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統治下城投債到期規模創新高—-再融資難度激增

編撰:喜馬拉雅文白

近日,彭博發佈文章《創紀錄的債券到期壓頂,幾張圖看中共國城投債2021年風險全貌》。 文中指出,2021年中共國在岸城投債到期規模約2.14萬億元人民幣,創1999年彭博有數據以來新高。 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下滑難以覆蓋支出規模,疊加國企違約削弱市場對中共兜底的信念,城投類再融資將承巨壓。 分省來看,青海、貴州、內蒙古的地方政府債務負擔較大; 天津、黑龍江等省城投債到期壓力較大; 遼寧、貴州地區城投債平均票息較高,整體償債意願較低。 中共統治下的城投就是各地政府圈錢后任意揮霍中飽私囊的工具,道路修了再修,專案反覆建設,年年翻新。 償債意願較低,不是財政收入無法償還的問題,而是壓根就不想償還。

一、2021年城投債到期規模創歷史新高,天津、黑龍江等省到期比例超30%。 彭博數據顯示,2021年中共國在岸城投債到期規模約2.14萬億元人民幣,創1999年彭博有數據以來新高。 從到期佔比看,2021年城投債到期規模占存量債券的21%左右,其中天津、黑龍江等省份的到期佔比超30%。 從債務負擔看,青海、貴州、內蒙古的地方政府債務負擔位列全國前三。 綜合來看,青海、黑龍江、天津、海南的城投債到期壓力和地方政府債務負擔都較大。

圖1:2021年在岸城投債到期規模    

圖2:2021年各省城投債到期佔比

圖3:中共國大陸31個省、市、自治區地方政府債務負擔

二、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下滑難以覆蓋支出規模,城投類再融資承壓。 納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的土地出讓收入是地方政府最重要收入來源。 梳理髮現,2018年以來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明顯下行,收支增速差轉為負值,2020年該差值擴大至6年來最大。 此外,2020年國企違約,使得被洗腦的牆內慢慢醒悟,削弱了市場對中共兜底的信念,城投債已屢現紅燈。 2020年4月,首家城投平臺置換到期私募債,表明發行人再融資承壓。

圖4:地方政府財政困境

三、債台高築如同”多米諾骨牌”隨時崩塌。 2020年發行的5年期城投債中,平均票息約5%,但遼寧地區平均票息高達6.9%,位列各省市之首; 貴州和黑龍江也在6%以上。 貴州、遼寧等地由於地方國企債券違約或城投非標違約數量較多,財政收入、房地產及支柱產業瀕臨崩潰,將引發償債能力是連鎖反應,對中共國經濟是毀滅性打擊。

中共滅亡首要的條件是中共國的經濟崩潰,CCP病毒和中共對新疆的種族大屠殺和反人類罪將加劇外部環境對中共施加的壓力,尤其是經濟壓力。 從現在的債券市場來看,中共經濟的崩潰近在咫尺。

援引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樓蘭古城
上傳排版:糖果兒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