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先生爆料四周年隨想

作者:此心不變| 校對:Tang0426| 審核:海闊天空| Page:Cathy

1月26日是郭文貴先生直播四周年紀念日,我只知道直播爆料從2017年1月開始,我其實不知道具體日子,現在我會記住它。我想談談我的感受。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3c2c31f0-6a33-4a18-8065-4544721d3bca.jpg

我是在VOA斷播後才知道有郭文貴先生,從第一次聽他直播後我就再也沒斷過,不管中途多少人勸阻,我都堅持我的看法,與那些勸阻我的同學們和朋友們還發生過很多次爭論。剛開始的爭論是一個做人的起碼常識,就是在個體和國家強權面前,你會選擇站在哪一邊?我永遠只會選擇站在個體這一邊。郭文貴先生剛出來爆料時是一個個體,當我看到很多人攻擊郭文貴個體時,我心裡很悲哀,因為當這個社會不去維護個體的權利、只懂得站在強權的利益時,我們每一個個體都會變得很不安全。但是很多中國人沒有這種意識,西方教育強調的是個體,而中共國教育強調的是集體,這是中國人的悲哀。

後來的爭執是關於郭文貴先生的人品。在我眼裡,郭文貴先生是一個生命境界很高的人,絕非一般人所能理解,若將他與川普總統做比較的話,我覺得郭文貴先生更能放得下自我。四年下來,我退出了所有的同學群和朋友群,我本來就不喜歡入群,所以自得其樂。在我的朋友和同學眼裡,我想我是一個天真和幼稚的人,因為他們直言不諱這樣說過我。所以每次當我看到郭文貴的那份天真,我的心中都會有強烈的共鳴,和無限的喜歡。除此之外,他的無我和無私的生命品質也會在我心中產生共鳴,因為那是我一生所追求的。能追隨他去滅共,這是我人生最大的榮幸。我本是一個安心立命的人,基本上很難有人可以讓我這樣不顧一切去追隨,而且還追隨了差不多四年。我時常會問自己為了什麼?看到中共在中國大地、在新疆、在西藏、在香港、在西方、在世界各地的猖狂,我還能安心立命嗎?香港已經完全被強奸了,我得逃去西方。再看看美國的大选和無處不在的滲透,我還能逃到哪裡?2016年我就已覺醒了,但我只能無奈地等待;2017年後隨著郭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如火如荼地展開,我看到了希望。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麼,我什麼也不會,我只能傳播,只能繼續影響我身邊的人,哪怕能影響一個人也好,再不行的話,我可以成為爆料革命的一根稻草,就像我每次參加香港抗爭遊行一樣。我看到很多香港年輕人在抗爭時說,自己這樣做是為了香港的下一代,我何嘗不是,我不能把屬於我們這一代應負的使命推卸給下一代去做,不然我將如何面對我的下一代。我看到很多中國人只懂得把錢留給下一代,我覺得那不是在幫他們。要想下一代有美好的人生,最好是留給他們能安心立命的生存環境,而不是金錢。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cf51ddbd-a165-421b-a308-dba5b4830d4b.jpg

然後我要談談我能感受到的郭文貴先生身上的生命品質。為什麼我要談生命品質?很多人不注重這些,他們只注重輸贏,但是生命的意義不是輸贏,而是成長。一個人被生下來,是要去達成生命的,但這一切都要依他努力而定。他可以繼續呼吸、他可以繼續吃東西、他可以繼續變老、他可以繼續走向墳墓,但這並不是生命,這是從搖籃到墳墓的漸漸死亡過程,一個七十年之久的漸漸死亡過程。在我們的周遭盡是這樣一些人,因此我們必須去了解生命是什麼意思,它不應該只是變老,它必須成長,這是不同的兩回事。任何動物都有能力變老,而成長是人類的特權,只有很少數的人會去使用“成長”這個權利。那麼什麼是“成長”?我們來看一棵樹。當樹木成長,它的根就向下深入,有一個平衡,樹木長大越高,那個根就越深入地下。一棵50米高的大樹不可能只有很小的根,它們無法支撐得住這樣大的一棵樹。在生命裡面,成長就意味著深入你自己裡面,那就是你的根之所在,類似樹根的作用。你越深入,你就越了解在你裡面的不朽,這就是郭先生經常說的不生不滅原則,人的生死只是表象,死亡不過是生命的形式發生了改變,所以使​​用“成長”這個特權的人都不畏懼死亡,郭文貴先生即是。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7c35e8c9-0b1f-48e7-9e90-22ecfd3ed6a4.jpg

