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時訊2021.01.31:道德缺失的大眾汽車

《德意志時訊》發表的譯文和報道不代表我們認同原文作者的觀點,僅供讀者了解德國媒體的走向及德國社會狀況

汽車制造商大眾在中國新疆地區經營著一家工廠,它是維吾爾族集中營的間接受益者。盡管如此,公司也有不參與這種壓迫行為的歷史義務。

大眾汽車CEO赫伯特-戴斯在本周於線上舉行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中國正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盡管中國在民主和人權方面存在問題,但其他國家應該與中國做生意。當被問及新疆和香港的問題時,他說,雖然中國的民主沒有進步,但與中國進行貿易、溝通和積極的交流,比退出要好得多。

我對他的說法並不感到驚訝,雖然大眾汽車基於自身的歷史,有不參與這種行為的特殊道德義務。中國新疆地區有數十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被關押在營地,婦女被強制絕育,人們被強迫勞動。然而,去年大眾為其在新疆運營工廠的決定進行了辯護。

新疆之所以成為開設工廠的熱門地點,主要是由於集中營;在那裏進行生產的企業,直接或間接地從不人道的條件中獲利。據報道,大眾公司向人民警察捐贈了車輛。

德國公司不僅從強迫勞動和侵犯人權的行為中間接獲利,還助長了鎮壓。直到2016年,德國制造商Microdrones的網站稱:”MD4系列的無人機非常受中國警方歡迎。”2011年至2013年,新疆地區警方都是該公司的客戶。該技術的出口得到了德國聯邦經濟和出口管制局的批準。德國自詡對軍民兩用產品(即既可民用又可軍用的產品)的出口有嚴格的限制,所以這次的許可很值得引起註意。而德國政府對Microdrones無人機技術的”最終目的地”一無所知,卻是一個事實。

在考慮與中國進行貿易時,應該始終牢記它被一個專制政權控制,每天都被鎮壓著。那些假裝不了解這些情況的人只是在自欺欺人。
鑒於以上背景,涉及到在新疆使用無人機,即使是看似無害的邊境巡邏也會帶來很大的問題。事實上,壓迫的一部分是強行拘留,以各種方式控制和監視他們。而無人機的使用阻礙了其逃往東南亞。‘我們不知道我們的產品是如何使用的’這一點不能作為辯護理由。你不需要特務機關就能看穿正在中國和香港的公民社會發生的事情。

同樣不服氣的還有”中國現在什麽都可以自己生產,不需要依賴德國的產品和技術。這種損害德國經濟利益的出口管制,到頭來並不能真正幫助任何人。”如果中國什麽都能自己生產,那麽它就不會從德國進口任何東西。這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說法。

評論:大眾汽車的赫伯特-戴斯先生,美國政府官方已經將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的行為定義為種族滅絕,我相信大眾這個品牌對於這個定義應該是很敏感的,畢竟這個品牌的前身是在1937年由當時政府的工會組織成立的。而且1998年,大眾還特意為二戰期間為其工作過的集中營中的奴工設立了賠償基金。所以,對於您在這屆達沃斯上說的,“雖然中國的民主沒有進步,但與中國進行貿易、溝通和積極的交流,比退出要好得多。”這句話我們應該如何理解呢?給我的感覺是,在利益面前您連謊話都已經懶得編了。
“而德國政府對Microdrones無人機技術的‘最終目的地’一無所知,卻是一個事實。”這一觀點則更像是為德國政府開脫,政府的管理機構有責任弄清它所管轄的領域。作為一家無人機公司,Microdrones可以在2011-2013兩年間,在不讓政府察覺的情況下向新疆地區警方出售其產品,應該被調查的不只是這家公司,還有其所屬的監管機構。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