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說歷史:世紀騙局之:1937~1945(抗日中的中共:對內發展壯大、占地盤,對外勾結欺騙、演大戲)

  • 編輯:文順
  • 作者:壹顆星星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2日電/西喜社——按照中共黨史的記載:

1937年-1945年這“八年抗日戰爭”中,1937年的“平型關大捷”,1940年的“百團大戰”是中共史料中用來描述“中國共產黨領導了中國抗日戰爭”的經典戰鬥,而1940年發生的被稱為“千古奇冤”的皖南事變,則是國民黨頑固派蓄意制造的反共陰謀。在這八年中,中國共產黨做出了很多“抗日救國宣言”,發出了很多“抗日工作指示”,召開了很多會議……

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偉大的衛國戰爭,中國人以頑強不屈的民族精神,用血肉捍衛了國家的主權和民族的尊嚴,無論何時,抗日戰爭永遠是中國歷史上極為光榮的壹頁。然而,在這對於中華民族最為關鍵的八年中,中共都做了些什麽呢?真實的歷史又是怎樣呢?

“西安事變”後,蔣介石信守了承諾,停止了對中共的圍剿,使命懸壹線的中共獲得了生機。於是中共集團立即制定周密的策略,開始了擴張勢力並建立根據地的工作。站在臺前的周恩來出面與國民黨討論收編中共軍隊的各項事宜,只擁有三萬人軍隊的中共開始了與蔣在軍餉、軍隊人數及地盤等各方面的討價還價。這個時候國民政府沒有意識到這是養虎為患。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又稱“七七事變”)標誌著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同年8月,中共在陜北洛川舉行了擴大會議(史稱“洛川會議”),會上通過了《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同時宣布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洛川會議”制定了中共的抗日的路線。單從其公開發表的文件看來,“洛川會議”的精神是抗日的, 而這種“公開”只是做給國民政府和全國民眾看的。從中共在“洛川會議”之後的所作所為及各種建國後“老將們”的回憶錄中,就會看到“洛川會議”真實的壹面,就能看到壹個兩面三刀的中國共產黨。

表面上中共是極為愛國的,因日本侵略而義憤填膺,強烈要求立即開赴前線,全心全意接受國民政府領導。但實際上卻是壹個只顧及壹黨私利,在民族危亡之際出賣國民政府、出賣民族以壯大自己的組織。

對內發展壯大、占地盤:

在“洛川會議”前後,毛在黨內不只壹次的告誡所有的黨內幹部:“我們確定的政策應該是百分之七十做擴張,百分之二十對付國民黨,百分之十抗日。”(這段話經常被歷史學者在各種著作中引用。)

而在八年抗戰史中,被中共壹再用來宣傳並寫入歷史教科書中的只有“平型關大捷”與“百團大戰”,而這兩次戰鬥的真實的情況卻與中共的宣傳相差甚遠。

“平型關大捷”發生在1937年9月,是太原會戰的壹部分,所謂的“大捷”只是林彪帶領八路軍115師偷襲了日軍的壹支280人左右的緇重與汽車大隊,共消滅日軍200多人。“平型關大捷”充分體現了毛提出的“小打仗,大宣傳”的特點。

而1940年8月發生的“百團大戰”確實是由中共八路軍自己指揮的壹場對日戰鬥。但是這場戰鬥主要是為了破壞日軍正太線鐵路的若幹要隘,來阻斷日軍補給交通線。這場戰爭後,毛以“過早暴露了我們的力量”為由痛批彭德懷,而發動“百團大戰”也成了在文革時期清算彭德懷,稱其與蔣介石勾結的罪狀之壹。

除了這兩次戰鬥,中共還做了些什麽呢?建立抗日根據地!