在他的這個視頻裡我看到了郭文貴先生的三個生命品質。第一個生命品質當然是“天真”,因為這是人與生具來的寶物,是聖人要經過很辛苦的努力才能夠找到的,聖人永葆赤子之心,這就是天真。每當人了解到說自己錯過了生命,第一個必須被找回來的就是天真,所以我把它看成是生命成長的第一品質。天真常常給人譴責成無知,因為它們具有類似性,都是一種不知道的狀態,但是它們之間有著天壤之別。“無知”是指缺乏常識,不明事理,而“天真”是指不受禮俗拘束,心地善良,性情真誠,沒有任何做作和虛偽。我們常常說人長大了應該變得成熟,那麼成熟是為了什麼?三毛說:“成熟不是為了走向複雜,而是為了抵達天真,天真的人,不代表沒有見過世界的黑暗,恰恰因為見到過,才知道天真的好。”三毛把人生歸結為從天真到成熟、然後再到天真的過程。天真是大徹大悟後的返璞歸真。那麼人怎樣才能帶回“天真”?將你頭腦裡面不是透過你而知道的東西都清理乾淨,將所有那些借來的東西,以及所有那些來自傳統和習俗的東西或是由別人——教師、老師和大學等——所給你的東西都清理乾淨,將它們丟掉,再度成為單純的一個小孩。有人可能會說,這樣的天真容易上當。是的,但是對生命來說,上當一點也不重要。人不能因為怕上當而放棄天真。郭文貴先生說,他不會因為欺民賊而對人性失去希望,他不會因為Sara、莊烈宏、雞腿潘而失去對戰友的信任。相比上當,天真的好處數之不盡。比如,天真會帶來無限創意,看看郭先生創建的G-Dollar、G-Coin、G-Fashion、G-TV、G-News,等等,任何的構思都是這個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它根本不是來自知識,不是來自經典,不是來自宗教、神教和哲學,它們都是拜郭文貴先生的天真所賜,因為沒有天真,就不可能有好奇心,就不可能有超強的想像力,也就不可能有這些創意構思。又比如,天真會帶來親和力,若郭文貴先生是一個複雜的人,戰友們會這麼喜歡嗎?會這麼信任嗎?會這樣凝聚嗎?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0e080a77-774e-4301-85fb-db0a8f32710f.jpg

第二個生命品質是“無我”。佛教說“諸法無我”,意思是指一切事物都是因緣合成的,亦即是緣聚則生、緣散則滅,當中沒有任何獨立自存和永恆不變的實體。明白這道理不代表你已達到“無我”的境界,只有不斷去除“我念”,才有可能體驗到“無我”的境界。什麼是“我念”?簡單來說,即是自我中心,一種以自己為大、為重或為核心的觀念或心態。以這種觀念或心態出發,會衍生出自私、貪婪、虛榮、自卑、嫉妒、仇恨,還有出人頭地、戰勝別人、不可被別人看輕等等俗情和妄念,而這些俗情和妄念又會帶來無限煩惱和痛苦。所以郭文貴先生常常說,對於個人來說,我們要做到“無我”,對於集體來說,我們要去中心化。“無我”既是佛教的入門,又是佛教的最高境界。視頻中郭文貴談到智慧,真正的智慧就是看清事物的真相,而“無我”就是能看清事物真相的那個境界。

第三個生命品質是“無私”。這是莊子的生命自由觀。無私的自由是指一種絕對的、不依賴於外在條件的自由,這種自由不是西方自由主義者所認同的外在自由,而是一種內在的、絕對的無條件的自由,它體現為無己、無功和無名。無己即是不受物質軀體或物慾的束縛(或限制),無功即是不受功業的束縛(或限制),無名即是不受名譽的束縛(或限制)。人只有到達“無私”後,才能擺脫客觀世界的各種束縛,獲得精神層面的絕對自由。具體怎麼實踐“無私”?第一,去除形軀的束縛,這裡包含兩層含義,一層是外形骸,比如G系列,郭文貴先生說,G系列不是不動產,G系列的厲害就是它是動產,包括G-Coin、G- Dollar未來。去中心化、沒中心化和多中心化,是我們對付共產黨的一系列的手段之一。Gtv.org可以是Gtv.uk,也可以是Gtv.japan,也就是說它沒有形骸,它非常自由。