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批評中共,牆內推特用戶被捕判刑

新聞來源:《華爾街日報》| 作者:王春翰| 發佈時間:2021年1月29日

翻譯/簡評:Linda B| 校對:helloworld | 審核:萬人往| Page:拱卒

簡評:

中共把整個中國的互聯網封閉起來,並用大量的財力來養一個龐大的網絡監察員隊伍來把他們認為不利於中共的言論刪除。如果中共是真正的處處為人民著想,他們就應該傾聽人民的聲音。前抖音內容審查員、天津居民周紹卿,就因為在推特上說了真話而被關入監獄。近年來,即使中共加大強度來嚴控中國人說出真相,也無法阻止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發出聲音。同時也暴露出了中共的恐慌,因為覺醒的人們已經站起來開始反抗中共政權了!

習近平在黨內搞終身製,企圖讓一個人(他自己)凌駕於所有人之上。黨員入黨宣誓時要說“永不叛黨”,這形同黑社會一般的做法,根本沒有法治觀念。這樣一個比黑社會還要黑的黨,下定決心要把中國人永遠奴役下去,把人們的口封起來。這將讓更多的中國人,尤其是體制內的人站出來,發出批評的聲音。

作惡多端的獨裁者和他的政黨,即使用盡各種方法來刪帖、封號,甚至刑罰,也不能把自己粉飾成光明偉大正確的黨。相反,全球範圍內對中共的指責與日俱增,英美等國家已經開始和中共劃清界限,中共的路越走越窄。

原文翻譯:

中共現正把推特的用戶關入監獄,因為他們發布了大多數中國人不能看的貼子

在過去的3年裡局勢逐步升級,已有超過50人被判入獄。

周紹卿

周紹卿因在推特上批評中共及其對COVID-19大流行處理而被拘留,並被判處九個月監禁。

香港– 中國共產黨正在加大努力,通過監禁中國公民來控制其在世界範圍內的形象,其中許多人是幾乎沒有什麼影響力普通人,他們利用外國社交媒體批評中共國主席習近平及其政府。

根據《華爾街日報》對法庭記錄和一個由言論自由活動人士維護的數據庫的調查,在過去三年中,有超過50人因使用推特和被中共屏蔽的其他外國平台,被中共當局以擾亂公共秩序和抨擊中共領導的罪名關入監獄。

入獄判罰的增加,標誌著中共控制和扼殺牆外報導批評的行動不斷升級。人權活動人士說,過去,對外國社交媒體上觀點的壓制主要通過拘留和騷擾實施,判刑入獄十分罕見。

法庭記錄中引述了這些令中共感到冒犯的言論,內容包括對國家領導人和共產黨的批評,到對香港、新疆西北部地區以及民主統治的台灣島(北京自稱為其領土)的討論。那些仍在使用或被法庭記錄引述的推特賬號中,大部分的追隨者為數百或上千左右,但有一人在被拘留時,只有不到30個追隨者。

通過政府新聞辦公室對此事提出的質詢沒有得到中共國公安部的回應。

去年年初,港口城市天津的無業居民周紹卿,因在推特上批評中共及其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處理方式而被拘留。

周紹卿在2020年2月的推文中說:“中國共產黨的製度以穩定為原則,大事面前,人人自保。”醫院和衛生官員“都會有意無意地瞞報確診病例數量”。

當月晚些時候,三名打扮成社區志願者的男子出現在周先生的門外,說他們想討論疫情防控措施。據他描述,當他打開門時,這些人與七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一起衝了進來,將他壓在地上,然後把他帶走,審問他使用推特的情況。

儘管周先生說,他被拘留時只有大約300名追隨者,但當地法院在11月裁定,他嚴重破壞了社會秩序,並判處他9個月徒刑。他表示:“我感到無助和憤慨。”

中共尋求增強其全球形象和影響力時,推特便成為了其政治宣傳的戰場。北京當局在推特上展開了輿論宣傳活動。這些活動既包括不斷擴大的外交和國家媒體帳戶網絡,也利用著被網絡政策分析家形容為國家支持的“挑釁”運動(網軍)實施。這些網軍大肆宣傳中共政府的觀點,並攻擊中共的批評者。

黃根寶因在推特上批評中共領導人和共產黨而被關押了16個月。圖片來源:HUANG GENBAO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共國研究員王亞秋表示,參照國內經驗,中共國政府深知,宣傳只有結合反對意見審查,才能奏效。

