了,好家夥,比川普總統還積極。這兩天說了,“我們要認真研究Dr閆博士(說)的這個情況”。

而且現在他政府當中絕大多數比川普政府還積極,當初都不讓說呀,壹年都不讓說呀。現在說這很有可能就是生化武器,而且就是來自實驗室。而且對這個新疆種族大屠殺,覺得支持川普總統的觀點。臺灣問題,雖然有著聯合公報,但是說堅決支持臺灣,而且可能真要派人去訪問臺灣。本來蓬佩奧國務卿是想第二任,對了,我們說(川普)總統當選,蓬佩奧國務卿都說,皮特·納瓦羅都說準備川普總統第二任期,妳們咋不說去?妳逮著爆料革命、郭文貴、路德罵起來了,妳們這幫孫子。這些欺民賊,這些混賬們。蓬佩奧國務卿本來準備好的,都要做的。川普總統所有過去他承諾的這些事情,後來他都沒做呀,包括特別調查檢察官、見閆博士、定成CCP病毒、香港定為是壹次的大屠殺、把共產黨定為公眾的敵人,然後跟北約發起壹起對共產黨的制裁和個人的共產黨(員)的經濟的查封,他都沒做呀。

人家拜登總統上來才幾天啊?很明確啊,有人為爆料革命振臂高呼嗎?有人為這個新中國聯邦振臂高呼嗎?到底妳們是想要新中國聯邦是要滅共呢?還是在這塊兒來驗證郭文貴的真假是好壞呢?郭文貴是流氓、郭文貴是殺人犯、郭文貴是騙子,跟滅共和妳相不相信滅共,和妳覺得應不應該滅共,它有什麽關系?如果妳想滅共,沒有,郭文貴就是騙子,妳去滅去呀,妳去滅不就完了嘛。郭文貴是個騙子,妳不是騙子啊,妳去滅去啊,妳有錢吶。頭兩天有個人所謂的參與借項目四萬塊錢,說要求退款。我告訴他們戰友,我說馬上讓他退,妳不退妳是孫子,我早就知道妳是來幹啥吃的。就妳那點,妳說就那點錢還叫錢?在妳眼裏叫錢,在郭文貴這什麽錢都不算。還是那句話,郭文貴就打個電話,我說借20億美元,借它100年,他要能超過2小時錢給我,我都不要他錢。GTV、GNews、GCoin、GDollar、GFashion那是壹些小輩所能評價的嗎?是壹些無名小輩所能評價的嗎?是要了壹輩子飯摳摳瑣瑣地省吃儉用、坑蒙拐騙的人所能理解的嗎?

拜登政府,我過去說他更滅共。未來妳看著,我現在要說他更加有效滅共。我昨天跟他們說,他說,妳還堅持川普能回來嗎?我說,當然川普能回來。他說川普,我說川普贏啊。他說現在就妳壹個人堅持,我說我就這麽堅持啊,妳可以不理我呀。對不對呀?刪東西?不刪。妳啥時候明確對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支持了,我就刪,因為那都是戰友發的。郭文貴這輩子我說過可以啥都沒有,不能沒種。郭文貴這輩子啥都可以沒有,絕對不會沒有良心。我什麽都可以不做,這壹輩子必須滅共。咋地,我說的不對嗎?如果不相信這個的,遠離我,遠離爆料革命,遠離新中國聯邦,走得越遠越好。這壹輩子最可怕的,妳嫁了個男人或妳娶了個媳婦在床上,妳想著別人、同床異夢,然後雙方都還得裝作高潮,這是最最可憐的。我跟妳七嫂子過了三十五年,我要有壹天我覺得這個女人不是我擁有的,我早就跟她離婚了,我絕對不會跟她過的。但是有多少人不是同床異夢啊?多少人活在虛偽和委屈之中啊?那麽我們追求信仰沒壹個人拿刀逼著妳、沒壹個人拿槍逼著妳。

