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操縱中共國的留學生團體壓制美國校園的言論自由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Bruce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煙波浩渺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Washington
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校園

作為川普政府阻止中共顛覆美國運動的壹部分,中共政權在美國大學的秘密活動引起了越來越多的關註和關切。

在過去的壹年裏,美國通過起訴隱瞞與中共有聯系的學者、禁止與中共軍方有關聯的研究生入境、針對在美國大學工作的中共軍方臥底科學家等方式,重點關註北京竊取美國研究的嘗試。

與此同時,中共駐休斯敦領事館在7月被關閉,因為川普政府宣稱該外交機構是努力招募當地科學家加入中共人才計劃的基地。這些計劃被美國官員批評為激勵參與者將美國的技術和知識轉移到中共。

最近,政府敦促美國大學審查與北京資助的孔子學院的合作關系,稱它們傳播中共宣傳,並對大學校園施加惡意影響。

但該政權影響活動的壹個方面較少受到關註,那就是它如何部署中共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來控制中共學生,並在大學校園裏壓制言論自由。

雖然這些在100多所美國大學設有分會的學生團體為適應外國生活的中共學生提供了壹個社交渠道,但分析人士說,這些組織還有壹個更隱蔽的功能:促進中共政權在美國學術界的利益。

加拿大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亞洲史副教授雅各布·科瓦利奧(Jacob Kovalio)說:”CSSA是壹個非常強大的樹狀結構的壹根“樹枝”,而“樹幹”是中共的情報收集、間諜活動和宣傳中心”。

通過領事館進行控制

CSSA是北京在中共統戰部(UFWD)下開展的龐大的海外影響力活動的壹部分。據分析人士稱,中共統戰部協調數千個團體開展對外政治影響行動,鎮壓異見運動,收集情報,並促進技術向中共的轉移。

科瓦利奧說,中共幾十年來壹直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工作,“傳播政權的“善良”,同時,直接從壹些中共移民中建立重要的宣傳渠道”。

他說,CSSA由當地的中共領事館監管,並補充說,這些團體是中共在美國校園裏傳遞其宣傳的 “主要工具”,同時也壓制批評共產黨政權的言論的自由討論。

許多CSSA公開表示或曾表示他們是由當地的中共領事館指導、支持或資助的。

例如,密蘇裏州聖路易斯大學的CSSA章程中說,該組織由中共大使館和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的 “直接領導和支持下”。田納西大學的CSSA在其章程中(後來已被下架)說,該組織接受中共大使館的資助。

中共領事館對西南地區CSSA(壹個涵蓋該地區26所大學的傘式組織)的控制更加明目張膽。該組織的章程規定,CSSA主席候選人必須得到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的批準。它還說,該組織接受領事館的指示,並在其網站上將其列為聯絡點。

中共政權對CSSA的控制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現象。現任南卡羅來納州大學艾肯分校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的弗蘭克·謝(Frank Xie)1986年來到美國,當時他是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的化學博士生。他震驚地發現,那裏的CSSA被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 “嚴密控制”。

“我沒想到在壹個自由社會裏。妳還被中共的政權控制得這麽嚴密,”謝說。”我對此不滿意。”

謝開始在CSSA推動改革,最終成為副主席。兩年後,他領導了壹場 “政變”,切斷了領事館的控制。他說,俱樂部獨立後,領事館終止了資助和其他支持。

那時,謝建國才意識到,領事館曾派遣中共學生監視他和校園裏其他有民主思想的學生。

“他們把我們的身份、我們的活動報告給領事館,”謝說。

這位教授說,1989年6月中共政權在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民主學生後,在美國的中共學生為了聲援抗議者,控制了全國所有的CSSA,成為獨立於領事館的組織。但隨著那批中共學生畢業,這些團體又落入中共手中。

他說,從那時起,中共政權就 “完善了這種對國內中共學生的控制和影響計劃”。中共學生知道他們正受到CSSA和領事館的監控,如果他們公開發表與北京制裁的觀點不壹致的觀點,他們在國內的親人可能會受到當局的威脅。

“他們不斷有這樣的恐懼,”謝說。

2017年,中共學生楊淑萍(Yang Shuping)在馬裏蘭大學的畢業典禮演講中贊揚了在美國找到的但在國內享受不到的 “自由言論的新鮮空氣”,從而感受到了中共政權的憤怒。這引發了該校CSSA,以及其他中共學生和網民的激烈反彈,他們稱她的言論是漢奸;她被迫公開道歉。

《大紀元時報》2018年報道,賓夕法尼亞州卡內基梅隆大學壹名20歲的中共女學生,在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案發生後,在朋友間的微信私聊群中批評該校中共學生會推廣壹款暴力電子遊戲,被傳喚與該校中共學生會成員開會。微信是中共流行的社交媒體平臺。

成員們警告她不要惹事,並要求她為自己的言論道歉,告訴她:”妳不能在朋友圈裏這樣說話。”該學生說。

壹連串的醜聞

美國和其他地方的CSSA多次因試圖取消海外異見團體(包括藏人、維吾爾穆斯林和法輪功學員)舉辦的活動或演講而引發批評。

2017年,當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原定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演講時,CSSA在社交媒體上說,它已向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請示如何停止該活動。

2019年9月,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禁止其CSSA,理由是該俱樂部違反了禁止危害人們安全的行為的規定。此舉是在CSSA抗議校園內的人權活動,該活動討論了新疆地區政權對維吾爾穆斯林的迫害後的幾個月。

根據《大紀元時報》當時看到的微信群聊天記錄,中共駐多倫多領事館曾要求學生報告他們對這次集會的觀察,並讓CSSA向校方官員投訴這次活動。

但是,許多CSSA壓制公開討論的努力都沒有被舉報。謝講述了2004年左右的壹件事,當時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德雷塞爾大學任教。在那裏,他認識了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中共學生經濟俱樂部,並幫助安排在美國的著名中共經濟學家何清漣(He Qinglian)在校園裏為中共學生做演講。這位經濟學家是《大紀元時報》的撰稿人,以批判中共經濟和政治制度著稱。

不過,該社團的社長迫於壓力,取消了這次活動,謝說,最終還是撤了下來。雖然會長不承認是誰向他施壓,但教授說,這顯然是CSSA或中共領事館的工作。

CSSA也曾與間諜活動有關。據法國《世界報》報道,在2000年代中期,比利時壹所大學的CSSA充當了中共工業間諜活動的幌子。

在上世紀90年代和2000年初的另壹起案件中,加拿大移民官員指控康科迪亞大學的中共學生社團領袖曲永傑(音譯,Yong Jie Qu)從事 “間諜和顛覆行為”。當局說,他指認了支持民主的學生,並向中共大使館報告了他們的信息。

原文作者:凱西·何(Cathy He)

發表時間:2021年2月4日

原文鏈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how-beijing-wields-chinese-student-groups-to-suppress-free-speech-on-us-campuses_3484306.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