另一層是超生死,郭先生經常提到這個詞,超脫了生死,那麼與你而言什麼都是小事。第二,去除知識的束縛,這裡也有兩層含義,一層是輕妄知,經驗知識固然有其重要性,然而,如果追求知識的態度不正確,或者執虛妄的知識,這時候,不但沒有價值,還障蔽主體的自由。這點在郭文貴先生身上體現得淋漓致敬,他從來不拘泥於知識,但是他重真知,重真知就是另一層含義,真知並非經驗知識,亦非邏輯知識,而是直覺知識,我一直認為閆麗夢博士能看清病毒的真相靠的就是真知,而不僅僅是知識,郭文貴先生也一樣,他能透過事物的表像看清事物本質的能力,這種能力需要淬煉,那不是靠學歷能獲得的。第三,去除禮教的束縛。每次看到郭文貴先生罵偽類時,我都覺得很好玩,他完全沒有禮教的束縛,自由但又不失人生道理。

上面我舉的例子不過是拋磚引玉,若要深入去一一找出來,那我可能永遠無法完成這篇文章了。我已花了四天時間忘我地去寫這篇文章了。

最後我想先擷取並歸納郭文貴先生在視頻中的自我評價,然後來個總結。我們沒有資格幫他做評價,其實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去評價他人,老是評價他人的人本身就是個問題。而且沒人比他更清楚自己,沒人比他更清楚爆料革命,所以這個評價要由他自己來完成。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0cb0dc1b-a90a-4e5c-9a72-67da47d1703f.jpg
  • 在四年前的今天,當我決定要踏上這條路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路,不是死,就是贏。要不要報,這真不是家人能決定,那是三十前的恩怨,弟弟的生命和六四情結,還有從小到大,一直以來從模糊到清楚我要做的事情,滅掉共產黨。2015年到2017年我有太多選擇,太多考驗,全家人包括太太、女兒和兒子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認為我是對的,那種痛苦是不可言喻的,因為最受傷害就是家人,還有同事,我的生命中沒有任何人能真正從內心理解我、支持我2017年這個行動,任何人都覺得我是愚蠢的,不可思議的,包括我的合作基金夥伴,只有我本人知道,這是我必須要走的路。
  • 第一次明鏡採訪,我說我要保財保命報仇,這其實就是人權最核心的基礎。當時偽類們無一人能讀懂它。我希望你們認真地理解它。用四年爆料革命的行動和結果來評斷我那三句話,給爆料革命一個公平。我們想滅共不是說,那2017年1月26號開始,沒有三十年的積累、沒有清豐看守所的積累、沒有八弟那條命、沒有八九六四我參與了這場運動,你不可能說出那麼有層次、那麼深奧、這麼牛叉的、這麼有水準的話,凡是沒理解保命、保財、報仇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的滅共的。
  • 我提出郭七條時就已開始了以共滅共,這是起碼的常識。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利用所謂的黨內鬥爭,要把共產黨整個流氓集團推滅。
  • 對於我家人和我同事,我不能因為你們這一輩子窩窩囊囊地活下去。你們跟著郭文貴,也享過福,受過你們不能獲得的待遇,現在你們受了罪,受了牽連,也是公平的。我現在能做的是不牽連你們,所以從2017年開始我跟你們誰也不聯繫,你們就當我死了。我不牽連你們是我現在唯一能做到的,至於你們受到什麼打壓和迫害,那不是我的錯。有些事我能做得到,有些事我做不到。
  • 我告訴了世界黑暗即將來臨,共產黨是要統治整個世界、藍金黃整個世界、3F整個世界、要幹掉美國、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發生了嗎?這四年一千多天的時間,每時每刻驗證著我郭文貴所說的話和行動。