7
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不需要任何人所謂地強讓妳,有條件,啥都沒有、完全自由。爆料革命沒妳不行,這是路德先生說的。但是我也想說的,爆料革命沒誰都行、沒誰都可以。我說過,過去爆料革命最後這些戰友能剩百分之五就不錯了,那我是(往)高說的。爆料革命開始到結束,它最終是由上天指定是誰就是誰。真有信仰的人,妳攆也攆不走,沒有信仰的人妳留也留不住。想進來在這塊混錢占便宜混利益的,我告訴妳,那未來的爆料革命的起伏多著呢,妳趁早快點離開。可別把妳錢給賠了,可別讓妳在這塊兒吃了虧。那共產黨給妳的利益大了去了,還有個投資機會大著呢,投資那個Elon Musk去、投資這個紮克伯格。拜登總統當選以後,對我們有啥好處嗎?好處太多了。

我要原來說,大家覺得我是神經病。他第壹條,對我們G系列在利益上絕對高於川普總統,他啥不幹,拜登總統他壹定把Facebook這個數字貨幣Libra給搞起來, 叫DCKP(口誤: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DC/EP)吧現在叫,這是他肯定的。他只要讓美國允許搞數字貨幣也就是虛擬貨幣,他這個大門不能只對Facebook紮克伯格開吧?美國的市場是全世界虛擬貨幣,絕對是這個門只要壹開,人類就合法地走向了未來、虛擬貨幣的時代。他只要壹打開,他讓他過他不讓咱過嗎?GCoin、GDollar搭這個順風車,咱是不是最大受益者兄弟姐妹們?妳信不信?這個沒有人看出來。第二,戰友們,我想再問壹個問題,不管拜登政府如何所謂被他們所謂親共、勾兌,妳們想猜想的壹樣,他最想殺的是誰妳想想?他最想合法的幹掉的人物是誰?

不會是郭文貴吧?我連個屁都不算在他們眼裏面,在這事上他冒險去幹我幹啥呀?幹我,我會成為他被滅掉的工具,因為對手會拿著我的事兒整他去。人家昨天說,Miles 我們可不想沾妳呀,妳千萬千萬記住,我們要跟妳重申,妳是我們的戰略資源,國家戰略資源,我們要合作。因為他不想讓對方拿著我這事去攻擊他,欸,千萬千萬不要。郭文貴的價值是妳很多人看不到的。但是他說得很清楚,我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共產黨造我們的謠,對共的政策我們不能錯,錯了就完了,對這屆政府是致命的打擊。對共什麽手段、什麽樣的政策,決定了拜登總統能當多長時間、是輸是贏。絕不是國內政策,全部是對共。

啊,大家聽明白了?誰能威脅美國總統?誰能威脅美國的安全?不是郭文貴,也不是卡紮菲了,也不是伊拉克了,是共產黨。如果能有壹瞬間斬首,把中南坑那幾個雜毛給滅了,那是拜登總統最想幹的事兒,大家都心知肚明。當妳手裏有了無盡的權力,只有壹個人、幾個人能威脅妳的未來和安全,妳啥都不會想,妳只想著幹掉壹件事,其他都是副作用、都是副事兒。對吧兄弟姐妹們?妳覺得川普總統要上來他有這勁兒嗎?他永遠沒有。川普總統要滅共是他的信仰和理想,他個人上他不覺得共產黨,到現在,聽說到昨天,今天班農先生去飛馬阿拉歌,去馬阿拉歌了朱利安尼先生,今天啊今天飛馬阿拉歌,今天下午好像是,還是今天上午我忘了。邀請我去,我不去,我不去。原來當總統我都不去,不當總統我就更不去了。就飛馬阿拉哥去了。我說我永遠不會跟妳們同框出現在鏡頭前,不去。就昨天他們還說呢,川普總統認為習近平不是他的敵人,對吧?共產黨說確實要消滅,但是共產黨怎麽消滅他的說法,他還是需要慎重的。他怕習近平,他害怕他,他害怕共產黨。這可是完全本質不同,壹個人要絕對感覺對方有機會能把自己滅掉,這是私仇,和在意識上我想滅掉這個組織這是兩回事,那是政治。這就是兄弟姐妹們要看到的大局。