1940年10月,接受毛指令、只謀求自我擴張和發展的新四軍(中國工農紅軍和遊擊隊1937年10月改編,項英領導)在黃橋殲滅正在抗日的國軍壹萬多人(為了占地盤擴張勢力),引起了國民政府的警覺。蔣隨即強令黃河以南的新四軍、八路軍在壹個月內全部撤到江北,中共拖延了不少時日後,於1941年1月4日下令新四軍軍部及所屬的支隊9000多人由雲嶺出發北移。在行至皖南涇縣茂林時,遭到國民黨軍8萬多人的伏擊,新四軍除2000人突圍外大部分被俘或陣亡。在全民同仇敵愾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大環境下,為了擴展地盤、發展力量,不斷的挑起沖突引起內戰。最後被國民政府軍“殲滅”,這便是被中共稱為“千古奇冤”的“皖南事變”真相。

被中共扭曲了歷史真相的“皖南事變”只是國共兩黨從合作到對立的壹個引子,早在“皖南事變”之前,中共便開始了對外的發展和擴張。中共在全國創立根據地進行擴張的方式基本有兩種:1、以共同抗日的名義與國民政府的地方當局合作,通過滲透、利誘,不做聲響的建立起以中共為領導的地方政權,等國民政府發現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如山西的根據地的建立;2、在國民政府的地方當局不予合作、無法滲透之時,中共便直接使用武裝暴力手段從地方政府手中取得政權,如河北、山東兩省所謂的抗日根據地的建立。蔣介石在其後期所寫的《剿匪戰史》中曾有記錄:“山西省凡其軍隊所經之地,金銀糧食均為匪(共匪)搜刮壹空。總計各地有數目可考者,約有黃金五十余萬兩,銀元兩千余萬元,總值在銀元壹億以上。”

“皖南事變”後國民政府切斷了對中共的援助,並對其所謂的抗日根據地進行了封鎖,壹直依靠“外援”的中共便在延安開啟了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而披在中共“延安大生產運動”外衣下的,實際上是種植和販賣鴉片(被中共宣傳為英雄人物的張思德,便是在燒制鴉片過程中身亡的)。根據現有的綜合史料可以判斷,陜甘寧邊區從1942年至1944年壹直在種植販賣鴉片,而晉綏邊區種植鴉片的時間要長很多,大約從1942年到1948年。中共的“鴉片”經濟讓中共徹底“富”了起來。那壹時期的中共實際上就是壹支擁有武裝的“大毒販”。

抗戰中的蔣介石及他的國民政府,不但要在弱國對強國的形勢下抗擊日本的侵略,還要調動兵力封鎖企圖篡權奪位的中共。而反觀中共,他們充分的利用了抗日戰爭,在全國各地不斷挑起摩擦,或滲透或武裝暴力,在蔣的“大後方”建立起壹個又壹個根據地,壹旦國民政府對中共的作為做出反應,中共便利用媒體和宣傳,進行鋪天蓋地的輿論進攻,把國民政府的行為說成是“亡國運動”。

整個抗日戰爭期間,中國軍隊共進行了大規模的會戰22次,重要戰役200余次。而中共在國內四處挑起內戰,極大的削弱了中國的抗日力量。他們利用抗日戰爭實現了發展壯大了自己的目的。直至抗戰結束,中共在國內共建立起18塊所謂的“抗日根據地”,完成了招募“百萬戰士,百萬黨員”的目標。

對外勾結欺騙、演大戲:

抗日戰爭時期給毛和中共提供了難得的發展時間和空間,毛在這段時間內,也完成了許多理論化的創作。在發展邊區生產的同時,毛還提出並大力宣傳了“三三制”,給中共當時的集權統治披上了壹層具有民主色彩的外衣。

隨著戰爭的爆發,大批的外國記者也湧入中國。1936年,美國記者斯諾沖破了國民黨的新聞封鎖進入共區,共產黨熱情的接待了他,毛與斯諾徹夜長談。斯諾的著作《西行漫記》對美國大眾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隨著外國記者的不斷來訪,中共在邊區表現出壹副生機勃勃、充滿活力與希望、十分關心百姓大眾的表相。在這些記者面前,毛對他們大談特談“三三制”、選舉的程式及民眾如何參與政治的進程等設想。這些現象博得了大多數記者的同情,以至於他們認定紅色中國稱得上是壹種“民主制度”。