  • 過去四年是我人生活得最精彩、最快樂的,讓我死一億次都覺得夠了。如果我不去爆料革命,不去滅共,我會抑鬱而死,或者像葉簡明那樣被共產黨扔到河裡去,或像肖建華那樣成為死不了活不久的工具,或像吳小暉那樣待在監獄裡生不如死。要是待在北京,我要么喝酒喝死,也有可能被雙休死,反正我很難活到今天,或者胖得像個豬似的,甚至我變質了,忘了我的使命。上天給了我最好的機會,四年1000多天,我起碼健身不會低於2000多個小時,我的體重減掉幾十磅,我每天不要說工作20個小時,就算16小時,過去的六年包括四年的爆料,我的工作效率至少是十年的時間,在我生命最好的時間裡,最佳的狀態,我讓我的生命很好地報答這個社會,報答這次上天萬佛萬神給我的任務,我努力地去完成。
  • 我既不會為了所謂的後人評價和歷史定位而活著,也不會為今天哪個人高不高興、喜不喜歡而活著,我就是我自己,我就做我自己,沒有金錢和名利、沒有任何權力和任何威脅能引誘我、能買我,這是我活到今天我最愛我自己的原因。我不用獻媚任何人,我不用說任何違心的話,任何時候我都是睡得非常舒服,我沒有任何恐懼,我甚至沒有任何慾望,我一天只吃一頓飯,牛肉不吃,現在其他肉也不想吃了,酒已不喝了,雪茄也快不抽了。我認為自己能真正做到無欲則剛,做到獨立人格。
  • 我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你們,這是我唯一的貪婪,唯一的慾望,因為我想找到好人。當然在這過程中我被騙捐了很多錢,但是我讓大家和我一起驗證了中國有沒有真正有信仰的有良知,、為中國爭取民主法治社會的真正的政治運動分子。文貴受到的屈辱、受到的欺騙,很多人不知道,我也沒有必要讓你們知道,因為知道以後你們會抑鬱,會消極。
  • 我能把欺騙的人忘掉,這個境界你們要學習。那些坑文貴的,欺騙文貴的人,你認為他們哪個現在富有了,他們的名字很多我都忘了。
  • 什麼是智慧?智慧就是在事情之外,另外高度看清事情更多角度和它的真實面貌。智慧不是聰明,不是你贏他輸,真正的智慧是看清事情的真相。我最開心的就是遇到了有智慧的戰友。我不會因為欺民賊欺騙文貴而對人性失去希望,我不會因為Sara、莊烈宏、雞腿潘等而對戰友失去希望,因為我從來沒有在你們身上想要什麼,你們也給不了什麼。
  • 路德說,滅共沒你不行,但我要告訴大家,有沒有你們,我都會這樣滅共。不管如何,過去四年,在全世界,郭文貴是有史以來受到一個國家攻擊個人,時間最長、遭受陷害最殘酷的人、唯一一個被全人類都不敢惹的流氓政府共產黨定為第一號敵人,唯一一個創建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對共產黨政權的合法事實上形成了最大的威脅和挑戰,唯一一個用信仰和革命能讓中國幾億人關注、上億人跟隨、只要一聲呼喚就有幾百億美元要跟進來的中國人,唯一一個敢舉起手說自己在中國沒有拿出1美元、沒偷過一分稅、沒犯過一次罪,還遭受了比希特勒政權大十倍的邪惡政權、比二戰希特勒黨衛軍大十倍的情報機構,連續六年的攻擊和陷害、採取各種手段。不但如此,我還創建了對共產黨最大威脅的金融系統和媒體平台,而且這金融系統和媒體平台的所有收益,是以我們爆料革命素未謀面的戰友們來分享。我沒有聽過、也沒有看過在人類歷史上有這樣一個以個體挑戰比希特勒政府還大十倍的國家極權,我沒有聽過、也沒有看過有一個人在中國、在西方給所有追求信仰和追求自己的人生價值,和追求正義的人創造這麼大的財富和一起分享這麼大的利益。在四年裡,我們在面臨人類最大威脅的邪惡共產黨這樣大的追擊、迫害、殺害的同時,還創建了這樣的金融系統。這四年對共產黨的傷害、對中國人的喚醒,和一個又一個事實,海航事件、渤海金控、陳峰、王健、王岐山、孫瑤、冠君、劉呈傑、孫立軍、孟建柱、付政華,王健之死任何一張照片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和政府敢放出來,全人類媒體沒有一個敢說“滅共”這個詞,只有GTV和Gnews。不但沒有,別人說還不讓說。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在全世界90%的人認為它是邪惡的,這一點不用猶豫的。但為什麼他們對待共產黨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就不認為是邪惡的呢?因為全地球七十幾億人有種的不多、有正義感的不多。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說!