8
另外壹個,我昨天早上上午直播,這四幫派在蘇州、在上海、在北京看誰進八寶山。我可以今天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最起碼過去在六天來習近平從來沒有壹次聲音傳出來過,過去兩周來習近平沒有壹次親筆簽字,全部是打印版,這在習近平執政以來從來沒有過。昨天國內戰友說,我的直播和路德的直播在國內震動很大。但是他說妳忘了壹個人,他說曾慶紅的動靜妳看到了嗎?欸,確實我忘了啊。他說,汪洋、李克強、韓正、胡春華是四個共產黨內部要接權的人物。他說妳沒有想到,這次為什麽王岐山出來了、江(澤民)出來了、胡(錦濤)出來了、習(近平)來了,這是四派。他說,但是妳想過曾慶紅嗎?我說,我真把他給忘了。他說曾慶紅是背後的那個真正的黃雀。他說蘇州的江、胡雖然過去對抗,這次可能聯合。王岐山他說和曾之間是壹直不好,他說但是王岐山這次是全家救命啊、玩命了,但是曾並沒出手。聽說了習要以打臺灣來凝聚全黨、全國人民的這個想法,所有的沒有壹派是支持的。所有的軍方聽說要真打臺灣,這次是玩真的時候,說軍方的人覺得這就是滅國之刻,只要開戰,國必滅。

過去這幾天瞬間地看到國內的這個病情啊大幅提高,感染率大幅提高。糧食短缺現在已經看明白了,食品供應鏈已經出問題了。這個強制打疫苗,很多人問我,包括戰友們給我發信息今天問我怎麽看。戰友們,共產黨從在中國誕生之日起,凡事給妳免費的東西妳往回數,妳別聽我郭文貴說,妳當我放屁,有壹樣免費的嗎?免費的有壹樣不要妳命的嗎?那槍斃人都要要六塊錢的子彈費,它給妳免費疫苗那能是好東西嗎?

挪威、丹麥、俄羅斯南部、非洲,咱們很多非洲的戰友,坦桑尼亞說壹個城就死了將近50個人,打完疫苗以後。最後駐坦桑尼亞大使要求坦方絕對不能對外公布,壹個電視臺、尼日利亞的壹個記者要求采訪,這個尼日利亞記者被關了好幾天在坦桑尼亞。妳的疫苗死人了,如果沒貓膩妳瞞啥呀?我們的戰友是這個中國中建公司的,是在這個岡比亞,在那塊搞壹個什麽公路工程的,說打完以後的第二天就擡出去仨,而且要求保密。這個打完疫苗死的這個人全身發抖,壹開始就是那個嗓子大到妳無法想象喊,扯著嗓子喊,喊著喊著嗓子啞了,撲騰倒地上了。我今天給大家直播告訴,疫苗免費千萬能不打千萬別打。第二,妳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咱得活著,有糧食、有水、有鹽,活著別凍死。這為什麽我們說爆料革命從這個幾個月以前不管戰爭爆發還是疫苗,大家回老家或到二線、三線城市要比在大城市好的多。

9
這是為什麽昨天通化、四平、長春、吉林、大連、沈陽、還有這個梅河口的戰友們妳們感到恐懼。妳們要早真的相信爆料革命,妳們可以減少妳們的恐懼、減少病毒對妳們的威脅。這是個起碼的呀兄弟姐妹們,沒人要妳們壹分錢,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人類有史以來不是不要妳壹分錢的正義行動。妳信個教堂還要妳百分之十五的工資呢,進門還得捐個三塊、五塊、十塊、八塊的呢。爆料革命不讓妳任何勉強做任何事情,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捐錢,百分之壹百全部都是用到了跟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滅共的事業上,中國人從來沒有過。

我給郝海東先生、這幾天和葉釗穎女士,我們通話還有視頻,我說中國人從來沒有壹個基金透明、真正的把錢用到了中國人正義的事業上去,從來中國人沒有壹個捐款者是拿著命、拿著未來和安全捐到壹個自己的信仰上去,從來沒有。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郭文貴沒要妳們壹分錢,郭文貴身上沒有來自戰友的壹毛錢、壹厘錢、沒有壹口水。就這我們做事情還不行嗎?邪惡在中國、魔鬼控制著整個中國,妳們不去打、不去罵、不去評去。

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拿著全部的身價和這些英雄的戰友們流血、賣命、拿著全家的命、拿著上千億的錢,來鏟除對妳的邪惡,我們要被罵、被批評,妳覺得公平嗎?妳信就信,妳不信就不信,是不是?妳有本事妳自己幹去,什麽胡評亂足啊。看那個路德先生傻乎乎的,好像滅共成他家責任啦,好像滅不了共是路德就該活埋了壹樣,有這道理嗎?

