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醫生抨擊福奇否定羥氯喹在COVID治療中的應用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煙波浩渺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TrueSky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HCQ

耶魯大學的壹位醫生將矛頭指向了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Dr. Anthony Fauci),因為他拒絕將羥氯喹作為治療COVID-19的潛在藥物。

“我真的希望福奇博士能在證據方面說點什麽。他從不引用任何研究。很難知道他是否有任何證據。” 哈維·裏施博士(Dr. Harvey Risch)在《英格拉姆角》節目中談到福奇否定該藥物時說:”我們發表的研究是對早期治療的所有證據的整體回顧。”

裏希繼續指出,除了羥氯喹外,還有很多治療方法效果不錯。

裏施說:”不僅僅是只有壹種藥物,也不僅僅是羥氯喹,還有許多可用的藥物,正如我們本周所看到的那樣……有壹種全新有效的早期治療藥物,我們把它們結合起來以獲得最好的療效。這就是我們治療早期COVID的方法,而且效果很好。”

裏施繼續說道: “這是令人驚訝的,壹切都變的政治化了,就像老大哥在幕後用壹個沒人理解的劇本監視著每壹個動作。這些藥物價格低廉。它們是仿制藥。沒有人在它們身上賺取巨額利潤,也許這就是底線。”

裏施還針對拜登總統的COVID應對團隊和福奇的壹些自相矛盾的說法,表示有很多 “灰色地帶”,但沒有人知道真正答案。

裏施說:”在很多灰色地帶,缺乏專門的知識,沒有人完全知道答案。對於新的病毒株, 疫苗和自然免疫力似乎對它們有壹定程度的免疫力,但不如正常株。這或許還不足夠,我們需要疫苗作為備份,這是我們從經驗上知道的。”

福奇沒有立即回應《華盛頓檢查家》的評論請求。

裏施的評論是在新研究開始時發表的,這表明羥氯喹可能是治療壹些COVID-19癥狀的有效方法。

“我們明確表示,我們不能建議給予這種治療,” 約翰·圖勒(John Theurer)癌癥中心的淋巴瘤醫生、結果和價值研究部主任安德魯·伊普(Andrew Ip),曾幫助過撰寫壹項研究時說:“這只是壹項觀察性研究。我們只能在臨床試驗的背景下推薦它。在門診使用這種藥物可能有好處。”

該研究是在11月的另壹項研究之後進行的,該研究發現 “治療過的患者住院的幾率比未治療的患者低84%”。

當時任美國總統的唐納德·川普在壹次新聞發布會上提到羥氯喹的有效性時,羥氯喹成為了爭議的中心,導致許多醫學界人士和媒體對川普的樂觀主義提出質疑。各大科技公司也紛紛采取行動,對含有該藥療效的正面消息進行審查。

原文作者:邁克爾·李(Michael Lee)

發布時間:2021年2月1日

原文鏈接: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yale-doctor-fauci-hcq-evidenc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