  • 我們成立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全中國七十年曆史包括孫中山時代百年前從五四運動開始,沒有一個中國在西方建立了一個完全透明的公益機構,所有捐款百分百用在滅共事業上。我可以今天在這兒說,在香港運動上個人出錢最多的就是郭文貴,出現金最多的就是郭文貴,把香港人救到台灣和日本世界各地的就是我郭文貴,不是黎智英,不是香港那幾個政治販子。郭文貴沒有任何圖謀,香港人有回報嗎?香港人給我回報我能要嗎?也沒人給我。在台灣,我們對台灣呼籲得最多,台灣是參與G系列最少投資的地方,有人給我回報嗎?沒有。我們替新疆說得最多、幹的最多、花的錢最多,結果出來新疆一個王八蛋要滅我們。西藏我說得也是最多。西藏人有多少支持爆料革命的?有多少給法治基金捐款的?我們沒有抱怨,我們也沒有放棄過,因為這不是利益,這不是取捨,這不是交易,我們就相信一個信仰,只要滅共,我們就乾。
  • 我們做了多少事情?這不僅僅是勇氣,不僅僅是對正義的堅持,這是一個真是無法形容的輝煌的人類的正義歷史。七十億、七十五億全人類,十四億中國人,真是我們的悲哀啊,就這些人在為真正的正義和滅共的事業在真正的行動和付出。我們爆料革命所有戰友們,從香港運動到中美貿易,然後到了最偉大的人類轟轟烈烈的、共產黨CCP冠狀病毒、我們的路德訪談、科學家、我們的博士軍團,每天兩集節目,對世界的喚醒。我們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的付出和奉獻,對世界這個人類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的共產黨的生化武器的威脅,說的每句話、每個字和路德訪談的119和博士團每天所做的工作對共產黨的打擊,我從來在人類上沒看過。
  • 我們6月4號成立了新中國聯邦。僅僅一千多天,我們爆料革命成立了新中國聯邦,給了中國人真正的、七十年來唯一的一個合法的、真正陽光的、有能力的、接近你的,不讓你拿出雙修、也不讓你拿錢、也不讓你拿命,這麼樣的一個合法的有希望的組織,這就是四年的結果。新中國聯邦沒有一平方米辦公室,沒有讓大家捐一分錢。新中國聯邦在美國紐約自由女神的見證下,在冠狀病毒肆虐世界、威脅全人類的情況下,與戰友們一起,由我們中國的體育界被共產黨污辱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體育界出來了世界冠軍葉釗穎女士、亞洲足球先生郝海東先生,美國白宮前政策顧問史蒂芬.K.班農、紐約曼哈頓之王朱利安尼,白宮這個美國的常委彼得.納瓦羅、Pottinger、彭佩奧國務卿的全面的、當面、前台和背台的支援,在紐約曼哈頓開始了我們新中國聯邦之旅。這些人有多大的付出。大家知道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科學家,所有在國內的資產、家人被威脅、被綁架,他們在這裡拿不到任何的回報,他們完全可以選擇不需要這些事情。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的一聲呼喚——滅共是正義的需要,科學家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人類的時間不多了,和羥氯喹和我們的博士軍團墨博士、博博士、艾麗女士,一個個對世界的呼喚。
  • 在美國川普總統這一屆政府,將共產黨定義為“反人類罪”、“種族大屠殺”。戰友們,七十年了,中國人甚麼時候遇到過這種事情的發生過?從四年前共產黨上推特上,把郭文貴形容成“郭三秒”、“郭三邪”、“郭騙子”、“郭沒錢”,到今天的郭文貴變成了“郭三強”,現在還成了網紅,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法治基金、法治社會、G-TV、G-News、G-Cion、G-Dallor和共產黨當時喊著郭文貴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到共產黨被定義為…全世界政府,最強大政府——美國政府定義為“人類大屠殺”、“反人類罪”、“種族大屠殺”,對共產黨的製裁和打擊前所未有。我現在想告訴大家的事情,什麼詞兒用在爆料革命都不誇張,再不好的詞用在爆料革命都是很高雅,我還想說,所有的戰友們什麼美好的詞兒你們都配擁有。