10
另外壹個,關於G系列,兄弟姐妹們,我們今年以共滅共,重點發展G系列。不想參與千萬別參與呀,任何參與的人都可以離開。我今天告訴大家,如果VOG原來Sara所有的欺騙的那些錢,那些錢壹分沒有動的啊。如果是他們能拜托她Sara了,還有那幫周圍她那幫騙子、孫子們,能把錢還給戰友們, 這是必然之路啊。我想給大家再說壹遍,就VOG經手的錢,妳不要聽Sara胡說八道,這錢任何情況下,任何情況下,這是第壹天已經決定了,這錢必須得還到戰友手裏去。還到妳手裏邊去,妳想再幹啥,妳加不加入G系列、妳投不投資,那是妳自己決定,妳必須得回去。回去的方式,壹是Sara主動地配合司法部門和SEC和檢察官把錢給妳們,還是說她被抓了、被判了,由司法部門給妳們,只有這兩條路,沒有任何第三條路。我們現在防止的就是防什麽?防止Sara以各種什麽神吶、主啊,是吧,自由啊。她這壹輩子她不知道什麽叫神、叫主和自由。

現在我更加明白這個Sara的陰險毒辣,這個欺騙性太強了。就是整個爆料革命從第壹天到現在所有遇到的壞人、所有受到的傷害加壹起,不如Sara個零,就是這個女人對爆料革命、對新中國聯邦的傷害,未來讓歷史去評價去。那麽所有的現在我們就防止壹件事情,就不要讓Sara再用主啊、自由啊、神吶。然後再用說把錢我給妳們退、登記,就像登記遺書似的,登記,她跑了,或者她被活埋了。她旁邊壹幫壞人吶,那個叫海洋的那個王八蛋那絕對是共產黨的孫子的孫子啊,這是最王八蛋的壹個東西。叫海洋的那個,帶著自己的閨女,去到那兒去,然後到那個德州去上大街,然後給寫遺書是他出的主意,海洋。然後這個所有的這個借項目,什麽大沙發、小沙發、大椅子、長椅子,全是他的。

最近我們才掌握,都是這個孫子設計的,這個海洋,這個王八蛋是必須要受到嚴重的懲罰的。他什麽時候出現的,到德州抗議、到遺書整個全程設計。就他會設計到等把錢匯聚到壹個地方,這小子給跑了,或者把Sara給滅了,或者把Sara送給見Sara的主去了,妳知道了嗎?他們拿錢跑了,我們就避免這壹樣。就避免,我們要求就是在美國政府和美國政府認為的部門SEC和法律部門監督下,必須經手所有VOG的錢、任何錢、經Sara手的錢,還回到戰友手裏邊去。還到手以後, 妳們想幹啥是妳們的事情,這是我們現在最要做的事兒,好吧?關於這個情況請跟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和各農場聯系。我再告訴大家,Sara她即使是,她不管是用神吶、還是用她的海洋啊、還有海洋帶的閨女去的騙的那個局呀,是吧,又是燕子又是蛇的。妳記住我現在負責任告訴大家,美國鳳凰城FBI和檢察官不僅會調查。美國聯邦政府、美國聯邦檢察官對Sara、對海洋、還有那個叫Jonason的壹定會調查,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她退錢是她必須要做的,她再往前走,那就是另外壹回事兒。但不管她怎麽退、還是叫神退呀、還是退給神吶、還是退給她的海洋哥哥呀、還是海洋的閨女呀,但有壹條她被刑事調查是百分之百的。

這個Sara我現在可以想像到她的未來,大家想想她去哪去。還有壹個戰友們啊,我看到很多人還跟著Sara什麽要追求自由啊,還要強大呀,還要未來搞口罩廠啊,還要搞民主事業呀。拜托了,誰信她快點去呀,妳們可快點快點去。那個地方很美好,Arizona沙灘特別漂亮。然後那個特別熱,石頭特別多。那石頭還能吃,沙子能吃還能燉湯呢。然後那裏邊有天天念叨的神,上那兒去吧。

