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接受MSNBC采訪涉及中共國的內容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銀河

cnn.com

新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昨天接受了MSNBC記者安德烈米切爾(Andrea Mitchell)的采訪,現將其中涉及中共國部分的內容整理如下(供參考):

……
問:妳說過,中共國是最嚴重的威脅——妳在確認聽證會上說過的,如果中共對臺灣有任何行動,妳會采取措施嗎?妳認為我們將來可能與中共發生軍事對抗嗎?

布林肯:毫無疑問,中共國對我們構成了(超出)其他任何國家的最重大的挑戰,但這是壹個復雜的挑戰,這種關系有對立的壹面,當然也有競爭的壹面,還有壹些合作的壹面。但無論我們在處理兩國關系中的任何壹個方面,我們都必須能夠從優勢而不是劣勢的立場來對待中共。

我認為,這種力量來自於擁有強大的聯盟,而這是中共國所沒有的;實際上,參與世界並在這些國際機構中表現出來,因為當我們撤軍時,中共國填補了空缺,然後他們是制定這些機構規則和規範的人;在中共國挑戰價值觀時,包括在新疆反對維吾爾人或香港的民主制度時,我們必須捍衛我們的價值觀;要確保我們的軍隊保持威懾,以便它能阻止中共國的侵略;為我們自己的人民投入,使他們完全有能力競爭。

但好的消息是,它們完全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在許多方面,中共國提出的挑戰既與我們自身的壹些弱點有關,也與中共國正在崛起的實力有關,但我們可以克服這些弱點。我們實際上也可以在這壹領域建設得更好,當涉及到更強大的聯盟,當涉及到參與世界,維護我們的價值觀,對我們人民的投入,確保我們軍隊的震懾力。

問:好吧,隨著經濟對許多美國人、數百萬美國人造成如此沈重的負擔,我們是否應該取消川普總統對中共國征收的關稅?

布林肯:我們正在審查所有這些,我們必須確保,任何時候我們采取行動,我們首先要問自己的問題是:這是否有利於我們自己人民的利益?是不是讓他們更繁榮了?是為了提高他們的安全嗎?是在擴大他們的價值嗎?這是我們要問的第壹個問題。那麽,當涉及到關稅之類的問題時,它對我們的危害是否比對他們所針對的國家的危害更大呢?這就是我們要問的問題。

問:川普總統和蓬佩奧國務卿將冠狀病毒稱為中共國病毒,即武漢病毒,妳認為中共國要為CCP病毒的最初呈現而沒有公開(披露)負責嗎?

布林肯:毫無疑問,特別是當CCP病毒首次出現時,但即使在今天,中共國在向國際社會提供必要的信息,確保專家能夠接觸中共國方面,仍然遠遠沒有達到目標,所有這些——缺乏透明度,缺乏主動性,是壹個深刻的問題,而且還在繼續。

因此,在我們考慮應對這壹流行病的同時,也要確保我們能夠預防下壹次疫情的發生時,中共國必須加快步伐,確保它是透明的,提供信息和分享信息,讓國際專家和檢查人員能夠接觸到它,它未能做到這壹點,是我們必須解決的壹個真正問題。

問:他們應該為此付出代價嗎?

布林肯:我認為我們的重點是對發生的事情有充分的了解和問責——目前正在進行調查——但特別是要確保我們采取措施防止再次發生。

問:美國是否應該加入英國,為躲避香港政治壓迫而逃難的人民敞開大門?

布林肯:我認為我們應該這樣做。我們看到中共國采取了極端行動,破壞了在香港移交給英國的承諾。我們看到,在香港,人們再次站起來捍衛自己的權利,他們覺得自己的權利得到了保障,如果他們是——如果他們是中共國當局鎮壓的受害者,我們應該做些保護他們的事情。
……

既然是“最嚴重的威脅”,卻“還有合作的壹面”,邏輯上似乎有些勉強,可以確定,如果在聽證會上布林肯有這番表態,必然會遭到嚴厲的質詢。

布林肯表示,對付嚴重的威脅要依靠“來自於擁有強大的聯盟”,難道布林肯看不出,目前的聯盟已經被邪惡的中共滲透到何種地步?看看德國、法國,甚至包括英國,妳不給出明確的態度,他們能站出來抗擊中共?希望他們不是在演雙簧!

在回答“取消川普總統對中共國征收的關稅”時,布林肯說是要權衡利弊,“這是否有利於我們自己人民的利益”。誰都知道,利益有遠近之分,眼下有利,並不意味著中期、遠期有利。制造業回歸,短期利益顯現不大,但對中遠期則是意義深遠,更何況,妳讓壹個虎視眈眈的惡魔從妳身上獲利時。難道美國人真的看不清這壹點?

對CCP病毒來源的表態令人大跌眼鏡,僅僅是不痛不癢的“缺乏透明度,缺乏主動性”。

對病毒追責問題表面上是回避,更多是像“不打算”,是“要確保我們采取措施防止再次發生”。

剛剛上任幾天後拜登政府表現出了對中共態度的回轉,希望新政府可以清楚的認識到只有滅共才是維系民主主權的唯壹出路。

參考鏈接: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antony-j-blinken-with-andrea-mitchell-of-msnbc-andrea-mitchell-report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