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新疆犯下的種族滅絕罪]

撰稿/聽寫:青青草原 复核:pv0 / Ikonic

前川普總統和彭培奧國務卿在離開白宮和國務院前,將中共列入到(犯下)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的人類最大公敵,這是犯罪組織呀!這是多大的事兒呀,怎麼解釋都不為過。這幾天各國特別是美國朋友說,Miles,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種族大屠殺,人類的公敵。他說未來共產黨所有的官員,共產黨的錢,誰都有權利去追繳,去追殺。戰友們,這給未來追溯冠狀病毒的元兇和對它的即將的懲罰,已經打開了最關鍵的第一道門。不存在著討論你是什麼的,當這個疫情你故意製造生化病毒,只要知道你是武漢所謂的解放軍的將軍搞出來的,還有是石正麗搞出來的……石正麗都快得諾貝爾獎了;武漢P4實驗室,你絕對會被定為反人類罪,犯罪組織,全人類都要追查你。太偉大了,川普總統,彭培奧先生。共產黨從黑社會黨變成了以黑治國,到了種族大屠殺黨,現在成了掏肛黨。

美國這幾天發生啥事了?昨天所說的新疆這個事件,往外捅,新疆的集中營,那僅是冰山一角呀,全地球只有郭文貴第一個在媒體直播說過。和美國政府以及歐洲各種官員見面的時候,我直接說我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共產黨2015年,2016年我就和他們說,2015年3月,我在英國見美國前CIA的幾個人,包括2014年在香港見CIA的人,我告訴他們我本人可以作為證人告訴你,共產黨正在有秩序有計劃地在新疆進行大屠殺,種族大滅絕,每個人都睜大眼睛:Miles,不可能,Impossible。

是我們提供了無數次證據。今天昨天看到統帥新疆,兄弟姐妹們,那是太人道了,你們不知道在西藏,在新疆在香港,包括被強姦被扔到海裡的孩子,這些是不會有數據的,你把共產黨是看得太低了那是。希特勒大屠殺,紐倫堡大審判的時候,法官說過句什麼話,今天我們審判的,你們所看到和聽到的這種滅絕人類的罪行,我相信這只是我們知道的和我們想知道的真相的極少的一部分,這句話說對了!我給大家說過,當時孟建柱是公安部長副書記的時候,周永康在的時候,安全部的人在新疆,我就不說是誰了,打電話說:出來了,從對面,本來是想打死幾個人,結果發現來了一群人,後面還帶著孩子,騎著摩托車。就說那怎麼辦呀?孩子怎麼辦呀?說:處理了。處理是啥意思? !全消滅!他說處理的意思是什麼,請領導再確認一下。就地全部消滅。全部打死,就地處理掩埋,一個不剩!哇噻!就這孟建柱呀,當時張春賢在那呢,所有人全部都屠了,就地埋了連同孩子。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其中一段錄音還有一段視頻我都看了,包括在西藏713事件,我看了這視頻的,包括新疆暴亂的,所謂暴亂是怎麼殺新疆人的。新疆人殺漢人也非常慘,把人燒死之後——新疆人很多壞人把新疆人害了——把那個棍子從陰道戳進去從嘴裡出來,這是新疆人幹的。漢人殺新疆人是突突的,一個村子一個村子殺,是我最早說的,現在報導出來了,這是冰山一角。在新疆,現在說什麼水龍頭里放什麼感應器。新疆最可怕的是什麼,新疆人生育率這十五年是直線下垂的,是新疆人的生育能力懷不了孕嗎?還是新疆男人沒有性能力了呢?絕對不是!共產黨採用了人類最卑劣的各種手段,絕對不是把你殺掉。把你殺掉是因為你錯誤地生了出來,他把你殺掉,這是他失敗的一個結果,被殺掉的是。最多的新疆人被這些王八蛋壓根就沒讓你生出來,他就不讓你生出來。美國人絕對不知道這個。我和美國人說這個話的時候,美國人最牛的人和我談一天在華盛頓。那個人會講中文的,傻貨,還有一個到我這18樓來過,和我說話特別粗魯:Miles,你怎麼這麼說呢?我就說你們就是一幫犯罪分子,你知道嗎?你們全是一幫騙子,知道嗎?在西藏新疆香港發生的事,敢面對嗎?你們知道真相嗎?他還和我急,我只能忍著,真想把他攆出去。這個貨在中國賺了好多錢,跟人民解放軍做軟件生意的CIA前官員,你想想他能不黑嗎?

我說在新疆的人類大屠殺,它是有計劃的。什麼是有計劃?有計劃是有整個的團隊,國家組織經過開會集體決策執行的滅絕計劃。它不是三年五年了。現在看到這些都是結果的一小部分!很多人以為這(僅僅)是一個種族大屠殺。它對漢人的計劃生育,任何一個真實的中國人,我在老家的時候,每年看到朝陽鎮一條街上封閉住,搭上帳篷,把婦女弄過來,撅著屁股按在地上,把孩子拽出來摔在地坑里。每年呀!我能胡說八道嘛!孩子幾個月的叫胎盤,他們燉了吃。他們到現在也沒停止呀。

——以上是根據2021年1月31日文貴先生直播裡就新疆西藏少數民族種族滅絕內容的聽寫內容。

附:有關新疆人口出生率的資料

去年6月底,德國學者鄭國恩(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發表了題為《結紮、宮內節育器和強制性計劃生育:中共在新疆壓制維吾爾族人口出生率的運動》的調查報告,揭示新疆政府大規模強迫少數民族婦女進行節育,將不願遵從指示的女性關進所謂的“再教育營”。在接受德國之聲的訪談時,鄭國恩曾表示,“我最新的研究顯示,中國正在透過不同手段來大規模的抑制維吾爾人的生育率”。他說,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實行強制絕育是實施“人口滅絕”政策。鄭國恩說,“自2017年起,維吾爾人的人口增長率急劇減少,特別在2018年驟降。部分少數民族地區公開了2019年的出生率,比已經顯著下降的2018年的數字還要低30- 60%。”

图片来自:德国之声,德国学者郑国恩(阿德里安·曾兹 Adrian Zenz)

9月,中國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發表《關於境外炒作新疆人口問題的研究報告》,稱新疆近年來人口持續增長,其中“維吾爾族人口增幅和出生率均高於全疆平均水平”。根據報告列舉的數字,在2010-2018年間,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從1298.59萬人上升至1586.08萬人,增加287.49萬人,增長22.14%;維吾爾族人口從1017.15萬人上升至1271.84萬人,增加254.69萬人,增長25.04%。同一時期,漢族人口從882.99萬人上升至900.68萬人,增加17.69萬人,增長2.0%。不過,這些數據並沒有回答鄭國恩提出的從2017年起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出生率驟然下降的問題。

資料來源:

1) https://www.dw.com/zh/中国使馆推文被删-新疆政府为其人口政策辩护/a-56193407

2) https://jamestown.org/program/sterilizations-iuds-and-mandatory-birth-control-the-ccps-campaign-to-suppress-uyghur-birth-rates-in-xinjiang/


发布:法国巴黎七星农场 Ikonic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2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