11
哎呀,那麽多人啊,天吶,就那個海洋那個孫子壹出現我就覺得不是個好人。哎呀,他閨女動不動給我寫封信、寫壹長封信,如何如何支持爆料革命。然後帶著閨女去了那兒就去了,然後去了德州,到了德州這個戰友不行、那個戰友不行,這孫子壹看不是好東西。這王八蛋,這個王八蛋是共產黨派出來最最邪惡的東西之壹。這近幾天,聯盟委員會長島哥、老班長給我說很多戰友,我真的是把我嚇懵了。人家加拿大壹個戰友當時要投資GTV壹百五十萬美元,後來還匯了壹百萬,人家就要我的手機(號碼),是咱的戰友。Sara不給人家,然後讓錢匯到Sara賬上去了。檢察官跟我們律師通完電話,檢察官妳知道說什麽。檢察官說,他說,這個不僅僅是詐騙,不是那麽簡單,不是詐騙。他說,這個罪名很大的,因為妳沒被授權代表GTV,而且GTV已經是明確通知投資從十萬以上。妳把對方的錢給截胡了,人家還沒有得到那把椅子。他說這已經不是詐騙了,這壹件事情,在美國任何壹件事情,這壹件事情就會讓這人壹輩子待在監獄裏。就這麽簡單,這就是美國,這就是偉大的美國。

我們現在給這個美國的SEC,我特別希望啊所有的錢再退回去,包括GTV的投資錢都退回去。再讓戰友們壹個選擇,我昨天我給這個律師說。律師說妳瘋了,我說我瘋了。我說加壹起才兩億多美元,我說這是什麽錢呀,壹架飛機錢,對吧?大家退回去妳再選擇,妳願意進就進,不願意進。我郭文貴可能創造歷史上人家投資完以後再給人退回去,妳願不願意來,不願意來妳就拿著,多好啊。這是來自我對GTV的自信、對G系列的自信和對戰友的負責。誰要有本事,拿了人家錢了、擱了手裏邊了、放兜裏邊了,暖了壹年了,說再拿回來讓妳看壹看還願不願意做這個生意,誰要能做到這個我給他磕壹個,只有我郭文貴。

12
所以戰友們要清楚的,所有經手Sara的錢必須原路返回剩下怎麽做是妳們決定。她百分之百是詐騙、犯罪。有壹幫王八蛋出來說什麽話,跟Sara和談吶,打官司三到五年啊,沒必要啊,妳懂個屁啊。妳憑啥,妳有啥資格妳來跟我們說這話啊?妳連驢屎都沒見過,妳告訴我驢肉怎麽吃,妳還是回去找妳的驢屎吃去吧妳。在美國打官司,郭文貴是爆料革命當中我唯壹壹個敢吹牛的。我以身到法院,我花了幾千萬美元在美國打官司。我要了解美國的法律,我在法庭上坐了五天,筆直地,我在仲裁委員會我被deposition,我壹個案子四十五個小時。南區法院、高院、聯邦法院、DC法院我全去了,打官司。美國五十四個州我已經打了二十幾個州了,我有資格說什麽叫打官司,誰有資格說,在我面前?這就叫郭文貴,我沒做到的我不說。在美國打官司,打的就是錢、打的就是妳的意誌、打的就是證據和事實。

Sara什麽我有錄音,啊我有這錄音、我有那錄音,妳不拿出來妳是小王八蛋,妳拿出來試試。永遠記住,只要妳撒壹次謊在法官面前,妳壹切結束。妳說妳Sara還有海洋妳叫人家寫遺書,還有這些所謂的妳非法的出來代理什麽SARACA、GTV,妳有啥證據?妳有什麽證據?多少人被妳給毀了,多少個超過10萬的戰友的投資機會被妳給毀了?妳再活壹萬輩子,妳把妳祖宗壹萬輩子給挖出來都賠不完。竟然敢接受八千個人給妳匯錢,我當時我聽說了都傻了。說八千(個人),哎喲我天妳瘋了,妳真的是瘋了。我說,妳太瘋了妳。這無法無天到這時候,現在還無法無天,還做夢呢,還拿著主啊、神吶、民主啊、自由啊,法律面前,法律那個大法庭上寫著“We Trust in God(口誤:In God We Trust)”。在法律面前說什麽?法律就要證據、就要事實。

