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解評:【世事解評】 強盜系統及規則危機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天涯客

亞當和夏娃開始了人類的第一次偷竊。蛇的誘惑是難以抵抗的:吃了智慧果,人就會變得明白事理。從此,揮之不去的原罪就降臨人間。

從偷吃禁果開始,人類開始無所不偷:偷錢,偷物,偷文,偷人,甚至於偷權利寶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偷盜邏輯:窮人說,生活所迫;偷人者說,修行以解脫涅槃;讀書人說,竊書不為偷;掌權者卻說:為了民主自由!說到底,都是利益或者欲望的驅使,只是大小不同!

偷一個錢包是小偷,偷一個企業大概算中偷,偷了國家肯定就屬於大偷了,即竊國大盜。但是,一旦達到某個很高的偷盜級別,普通人仿佛就無法再做評判了。因為民眾必須恭恭敬敬地稱他是“總統先生”或者“X主席”。而他也從一個盜竊犯搖身一變,成了國家元首,一個權利的象徵。

無獨有偶,歷史上,殺一個人是殺人犯,殺幾十個人是恐怖分子,殺幾萬人是將軍,殺百萬人以上的就成了人民領袖了。於是,山呼萬歲,萬萬歲!

偷盜者還有兩個孿生兄弟:一個是騙子,另一個是搶劫犯。這兩個兄弟也分了三個級別。最大的騙子說:他們爬雪山,過草地,走完二萬五千里長徵,北上抗日,結果坑了全國人民。那個打劫的兄弟說:打土豪,分田地,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結果搶來的家夥全部據為己有。

偷竊行為,如果僅僅是少數的個體,並不足以為懼。但如果舉國皆偷,那是一番什麼景象?例如,張家偷走了銀行系統,李家偷走了電力行業,宋家偷走了石油公司,王家偷走了航空公司……整個國家都被偷走了,瓜分了,只留下了一個空架子。他們的謊言是:為人民服務,為了民族復興。他們的規則就是——自己想怎麼的就怎麼的。在這里,法律和規則只是上位者的障眼法。

再或者說,整個國家機器都介入偷竊,有系統地偷竊,又有誰能定義“偷竊”呢?比如,你的選票被偷了,你不服,到處告狀。可是,法院裝模作樣地說:一切正常;國會底氣十足地說:走完了程式;媒體也是瞪著眼睛說瞎話。他們已經形成了穩固的共犯閉環。你還能怎麼著?於是,法律和規則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畢竟,最原始的規則就是無規則,一切以結果為目標。手段可以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最大的偷騙搶將這種古老的規則出口到世界各地,以至於曾經有規則的國家也在破壞規則。

我們正處於強盜系統的包圍之中!防盜門和防盜系統已經失靈,我們無法將強盜抓起來繩之以法。我們如何推翻這些邪惡的力量?如何贏得正義的凱旋?怎樣才能避免善惡循環的古老怪圈?什麼樣的秩序和規則才是最安全合理的?

筆者沒有答案,只是拋磚引玉,僅供參考和思考。

(本文觀點僅代表個人)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