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解評:【世事解評】香港風雲散記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文尊

170多年來,香港在被遺棄中打拼,在東西方的夾縫中抗爭,成長,強大,成為後來的“亞洲四小龍”,著名的世界金融中心。她的成長,是一個奇跡,也是黃皮膚的中國人在民主、自由的政治體系下,靠著自己的勤勞與智慧創造出文明的最好見證。香港的魅力來自於人,來自於文化,來自於飲食,也來自於不同文化的沖突和差異。

圖源網路

偉大的民族都懂得包容。在香港,你能感受到各個國家文化的交融與碰撞。在亞洲,也只有香港才能讓人感受到,這樣一個彈丸之地,既能保留著純正的中華文明,又能同時創造出與西方文明同行的科技,經濟,教育與宗教。只有在這里,你才能體會到一份宛如東方女性的溫文爾雅,又能感受到西方文化的激情澎湃。 這一切,都來源於英國人的制度和香港人的勤勞與智慧。一位長居大陸的法國商人曾經說:“我在大陸的任何一個城市都感覺是在異國,只有到了香港,我感覺是到了家。”八九十年代的外國人,就業學習大多選擇北京和上海。2000年以後,外國人就業大多選擇了去廣州、深圳一帶。一方面原因是因為改革開放的春風讓南方的貿易進入了最黃金的時代;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因為香港的金融地位,自由貿易港口,還有就是她的文化。香港人的生活節奏非常快:當中國大陸已經進入K歌應酬的上半場時,香港那邊也許才剛剛下班回家;當大陸那邊已經開始宵夜時,香港那邊才結束晚餐進入居家時段。如果你有留意,很多對大陸來講的退休年齡,在香港,大家還堅守在各行各業的崗位上,為這座城市貢獻著自己的餘熱。 文貴先生曾說:只要給香港人一塊地,二十年,三十年就會創造出又一個香港。

對經濟利益的欲望如果偏離了正道,就是一場災難。 香港的金融財團引領著亞洲和世界的金融風向,同時,也上演著和中共千絲萬縷的勾結。香港的富商99.9%(0.1%是文貴)的利益都離不開中國大陸。而金融財團與中共上層的勾結,早就存在於香港回歸之前。毛和周時代就已經提出,要保持香港特殊地位“為我所用”之方針:內地作為社會主義建設基地,香港則為同國外進行經濟聯系的基地。通過香港,不僅可以帶動珠三角經濟,成為香港的補給大後方,還可以利用香港吸引外資,爭取外匯,一舉兩得。一邊保持香港的現狀不變,另一邊慢慢滲透為共所用。在香港,超級富豪絕對不止咱們耳熟能詳的那幾個,如果你細心觀察,你會發現在97回歸的大合照上,有很多隱姓埋名的紅色商人,而他們身後還藏著真正的利益持有者。這裡面的腐敗與骯脹,白手套與黑眼狼,一千零一夜都講不完道不盡。他們的聯姻,讓雙方都賺的何止是盆滿缽滿,用富可敵國來形容也一點都不誇張。共產主義善於組織團體和控制團體:通過利益綁架讓香港商人成為中共的白手套。在香港和珠三角,最常見的共產主義團體就是商會和同鄉會。這個階層的香港人,一部分是真正地地道道的香港人,一部分是混合族裔(比如新加披與馬來西亞)的後代。他們勤勞,智慧,甚至受過貴族教育。他們或是靠著祖輩的勤勞打拼,或是本身就是來自貴族的後代。盡管他們擁有著高素質,在全世界風光無限,受人尊敬,可當泡沫刺破時,在畫皮被撕開時,誰也逃不過上帝的審判。有誰敢拍著胸膛說,TA曾經沒有為了錢做過中共的孫子或婊子。不得不承認,這些年中共最成功的就是,它的“大外宣”與“藍金黃”。 演藝界亦是如此。當這場雪崩來臨時,和華爾街一樣,偽善的資本家終將經歷這場審判,就看誰能挺著胸站起來。

“在香港,我見到了義文化最光明、溫暖、動人的面貌,見到了義文化支撐了一個現代的公民運動。”(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弱水)。義的背後,就是無我的愛。只有真正的大愛,才可以理直氣壯地跟魔鬼說“不”。 2019年6月9日,我跟著戰友全方位的現場拍攝徹夜未眠,擔心著香港同胞的安危,也被他們的精神感動著。 這場抗爭持續到現在,一天也沒有停止。我們也一天都不能忘記,香港同胞正用他們的生命捍衛著我們的耶路撒冷。 香港的抗爭早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便存在,到了20世紀,幾乎每五到十年就有一次大的抗爭。再到近十年,可謂是每年都有各種針對不平等,不民主,不自由的抗爭運動。不管是“雨傘運動”,還是今天的“返送中運動”,這種精神與魂魄都是香港人從祖輩的血液中一脈相承的。他們的血液里流淌著為了捍衛這塊聖地永不屈服的民族魂。在這一次的抗爭中,其實是底層人民的覺醒,跟班農先生代表的平民主義一樣。班農說,要為中國人民戰鬥到最後;香港人說,要為香港戰鬥到最後。在這場與中共的抗爭中,美國的大財團(華爾街)有人站出來嗎?香港的大財團呢?站出來的是覺醒的政治團體和底層民眾。 香港人民在抗爭,美國人民也在抗爭。自己不抗爭,奈何天能助之? 劫蟻雖小,但卻能吞食巨蟒。他們懂戰術,講團結,雖有犧牲,但終能勝利。當凝聚力在不屈不撓中迸發時,足以讓魔鬼顫抖。

香港的浩劫,是又一次人類歷史上對文明的摧殘和毀滅。大英帝國300年以來用血與淚,失敗與逆襲,鑄就了強悍的制度:從商業,經濟,貨幣,宗教,政治,稅收,議會,教育等多方面。這些會聚在香港的土地上,加上香港人的勤奮與努力才磨練出的東方之珠,如今卻在中共的鐵幕下黯然失色。香港的今天不是偶然,它是邪惡的中共蓄謀已久地在香港植入的癌細胞慢慢擴散,經過中共的精心“培育”得以惡化的結果。對生命的敬畏與尊重是走向文明最基本的要素。這條文明道路的建成,要走上幾代人、幾十代人,但是對於文明的摧毀,卻只需要一代人。

耶路撒冷,她不屬於每一個人,卻又屬於每一個人:因為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塊聖地。

(本文觀點僅代表個人)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