遇到了海洋就是Sara走向災難、永遠不可能有回頭路,包括她兒子,永遠不可能。妳不要再夢想著說我們給妳回頭路,不可能。妳做的已經不是壹般的過了,妳攻擊爆料革命、妳攻擊新中國聯邦。我們給妳七條,堅決不攻擊妳。但是這幾天來看到妳的所作所為,妳竟然和共產黨開始合作了。啊妳把這個海洋這個孫子這個騙子都擡出來了,而且要竟然還想玩弄戰友於股掌之中,我昨天晚上到現在我看到戰友們給我發來的這些Sara說的話,還有海洋說的話,還對戰友玩欺騙呢。還想再玩弄戰友呢,戰友們這麽老實的人,相信妳把錢匯給妳。戰友們等了半年、壹年了,杳無音訊,妳不回復。我不下幾十次讓妳無論如何妳得給大家回復,妳就這樣妳都解決不了。妳不說實話,又來了,妳又,結果現在她成了神了,天下豈有此道理啊。

非法的、虛假的收了妳們的錢,耽誤了妳們的合法投資機會。然後半年壹年讓妳的錢在空中飄著、在她家飄著。然後她現在成了拯救人類、拯救戰友的神了,天下豈有此理啊。我們不攻擊妳,妳把我們當懦弱妳開始攻擊我們,瞪眼說瞎話。扛著神、扛著佛的、扛著真理、扛著自由、扛著民主的,妳看妳那個小樣。我說實話,我就在鳳凰城我就那個圖桑壹見她壹出現第壹面,我整個人我就看了說實話,我就知道這個人啊,這不是精神有毛病,她也不是身心有毛病。就這個人啊她不是少壹個指頭的問題,這個人是少半拉心。這是為什麽當時國內說她精神有疾病,我現在真知道她精神有疾病了,啊,真的是有疾病啦。妳對戰友們真的是玩弄於股掌以為是妳的魅力呢,她以為戰友被他們騙是魅力呢。是戰友的善良和戰友的信任,這是起碼的常識。

13
好,我這該到我要開會去了。多少人吶,現在還有人,哎喲我的媽呀,Sara代表神吶,還有人替Sara說話,打官司三年。我今天我可以告訴妳們,不會超過三年、不會超過三個月,妳就知道結果了。說實在的,這都浪費我時間。我要是沒有戰友我提都不想提她,浪費我的生命,影響了我壹頓豐富的早餐。啪啪啪(擊掌三聲),(祈禱)來了,俺要去開會去了。壹起為十四億新中國聯邦人、全世界七十五億人口、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所有的新中國聯邦人和我們爆料革命戰友的家人祈福。

阿彌陀佛。兄弟姐妹們,有任何問題請和新中國聯邦委員會和咱們各農場聯系。永遠記住,啊,因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任何戰友的損失和任何戰友的傷害,文貴將全力以赴。因為文貴所做的事情文貴會全力解決,我會承擔壹切責任,我能承擔的我全部會承擔。但是戰友們記住,永遠要記住,做人要有個起碼的常識。就是人要用嘴吃飯不能用腚吃飯壹樣的道理,起碼常識,聽人說話先知道對方是誰。她有資格這麽說嗎,妳憑啥相信她。有點常識,凡是打著神啊、主啊、上帝啊,趕快去哪玩去,我跟妳說。啊,壹定是騙子,壹定是騙子。再壹個她個人說話,她歷史上幹過啥、她有過啥。就納了悶了,永遠相信壞的,不相信好的,這是什麽道理啊。行了,俺要開會去了,啪啪啪(擊掌三聲)。對了我今天回到紐約了,妳看今天星期天了我這也得西裝,今天下午我要見人。咱現在密切要和拜登政府合作啊,要啊,然後和拜登政府合作這有大事要發生啊。國內不管妳認不認,戰友們看著,共產黨妳完球蛋了,唔該曬。哎,我這西裝好看咧,喲,乖乖。

G-news編輯部
(鷹(文言)、柒號G幣、月野兔、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YIMING(文鳴)、萬物歸壹、Embracer牙牙、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