這些新聞記者們並不像訓練有素的政治家們能夠準確的把握中共的理論本質和最終目標,他們並沒有能力在中共的虛假民主宣傳與實際目的之間做出區分。他們寫下的新聞報導,在那壹時期為中共贏得了國外大眾的普遍同情。

抗戰的八年中,如果說中共對外記者的虛假宣傳只是壹種欺騙的手段,那麽最令人不齒、令人深惡痛絕的便是中共與日本的勾結!這段歷史在墻內鮮為人知,中共對這段歷史也是閉口不提的。然而,在日本、臺灣(民國)的史料檔案、中共的檔案記錄及部分中共元老的回憶錄中,完全證實了中共在抗日戰爭中勾結日本及汪偽政權,出賣國家、出賣民族,而去換取自身利益。

1939年,日本在上海虹口地區建立了在華特務機關“梅花堂”,由影佐禛昭中將領導(軍方);日本在上海的領事館內也有壹個專門的情報機關“巖井公館”,由巖井英壹領導(政府方)。同年,汪偽政權在上海極司非爾路76號成立特工總部(史稱“76號”),由李士群領導。

潘漢年,1937年9月任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主任,開始染指間諜業務。在中共特務袁殊的介紹下,潘漢年與巖井英壹取得了聯系,並頻繁來往。而最讓潘掛念的是巖井英壹牽著的那條暗線——汪偽國民政府。根據巖井英壹後期所寫的回憶錄《回想的上海》中的記載,在潘提供了若幹份情報後提出:希望巖井能夠幫忙同日本軍方聯絡,以促成共產黨軍和日軍在華北地區的停戰。

1939年秋,潘漢年收到葉劍英密電,要求其通過巖井英壹把壹名叫做關露的女作家送到汪偽政權特務機關“76號”李士群手下,這位才華橫溢的女作家後來成為李士群秘書。1943年春,潘漢年通過李士群會見了日本陸軍都甲大佐,並與之完成了共軍和日軍之間互不侵犯的談判。

潘漢年領導的所謂情報活動,是毛澤東延安政府打擊國民政府的壹部分。毛希望日本不要攻打中共軍隊,向日本提出“共產黨軍和日軍之間秘密締結停戰協議”,作為合約報酬,潘把重慶國民政府的軍事情報賣給日軍。 從那壹時期的檔案資料及許多相關人員的回憶錄中可以勾勒出中共間諜與日軍及汪偽政府勾結的脈絡圖,如下:

轉自遠藤譽《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來自日諜的回憶與檔案》

中共中央主要領導人之壹王明,在後期的黨內鬥爭挫敗後移居蘇聯,他在留蘇的回憶錄中寫道:“在國內政策方面,毛澤東秘密地、不經黨中央政治局同意,用中央軍委電臺發報給新四軍政委饒漱石,要他(饒)派人代表他(毛)同日汪進行反蔣合作談判,同時停止反對日汪的軍事行動。但是無論日本人,還是汪精衛,那時都不敢相信毛澤東是『汪精衛第二』。他們懷疑是共產黨耍的什麽陰謀,想騙他們上當。所以談判始終沒有達成什麽具體的結果……”

這壹段不光彩的歷史是毛最顧忌的,中共竭盡所能的隱瞞或銷毀罪證,包括潘在內的所有當時參與日本秘密勾結的主持者或執行者,在中共建國後的各種鬥爭和運動中幾乎全部遭到了逮捕和殺害。

這便是中共在八年抗戰中的所作所為。這便是真實的歷史。

筆者觀點:

擁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在日本的侵略下陷入危機之中,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團結各派各方,以頑強不屈的民族精神抵抗了外來者的侵略。而中共卻以宣傳為武器,用動人的詞語誆騙了全國人民和世界,讓國人相信了中共會帶給他們西方式的民主社會。在這八年中,中共為了發展和擴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或利誘或武力,甚至不惜與日軍及汪偽政權勾結出賣國家、出賣民族,最終削弱國民黨並在抗戰後發動內戰奪取了政權。

中共才是中國歷史中最陰險、最無恥的竊國之賊。

下期: 1945~1949:國共內戰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