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解评:【世事解评】保护亚裔行政令——似曾相识的历史重现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文尊

2021年1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一系列圍繞種族平等政策的行政措施。他譴責種族主義和仇外情緒,包括新冠大流行期間亞裔遭遇的歧視和偏見。他表示,“這是不能接受的”。拜登也發推說:“美國從來沒有實現過建國時作出的人人平等的承諾,但我們從未停止過努力。今天,我將採取行動,推進種族平等,拉近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達成我們一直在努力實現的目標——建立一個更加完美的聯邦。”

這是一項聽起來非常不錯的行政令,充滿了對亞裔的保護色彩,很多的中國人也拍手稱快。可是,當我們在點頭贊同時,你心中是否會隱約的有那麼一絲不平等的概念油然而生呢?

幼兒自出生起便沒有種族和有色人種的概念。在他們眼裡,黑色,褐色,黃色,白色人種都是一個概念。不是他們不能區分顏色,而是在他們純潔的心裡,所有的顏色都是生來平等,沒有區別的。相應的,區別的概念是在人為的註入後生出的,也就是說,階級和種族的不平等概念也是人為註入的。 所以,當我們被冠以亞裔的時候,我們心中自然就有了差異。

共產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滲透由來已久,從起源於英國的國家福利理論,到法國的第二國際,然後艾德禮擊敗丘吉爾,再到羅斯福新政,加上“偉大社會主義”,後來又進入柯林頓時期的全球化。這些無不體現共產主義思想在全球對左翼政黨的影響。近代社會早就不可能再用暴力武裝來奪權,也不能大搞階級鬥爭。然而,善於偽裝的共產主義,他們從未停止過對政權的爭奪。只是他們採取了更隱蔽的方法。他們善於打著正義的旗號,舉著民主,自由,平等的大旗,通過滲透和製造分裂來積聚力量。

自全球海洋時代開始,人口大量遷徙,在世界範圍內形成了一個民族大融合的時代。後來有了林登·約翰遜時期的“偉大社會”:其主要目標是經濟繁榮和消除族群不平等。 這個時期,許多新式自由主義者進入了國會。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似乎種族的良性融合取得了成功。但實際上,是集政府的力量和資金(通過高稅收增加的政府收入)去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比如貧窮,犯罪,失業等。力求達到人人平等的高福利國家,也就是一種烏托邦的社會主義。最終,是用政府的乾預破壞了自由經濟,讓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遭到了破壞。但在這個時期,因為高福利的國家政策,給與單親家庭的補助和黑人的特殊福利,不僅讓家庭的概念與神背離了,而且還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少數族裔的民意。60年代的女權主義,其打破了男耕女織的傳統,為左翼政黨贏得了更多的選票。再到今天,“黑命貴”組織的暴行都能為民主黨拉來6000萬張選票。左派早就在歷史中嘗到了集聚少數族裔和邊緣人口來獲得更多選票的甜頭。比起暴力奪權,通過滲透分裂來和平奪權的方法還是要高明很多。

毫無疑問,美國今天的政策已經完全向左開車。而這些歷史的背後,都離不開共產主義思想長期的利用和蠶食。從這些歷史事例,我們也不難看出:一個政權要想取得勝利,已經不再是過去的獲取一人一票的民意,而是可以通過更隱秘的方式利用代意制民主的特點從社會分裂來獲得。於是,男耕女織的結構被冠於了不平等的概念,這讓女性獨立並團結到一起成為左翼強有力的臂膀。大家為何會視而不見大三角貿易時代(16-19世紀),黑奴對國際經濟發展所產生的積極作用?那是因為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和左派媒體大勢渲染了黑奴的悲慘經歷(黑奴被壓迫、被虐待確是事實,但並非每位奴隸主都是暴君。比如,美國的很多開國國父們本身就是奴隸主,卻為了奴隸的自由而抗爭。),從而成為瞭如今美國之痛——種族歧視的根源。再加上人為的煽動,洗腦式的概念灌輸,和利益集團的背後支持,這成為現在不可調和的社會矛盾。

70年代,紐約成為了美國的Melting Pot(大融爐)中心。美國以包容的態度,接納了來自世界各國懷揣著美國夢的年輕人來到這里,為夢想而打拼。各族裔之間的矛盾並不是不存在,但都是小範圍領域的矛盾,本身有著自愈的能力。這也是自由社會本身的特徵。多年在海外生活的華僑們,雖然大部分在華人的圈子生活著,也很少有人會認為他們受到了歧視。80年代至今,越來越多的各族裔都在各行業嶄露頭角,為美國帶來更多的活力和生機。如果真有那麼多種族歧視存在,為什麼還有那麼多追逐美國夢的年輕人,前僕後繼的來到美國呢?如果真的有那麼多大外宣宣傳的種族歧視和暴力事件存在,為何連那些共產主義國家高官的孩子和情人們,都“賴在”美國不願意走呢?相反,很多華人勤奮努力,不但在行業內取得令人驕傲的成績,華人的勤奮也受到很多西方人的尊重與贊美。再看疫情期間對華人的歧視,只有那麼極少數的幾例,比如在紐約地鐵上毆打華人的事件,及個別出於言語冒犯的事例。網路上也是反反復復將為數不多的幾個視頻反復炒作。除了這些,還有多少華人被歧視的案例呢?據左媒報道稱,在疫情期間,有2000多份來自全美各地的亞裔遭遇歧視和仇恨事件的報告。但實際,大多是涉及不良習慣和一些低素質行為的反對意見。我們並不否認疫情爆發後,華人在全世界各地對物資的瘋搶。但在這一時期,也有更多的華人收到來自各族裔對家人的問候。更不要說文貴先生代表的法制基金為各方捐贈口罩和消毒液的事跡,也從未在媒體上被報道。27號的拜登行政令,一方面有利於華人的安全,另一方面他可能是針對川普說的“中國病毒”而給川普一記耳光。還有一個原因,個人認為可能是拉攏亞裔的一個措施。在美國,很大一部分華人有史以來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但自川普上臺以來,再加上爆料革命越來越多的揭露真相(不僅揭露了中共的罪惡還揭露了精英集團和美國沼澤的黑暗),越來越多的華人已經緊緊的凝聚在了新中國聯邦,站在了支持共和黨的行列。雖然拜登通過大選作弊暫時贏得了大選,但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態,很難相信他能在短短時間里真正閱讀和領會這些政令以及政令被制定的原因和根據。那麼這些行政令的背後又是誰在真正的佈局呢?

保護亞裔行政令的背後,似曾相識的歷史重現:仿佛耳邊不停有人在喋喋不休的提醒,我們是一群少數族裔,我們不能真正的融入這個社會,只能有效的團結在一起,將選票投給更有利於自己族群的政黨。是的,沒錯,我們已經緊緊團結在了一起,不過不是少數族裔而是新中國聯邦的公民,我們的選票也只會投給有利於人類長遠發展的正義力量。

(本文觀點僅代表個人)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