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成緬甸政變最大受益者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銀河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beltandroad.news

英國《獨立報》2月2日報道,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面臨著他上任以來的首次緊急國際危機,面對緬甸政變對民主選舉結果的顛覆,他威脅要對緬甸實施制裁,並呼籲國際社會“團結壹致,向緬甸軍方施壓,要求他們立即放棄已掌握的權力。”

與美國態度成為鮮明對比,中共官方態度曖昧。緬甸的近鄰和長期盟友的中共政府在試圖淡化緬甸政變,稱緬甸民選政府被推翻是壹場“內閣改組”。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稱,“緬甸軍方在周壹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數小時後,宣布了重大內閣改組”,北京方面“註意到”事態發展,並“希望緬甸各方都能根據憲法妥善處理分歧”。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稱,緬甸軍方“拘留了民選領導人,並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這是對備受贊譽的緬甸民主化進程的沈重打擊,讓許多人感到敬畏”。與此同時,該報道對西方國家宣傳的民主模式提出了批評,認為緬甸的事件表明“僅憑政治改革帶來的繁榮是膚淺和脆弱的”。

緬甸軍方於2月1日發動軍事政變,軍方控制了政府並逮捕了包括該國領導人昂山素季在內的執政黨高級領導人。軍方表示,這次行動是回應去年11月的大選出現嚴重舞弊,軍方指控選舉舞弊結果不公,但沒提出證據。緬甸軍方宣布根據憲法實施為期壹年的緊急狀態,國家權力由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接管。

美國《外交家》雜誌曾發表文章批評說,美國及其盟友缺乏與緬甸各方面的互動,而中共的影響力將有害於緬甸的民主。眾多輿論認為,緬甸民選政府如此不堪壹擊,是缺少了西方的支持才給了緬甸軍方可乘之機。同時指出緬甸政變對中共提高影響力提供了機會。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去年1月17日對緬甸進行了國事訪問。今年1月12日,就在政變發生前三個星期,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訪問了緬甸與緬甸三軍司令敏昂萊會面。有消息傳出雙方認可了合作模式,並認同意識形態是彼此重要的紐帶。中共與緬甸軍方的關系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警覺。

援引自《自由亞洲電臺》的報道,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美國政府駐緬甸外交使團團長(大使級別)的米德偉(Derek Mitchell)認為,緬甸危機可能為中共國政府創造機會,中共與緬甸軍政府有共同意識形態,在壹帶壹路項目更容易合作,中共會因此提高他們的影響力。

緬甸是中共國壹帶壹路戰略中壹個重要的國家,協助中共國擴展了在印度洋的影響力。北京耗資13億美元在緬甸西部若開邦興建的深水港和工業區,該港口將成為北京通往印度洋的門戶。此外,另壹個89億美元投資的雲南至木姐的曼德勒高鐵項目,將使中共保持中東至中共國能源通道暢通,以此擺脫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

近10年中共購買緬甸大米從10萬噸飆升至50萬噸,占緬甸對中共國出口商品貿易總額的65%。而中共致力在緬甸開發石油通道和水壩建設,因為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遭到民選政府的抵制。此時緬甸軍政府上臺意味中共可以得償所願順利快速地在緬甸推進這些項目開發,從中受益。

有專家分析,如果緬甸繼續朝著民主方向前行,意味著政治和意識形態會偏向於西方國家,這是中共國不願看到的,也是中共作為幕後黑手支持、推動緬甸軍政府政變的壹個很重要原因。而對緬甸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壹帶壹路”的戰略位置,中共更是“勢在必得”。

這是民主與專制的直接較量,是共產極權和民主法治的意識形態之爭。在中共期待與美國新任政府擺脫川普時期強硬對峙的中美關系之際,如何應對中共威脅是美國新任政府要面對的嚴峻考驗。

參考鏈接: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sia/myanmar-coup-china-cabinet-us-b1796152.html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ql2-02022021053414.html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unshiwaijiao/wy-02012021095621.html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f1-02012021061642.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