根據《華爾街日報》審閱的法庭記錄,過去兩年中,每年至少有25人的入獄罪名,與其在外國社交媒體上的活動直接相關。而2018年只有8起已知案件。在2019年的一宗案件中,判決被緩期執行。

這些案件大多數涉及推特,而還有一些與同樣被中共屏蔽的Facebook和YouTube上的活動有關。一些案例涉及外國社交媒體服務,以及在中共國廣泛使用的中國社交平台,如微信、微博和QQ。入獄的大多數人都被判以“尋釁滋事罪”,這是一項含糊其辭的指控,常被用來針對政府的批評者,還有一些人被判犯有誹謗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期從六個月到四年不等。

《華爾街日報》通過在線政府記錄庫確認了58宗案件中的32宗。有些案件的原始法庭文件在資料庫中無法找到或者不能訪問,《華爾街日報》參看了由律師提供的或公佈在由匿名活動人士維護的在線數據庫上的複印件。該數據庫記錄了中共與言論有關的執法行為。王亞秋和台灣中央研究院(Academia Sinica)的法律學者陳玉潔審閱了該數據庫中的副本,並通過與類似文件進行比對或通過對案件的直接了解來評估副本的真實性。

其中部分案件的涉案律師也向《華爾街日報》證實了相關法庭文件的真實性。這名維護數據庫的活動人士在通過推特聯繫時,表示不願透露自己的身份。

推特和Facebook對此拒絕置評。運行YouTube的谷歌公司也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天津居民周紹卿很熟悉中共的審查制度。現年31歲的周紹卿曾是中共國科技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 Inc.)的內容審查員,他曾經負責從字節跳動廣受歡迎的新聞聚合應用《今日頭條》和視頻分享平台抖音上刪除政治敏感資訊和淫穢內容。像許多中共國科技公司一樣,字節跳動也保有一支龐大的內容審查團隊,負責根據公司內部準則和互聯網監管機構的指令,對該公司線上平台的內容進行清理。

他說,這種經歷加深了他對共產黨的蔑視,他在推特上表達了這種情緒。字節跳動稱,周紹卿在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期間,任職於該公司天津的內容審核部門,因表現不好於2019年1月被解僱。

法庭記錄說,檢察官指控周先生髮布並轉發了120多個推特帖子,這些帖子有損中共國領導人、中共國的政治體制和詆毀其對冠狀病毒的應對措施。去年11月份,天津的一家法院判決周紹卿犯有“尋釁滋事”罪。

法院記錄說,經政府法醫精神科醫生評估,周先生患有精神分裂症,但仍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周先生承認他過去曾有精神健康問題,他說他相信當局利用這一點抹黑了他。他說,為了爭取從輕量刑,他在審判期間供認不諱。

天津當局沒有回應詢問。周先生的律師孫胜拒絕了置評請求。

檢察官稱,中國中部鄭州市居民、現年41歲的孫家棟,在2019年底被警方拘留時僅有27位推特跟隨者。他涉嫌散佈有關該黨、香港、台灣和新疆的“謊言”。他們說這些帖子吸引了168個贊、10位用戶的轉發和95位用戶的評論。

2019年10月,孫先生回復了中共官方媒體推文。他回复說:榮光歸香港,恥辱歸共匪。法庭記錄顯示,他在去年12月被判有期徒刑13個月,算上被警方羈押的時間,他在當月已服完刑期。記者無法與孫先生取得聯繫。

一些人出獄後繼續在推特上發帖。法庭文件顯示,在線活動人士組織“玫瑰中國”(Rose China)的成員黃根寶於2019年5月被拘捕,並被羈押16個月,原因是他在推特上抨擊中共領導人和共產黨。45歲的黃根寶說:“以前只是恐嚇、做筆錄,實在沒想到,這次動了真格。”

🔗黃根寶-玫瑰中國網

在9月獲釋後,黃先生啟用了一個新的推特帳戶,並發起一項請願,要求上級法院推翻其定罪,他說中共的互聯網控制阻止了大多數中國人閱讀他的推文。他說,在警察要求下,他刪除了該推文。“我現在減少了發推頻率,也避免過於敏感的內容。”拘捕黃先生的徐州警方沒有回應詢問。

周紹卿去年12月獲釋後也繼續在推特發帖。他說:“沒有必要屈服於施暴者。”不過他已經更加小心。他表示,自己會在一段時間內保持低調。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