  • 今天是四年的時候,大家看一看,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當走到今天的時候,我們最重要的強大的原因,第一,不用向別人討份飯錢,第二,我們不在乎任何人給我們什麼名字,也不在乎有任何權利,更不在乎失去,更不在乎誰跟隨不跟隨,甚至連死亡都不怕!我們還怕什麼呢?我們還在乎什麼呢?我從河南鄭州開始的時候都說我什麼,這小子是美國間諜。還有這個這個什麼,後來傳說我,我嫁了一個什麼美國的明星–好萊塢明星,後來又說嫁給夏平啊,夏平是我合夥人,說我跟夏平睡覺啊,這種造謠老天爺會找你算帳的。然後又說裕達國貿根本蓋不起來,就是個騙子,弄點錢就跑啦。到後來摩根,郭文貴是騙子吧。還有那劉志華說的,河南人、六十歲、頭上沒毛,是吧?連普通話都不會說,還說美國摩根,騙子!劉志華去哪兒了?王岐山去哪兒了?當時這個胡錦濤和令計劃把盤古摩根還給我的時候,所有人都說,不可能盤古大樓蓋起來,這就是一河南騙子。這金泉廣場、哎呀方正、海通,還有基金頭兩天竟然寫什麼,我建中阿基金2013年,去好好看看啊。我和我在中東發展的時候、我在日本發展的時候,你共產黨你還沒有奧運會呢。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共產黨對我們中國人,讓中國人失去了對真相的判斷的能力。
  • 當我們今天回顧四年前的時候,我們做了太多事情,但是我們不能有在乎,我們要真正能解脫、真正能放得下。爆料革命最忌諱的是什麼,就是“有我”,當“我”太大的時候,你就完了。一定要無我。這就是爆料革命、這就是新中國聯邦——無欲、無我、沒有任何權力、名義的要求。昨天一個我們的老戰友GTV的大椅子投資者,轉述Sara這個騙子說的話。說我從來沒聽說過一個咱們的椅子投資者給我發資訊,哎呀我看到了好多資訊,哎呀說你的這話太難聽了。我真是我哭笑不得,爆料3年來他是以命相支撐的,他到現在才知道對七哥的侮辱的話原來那麼難聽,3年前比這嚴重多了!關鍵是你在乎這是可怕的。只要你在乎,這些爛人就有市場。我要再重申一遍——滅共不是郭文貴的承諾,滅共也不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承諾,滅不了共也不是我們違法違約,滅不了共也不是我們的責任。千萬別拿這話要求文貴、要求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G系列也不會跟你任何滅共有任何承諾和責任、不勉強任何人參與G系列、參與滅共事業,來去自由,沒有任何宗教領域所謂的約束、要你15%的工資,也沒有像共產黨似的你要跟我雙修,把土地得給我還得交稅,也沒有像海外欺民賊似的你得給我捐款,沒有,完全憑良知、完全憑自願。
  • 回想這四年,七哥的天真的一面兒沒任何改變,七哥被人看為愚蠢的一面兒,不顧利益、不顧生死滅共一點也沒變,還是那麼”愚蠢”。你說咋辦?對人的相信,遇到那麼多騙子,遇到那麼多欺民賊,被騙那麼多錢,還好我沒被騙色,一點也沒改變,遇到那麼多生死挑戰,遇到那麼多威脅。遇到那麼多背叛,滅共的決心七哥也一點沒改變,遇到那麼多挫折和挑戰和風險,滅共的信心一點也沒減少,被搶走這麼多錢、失去這麼多獲得財富的機會,七哥的生活品質一點也沒改變,七哥被人侮辱成郭強姦、郭3秒,七哥扶牆的能力一點也沒少、也沒改變、也沒縮短,還有加強,歡迎嘗試。是吧?七哥面臨著全世界有史以來、我相信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魔鬼集團對個人最大生死威脅,七哥的生活方式、七哥的自由沒有任何改變。所以這四年不管受到什麼傷害,七哥還是那個七哥、文貴還是那個文貴,今天也是打的那個紅領帶啊,西裝不是那套西裝了,但也是紅的是吧,這個紅有點藏紅,原來那個紅是Burgundy紅不太一樣,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生命。再過1萬天、或者3萬天,所有今天聽著看著視頻的都沒了,地球上的人都沒了,都是新生命。但是戰友們要記住,我們對這個地球和人類的貢獻一定會超出你們的想像。不會再有一個四年把共產黨給滅了,一定會在四年內把共產黨給滅了。
  • 當年川普政府說要用國旗把郭文貴保護起來,七哥是美國的戰略資源;今天拜登政府照樣說,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我們驗證,是否是中共病毒和我們要給共產黨找個說法,唯一可以相信的物件。說不但我們要用國旗把你保護起來,我們還繼續會讓你有更大的空間與我們合作,一起來找到病毒的真相,他沒有說滅共,找到病毒的真相。這就是美國的偉大,不會因為任何一個政權、一個政府的更迭,讓這個社會變成了無法無天。對待戰友爆料革命個人來講是利大於弊,拜登上來。而且我們正在和拜登政府要想盡一切辦法合作。
  • 在美國資本主義社會,什麼都可以用資本來解決的,在中共你能資本解決嗎?雖然美國受到了巨大的挫折,我相信美國是全世界修復能力最強的國家,她一定在法律的基本面和信仰的基本面讓美國再次強大,一定會的。這就是為什麼新中國聯邦要讓中國人擁有像美國人一樣,比她還完美的獨立的法律系統、信仰的自由、一人一票選舉的政府,這就是我們覺得快樂的原因。葉簡明和吳小暉在被抓之前明確說了,我把資產都交出去,還有王健林,你交錢?還有馬雲,聽說馬雲頭兩天被抓起來的時候給他商談五個條件,馬雲通通不答應,最後馬雲是全部五個條件都答應以後,在監管的情況下出來露面,全答應了。為什麼?你不把錢交出來,我要你的命,資本不能解決。說在中國錢不能保你安全,錢反而讓你不安全,這就是中共和美國的不同之處。現在華盛頓的這些大佬們,民主黨的朋友咱比共和黨的多,共和黨裡有朋友也有敵人,那民主黨真沒敵人,都說我要代表你Lobbying、幫你公關吶,最起碼有十家公關公司要代表我們公關,代表新中國聯邦、代表文貴,這叫資本主義社會,資本可以讓你安全不要你的命,或者說不會因為資本更加加劇了你的不安全。中共國沒錢你就是沒有尊嚴,都在攀比,沒錢你連藥都買不起,連雙修,連去找小姐的幾百塊錢都付不起。但你有錢的時候,錢會讓你不安全,錢會讓你失去自由、錢會要你的命、錢會讓你全家沒命。馬雲、王健林、吳小暉、葉簡明、肖建華,多了去了。美國不是的,美國是錢讓你擺脫別人對你的困擾,會讓你有尊嚴、受尊重,還會讓你安全,這就是美國這個社會的偉大、法治社會的偉大、民主社會的偉大、有信仰社會的偉大。
  • 爆料革命,能化危為機,而且能充分地把握住機會。在這個人類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的一個滅共的正義行動面前,我們還能發展G系列。大家你們很難想像吧,G-Club每天的購買的數額和數字是嚇人的,現在想參與GTV投資、想買GTV股票的,那是驚人的。
  • G系列不是不動產,G系列的厲害就是它是動產,包括G-Coin、G-Dollar未來。去中心化、沒中心化和多中心化,是我們對付共產黨的一系列的手段之一。就像昨天我給大家說的一樣,你什麼SEC調查,什麼什麼調查,我配合你行不?我們投資者關了、關掉,把Gtv.org改成Gtv.uk、Gtv.japan,戰友們把錢拿回去,對不對呀?你願意再回來,你通過日本再回來、通過紐西蘭再回來、澳大利亞再回來、英國再回來、BVI再回來。你想參與GTV的,你就有無數的門,你不想參與GTV的、你沒能力參與GTV,對你來講,永遠哪兒,你待在門下邊都不是門,那門對你來講就是牆,因為你找不著門啊,找不著開鎖的門啊,你找不著鑰匙啊。GTV如果有價值,就不愁投資者;GTV沒價值,投資者都是你的敵人。這個(是)基本的邏輯和常識,對吧?這很簡單啊,SEC你最大的權力是什麼?不讓我們融資、退錢,這最高的、最大的懲罰了。不融資不融資吧,到外國去融吧,對吧?何況投資者都不在美國,都在海外。你駭客掉,這兩天駭客,它不知道,你駭客吧,我就釣你的魚,你把這個駭客完,我那兒出來。共產黨黑完英國,它發現瑞士又出來一撥儿,瑞士完了日本一撥儿、澳大利亞一撥儿,你黑吧,最後都看到共產黨黑全世界的時候,全世界就把你給黑了。我們就讓你共產黨發動一場駭客戰爭、網路戰爭,我們就是自己以自身的生命和G系列釣你這個魚。你讓那麼多帳號關掉,你關的了嗎?你關的完嗎?在美國最起碼有五千家地方銀行都想和G系列合作,你都去把它黑了去,你都把它去收買了去,這好,我把你共產黨王八蛋的錢全給花光它,我讓你在美國的藍金黃全部暴露,你黑英國的中心,你能黑的了澳大利亞的中心嗎?你能黑的了瑞士中心嗎?你能黑的了日本中心嗎?你都黑完的時候,全世界都砸死你。
  • 爆料革命要讓所有的人找回自己的自信和尊嚴,要讓所有的中國人知道識別真假善惡的基本能力和手段。有些人缺乏對真假善惡的判斷能力,這是悲哀。因為你沒有對真假善惡的判斷能力,你就會有無窮無盡的恐懼伴隨著你、無限的欺騙伴隨著你、無限的背叛伴隨著你、無限的財富失去伴隨著你,你不會有愛,你也不會有真朋友,你也不會有真愉悅,因為你根本沒有辨別真假善惡的能力,這就是整個中國人的悲哀。很多人沒有基本政治庇護概念,你一定記住,只要移民局拿到你申請那天起,就是美國所有的官員要把你遣返,它也需要15年的時間,這是你都輸的情況下;如果你有回去被虐待、被傷害的危險,100%不可能被遣返,因為那將使整個美國國家法律系統徹底崩塌。共產黨一說,哇噻病毒沒事,病毒沒事,上大街了、染上了;啊,待在家裡,你就待在家裡,你死在家裡就死在家裡;一切都是黨的,就把老婆孩子閨女送上去了;一切都聽黨的,黨讓回家我就回家了。你沒有辨別真假善惡的能力,是一個人基本失去尊嚴、失去安全、失去財富、失去所有機會的一切根本原因。就像政庇,有很多人(說)郭文貴政庇,長點腦子,最害怕最擔心的不是你,是我老婆、是我兒子閨女啊、是我的家人、是我的合夥人,還有GTV那1300把椅子的投資者;凡是拿著所謂擔心文貴這個的,他一定是拿這個來嚇唬你嘛,他一定是來傷害文貴的信用嘛,傷害爆料革命嘛,就這麼簡單的事情嘛。川普總統輸了,你就開始沮喪了,川普總統就真的是我們唯一的選擇?我們是滅共又不是選美國總統。現在看來真的,川普總統這回呀,他永遠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感激他在滅共的貢獻,但是任何依靠別人、依靠任何人都是爆料革滅共事業最大的失敗。所以我們要培養無數個郭文貴,我們現在非常好的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我們有很多戰友,我們的老班長、長島哥、草根小跟還有英國的大衛兄弟,作為我們的鐵血五人滅共團現在高效地工作,背後還有很多現在都在起來了。接下來我們還有成立了標準性的宗教型農場,還有洛杉磯標準農場,還有其他地方的,一系列都會出來,我們會有更多戰友出來,我希望出現更多的郭文貴。新中國聯邦從開始那天起就沒有結束的日子,即使把共產黨滅完了,新中國聯邦也重新塑造、完善自我的過程當中,這是個基本的常識啊。
  • 爆料革命它不僅僅是滅共,它還要開智,讓中國人真正地跟隨萬佛萬神、有信仰,讓中國人起碼地要知道法律,都想守法、都想要法律,你本身就要守法。坐在今天說四年前的時候,我們更加堅信万佛萬神的力量,我們更相信勇氣和正義是需要付出。我們更相信滅共真的是正義的需要。而且我們更加相信,共產黨真的玩球蛋啦。我們更加相信郭文貴和爆料革命和戰友們就是上天選好的滅共力量!1.20之後更加相信上天把最美好的事情給了我們。
  • 網路上罵我們越多的說明我們越重要,沒人罵咱反而不重要了。接下來G-Coin、G-Dollar、G-Club、G-Fashion全面上線,G-TV和G-News之後,你會發現這些系列全面流通以後,會出現很多你想像不到的奸賊、叛徒,叛徒越多說明我們越重要,誰罵啊,沒人罵夏業良這個孫子,沒人罵郭寶勝這個孫子,對不對啊?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啊,包括傅希秋這個孫子這個王八蛋,天天嚇唬人這個,是不是啊?沒人罵咱、沒叛徒、沒有事、沒有動靜,說明咱不重要,是吧。沒人到沙漠裡搞裝修去,因為沒人住在那。你看這樓上老搞裝修,為啥?這樓高級,全曼哈頓的樓價都在降,這樓還漲,你這了得了嗎?你看樓上還搞裝修,一個公寓,就上面一層幾千萬美元,我的天啊,因為什麼?有動靜,說明它有價值。沙漠沒動靜,是不是?原始森林沒動靜,誰去啊?所以最近動靜會比較大,大家做好防護。喜悅地、愉快地面對這些動靜。這些動靜會產生價值、會產生機會,走著看。四年前的文貴和今天的文貴有啥不一樣,大家看一看啊。

最後總結:

郭文貴先生的內心可以用他自己的這句話來總結:“這個世界上最快樂就像我一樣,做自己,這就是我最牛的地方。不在乎任何人的評價,不在乎任何人給與不給,不在乎任何人跟隨不跟隨,我就做我自己。說到底,最後的佛教和宗教境界,就是做到覺悟、覺醒、自我、自覺,就這麼簡單。剩下那些都是裝修,精神裝修、宗教裝修。把宗教裝修、信仰裝修全拿去以後就那麼點事兒——放下生死,放下生死一切在於你都是小事。放下生死,一切都是小事。解脫了生死,一切對你都不重要。解脫生死,你絕對可以昇華。如果你把生死都看透,你自覺啦、覺醒啦,達到了悟和空的時候,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影響你的心情、會讓你失敗。”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11f25e4d-0a33-4a93-8318-4e33731279ec.jpg

我也來個總結。時間是個神,它不會撒謊,它是檢驗一切的最好的工具,它能讓你看清一切,在時間面前,沒有任何事情找不到答案,找不到真相。就讓時間來給郭文貴先生和他引領的爆料革命做出最好的評價吧。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g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